第1085章:旧地(一) - 最强妖孽

第1085章:旧地(一)

,,! 八道流光落向距离他们千米之外的地方,灵识可以感应到,他们同样看到了下方无尽的白骨海,情绪波动非常厉害。 就在同时,徐阳逸和鱼肠几乎一起回头,就在他们身后百米开外,整整五六十米的空间倏然扭曲起来,一道道符箓突兀弥漫在半空,化为无数水墨灵气扭曲的花纹,不到五分钟,一道水墨勾勒的大门在虚空中悄然形成。 吴奎和高方容,忘尘身侧数件法宝呼啸而出,百米距离瞬息便至。这道大门上的灵气,不属于他们目前见过的任何人。 万众瞩目中,水墨大门无声打开,一个丰神俊朗的修士,衣衫有些破破烂烂,喘着气一口走了出来。 “欧道友?”徐阳逸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 “山海经,宗门秘宝。”欧方宇回答地直截了当,直接到让众人都差点喷血,他疑惑道:“不是进入山海经之后,这里就是出现的地点么?” 徐阳逸含恨看了一眼对方身后,坑徒弟啊!蒋老从来都没给他说过还有这种操作! “难道……”欧方宇神色有些古怪:“你们是从上面下来的?” 不然呢?! 所有人都不想和他说话,徐阳逸苦笑了一声:“也好,不从上面走,哪能得到内丹……关键是内丹我也没拿到啊!明珠暗投,太可惜了!” 还想劝慰自己一句,没想到劝起来就恨不得给这条贱狗一脚。 “喂,姓徐的植物茎块,你说清楚点!什么是明珠!什么叫暗投!本犬神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呢!你是不是在指桑骂槐?” 欧方宇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咳了一声,正色道:“大师兄,这里就是炼灵圣焰的中心。三个月前炼灵圣焰第一次暴动之后,这片火海已经蔓延到了十万米的岸边,同时尊圣无法进入。” “等等。”徐阳逸倏然抬起手,目光灼热:“你刚才说……岸边?不是盆地?” 欧方宇点了点头:“宗门每几十年都要派人看一看,毕竟丹堂是天剑山庄一条命脉。我来过两次,曾经在中央看到过,有百丈长的巨大海兽,还有各种各样鱼类化石,只不过水早就干涸了,所以看起来才是盆地而已……大师兄,你怎么了?” 徐阳逸深深皱眉。 理解错了……确实,海洋枯萎之后和盆地没什么两样,但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涌上一种熟悉感,这是过目不忘的丹灵在发挥作用。 悄然闭上眼睛,海岸?海底?为什么熟悉……是熟悉这句话,还是…… 就在此刻,他心脏猛地一抖,四面八方传来的熟悉感仿佛被一只大手疯狂搅乱,脑海中一阵剧痛,让他脸色瞬间苍白。 “怎么回事?”鱼肠,忘尘,欧方宇立刻问道。 心脏在胸腔中狂跳,徐阳逸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将那种感觉压下去,但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他捂着胸口喘着气,神色无比郑重:“过目不忘。” “过目不忘?”鱼肠愕然。 “我的记忆被抹消了……就在刚才,过目不忘发挥了作用,但是却仿佛被什么‘规则’挡住,它好像想唤醒我脑海中什么场景……”他脑海的剧痛终于舒缓了过来,郑重地看着四周:“随后……我的记忆就强行中断。” “这里……有什么不想让我想起的东西。” 鱼肠愣了愣,随即愕然地看向四周:“你是说……我们曾经来过这里?” “这根本不可能!” “元婴无法飞跃星空!这里显然是一个破损不知道多久的位面!我们绝无可能来过这里!”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徐阳逸深深看着四周:“但过目不忘绝不可能出错……欧道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可看到过小岛上有什么?” 欧方宇看到对方如此郑重,仔细想了想才摇头道:“小岛无法逼近,枯海中有很多残破的建筑碎片,但根本无法看出头绪。” 就在这时,两道流光从千米外掠来,不带任何防御性的灵气。 冯仙子和三眼男子。 “见过道友。”面对徐阳逸,两人没有半点架子,他们很清楚,在这种地方,拳头大的才是道理。 如今,奔雷最有道理。 “本真君是北四道柳家七少主,柳河,这位是阴罗宗的冯仙子,暂被指定为下一任符箓堂主。”柳河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徐阳逸的表情:“不知此处是何处,道友可有头绪?” 徐阳逸淡淡道:“不知,不过盆地中有一方孤峰,或许可查一二。” “那道友可有前往的方法?”冯仙子微笑问道:“恕我直言,此地火焰极其诡异,临近百米已经接近绝对零度,而且根本不知道下面有什么,若凭空飞过去,恐怕和找死无疑。” 徐阳逸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同样平淡:“否。” 很懂说话的尺寸,知道自己拿出来的不算好,对方求着的才是最好的。 柳河笑容非常恭敬:“如今大家风雨同舟,彼此扶持,我们这里正好有一些小东西。” 语毕没有再说话,徐阳逸反而笑了,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意味深长。 难道他有办法过去? 柳河和冯仙子暗中交换了一下眼色,冯仙子暗中咬咬牙,抬起头来,笑若桃花:“本宫这里有一件小小的异宝,名为天行健,道友可有兴趣把玩一番?” “可。” 冯仙子素手轻轻一招,一枚古怪的钱币从她储物戒中闪耀光华飞射出来,半个巴掌大小,仿佛银质。柳河笑道:“奔雷道友,此物能召唤一条虚空方舟,无论身在何处,都可到达。” 话音未落,虚空中已经绽放出无数红光,一条赤色的裂隙在空中缓缓打开,不到五分钟,一只紧闭的眼睛缓缓出现。 冯仙子似乎愣了愣,愕然看了看钱币,喃喃道:“这是……” “以前不是这样。”柳河也惊讶地看着天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重新祭炼了天行健?” “没有。”冯仙子双眉紧皱,就在此刻,吴奎,高方容,和昂宿的那位金丹,齐齐爆发出一声尖叫,倒退上百米! 他们眼睛已经瞪得如同铜铃大小,见鬼一样看着冯仙子,仿佛看到了天底下最恐怖的魔鬼,那种惨叫声划破长夜,比无数骸骨更凄惨。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大张着嘴,身体抖个不停,高方容抖得如同中风的手指直指冯仙子,颤声道:“你……你……” 所有人都皱了皱眉,太失态了,元婴已经是下四境的顶峰,什么东西会把他们吓成这样? 冯仙子更加不悦,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有一点异常,周围更没有,灵识万米之内,一片云淡风轻,只有无穷骸骨的沉眠。 “你疯了么?”她冷声说道,但还没说完,高方容三人嘶哑的叫声让她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白衣……白衣女子!”吴奎疯了一样大叫道。高方容的喊声都几乎在嘶鸣了:“钱币!钱币!!” 冯仙子和柳河只是呆了一呆,紧接着,冯仙子同样发出一声尖叫!手中抓着烙铁一样将钱币扔了出去。 徐阳逸目光灼热,这一瞬间,他已经想起了一句话。 “据说,在九地之下,有一条火焰之河,封印着来自异域的魔鬼。每到月中正圆之时,修士都有机会走过一片漫长的黑暗看到它。它存在于、大海的下方,海上倒映着三轮月亮。一位白衣女子会踏着大鱼而来,拿出一枚钱币,喊出一条船,问来到这里的孩子愿不愿意上去……” 九地之下……就是这里! 火焰之河,近在眼前! 封印着来自异域的魔鬼……没错,地狱裂隙已经打开!月中正圆,三环套月!他们确实走过了漫长的黑暗!“白衣女子踏着大鱼而来……”苏星瑶一袭白衣,缥缈若仙,和徐阳逸抢夺内丹。 最后……拿出钱币,喊出一条船…… 就是现在的天行健!以及冯仙子! 两位女子不是同一人,而传说……完全应验! 无一错漏! 徐阳逸等飞升修士的感觉或许还不深,但这些从小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七界修士,此刻只感觉背后鸡皮疙瘩暴起,亡魂大冒! 这就像听着虎外婆的故事,忽然发现晚上回家,自己旁边的外婆真的吃掉了自己的弟弟,血流在床上,对方告诉自己这是弟弟尿床了一样。 “这个传说叫什么!”徐阳逸一声大喝,将众人拉回魂。 没有人回答,冯仙子惊魂未定地死死挽住了柳河的手,柳河也脸色煞白,牙齿都在颤抖。许久之后,高方容才嘶哑开口:“天灵子……” “这个传说……就叫天灵子!” “传说的最后……这个白衣女子……成为了恶魔,哄骗所有上船的孩子吃掉,她的名字就叫天灵子……本来是教育我们不该随意相信别人。但,但现在怎么可能应验啊!!” 他凄惨惊恐的叫声回荡在这里,徐阳逸和鱼肠对视了一眼,眼中无比凝重。 天灵子……七界七大传说之一……居然从远古时代就作为童话故事流传七界。 七把钥匙,打开大争之世,影响争仙大道,居然从头到尾都摆在他们眼皮底下! 谁的手笔? 若要隐藏,就不必流传。既然流传,又何须隐藏? 他伸手一招,地面的钱币倏然飞到他手中,他仔细一看,这枚钱币居然是普通的银质钱币。正面……居然刻绘着一个六边形! 恶魔的六边形,而且……绝非低等恶魔所能拥有。劣魔,恶魔,甚至高阶恶魔,都不可能绘制这样的东西! 反面,刻着一串英文。 mammon。 玛门。 傲慢路西法,嫉妒利维坦,愤怒萨麦尔,懒惰贝尔芬格,暴食别西卜,**阿斯蒙蒂斯,最后……就是这位。 贪婪之玛门。

上一篇   第1084章:万人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