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旧地(二) - 最强妖孽

第1086章:旧地(二)

“玛门……”忘尘脸色都苍白了:“地狱七魔王……贪婪之玛门……” “卡!”徐阳逸狠狠握紧手掌,银币被捏成一块废料。 已经有人在监管这里了…… 不是什么高阶恶魔……也不是魔王。 而是真正的地狱七君主之一……他第二个见到的魔神,贪婪之玛门! 难怪……难怪要付出银币才能召唤船,贪婪,原罪,欲望,这一刻,一切都串联在了一起! 玛门这种等级,苏星瑶要夺舍不可能。但是……哪怕是反吞噬了对方一个微不足道的化身,她的实力都会膨胀到无法想象的级别! 他感觉,玛门……绝对在太虚之上,甚至独步之上,更可能还在上面! 魔神,敢称神的恶魔。 这个女人……魄力真的是太大了。刀锋上跳舞,现在还能保持平静,真的如同这里的炼灵圣焰那样,冰冷中的疯狂。 “这枚银币,你他妈到底从哪里弄来的!”他一步步走向已经快吓疯了的冯仙子,咬牙切齿问道。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冯仙子神色惶然,下一秒抱着头尖叫起来:“别问我!这是家族长辈给的!从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啊!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算了。”鱼肠恨恨地看了这个愚蠢的女人一眼,现在发怒于事无补,这里居然出现了玛门的银币,只代表一个结局。 “魔神玛门在这里……”它深吸了一口气,磨牙道:“它或许只是一缕灵识看着这里,甚至只是一个分身的灵识,而且是最不起眼的分身……但就算这样,也绝非我们可以动的!” “任何恶魔,要建立通道,或者投影,都必须灵识,触媒,载体,三个部分,灵识不用说,触媒就是这边必须有一个定点的东西,载体,也就是它投影的地方。苏星瑶图谋的就是这个!而这枚银币,就是触媒。” “我只担心一件事。”徐阳逸冷哼了一声开口道:“苏星瑶那个疯子能不能承受住玛门分身的一缕灵识?她恐怕根本不知道来的是谁!谁在看着这里!一旦承受不住……” 没有说下去,忘尘几个人都知道这个结果。 魔神分身降临……也许它只有元婴,但……它绝对可以做到让魔神主体降临!哪怕为之花费千年,万年! 他们还在七界!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他不关心七界的死活,但是绝不希望自己在七界的时候前有太初,后有地狱,这该死的日子真的是人命如草,怎么死都不知道! “但我现在更担心一件事。是谁流传下这个传说?连玛门的信物都知道了……这比我的七星神算高级不知道多少倍!预言术都不过如此。它图什么?” 就在此刻,天空中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无法形容它,本该是眼白的部位,是一片黑色,中央的眼球是血红色。 黑色,比夜更深邃,红色,比血更浓郁。 一道道耀眼的红光从眼中投射下来,整片原本是大海的盆地都开始轰鸣,无穷无尽的海洋生物骨架从海床中浮起,飞快组织成一座巨大的船。 骨船! 带着无比邪恶的味道,升起之时,两边炼灵圣焰疯狂缭绕,却根本不能伤及分毫。那艘船上甚至想起一声响亮的号角声,随后凌空缓缓旋转,巍峨无方地朝着他们开过来。 刷刷刷……狂风吹过,一阵腐朽的阴森寒意,谁都看呆了。直到那艘船停留在众人面前。才如梦初醒。 与此同时,徐阳逸手中的银币闪过一抹黑光,挣脱了他的掌握,回到了极其不甘心的冯仙子手中。他微微皱了皱眉,也没多说什么。 一切都发生地无声无息,但现场所有人,除了徐阳逸,鱼肠,都气喘如牛。 太诡异了…… 这就是恶魔之力……恶魔递上了它的请帖,邀请众人同游地狱。 “走。”徐阳逸抬了抬眉,化作流光飞上了船体。忘尘,猫八二,欧方宇愣了愣,立刻跟上。 “你们呢?”他冷冷看着下方的人问道。 “我们……”柳河咬牙没有决定,冯仙子忽然狠声道:“去!” “我倒要看看……这枚钱币到底有什么秘密!家族保存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和传说有关!” 柳河犹豫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冯仙子仿佛也极其为难,一狠心,一道灵识传入了对方耳中:“别忘了表决。” “我只要罗天幻蝶,其他什么都不要!!出去以后,我冯家送各位三张六丁六甲天神符!决不食言!本宫可立道心大誓!” 柳河闭上眼,深呼吸了好几口,须臾之间,远处六道人影电射而来,看到这艘二十米大小的骨船,全都愣了愣。 他们没有经历刚才那一幕,自然不知道柳河和冯仙子的惊恐,对方也没有多说,不一会儿,所有人都上了船。 船如有灵性,随着一声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号角声,二十米大小的骨船缓缓调头,驶向火海最深处。 ……………………………… “为什么?”一颗巨大的古树下,苏星瑶缓缓抬起了眼睛,冷若冰霜开口。 这棵树太大了……根本说不清有多大,树冠高达数万米,铺天盖地。只不过现在全部凋谢。而无数十几米粗的巨大骨头,正堆砌在她周围。 就在她面前,一个五十米大小的空间裂缝,正缓缓扭曲,里面散发出火焰和漆黑的魔气。而一张扭曲到根本看不清完整容貌的脸,正在缝隙中徐徐旋转。 “为什么帮他们过河?还是为什么在这里?”面容的声音空灵至极,没有一丝魔意,反而如同天神,巍峨不可侵犯。 “容器不止你一个,我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苏星瑶神色不变,魔意狂风吹动她秀发狂舞,她淡淡道:“你这么有自信?” “小家伙……你可知道你面对的是谁?”面容发出一声微笑:“我和宇宙第一只生灵同时诞生,当它灵智开启的时候,我们也同时苏醒。你的见识只有我的亿万分之一都不到。” “哪怕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分身?而且仅仅是一缕灵识?”苏星瑶平静开口。 “哪怕如此。”面容微笑道:“你很聪明,也很有野心,你应该是极好的容器,但是……我对危险的容器不感兴趣。” 面容仿佛看向了上方:“如果来的是其他恶魔,或许真的没有注意到,就连我也没想到,这是哪个位面的疯子,哪些仙人,居然作出了这样可怕的东西。当你和它融合的时候,未来不可限量,但是真的很不巧啊……只有在它周围,你才能打开提拉冈底斯的大门。” “更不巧的是……你遇到了七兄弟中实力最弱,但是最谨慎的我。” “就让我看看,到底谁能走到这里吧,只有幸存者,才足够资格作为我的人柱。” 苏星瑶缓缓站了起来,怜悯地看了一眼面容:“你知道么。” “修士,从来不敬鬼神。” “敬重的只有实力。” “哦?”面容微笑:“我的实力不够让你敬重?” “贪婪的玛门。”苏星瑶抬头看向上方,那里,漫天紫光中,一个心脏一样的巨大符箓正在缓缓跳动,华盖万米,四面八方,无限空间,都被它染作一片紫色。 仿佛天生地养,和宇宙同生,和宇宙同灭,无穷无尽的生物链,完全由符箓勾勒出形状,从四周虚空汇聚到中心。 “如果是你本尊在,吹口气,恐怕我就会灰飞烟灭。但是,魔神分身亿万,仅仅一个恐怕它从未关注过的微末分身也敢大放厥词,就贻笑大方了。”她低下头,紫光沐浴在她的身上,圣洁而高冷:“我说过,我寻找的,只有自我。” “谁敢拦我,我就杀了谁。天下拦我,我就杀尽天下。” 话音刚落,一片紫光从她七窍中爆射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从她身上爆射开来。 “你……”面容顿了顿,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你和欲望一样……你居然……也是那些疯狂仙人的造物……你不是人!” 苏星瑶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丰富的感情,紫光越来越璀璨,笼罩全身,震荡八方:“和你废话了这么久,终于……我能重新掌控它三分之一的力量了……” 面容扭曲了一下,极其不舍地看了一下裂缝,但是下一秒,立刻爆发出无穷黑光,拼命缩回缝隙之中。毫不可惜。 “刷!”不等它完全消失,一直紫色的大手从天而将,上面布满符箓,足足十米长,完全由灵光构成,居然在面孔要消失之际,伸进了裂隙之中,抓住了什么东西。 一声凄厉的尖叫从裂隙中传出,面孔的声音难以置信地响起:“他们成功了?这些疯狂的家伙……他们……他们居然成功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玛门阁下会知道一切的!你们……你们在挑衅至高无上的存在!” “造物……造物!你们居然涉及了造物阶段!这是神的职责!你们亵渎了……”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尖叫,声音骤然消失,紫色灵气大手缓缓伸出,上面还悬挂着无数劣魔,光华一闪,劣魔化为灰烬。 光芒大手缓缓打开,中央,一刻黑色的晶石旋转不已。浓郁的魔气从上面喷薄而出。 苏星瑶已经成为一个紫色光人,看了看头顶,淡淡道:“给我一天时间。” “我会让你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女帝!” “这一代,大势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