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诞生与毁灭(一) - 最强妖孽

第1093章:诞生与毁灭(一)

/p> 岛屿前一万米,欧方宇,柳河,徐阳逸,鱼肠,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大地逢春,残破的位面开始有了一丝生机……这根本超出一切预想! 徐阳逸愕然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已经一片翠绿,就在手掌中心,一颗碧绿色的种子自己冒了出来,先他一步接触到了骨骸。 卡俄斯之种! “神迹……”柳河双腿一软,再大的心看到这一幕,都会崩溃,这是独步都无法做到的事情,颠覆一切常理。 欧方宇正要说话,一道灵气已经打中他的后颈,他昏迷之前最后看了一眼徐阳逸,合上了眼睛。 “我不想杀你。”徐阳逸叹了口气,和鱼肠凝重的看向卡俄斯之种。 就在这个时候,一片一片的黑色,流质,从骨胳上拼命被卡俄斯之种吸收,一股熟悉的味道冲入他们鼻腔。 “血?”鱼肠愣了愣,不敢相信地说:“它身上的黑色……是血?” “活的。”徐阳逸的心脏同样跳动地厉害:“他……源血界七代血祖留下了自己的血,刻印在自己的骨头上,为什么?” 为什么? 无人可以回答,现在的一切,看似解答了,实际上完全是一团迷雾。 困龙界为何在七界内部? 欲望符箓为何会在这里产生? 源血界血祖为什么在这里? 这一个个疑问,看似和他毫无关系,但是,链接这些疑问的人,是羽蛇神。 他们猜到了这里有什么,却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一切的一切从梦境化为现实,他有预感,这才是万物之始。 羽蛇神留下这一切的真正原因。 鱼肠同样慎重无比地看着这一切,一位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太虚拼死留下的血液,和卡俄斯之种形成的共鸣,绝非如此简单。 沉默之中,两人忽然抬起头,几乎同时说道:“血脉传承!” “没错!一定是这样!”鱼肠斟酌了一下,肯定地说:“当时……恐怕情况太过紧急,血祖无法记录所有,但这一段记忆无比珍贵,他甚至已经身受重伤,不得不采用这种办法!将自己的记忆传承下来!” “这也是最牢固的记录方法!” 话音刚落,似乎印证,所有的血液,在卡俄斯之种前汇聚为一颗拇指大小的血滴,紧接着一片红芒。瞬间吞噬掉两人。 徐阳逸情不自禁地闭上眼,再次睁开之时,四面八方已经是一片赤红的世界,仿佛在什么东西体内,有节奏的脉动着。 “这是七代血祖的灵识世界,也是这滴血中的世界。”鱼肠就在身旁,看着四周沉声道:“这个东西恐怕只能激发一次,年代太久远了,而且极其破损。”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的红色飞快凝聚起来,拼命纠缠着,不到十秒,一组模糊至极的画面出现。 那是一个位面,正在破损,上面每一个人都带着数不清的情绪,绝望,愤怒,希望,这些人所有情绪聚集在一起,在无穷的地震,落雷,火山喷发之中,这个位面终于开始行走最后的路途。 “这应该就是困龙界了……”鱼肠叹道:“宇宙中,每天都有这样的上界毁灭,又有新的上界诞生。” 画面中带着一个清晰的啜泣声,两人都知道,那应该是小龙人的声音。 “哎……”一声苍老的叹息响起画面中,这应该就是源血界七代血祖,他扭转了视线,后方,一艘巨大的位面飞梭停在那里,如同一座华夏古代战船。上面刻着煌星二字,金碧辉煌。 “难道是记录困龙界崩溃的后续?”鱼肠皱眉道。 徐阳逸凝重地摇了摇头:“第一,源血界血祖的尸骸在此,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变故,导致他们没有达到源血界。第二,位面生灭,对于他这样的境界恐怕看的不算太少,没有必要特地采用这种方式记录。” “那你觉得……” 徐阳逸目光如火,沉声道:“我不知道……” “但我有种感觉……这些记忆里,恐怕藏着‘仙’的真实。” 画面很平静,视线中位面飞梭越来越近,如果带入血祖的视角,应该是对方带领小龙人朝着位面飞梭走去。 平静到让人烦躁……平静到只能听到两人砰砰跳动的心脏。 “嗯?”就在此刻,血祖忽然掉过头,画面一花,他仿佛极其惊讶地看向困龙界。 刷!两人齐齐站起,平静的海面终于被打破,崩溃的困龙界上,所有人的欲望,那些濒临绝境,人的全部欲望爆发出来,喜怒哀乐,忧思悲恐,竟然化为一道道紫色气流,疯狂冲入困龙界的中心! 欲望符箓! 这就是欲望符箓的起源! “等等……”徐阳逸猛然指着画面中心:“看那里!” 困龙界的中心,忘仙城,就在那里……一团金色的光芒无比刺目,疯狂地吸收着这些欲望。无穷无尽,根本不应该存在的符箓,说不出的神秘,悄然闪烁周围,最终……形成了一个方圆百万米的紫色漩涡! 中心之处,无数的欲望奔腾而去,汇聚成一枚模糊至极的紫色符箓。 它的光华,让星辰都暗淡。 它的神异,让日月都失色。 堪比恒星的符箓!超越位面! 死寂,谁都不愿放过这个画面,血祖仿佛也惊呆了。画面上,紫色漩涡飞快拉近,越来越清晰,这是太虚的实力,灵识已经达到千万米,一人守一域。 近了……更近了……不到十秒,徐阳逸倒抽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倒退数步,摇着头道:“这……怎么可能……” “难以置信……”鱼肠同样震撼无比,声音都微微发颤。 符箓中心,散发金光的,是一具透明棺椁。 里面躺着一个人。 女人。 很美,冰冷若仙,一袭白衣,他们还见过。 苏星瑶。 她……从十万年前就存在,存在于真武界过,现在……数万年前又出现在困龙界,身外棺椁绝非凡品,甚至看样子,就超越了徐阳逸和鱼肠认知的一切灵宝。 两人心中的震惊,不仅仅因为苏星瑶。 “欲望符箓……是人为的?”徐阳逸嘴里有些发干,即便是他,都做不出这种事:“毁灭一个位面……只为了练成一枚符箓……这可是上界!有太虚的上界!谁有这么大的手笔?我的吞噬符箓……难道也是如此?” 难道每一个符箓使用者,都背负着一个上界数十亿生灵的生命? 太过沉重。 话音未落,棺椁爆发出漫天金光,无数白金大门打开周围,下一秒,整个忘仙城,硬生生从困龙界上抠走,再无踪影。 空间神则! 苏星瑶的领域! 沉默。 两人都感觉背心发寒。 “太过匪夷所……”无尽的迷雾,冲上了两人心头。 苏星瑶居然和羽蛇神联手,一为真武仙界圣女,一为地球守护者,之前一场毁灭性的大战,然后又选择联手? “观星者觉得,十万年前两大仙界之战太过突兀,所以他回到七界寻找真实。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居然一语成箴……”徐阳逸闭上了眼睛,无数的思绪在脑海中沸腾:“仙界之战……现在想来,发展到这种地步,怎么可能突兀开战?” “资源?”鱼肠神色同样凝重,试探开口。 “坐拥无数上界,上界坐拥无数大千世界,大千世界下无数小千世界。处于金字塔的顶峰,真的缺?”徐阳逸睁开眼睛,自问自答:“人力?” 鱼肠摇头:“人才有聚合性,只要地球广开大门,真的缺人?” 两人的问答看似没有头绪,实际上都在穷尽智慧挖掘着十万年前的真相,虽然他们手中的线索少的可怜。 “苏星瑶的出现,添加了最好的注脚。”徐阳逸深深看着光幕道:“她的身份,地位,没有任何可能和羽蛇神联手,但是,这一切出现了。” “毁灭一界的欲望符箓诞生,用她做载体,在这段空白的历史中,她到底承担了一个怎样的角色?这种手笔,是她提出的?建议的?但最终是她实行的。” “她是棋手?还是棋子?又知道多少前因后果?我感觉……她的一切,恐怕都是因为这个可怕的真相而被完全封印。” 呼出一口炙热的气息,他狠狠握了握拳头,恨不得立刻冲进忘仙城,抓住苏星瑶问个清楚。 这份“真实,”沉重的“真实,”让他富有冒险因子,充满求知欲的内心蠢蠢欲动,几乎无法按捺。 忽然,一声压抑不住,充满杀意的童音响起:“师傅!就是它!!” “就是它杀了父亲!!” 画面中急速切换,徐阳逸和鱼肠立刻看了过去,只看了一眼,两人只感觉喉咙堵得厉害,齐齐闭上了眼睛。 逃避。 因为,画面中太熟悉了,他们都推测过,一只可怕的星界兽毁灭了困龙界,困龙界灵不敌,虽然退敌之后,位面崩溃。南华蝶母曾经入侵过这个梦境,几乎复盘了这一幕,不过星界兽换成了蝶母而已。并没有看到那只星界兽的模样。 黑色的鳞甲,横贯星河,每一块鳞甲上,都闪烁着无数的符箓,自然生成。 头部一圈羽毛,背上从头到尾都是羽毛。一条足以环绕位面的巨蛇,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毁灭中的困龙界周围,毫无感情地看着这个破损的位面。 羽蛇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