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诞生与毁灭(二) - 最强妖孽

第1094章:诞生与毁灭(二)

“不归仙界……毁灭了困龙界?”鱼肠闭上眼睛,颤声问道。 “确切地说……是卡俄斯毁灭了困龙界……还有真武仙界的人参与……”徐阳逸喉结动了动,有些艰难地说:“羽蛇神的出现,是两大仙界之战以后。但是……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七大符箓是它弄出来的?” 画面只是停顿了一瞬,下一秒,飞快转到煌星之上,血祖焦灼的声音立刻响起:“走!” “马上离开这里!能毁灭上界的东西绝非我们可敌!我们恐怕看到了更高层次的争斗……立刻走!” 但是……这场风波并未平息! 徐阳逸和鱼肠本以为,这就是一切,是这段记忆的最高峰,羽蛇神,欲望符箓的产生,这已经足够让血祖用这种方式传承下来。但是,不是。 这不是巅峰!因为……就在这之后,整个星河,亮了。 每一颗星辰,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辉,仿佛神灵的光芒照耀这片星域,画面中视角急速切换,但什么都看不到。 即便隔着画面,他们都能感觉那种惶惶天威。 “这难道是……”鱼肠抿了抿发干的嘴唇:“不……不可能的……” “可能的……”徐阳逸苦笑道:“这……是卡俄斯……” “地球最后一个神灵……亲临……” 话音未落,一个恢弘无比的声音,男女莫辨,回荡在画面中。这个声音之深刻,哪怕过了无数万年,都清晰的在这个记忆的场景中响起。 “我出生于混沌,成长于混沌。” “我是万物之始,也是终焉之末。” “我这一生,漫长无比,看不到尽头。我曾以为,我不会做错。” 随着它的声音,所有星辰齐齐闪烁,无论恒星,行星。 “但是……我还是做了。这一生,我只做七件错事。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对不起。” “雅威……”血祖苍老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惶恐,扑通一声跪倒半空:“一位雅威的痕迹……苍天啊……书上记录的居然是真的!这世界上……居然真的还有其它雅威存在!” “它,它不是这片天域的雅威!” 星空中,拼命震颤起来,随后,一只眼睛悄然出现。 它很大,无法形容,无法表达。 它很威严,无法阐述,无法勾画。 它的眼睛是纯粹的黑色,好似孕育混沌,带着无比复杂的感情,深深看向了这边。 “你是界灵之子……也是最后的钥匙……” “对抗‘它’的钥匙……” “我们牺牲了太多……直到最后一刻,两大仙界都因此而战,因此灭亡……” “不要怪我……” 一束混沌之光,从原初的极点射出,越过血祖,直冲后方的人,只听到小龙人一声惊呼,随后,整个画面震颤起来。 “我……一定会杀了你……”小龙人咬牙切齿的声音,用童音喊出,稚嫩中带着令人心寒的杀意:“你们的位面破灭,关我什么事!!” “我凭什么要为你们负责!!” “我发誓……一定,一定要找到你!杀死你!” 巨大的眼睛沉默,许久才叹了一声:“我用我的一生等你,也希望……还有同样的七个人……找到我……” “或许,你达到了我的层次,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随后,又是一束光华,这一次,扫荡一切,无论是周围星辰,还是煌星巨舰,刹那间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只剩血祖。但他明显已经重伤。 “不!!”小龙人绝望的声音响起,刚刚目睹位面的破灭,下一秒希望被浇灭,如果是其他人,心神恐怕已经崩溃。 “不……”血祖的声音同样响起,而此刻,他双手飞快结印。卡俄斯之眼明明看到了,却视若无睹。 “去吧,你不应该认识他,更不应该收他为徒,这是宿命,我答应你,让你回到你的空间才会死去。你的后代,将永镇你在的位面,我存在,它就不消亡,主权也绝不更替。” “这是我的承诺……” 结印的手顿了顿,下一秒,所有画面齐齐一震,随后消失。 “只有面对不得不战的情况,那些仙人们才会作出这种决定……”徐阳逸看向四面八方颤抖的红色,这段记忆到此为止,已经崩溃,太多的谜团已经揭开,却留下了更多。更留下一地沉重的遗憾,观看者复杂无比的纷乱心绪。 苏星瑶的秘密,两大仙界的秘密,欲望符箓的秘密……这些秘密藏着“真实。”看似零碎,一旦合并起来,就能品出中央那令人心悸的真相。 比如,卡俄斯说的那个“它,”到底是什么?人?劫难?让仙人都惧怕的东西,很多他看过的小说中都有,百万年一次的元劫,等等。 缺少了最重要的“动机。”所以也无法推测“目的。”目前他们的所知,根本不足以撑起十万年空白的真容。 他摇了摇头,这些离他还远,虽然已经和他的故乡息息相关。 “羽蛇神特地将这些留下来,是它也在忏悔么?”他看向四面八方的空间,已经布满裂痕,苦笑道。 “你乱了。”鱼肠忽然开口,声音反而无比清澈:“过往的猜测被推翻,难免会造成认知障碍。但是,我们以杀入道,你只要记清楚一件事。” 它深深看着徐阳逸的眼睛,在空间崩溃中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就是你。” “狼毒,说起来,你也是卡俄斯的产物之一。但是,你有你的意志,知识,你是独立的个体。你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为前人背负什么。” “你就是你,你也只是你。” “你是来自地球的修士,不是卡俄斯,也不是羽蛇神。” 徐阳逸目光豁然一亮,心中雾霾瞬间清空,沉默数秒后,仰天大笑起来。 “是啊……” “我就是我,独一无二,我不是谁,谁也不是我。” “我走我的路,和他人无关,无论它留下什么,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我尽管大步朝前。孤芳自赏。” 轰轰轰……空间在他的豁然大悟中崩溃,崩溃的最后一刻,他低下头,诚恳对着鱼肠鞠躬:“谢谢。” 血红四溅,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于这片空间。 下一秒,他再次出现在困龙界废墟之上。 锵!剑鸣若龙吟,鱼肠被徐阳逸死死握在手中,两指轻抚过,淡淡道:“那么,现在就应该走我的路了。” “每一块符箓,按照现在的推测,都带着一份记忆。血祖的记忆是意外之喜,我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且……”他深吸一口气,心中莫名升起一种豪气冲天的心境,看着深邃的虚空缓缓道:“我有一种预感,迟早,我会和这些有交集。” 鱼肠深深皱眉:“你没理解?这不该你管。” “不。”徐阳逸轻轻吹了一口寒光四射的剑锋,平静却坚决地开口:“这是责任。” “对家乡的责任,对生我养我的故土能尽的责任,这,也是我最想知道的‘真实,’我的道心所在,踏破万载星空,看见千秋不易的真实。” “我不去管羽蛇神,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一战。让地球从修行的顶峰跌落到如今的大千世界,放心,我有分寸。” 鱼肠沉默,它活的时间远比徐阳逸长,见过太多涉及不该涉及的事情,从而死前都在茫然的修士。 但是,徐阳逸这番话,是出自他的道心。任何修士,修行都有目的性,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性行事的方法,这就是所谓道心,也是所有修行构筑的地基,一旦地基倒塌,修为只是空中楼阁,转瞬消逝。 它终于明白了徐阳逸的谢谢是说什么了,不是谢它打消自己的念头,而是谢它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还是想去探寻这空白十万年,自己故土大战的真实,不过不是为了什么卡俄斯,更不是为了什么羽蛇神。无论对方留下的印象是多么沉重,和他关系多么大。 只为自己。 为他的道心,他的坚持,他的道,他追求的真实。 拿到欲望符箓的那一刻,同样也会知道这些,它突然想起,这两者本就密不可分。无论如何都会触及那禁忌的真相。 “我只能说,你修行的目的和九成九的人都不一样。但……你这个目的的修士,往往才能走到最后。”心中释然,它微笑道:“求知欲,是不谢的花朵,实力,欲望,权势都会凋零。只有它,花开不败。” “看来你想好怎么做了。” “苏星瑶。”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磨牙道:“她……就是当初地球和真武界大战的唯一知情人,甚至……这才是她被封在生死棺中的真相。她是一切的纽带,在两大仙界之战后,她执行了剩下的任务。有没有可能,封印她记忆的,就是卡俄斯本人?” “情绪会带动思想,思想会泄露真相,她的记忆里,恐怕藏着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鱼肠若有所思:“比如……她到底在这段隐藏的历史中扮演什么角色?” 徐阳逸接着说道:“还有,为何两大仙界先是大战,再是联手,而且她以身为器,制造出欲望符箓。一切的一切,都和她有关,就在她缺失的记忆之中!” 十万年前的秘密,所有的痕迹都被抹消,苏星瑶就是十万年前最后一个知情人。 她身上有太多的线索,羽蛇神,小龙人,甚至……卡俄斯。 而她,就在数万米之外的忘仙城,这个当初被她硬生生以空间神则转移走的困龙界核心,打开了召唤玛门的裂隙。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实践出真知。”沉默之中,许久鱼肠才开了口,沉声道:“把握好尺度,让我们看看,这把众仙留下的钥匙到底能为我们打开哪一扇大门。” “是创造,是真知,还是毁灭。” “我会一直陪着你。”

下一篇   第1095章:煌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