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煌星 - 最强妖孽

第1095章:煌星

/p> 下定决心,徐阳逸转头看向前方,面前的骸骨如故,不过已经不是一片黑金色了,而是淡淡的血色,仿若胭脂。 “这就是源血界永远有血祖的原因么?”徐阳逸复杂地看了骸骨一眼:“用自己的命去换一个承诺……大义上,我敬重你,但是本心上……你真蠢。” “放心,你的源血界稳如泰山,那位存在信守了承诺。” 仿佛听到了他的话,原本高昂着头颅的骨骸,啪嗒一声低下了头颅。 徐阳逸收起骸骨,手掌上的卡俄斯之种也缩了回去,他若有所思,看样子,那位存在同样也在忏悔,它也不避讳有其他人知道这一切。 否则,以那位存在的境界,这一切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 “雅威?”他喃喃地说了一句,微微皱起眉头,目光转向炼灵圣焰消失的地方,正要离开,忽然看到下方一道黑光一闪。 那是冯仙子陨落的地方…… 他手指轻轻一勾,一枚银币从尸骸中飞起,正是玛门的印记。 手中微微冰凉,他忽然泛起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玛门和卡俄斯……谁更强? 都是冠以神字的存在,应该差不多吧…… 心情天高海阔,明明前方就是苏星瑶所在,十万年前的真武界圣女,欲望符箓诞生的一刻她就存在,依靠空间神则挖走了整个忘仙城……但很诡异,他现在心中只有平静。 再一次坚定自己追求的,自己要的,哪怕拿到欲望符箓会触及一些禁忌,他也毫不在意。 修行,就是一个坚持,怀疑,求证,再坚持的过程。 脚尖徐徐一点,看似蜻蜓点水,整个空间却疯狂一阵!直接出现一片方圆百米的碎裂空间,一声破空之声如同电闪雷鸣,人影已经消失在天际。 这一瞬间,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低头一看。 柳河五体投地,趴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身体瑟瑟发抖,他知道,宣判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 不等徐阳逸开口,他就高声喊道:“柳家河字房次子,愿交出心头精血,从此以后,悉听道友……” 轰!话音未落,头顶狂风掠过,几个字的功夫,对方已经远远超过了他。 不屑么? 柳河嘴唇颤抖,拳头在地上握得死紧,自己几时被如此轻视过?要交出心头精血投诚,居然被别人不屑一顾? 就在此刻,他忽然愣了愣,面容急剧扭曲,从牙缝中颤声道:“奔雷……” “你不得好死!!!” 最后一个字落下,他的身体已经整个炸开,化为齑粉。 徐阳逸已经距离他不知道多远,刚才不过隔空一指而已。 “柳家据说是北部大家?”鱼肠随意扫了一眼,微笑道。 “举起了屠刀,就得承担最后的因果。世事从来公平。”徐阳逸淡淡道:“在我这里,没有隔夜仇。” 极远处,海岸边,猫八二收回了它的目光。 根本不同于平时的嘻嘻哈哈,狗脸上居然带着罕见的威严,其他几个人就算呆在它旁边,都感觉如同面对史前巨兽。 “痕迹消失了?”它晃了晃肥硕的身躯,疑惑道:“这个时代……居然还有雅威存在?我还以为全都躲了起来,对抗‘它’了……” 眼中的瞳孔化为蓝色,猫八二摇了摇头,伸出舌头:“你们搞毛啊!” “躲得这么远,本王要吃人吗!给朕过来,轻抚朕的狗头!” ………………………………………………………… 巨大的古树之下,一袭白衣若仙,苏星瑶痛苦地盘坐地面,恶魔裂隙已经缩小到只有五十米大,但是并未合拢,因为她已经没有功夫去合拢了。 如同天鹅张开双翼,即便痛苦,她的神色也只有我见犹怜。 天空中巨大的符箓,牵扯出无穷丝线,没入她的额头,在她眉心,一个和徐阳逸极其相似的,拇指大小的紫色符箓,正在缓缓凝聚。 “原来是这样……”许久,她的声音才缓缓开口。 不是冷漠,这一句带上了太多的情绪,一时之间仿佛百感交集,数秒后,才苦笑一声:“原来如此……” “宿命啊……” 五分钟后,她缓缓站起,人还是那个人,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以前,是冷漠。现在,是高贵。 因为高贵而产生距离,因为距离而产生冷漠,和单纯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完全不同。 高贵,唯我独尊,让人情不自禁地想依附,她的目光却不会停留在任何人身上。却能让人誓死效忠。 “七大符箓开天门……从大争之世,争仙大道中一步步走来,最终,都是殊途同归。”她淡淡地看了一眼四周,垂下优美的螓首:“吞噬在向我靠近……他也想知道符箓的真相?” “无知是福……所以,你还是继续无知吧……” 话音刚落,天空中的巨大符箓陡然爆发出万道紫芒,和她额头上的符箓相映成辉。 “再给我三个小时……十万年都过来了,不多这一会儿……” 随着紫色光华越来越浓,四面八方的空间疯狂震动起来,一幅幅各色表情的人脸汇聚空中,朝着她顿首膜拜。 不知道有多少,消失,出现,围绕这个轮回,她的身形缓缓升上半空,开始和符箓融为一体。 岛屿之前,徐阳逸快若闪电,欧方宇,红线跟在身后。欧方宇被唤醒后很聪明地没有问。现在都在抢时间,他很清楚,一旦让苏星瑶融合恶魔的身躯,他就再没有拿到欲望符箓的机会!从而……十万年的秘密,根本无从谈起。 抓住她,打败她!夺得欲望符箓!这才能触碰到那个禁忌。 忘仙城的巨大残骸矗立在岛屿之上,没有一丝灵力波动,而岛屿的最底部,有一个数百米大小的巨大孔洞,深不见底。 非常的不规则,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撞出来的一样,而炼灵圣焰之前就是冲进了这里。 他们马上冲了进去,里面是无尽的冰层,这应该就是炼灵圣焰诞生的核心,里面的冰层厚达十余米,万古不化。 一条直路,炼灵圣焰估计也预感到了,今天就是自己真正的末日,没有任何抵抗,它也没有实力抵抗。 洞中不时有巨大的冰柱挡路,徐阳逸根本没有半点留手,一指弹出,顿时冰柱破裂,硬生生打通一条路。越来越深入,终于,他们面前出现了一道数百米的大门。 大门紧闭,上面布满寒冰,这扇门并非石门,而是……炼器产物! 无比熟悉的风格,他们刚才还看过不久,结合之前的东西,徐阳逸和鱼肠几乎同时说道:“煌星……” 煌星巨舰……源血界七代血祖的位面飞梭。他最终没有回到源血界,可能是伤势太重,和煌星一起坠落到了这里。 踏过这里,就真正踏入了十万年前隐秘的一个小小角落,融入其中,煌星,完全见证了那一幕的残骸。徐阳逸强压心中的悸动,沉声道:“鱼肠。” 寒光闪烁,一道白线开天辟地,没有灵力加持的巨门轰然炸裂,冰块飞溅中,三人一蝶化为残影冲入。 十万年来,从未有人踏足的煌星内部,一个个符箓随着他们的进入悄然闪起,无声之中灯火通明,依稀可见当日它的辉煌和富豪。 四面八方布满符箓,还有各种器具,东倒西歪,一道道可怖的裂痕布满残骸。一些穿着腐朽衣服的枯骨七零八歪,谁也无心观看这些,几乎是踏着同时亮起的符箓,直冲中心。 一点点符箓照亮黑暗,越逼近中心,了解真相的两人心脏跳动地越来越厉害。数万年前的遗物,空白历史中一道扭曲的小门,他们……已经越来越逼近真相。 刷!随着四面八方符箓同时闪耀,他们前方千米,终于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门扉。两位宫装仕女雕刻其上,高约二十米,双手拱月,而炼灵圣焰,就在大门中央。 它只有拇指大小,依稀保持着灵智。静静漂浮在那里。 对于他们的出现,炼灵圣焰没有丝毫惊讶,这里已经毫无遮蔽,它更没有一战之力,吞噬符箓吞了它九成九,要想回复原状,已经是数万年以后了。 “我和你做个交易。”它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绝望和悔意:“我送你们去那个女人那里,换取天剑山庄留我在这里。” “可以。”欧方宇还没有开口,徐阳逸和鱼肠几乎同声回答。 没有时间了……苏星瑶隔绝了空间,无人可以找到她,而她……现在已经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 “大师兄!”欧方宇有些着急。 徐阳逸摇了摇头:“放心,我会给你交代。宗门是不是让你带来了特别封印炼灵圣焰的法宝?” 欧方宇点了点头,一只玉净瓶飞了出来,上面浓郁的尊圣之威铺天盖地,炼灵圣焰顿时缩了缩。它现在的状态,根本毫无抵抗力。 它不愿做囚徒,一旦去了天剑山庄,代表自己永生永世都得为天剑山庄服务!虽然以后自己再度打开灵智,对方一定会对自己非常好,但哪有天地任逍遥来的痛快? 它死死盯着徐阳逸,只见对方指尖一点红光,没入玉净瓶中,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那是一缕南明离火,也算徐阳逸对他吃光了炼灵圣焰的交代。 吞了自己九成九,最后关头放自己一马,它竟然感觉……诡异的感激? “我没太多时间。”做完这一切,徐阳逸深深看着炼灵圣焰道。 炼灵圣焰咬了咬牙,有时候,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能让对方感到善意,沉默了数秒,才说:“作为你守信的谢礼,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骸骨的主人,在这后面的房间,他坐化的地方留下了一句话。” “一句不是任何语言写成的话!文字天成,仿佛道韵。如果你刚才不答应我,我就会立刻毁掉那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