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杀生(二) - 最强妖孽

第1098章:杀生(二)

刷!徐阳逸和苏星瑶置身于剑海,刀尖上的舞蹈,璀璨而夺目。明明一道灵气眼看要击中对方,却全部都在间不容发之间错过。 他们的身形轻轻晃动,快若幻影,没有离开方圆十米之内,依靠着最顶尖的反映,最敏锐的捕捉,躲闪对方狂潮灵气的同时,争取杀伤对方。 没有花巧,更没有躲避,有的只是一对一,拳对拳,眼对眼。 “四道子!!”就在此刻,徐阳逸一声大喝,身形如孤鸿冲天,反手一剑斩来,鱼肠和他一左一右,三点寒光化作漫天残影,流星雨落。 欧方宇愣了愣,随后咬了咬牙,死死看向黑暗中来人的方向。 大师兄……是让他挡住这个人。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这说明场中两人实力不相伯仲,他一丝灵识都分不出来。 开始就凶险到这种程度了么? “呼……”欧方宇深吸一口气,一拍天灵盖,一杆数条锁链锁着的长枪冲天而起,带起一片青芒,猫八二愣了愣:“倒是个福将,灵宝不错。” “撼岳枪!”欧方宇一声低呼,枪尖在半空中甩出一朵金莲,紧接着,一个孩童模样的器灵揉着眼睛出现,显然器灵才生出不久。 既然师兄脱不开身,这种时候……他同样作为元婴修士,怎可退避? 一片漆黑之色,从场地的边缘弥漫,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赤红的眼睛,三只触须一样的手指勒住一位金丹的脖子,艰难无比地走了过来。 每一步,都在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泥土翻涌如浪,对方行走地跌跌撞撞。 “吼!!!”一声怨毒之极的嘶鸣从身影中爆发,然而立刻被恐怖的剑风搅碎,场地中心,苏星瑶和徐阳逸的战团,已经形成了一片令人震撼的剑气漩涡,别说水泼不进,就连空气都被切割。 “奔雷……奔雷!!”巨大的身影用赤红的眼睛死死盯住徐阳逸,口中流出火焰一样的涎水,嘶哑道:“你害得我好惨……好惨!!” “我炎王孙修行以来,从未……从未有过今日这般颜面扫地……我……” “希律律!!”一声长啸自天而来, 欧方宇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一匹全身披挂的鳞甲黑马之上,全身金甲闪耀,枪尖斜指完全魔化的炎王孙,咬牙道:“人不人,鬼不鬼,你还活着做什么?” 他背后一轮烈日旋转,如同天神下凡。炎王孙愣了愣,颤声道:“你也看不起我……你也看不起我!!” “就你这样的蝼蚁……你也配!!” 吼!!一声剧烈的死后,它庞大到足足三米的身躯闪电一样冲上,触须般的举手轰然砸下。 暴露在光线之下,它小山般的身形终于展现出来,全身布满赤红的眼睛,肌肉已经鼓胀到非人的程度,一道道可怖的裂痕布满全身,无数的赤红火焰从中喷出,五官完全扭曲,和巨大的身形不成正比。 巨大的尾巴,将昏迷的忘尘卷在上面,生死不知。 刷!明明如此巨大的身躯,却快似闪电!须臾之间,欧方宇只感觉眼前一黑,庞大的身躯泰山压顶,没有灵力,没有神通,凭借着自己最原始的魔体,狠狠朝着下方砸来。 “百鸟朝凤!”欧方宇一声大喝,长枪枪尖爆发出金色流光,在头顶舞做一个巨大圆形符箓,紧接着,符箓周围朵朵金莲出现,随着轰然巨响,红黑色的巨大拳头已经和符箓碰撞到了一起。 金黑之光排山倒海,欧方宇一声闷哼,身形硬生生被击飞数十米。一层层金莲化作符箓消失,太阳在身后飞快轮转,终于在击飞百米后,硬生生挡住了这一拳。 “嘶嘶嘶!!”非人非鬼的炎王孙高昂起头,发出完全不是人声的尖啸:“就凭你……就凭你?!” 它猛然转头,朝着场中直冲过去,尾巴卷起昏迷的忘尘,对方骨胳都在喀喀作响,红眼中只剩徐阳逸的身影,涎水从扭曲的嘴角溢出,嘶哑笑道:“奔雷……奔雷!!看这里……看我……” “都是因为你,我会落到今天!!来……给我跪下!亲吻我的脚趾,嘶嘶嘶!!现在的我足以将你撕得粉碎!!” “吼!!!”它的胸腔急速膨胀,一道道红色的火焰肉眼可见充盈在胸口之下,紧接着疯狂吐出,黑红色的冲击波席卷万米,直冲徐阳逸而去。 魔息! 所有飞舞的花草齐齐化为黑色,然后瞬间消失,魔息去势极快,瞬间就已经包裹徐阳逸,而就在此刻,苏星瑶一剑脱手飞出,半空之中,幻化千万,若一气化三清,随着四面八方无穷紫光闪烁,数百万的利剑将周围包围成一个巨大的剑球。 十方星域,一剑飞花! 与此同时,魔息疯狂缠绕,在剑球之外形成一片恢弘的黑红浪潮。 “杀!”苏星瑶双手一合,下一秒,所有剑光自天而落,自地而长,已经于间不容发之间贯穿徐阳逸全身。 轰!!魔息扫过,黑炎滚滚,魔气浩荡,层层黑浪之中,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剑出如龙。 鱼肠扫出一圈万米剑圈,范围之内,开天辟地,魔气下沉为地,寒芒升空为天,所有灵剑还在他身上,却毫发不伤。 吞噬符箓。 覆盖全身,虽然只能覆盖一层肌肤,但这肌肤外的一毫米,就是咫尺天涯。 金色长河围绕方圆百米,残留火焰全部被挡在外面。 “滚。”苏星瑶转过头,于一个根本不可能的时间刺出根本不可能的一剑,无人看到她出手,无人看到她收招,但紧接着,炎王孙已经咆哮着倒飞数十米,一道可怖的剑痕几乎将他从中劈成两半! “就凭你这种人都不是的东西,也敢涉足我们的战斗。”她冷冷收回目光:“不是符箓持有者,没资格站上这个舞台。” 余威不减,炎王孙惨叫着在飞百米,终于稳住身形,它全身鼓胀地更加厉害,每一块肌肉都活物一样鼓动,颤声道:“你也看不起我……” “你也看不起我!!嘶嘶嘶!!” “你一个从未闻名,从未见过,一介女流,也敢看不起我!!” “你们都该死!!” 啪!它的身躯猛然分开,中央一只巨大的黑色眼睛,紧紧闭着,缓缓出现。 就在眼睛出现的刹那,它全身魔气似乎再往上串了串。 猫八二悄无声息地爬了起来,只有它有空闲,也只有它看到了,即将合拢的恶魔裂隙,在这股纯正的魔气出现的时候,微微动了动。 “阎魔罗眼。”它轻轻舔了舔嘴唇,瞳孔倏然化为淡金色,只有它能看到,一条细微的黑线,就在刚才,和已经要合并起来的恶魔裂隙完全联系了起来,而恶魔裂隙同时竟然停止了合拢。 “想过来么?”它有些急不可待地踱步:“你还真是谨慎啊……提拉冈底斯的裂隙哪有这么容易关闭,你们不是恶魔……都太大意了……” “不过,这次你可得问问我。” “几万年前,将我分裂,拿走首级……蚩尤大人不会放过你的……地狱的雅威,又不是只有你们七个……” “玛门……贪婪之玛门……”它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等着吧……本王如果回到地狱……咱们再慢,慢,算!” “果然啊……”场中,黑光散尽,徐阳逸轻轻一抖身躯,上面所有灵剑全部化为飞灰,苏星瑶深吸了一口气:“果然……只有符箓才能伤及符箓……它排斥自己之外的一切……” 没有回答,徐阳逸不想拖下去了,苏星瑶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剩下两块符箓都可以从她这里入手,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属于欲望的记忆。 谁都没有多看四道子一眼,就像它不存在一般。他缓缓抬起手,肩头红线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刹那之间,黑光万道。一片黑色海潮腾空千米,铺天盖地。 “来吧……” “这是你的专属战场。从何处来,回何处去。” 轰轰轰,红线爆发出无穷光华,一根根倒刺从黑潮中疯狂蔓延,下一秒,极点爆炸,黑色成就永恒。 当所有黑光归于寂静的时候,苏星瑶深吸了一口气。 一座恢弘的巨城,矗立在她眼前。 天空中,无穷火焰的流星落下,地面上,一道道可怖的裂痕遮蔽大地。目光所及,数不清的人嘶吼着,尖叫着,哭号着,祈求着。无数散发着符箓的金色棺椁悬浮空中,无边无际。 忘仙城幻境! “幻境的掌握,制造,和持有者息息相关。灵识多强,就能制造出多恢弘的幻境。你虽然还达不到那一步,但这座巨城,已经超出同境界法修太多。”狂风呼啸中,苏星瑶目光冷漠而凝重:“你学习东西,从来不要第三次,从上一次的森林,到现在的庞大的幻境,仅仅两次而已。灵识应该也高出普通修士不少,真是让人惊讶啊……” 看不见的对手,摸不到的杀意,崩断弦的激烈战斗中,气氛倏然舒缓,带来的不是松一口气,而是让人窒息的压抑。 夜长梦多,迟则生变,谁都在觊觎着彼此,谁也不想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