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杀生(三) - 最强妖孽

第1099章:杀生(三)

/p> 刷……狂风吹起苏星瑶的秀发,周围的灵气在疯狂波动,尖叫,下一秒,她身形骤然一闪,空间之门打开,已经消失在五百米外。 轰!!距离她三百米的地方,鱼龙狂舞,宏伟的灵力将地面撕裂出可怖的裂口。刚刚出现,肆虐的狂风再次咆哮,空气都不安起来,这是灵气迅速波动的痕迹。看不见的杀意侵蚀虚空,她脸色平静,只是目光中带着无比的凝重,轻启朱唇:“十四。” 话音刚落,空间之门再度开启,她身形再次转换,出现在千米之外。 而就在她出现的同时,身后轰然炸裂,三千米外,一片璀璨如海的灵光爆发,万龙囚巢,云中探爪,剧烈的灵气冲击波撕裂虚空,她没有半点停顿,身形如电,一闪金色大门第三次打开面前。 惊龙指落下的地点和她出现的地方完全不相干,相隔甚远。但……她根本没有一丝掉以轻心,这是只有同等级高手才能看得出来的玄机。她具有空间神则,几乎无法击中,所以……对方的攻击从来没有在她前后左右,而是她消失之前身形最方便挪移的方向。 预读! 换了其他稚嫩的空间神则拥有者,出现的瞬间,迎接他们的不是光芒大道,而是万龙压顶。所以,她也在预读。预读对方的预读。 就看谁能猜中对方的心思。 “可怕的洞察力。”她的身形再度消失:“十三。” “吼!!”领域之外,看不到内部此起彼落的大爆炸,和那一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白色身影。炎王孙此刻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疯狂叫着再次扑了上来。身上一道道黑色的灵气喷涌,一枚枚诡异非常的符箓悄无声息爬满全身。 “敢拦我……”它眼睛完全红了,抬起巨大的拳头轰然砸下,顿时,无数的黑色魔气从落拳处溃散,这片空间都在瑟瑟发抖。 它感觉自己不应该被排除在外,虽然灵智已经几近消失,但是它还有冥冥中的意志。 这是至强者的舞台,自己应该在那里。然后踩着这两个人的头颅,笑傲天下。 “看到了吗?我很强……很强!嘶嘶嘶!”它仰天尖叫中,又是一拳落下,但就在此刻,忽然尾部传来一阵剧痛。 忘尘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嘴里全是血,手中颤抖的一柄短刀法宝,正深深刺进它的尾巴。 “啊……原来是你这条蛆虫。”炎王孙转过头,巨大的舌头舔着嘴巴:“本来想在你师傅面前折断你的四肢,让你看看他不顾你死活,抛弃你的丑陋面貌,但是你好像不想给我这个机会啊……嘶嘶……” 忘尘含血冷笑:“你……以为……师尊会是你这样的人?” “那更好……嘶嘶……”炎王孙将忘尘卷到面前:“他要救你,我就毁了他经脉,让那条可恶的蛆虫永远陷入万劫不复……嘶嘶嘶!” “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话音未落,它的身躯中出现一张巨大的嘴,朝着忘尘就要一口吞下。 “敢伤我的身体,这就是罪,你这种蝼蚁永远无法赎清的罪!” 忘尘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对方灵力压他一个大境界,又是如此诡异的身体,他已经逃无可逃。但……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炎王孙猛然爆发出一声痛呼,预料中的剧痛并未传来,忘尘猛然睁开眼,眼中跳动着活下去的欲望。 一柄长枪,化为流光飞至,已经将它完全刺穿! 剧痛攻心,它仰天长啸,就在此刻,一柄黑刀从天而降,将它巨大的尾巴斩为两节。忘尘脚下出现一朵青莲,将他缓缓移动到远方。 “蝼蚁!!”炎王孙带着撕心裂肺的长啸,一把拔出身体中的长枪,肉体飞快愈合,死死盯着远方的修士:“你找死!!” “躲开!”欧方宇手中一紧,鳞甲黑马震天嘶吼,随即,全速朝着炎王孙冲来。 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两秒过后,他已经如同穿梭于流光,周围全都是光华的虚影,金色长枪在地面拖拽出长长的火痕,随着一声凤鸣,身后烈日化作一只火凤,长枪如龙,直取炎王孙头颅。 “你也敢和我动手……”炎王孙全身颤抖,一声剧烈的咆哮,周围地面齐齐震动:“看不起我的……都去死吧!!” 轰隆隆……领域之外的震动声惊天动地,领域之内,已经翻江倒海,苏星瑶一次次地躲过惊龙指的大范围攻击,无数的虚空破灭又生长,整个领域中已经宛如地狱。 “零。”苏星瑶最后一次出现,红唇平静张开,下一秒,无穷紫光遮云蔽日,七层地狱层层浮现,搅动万里风云。 “吼!!!”一张张紫色灵气构筑的面孔,层层叠叠,堆叠为通天光柱,仙与魔的组合,人间与地狱同时绽放。 身形雪白的苏星瑶在其中爆发出万道白光,三千秀发飞扬,八部修罗守护,明明是地狱极乐,在她冷若冰霜,贵不可攀的面容下,居然出现了一种凛凛魔神之威。 欲望符箓,完全打开。 “如果说这是你的神国,你就是这里的神。但……神,也有弱点。”紫光如潮中,苏星瑶缓缓抬起手:“以我们现在的境界,操控符箓最多十六七秒。我的判断……是十五秒。” 随着她这一句话落下,无尽灵气轰然爆发,席卷万米,一只只紫色的眼睛布满天际。爆射出无穷华光,看破苍茫虚空。下一秒,终于有一个地方,虚空悄无声息地扭曲,一道道青黑色灵气白洞一样朝外喷射。就在灵光飘散的一刹那,剑出如龙,寒星如坠,一点寒光洒满整个黑夜,明月初升,光耀万里。 快,准,狠,这无名一剑,硬生生斩出了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的气魄。 有进无退。 他比苏星瑶更加清楚,十五秒,自己早就知道了吞噬自身的极限,然后十分钟的调息期。 这十分钟,属于自己的强势期已经过去,对方的巅峰即将到来,元婴期符箓持有者的战斗方式就是长跑,冲刺,积蓄,再冲刺的轮回。比的是毅力,实力,双方都手持天下至宝。奇招底牌已经失去了作用,拼的就是谁能熬到最后一口气。 急湍甚箭,猛浪若奔。人未到,剑先来,苏星瑶如何看不出他的想法,她的空间神则躲过这一击毫无问题,拖过十分钟也不难,但是,躲了一次,她相信对方绝不会给她喘息的时间。 现在是她的巅峰!如何可退? 寒芒如电,追星赶月,面对这堪称宗师的一剑,她不进不退,身处剑威之下,竟然飞快结印,随着她每一个动作,天空中紫色眼睛就打开一分。越来越快,打开越来越多!不过零点几秒,她双手几乎快成幻影。 一瞬间结出上百法印。 可怕的速度,更可怕的是……如此复杂的法印,她的反击必定排山倒海,天崩地陷。 轰隆隆……随着每一只眼睛的打开,虚空震颤,一股难以言喻的灵气冲入心中,越来越浓郁,徐阳逸身形快似闪电,却仍然来不及。 相距还有三百米……他目光豁然一闪屈指一弹,鱼肠化作一道黑光破云斩浪,两侧虚空层层破碎,仿佛摩西的分水杖。射出百米,速度陡增,苍老的器灵虚影身化长虹御剑而行,身影缥缈若天边流云,仙风道骨似剑道真仙。就在它身后,万龙齐啸,惊龙指悍然击出。 前有一剑开天,后有白龙出海,剑气破空之中,苏星瑶悬浮一侧的紫剑一声轻鸣。剑舞琼花,漫天落英,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住了这惊天一剑。 叮……若洪钟大吕声响,黑光骤然被紫色光幕拦住,然而,徐阳逸实力何其强大,不等器灵松气,身后惊龙指瞬息便至,白龙云中探爪,朝着鱼肠狠狠摁下。 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扑哧!一道血箭飞起,两道神通的加持,鱼肠速度暴增,直刺入苏星瑶灵气禁区,穿破肩胛而过。 与此同时,苏星瑶双手终于停下,她根本没有看肩膀的鱼肠,瞳孔中只有一道天外飞仙的身形直扑她而来,黑色衣袍猎猎,身若游龙,右手膨胀为巨兽之爪,所过之处虚空玻璃一样化为齑粉,空中被拖出五道炽热痕迹,凶威滔天。 惊龙手。 一瞬间,两人炽热的瞳孔中只映照出彼此的声音,也只能看到彼此,清晰无方。 万丈紫光中,她深吸一口气:“眼不观。” “刷!”四面八方的虚空,泛起点点波纹,紧接着,这片空间仿佛被煮沸,所有紫色眼睛齐齐睁开。面前二十米的惊龙手寸寸崩溃,露出包裹在灵气里,一指飞仙的黑色身影。 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停止,下一秒,徐阳逸双眼猛然一黑,突如起来的黑暗让他立刻作出了本能反映,灵识潮水一样冲了出去,然而…… 还是看不见! 甚至……和鱼肠的灵识联系都切断了,幸好,对方是灵宝,若无灵宝的修士此刻就已经判定死刑! 与此同时,鱼肠一声大吼:“躲开!!”这种突如其来的极度不适应中,他反映极快,咬牙飞退百米,但刚过百米,一股宏伟巨力猛然降临到他身上,杀伤力被吞噬符箓完全吞噬,但巨大的震动,直透五脏六腑,让他一声闷哼之后,脸色泛红。 好强大的力量…… 苏星瑶肉身之力,居然如此之强! 是……吞噬符箓可以让一切灵气的“杀伤力”消失在体表,只有薄薄一毫米覆盖躯体,却咫尺天涯。但,力是相互的,吞噬符箓如同无敌铠甲,挡下了杀伤力,却不能挡下震力。 能量守恒定律。 这,是杀死吞噬符箓持有者的唯一方法。而苏星瑶,正在这么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