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胜负手(一) - 最强妖孽

第1100章:胜负手(一)

轰!!不等他多想一秒,下一拳轰然而至,拳风未到,一片炙热的火浪疯狂包围了他的全身,每一道都带着一股极强的力量,他就像浪尖上的小舟,被几重巨浪轮番砸下。 所谓防御,比如对方一拳袭来,打向咽喉,必定是手去防御,这是一个“看到”“判断”“反映”的过程,将力量凝聚到某个部位挡下一击,越是顶尖修士,斗法应验越丰富,反映越快。 而现在所有关于“看”的功能全部被剥夺,直接跳过这一步,他连对方的灵力打向哪里都不知道。只能全身作出防御。 就在他灵力刚刚调集的一瞬间,脑海中一片突如其来的模糊,一股毫无道理的悲痛从心头蔓延开来。 那是他藏在角落最深处的记忆。地球时代,他甚至不知道修行为何物的年代,八岁,正是小学的时候。 周围高楼大厦,他无知无觉地往回头。 不知道是这种穿梭数百年,回首成惘然的悲痛,还是即将面对的场景,他的心陡然狂跳起来。 太清楚这是什么了……这是他记忆的禁区,永远不想被人触碰的画面。如今,被人剖开心脏,血淋林呈现在眼前。 “不……”他的嘴唇有些微颤,即便是他心硬如铁,这珍藏心中的一幕也让他感觉心灵颤栗。 他想停下这突如其来的想象,但是根本无法做到。 “吞噬符箓有一种东西不能吞噬,那就是来源于内心的感情。”“七情六欲,生物本能,无相无形。” 苏星瑶的话再一次浮现,闪电一样划过,却记忆深刻,他牙齿磨得咔咔响,看到记忆中的自己哼着不着调的歌曲上了楼,看到那个幼稚的自己打开了门,然后……看到了一只巨大的乌鸦,还有满屋子残肢血腥。 “停下!!!!”他仰天悲呼,再一次……无论多少次,重温这一幕他都受不了。这一声是如此悲切,以至于鱼肠大喊让他躲开防御的声音,都被淹没。 轰!!背后传来一阵从未有过的剧痛,可以说,他来到七界之后从未受过这种伤,骨头咔咔乱响,苏星瑶恐怖巨力直透五脏六腑,在他身后,一道赤色的身影已经钉子一样钉进了他的肌肤,入肉一寸,鲜血根本不容拒绝地流了出来。 “生、死、耳、目、口、鼻谓之六欲,可惜我还无法定生死鼻,不过,封了你耳口目,以现在的我,你根本毫无希望。”苏星瑶的神色终于急促了一分,这是自己的巅峰,自己不可能败!虽然自己拿到欲望符箓才十几分钟,但是……她有这个信心。 她的身影已经带上了重音,男女莫辨,仿佛已经不是她的声音:“让我所有底牌出尽杀了你,你应该荣幸。” 最后一个字落下,她头上倏然拱起两只角,浑身皮肤化为黑色,一道道火焰的痕迹从七窍中汹涌而出,两面残破的恶魔翼轰然从背后长出。漫天魔气飞溅,气吞八荒。 万道火焰魔气构成的洪流之中,一道纤细玲珑的身躯缓缓出现,除了头上的两只角,全身火焰,一条倒钩形的尾巴,和常人毫无差异,但每走出一步,周围虚空都在震颤,然后从可怖的裂痕中喷出汹涌的地狱之火。 魅魔之躯,真魔之体。 地狱的火焰女神,君临世界。 每一位恶魔,都和妖物一般,体修极其强大,而魅魔,最善玩弄感情,同时拥有极强的肉体,也正因为此,再加上徐阳逸刚才心神失守,吞噬符箓没有防护,这才让她一拳打入体内。 “就算如此……也才打进一寸……”她深吸了一口气,满是火焰的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十几万年……你还是第一个让我如此忌惮之人……即便当日真武仙界天骄如云,妖孽如雨,也没有一个赶得上你。” “能斩杀你,亦是我的荣幸。” 她轻轻蹲下身躯,下一秒,一声剧烈的音爆之声,原地虚空片片碎裂,一道赤色的箭矢带着漫天火焰,凤凰涅盘笑傲天际,恶魔翼带起漫天烈焰,每一块纤细的肌肉都绷紧到一个优美而致命的弧度,一拳挥出。 轰!!拳出如龙,看不到影像,只能听到拉起的无数音爆。一拳,徐阳逸毫无防护的灵气护罩轰然炸裂,狠狠打在宽阔的背心上。 狂风吹动她火焰的头发,她沉声道:“仙法,天道之七,洪荒戟。” 一拳黑色灵气和青黑色灵气同时绽放,随后是无穷火浪吹的整个杀生领域狂颤不已,一道赤色火焰船头徐阳逸整个身躯,带着喷薄而出的血雨,在天地间形成一道恢弘的光柱。 领域再疯狂收缩,领域主人受到重创,很难再次维持。 领域之外,猫八二同样目光灼热地看向裂隙,忽然停了下来,倒抽一口凉气看向飞快翻涌的杀生领域。 “好浓的魔气……她……她是人,却拥有了真魔之躯?她怎么做到的?!不……她真的是人?” 它金色的瞳孔竖了起来,凝神看去,却只能看到一片翻涌的人脸,喜怒哀乐汇聚其中,就是没有人的表象,也完全不是魔。 “这到底什么东西?”即便是它,都愕然了。 但下一秒,它猛然回过了头,因为……就在这一刻,那个裂隙居然跳动了一下,随后,悄无声息地开始了扩张! “魔意通神?”猫八二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肥硕的身躯急剧起伏:“要来了……要来了!它已经有些忍不住了……这个女人,是它最好的载体!变化太快了……这里的变化真的目不暇接,这女人认为就差一米没有关上裂隙没什么,随后这小子就到了。” “他们根本没有空管裂隙了……一个被地狱诱惑的堕落者,一个欲望的聚合体……它终于忍不住了!” “轰!!”它全身都在发抖,不知道是惧怕,是期待,还是浓烈的战意,一爪踏出,背后残破的恶魔翼开始飞快融化,最后称为一滩血水,而一只粗壮的青色胳膊,从恶魔翼的地方长出。 苍凉,布满伤痕,古朴,刻划着无数青色的符箓,一柄鬼头大斧,被这只手握在手中,一股难掩的血气,魔气,以它为基点疯狂旋转。 没有爆裂为冲击波,它不敢引起任何裂隙那一边的注意,它用一种现场无人可以想象的手法,激发了自己的全部灵力,同时凝聚为一点。 它周围十米,地面都开始碎裂。 “来吧……”猫八二的牙齿都磨得咔咔响:“几万年了……当年我不屈服于天庭,如今……怎可屈服于你这个其他派系的雅威!!”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炎王孙怒吼连连,拳落如雨,对面的欧方宇长枪已经弯曲,全身铠甲破碎,嘴角流出大量鲜血,头发都散了。 “蝼蚁……蝼蚁!!”炎王孙仰天咆哮:“就凭你们……和那个领域中的奔雷,蛆虫……都是蛆虫!!” “死!!”它一拳落下,这一拳已经带上了无数烈焰,身形快死闪电,欧方宇提枪一档,顿时,这柄灵宝都发出难以承受的哀鸣。那位器灵童子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全身无数灵气已经化为雾状,朝着天空升起。 要死在这里了么? 欧方宇死死咬着牙,长枪仿佛随时都会破碎,然后就是他重伤倒地。 差距太大了……就算炎王孙身边还有无数法宝飞射,但忘尘的境界对此刻的炎王孙挠痒都算不上,对方除了一缕灵智已经成为真魔,他感觉经脉都有些裂开了。 然而,就在此刻,炎王孙忽然爆发出一声惨叫,飞退数百米,愣了三秒后,极其恐惧地抱住了头。 欧方宇深吸了一口气,立刻暴退千米,颤抖着掏出丹药服下,疑惑地看着炎王孙。 对方仿佛在恐惧什么,开始还是抱着头低语,数秒后,已经变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 “来了……” “它来了!它真的来了!!” “不……别看我……我不想死……我不认识你!我不要成为你的通道!!” 最后一个字,它已经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随着这句话落下,它身体中的眼睛陡然睁开,一道黑色的竖瞳横在中心,爆发出万道黑芒。 这里发生的一切,领域中完全不知道。 轰隆隆……剧烈的光柱刺透徐阳逸整个躯体,随着层层爆破,徐阳逸身躯直接被数百米,背后衣服完全炸裂,一个巨大的血洞,甚至深可见骨,已经出现在血肉模糊的背部。 苏星瑶站在下方,她忽然感觉到,随着徐阳逸被击飞,空中有一些液体落下。 温热,却不是血。 “泪?”苏星瑶伸出手指,神色淡然:“居然能让你这样的男人落泪?” 她缓缓抬起手,对准远方的徐阳逸,天空中无数眼睛,瞳孔全部钉到了他身上,苏星瑶缓缓道:“舌不语。” 刷刷刷!紫海翻腾,光滑璀璨,极乐和悲苦共舞,愤怒与欢愉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