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胜负手(二) - 最强妖孽

第1101章:胜负手(二)

/p> 紫光万道,照耀天穹,然而,徐阳逸感觉不到了……背后传来刻骨剧痛,这一片的经脉已经被打裂了,但是他心中只有一种无边的悲凉,压过了所有,甚至身体的剧痛。明知道这是欲望符箓所致,却根本无法逆转。 身体上的痛,远不及心头的痛。自己最珍贵的画面被别人看到,心中先是悲伤,紧接着,一种难以遏制的暴怒倏然冲上头顶。 杀了她! 竟然敢觊觎自己的记忆! 杀无赦! 直飞上天空的他,强忍着剧痛豁然转身,全身灵气猛然爆发,这股愤怒太过狂野,甚至让他握剑的手都在颤抖。 “别中计!!”鱼肠在一旁大喝:“这是欲望符箓所致!抱元守一,心无旁骛,你……” “滚!!”还没说完,一道灵气横扫过来,鱼肠一愣,立刻闪开。 这是第一次,徐阳逸对鱼肠动手…… 鱼肠没有恼怒,七情六欲对器灵没有作用,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局面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悲伤,让徐阳逸刚才几乎生出一死之心,愤怒,让他根本乱了方寸,欲望符箓太过诡异,于无声中起,于无形中落,它甚至不敢想,当苏星瑶境界高了之后,整整一界的人,都只能是她的俘虏。 这就是以一界所有生命血祭为代价,用他们临终之刻欲望完全爆发为引线打造的星河至宝。 就是这样的至宝,再加上真魔之躯,再加上真武百解仙法,这都没有杀死徐阳逸。然而,如果再这样下去,和死没有区别! 就在此刻,天边红芒万道,黑光如霞,黑色的魔气和地狱的烈焰海天一色,一个赤红的娇躯凤翼天翔,恶魔翼张开,魔神降临一般朝着徐阳逸杀来。 苏星瑶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炙热,杀意却足以让烈焰冰冷。无声,却带着必杀的浓烈意志。 能将这种男人斩杀,即便是她,都感觉心中无上的成就感。 这些成就感在酝酿,在堆叠,当这个男人倒下的瞬间,将会化作狂潮爆发。 “修行的路,就是如此。”她深吸了一口气,全身烈焰更甚:“下辈子,别做修士。” 忽然,她的瞳孔倏然尖锐,就在她前方,一片恐怖之极的恢弘灵力陡然爆发! 强,极致的强势!夹杂着无边暴虐!这片灵力的扭曲风暴来至于徐阳逸,但是,她根本没有看轻对方如何出手。 “贱人。”灵气风暴的中心,徐阳逸的声音好似神灵降临,黄钟大吕响彻天地。狂风肆虐中,他被封印的双眼平视虚空,根本没有防御,狂怒之下的人根本想不到其他,也没有神通,因为狂怒之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杀了对方。 “你该死。”他说的非常平静,却让人感觉道如同暴风雨前的海面。这是愤怒到语言都几乎消失,只能用最简单的心态来表达。 三个字,杀意万钧。话音刚落,随着一声怒吼,惊龙手轰然挥出,全力出击,没有考虑一点收招时间,没有考虑一分打不中怎么办,脑海中只有一片火焰在燃烧,烧的他想不到别的。 杀。 杀尽天下! 杀了那个该死的女人! 没有神通的增幅,只是灵力的完全爆发。周围虚空层层破碎,威力之大,冲击波吹动巨树的树冠都在嗡鸣,何止几万米……已经逼近十万米尊圣大限!苏星瑶目光一闪,暴退千米开外,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 “这就是他完全爆发的真正实力?”她没有上前,这一招范围杀伤,毫无敌我,谁去谁死:“简直是……怪物……” 她抿了抿嘴,踏前一步,目光带着冰冷的杀意看向被彻底一招撕烂的虚空,灵气的乱流,暴风的王国:“但,欲望符箓能将人心中的某种欲望放大数十上百倍,最坚固的堡垒,永远从内部攻破。” 她不相信人狂怒之下会永远如此。随着怒意攻心,时间推移,接下来就会漏洞百出,那时候,她会用最优雅的一剑抹过对方的咽喉……就在这时,她目光忽然闪了闪,愣了一秒,倒抽一口凉气之后毫不犹豫冲了过去! 惊龙手带起漫天光的海洋,谁敢进入,谁就会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但偏偏……一道黑光居然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 天外飞仙! 鱼肠。 一股极其不详的预感出现在她的心中,她很清楚,无论任何七情,只要有一件事在一瞬间,哪怕零点一秒压过了这种情绪,这个完美循环就会被打破。 “停下。”身形快似奔雷,她目光无比凝重,这是自己巅峰时期中的最高峰,眼看这个可怕的男人就要永远消失,她不允许任何人打搅! “我承诺,你若停下,我待你如至宝,不需你认主。甚至……以我的见识,我有升级你器具的方法!” 但,没有回答。 一剑流光,两人一前一后,追星赶月。在进入徐阳逸神通万米之内,鱼肠闷哼一声,此刻完全感觉到这位持有者实力何等恐怖,这才是完全爆发……不计后果地爆发,没有修士会这么做的……除非是现在这样,怒发冲冠。 卡卡卡……整把黑剑已经飞快颤抖了起来,如同十二级台风的灵气大爆炸,这还是边缘……不过它没有停,因为它已经看到了。就在它身后,一道赤红色的流火闪电一样冲了过来,比它速度更快。 狂暴的灵气卷起无边风暴,击打在苏星瑶身上,火焰闪烁,恶魔翼刷刷颤抖。对方同样不好受,但……对方也没停! 生死时速,无人可停。 欲望符箓挑动了徐阳逸所有的怒火,让他此刻完全失去意识,只剩下一个想法,就是发泄。同时,灵识,眼睛被封锁,他已经完全狂化,处于暴走的边缘,毫无怜悯,范围杀伤,根本没有彼此。 对它,对苏星瑶,都是一样。 每一招都是全力轰炸,苏星瑶就算是真魔之躯地苦不堪言。 兹拉……她的翅膀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速度丝毫未减,再次开口道:“停下,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保证,如果你再进百米,我会放弃我之前的想法,将你抽魂炼魄,成为凡品。” “呵呵呵……”前面灵气风暴更加恐怖,鱼肠虚影出现,在这种风暴中如同要飞升而去,御剑而行,而器灵的模样,居然从苍老,缓缓变为年轻。 燃烧寿元! 苏星瑶瞳孔缩了缩,不只是修士可以,器灵同样可以,确切地说,器灵是在燃烧它的载体。 每一个器灵都有一个载体,器灵器灵,器具之灵,载体一旦毁灭,器灵烟消云散。她想不通,这把剑好像才跟了对方百年,为什么舍得为对方燃烧自己? 狂怒中的人对敌意相当敏感,所以,两人都死死压抑着灵气,她还好,而鱼肠仅仅是器灵,一把灵宝没有灵气保护,要进入这样恐怖的风暴中心,还能剩下几层威力? “为什么?”鱼肠速度丝毫不慢,燃烧寿元之后几乎和苏星瑶持平。苏星瑶强压心中无比的焦灼,沉声道。 “像你这样没有感情的人,是不会懂的……”鱼肠头也不回地回答。这一刻,从满头乌发的中年,化为青年!燃烧更加猛烈,而它的速度,也真正达到了一剑飞仙。 越来越深入,随着咔擦一声,鱼肠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痕。 在它前方,就是暴风眼的中心,他已经看到一道黑色人影疯狂出手,四面八方虚空久久不能愈合,万物成灰,似暴虐的魔神。 “神志虽已乱,望景记从前,难再忆双飞燕,叹春梦太短……”鱼肠深深看了一眼后方的苏星瑶,哈哈大笑,轰然冲去。 苏星瑶目光陡然尖锐,死死咬着牙,犹豫了一秒,深吸一口气,一扇白金大门打开。 鱼肠敢这么做,一定是有必定能唤醒徐阳逸的方法。 但是……灵智刚刚回神的一刹那,永远是人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就算重伤,换你一条命……值得。” 既然不能阻挡,那就倾力一搏。 白金大门打开合拢,她和鱼肠几乎是同时出现在徐阳逸身边。不过百米距离,苏星瑶全身灵力轰然爆发!周围空间飞快扭曲,双手结出一个诡异的印诀。 “灭人伦。” 轰!!紫色光华铺天盖地,突如其来的杀意,让暴走边缘的徐阳逸猛然回头,一声怒吼,毫不犹豫一拳轰出。 就在这一瞬间,鱼肠的青年器灵深深看着徐阳逸,死死咬着牙,闭上眼,一剑刺下。 直透左手,鲜血漫天都是。 徐阳逸猛然抬起头,张大了嘴。他现在没有半点防御,只要来到风暴的中心,他就是凡人,这股剧痛让他头脑瞬间清醒,将他的心拉回了这个世界。 思维完全回到了大脑,一背冷汗,心中只有四个字:我怎么了? 就在同时,脑海中倏然警钟大鸣,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传来,没有半分犹豫,条件反射地,魂守长河蔓延,死死护住体外,暴虐的灵气完全收回。下一秒,魂守明显接触到了什么,但是根本无法阻拦对方的冲入。 眼看不见,灵识感觉不到,徐阳逸脑海中刹那间冷却下来。立刻调动吞噬符箓,打算护卫全身。 但刚刚一调动,一股难言的剧痛就从四肢百骸传来。 经脉生痛,那不是胀痛,而是脱力,干涸的剧痛,仿佛刚才自己不计较身躯滥用了灵力一样,背后两处重伤,剧痛入骨。 而吞噬符箓动了动,却根本无法覆盖身躯。魂守减缓的东西距离他已经不足十米!那恢弘的灵气,不详的魔气,炙热的烈焰,让身体的毛发都卷曲起来。 怎么办? $$$$$$$$$$$$$$$$$ 不好意思,晚了一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