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胜负手(三) - 最强妖孽

第1102章:胜负手(三)

在这命悬一线的零点几秒中,徐阳逸没有放弃。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挡住?再调动灵气已经来不及了!这一招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必杀之意,吞噬符箓他做过试验,只能使用在自身身上。 “自身?”他目光豁然一亮,生死危机之中大多人都有急智闪现,毫不犹豫地,他的灵力源源不绝朝着符箓涌去。下一秒,一道璀璨紫光,蔓延整个天际,将他彻底吞没。 “呵……”苏星瑶心脏狂跳,手微微颤抖,这一招,对她负担同样巨大。但错过刚才的机会,下一次就太难了,欲望符箓并非正面搏斗的符箓,根本不能像吞噬符箓一样可攻可守。这是欲望符箓记录中唯一的一招杀招,也是最强一招。 灭绝人伦,断七情六欲,只要击中,对方就是彻底的木头人,没有思想,完全化为无情者。 谁都不例外。 刚才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他根本没有调动灵力的可能。而她也计算过,对方的吞噬符箓绝对无法覆盖全身,毕竟,刚才他发狂一样滥用灵力,再加上身受重伤,能覆盖一半都不错。 紫光徐徐散去,她没有放松,目光死死盯着紫潮的中心,越来越稀薄……忽然,她的瞳孔轻轻一跳。 一道黑色身影,鲜血染红了衣襟,衣服几乎破损,但……还站在那里! 没有半点转化的迹象! 一条金色长河围绕左右,明明是方圆百米的魂守,此刻却只如同一根绸带。 “怎么可能?”她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 …………………………………………………………… “不……不!不!!”炎王孙已经完全趴在了地上,浑身颤抖,无穷魔气从身上爆发,欧方宇死死咬着牙,一面金色光盾,一人大小,飞舞前方。 不详……太过不详了!对方身上爆发出的黑色灵气在它周围形成一个方圆五十米的黑色空间,一只只血红的眼睛紧闭着,出现在黑洞一样的空间中。 那是他从未感觉过的邪恶,仿佛世间一切的邪恶汇聚,也及不上它万分之一。 苍凉,古老,一种久远的恐怖感从对方身上蔓延出来,它趴着的地下,一个巨大的黑色符箓,正在若有若无的呈现。 忘尘就在欧方宇身边,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这,这到底什么东?” “不知道……”欧方宇握着长枪的手微微发抖,滑得厉害,吞了口唾沫,硬生生握紧,深吸一口气,一步冲了上去。 长枪如龙,金光熠熠,直刺炎王孙头顶。 不管它是什么,死了就一切消失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不可放过! 就在枪即将刺到头顶的一瞬间,当的一声,一只巨斧忽然挡开了长枪,一个黑白相间的身影迈着悠闲的步伐,死死拦在炎王孙之前。 “你要做什么?!”忘尘当然知道这不是猫八二,厉声道。 “你们才是要做什么?”猫八二身躯急剧起伏着,仿佛强压兴奋:“这一幕应该被史书铭记……给本王在一边好好看着,别来打岔!” “否则……本王就将你们就地格杀!” “就凭你?”欧方宇倒退十米,喘着气道。 “就凭我。”猫八二目光眯了起来:“趁着我没发怒之前,赶紧滚开,在这里,就算依我现在的形态,除了那两个人,你们绝非我的对手。” 说完,它没有管两人,深深看着颤抖的炎王孙,舔了舔嘴唇:“魔意通道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如此谨慎,一旦这边被打断立刻逃离,玛门……身为一位雅威,你不觉得太过丢脸了么?” “来吧……我等了你数万年……不在乎多等这一刻……” 外面的一切,领域之中无人可知。尽管领域因为徐阳逸重伤已经收缩到了五百米大小。领域内外,两个世界,两幕大戏。 魂守如同绸带,飞舞徐阳逸周围,将他团团防护,而他一言不发地捂着手臂。 舌不语,眼不观,他无法说话,也看不到。但是,他立刻就认出了,自己左臂上的剑是鱼肠。 握了无数次,看了无数次,太清晰了。 “谢谢……”他的嘴唇张了张,无声说道。 “我可以不杀你,只要你交出符箓,在交出本命灵魂,奉我为主,永远在我之下,我可以永远不杀你。”苏星瑶的声音捉摸不定地传来。 “啊……忘记了,你似乎无法说话,也无法看到。”她淡淡道:“下一个十分钟,只剩一分钟,你的状态根本无法在调动吞噬符箓,你的巅峰,预计在八分钟后。不过,你如果不答应,就永远等不到了。” 徐阳逸没有开口,嘴角已经扬起一抹嘲弄的微笑。 就算封禁他的五感,也无人可让他臣服。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可能臣服于谁。我们是一样的人……”她忽然有些感慨,看了看四周虚空,甚至有些伤感地开口:“我们七个……都是一样的……”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我们不会臣服于任何人,所以,我也就随口问问。” 这不是废话,满是血腥的争分夺秒,每一句话都有它存在的意义。苏星瑶在等,等她下一个巅峰到来之时,绝对的把握斩杀徐阳逸。 她不要可能,对这种对手,只能要“绝对,”也只能有“绝对。” 只有在最恰当的时机,最恰当的地点出手,才能把握这个绝对,即便徐阳逸现在身受重伤,她也从未看轻对方分毫。 所以,她宁愿等。 徐阳逸无声笑了,默默抬起右手,对着她比了个中指。 “挑衅毫无意义。”苏星瑶丝毫不为所动:“我只需要安静等待一百八十秒,就是你的死期。” 徐阳逸冷笑着收回手,不能说话,还真是不爽啊…… 就这么做吧…… 不知道有什么后果,不知道可不可行,但是……这应该是最后的办法了。 希望以前的知识没骗我…… 苏星瑶愕然看着,徐阳逸指尖凝聚出一个黑色的符箓,然后……没入了自己的大脑! 下一秒,徐阳逸猛然抱着头,发出一声无声的呐喊。 眼中全是血丝,甚至七窍中都流出血丝来,一只手死死摁着额头,大张着嘴,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你疯了么?”苏星瑶愣了一秒,就平静说道:“你无法毁坏符箓,它自天地而生,即便太虚也做不到,独步都不行。”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惜,没用。” “时间到。” 轰!!万丈紫光平地而起,亿万人脸虚影中,苏星瑶傲立虚空,这一刻真正来到,她才觉得……居然有一丝寂寞。 “世界会因为少了你而失色。”她轻轻叹了口气,全身光华大放,无穷无尽的紫色符箓冲天而起。 “却不会因为少了谁后就不再是世界。” 无穷无尽,银铃般的笑声飘荡空中。 喜。 极乐之喜。 这是她的怜悯,让徐阳逸在喜悦中死去。对方不知道做了什么,此刻已经抱住头部,无声痛呼。 “大悲大怒之后的大喜,也算安乐死吧……”她收回目光,心神沉定,一拳只剩残影,直刺徐阳逸心脏。 看不到影子。 只能听到音爆。 感觉不到灵力。 因为已经在指尖凝为一点。 刷!拳若奔雷,血花四溅。 她的眼睛倏然张大,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徐阳逸,因为……对方……居然抓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指已经刺破胸膛一厘米,甚至能感觉到肌肉下方勃勃跳动的心脏,然而,再也无法寸进! “这……怎么可能?”她倒抽了一口凉气,现在,对方灵识,眼睛全被封印,根本不可能看到她的出手! 紧接着,就看到了对方的眼睛。 血红,困兽。 不是形容,而是真正充盈了血迹。他抓住她的那只手,都在微微颤抖,青筋迸现,仿佛用尽了全力,然而,还是抓住了。 “哈……哈……”徐阳逸颤抖着,根本没有看她,眼睛都因为某种剧痛眯起,一滴滴冷汗让对方头发都湿了。随后,一股带着剧痛的爆发拳风,直冲她的右肋。 暴走的边缘。 用尽全力,也不留余力。剧痛让他毫无保留。 变生肘腋,右手被抓住,根本无法防御,危急之下,她全部灵气移动到了右肋,但几乎就在同时,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她清晰听到了数声骨折的声音,带着不敢相信的目光,吐着血倒飞数百米。 “你……摆脱了欲望符箓?”她尽管吐着血,仍然死死盯着徐阳逸,仿佛没有感觉一般问道。 “奇……怪……吗?”徐阳逸嘴唇颤抖着,艰难地开口。苏星瑶重伤之下,五感封印已经开始削弱。 刚才一拳,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重。 “啊!!!!”他仰头怒吼,胸口血流如注,半身黑色的衣衫已经被染红,然而却疯了一样,根本顾不得其他疼痛,仿佛被逼疯的狮子,要宣泄,要咆哮,要撕扯,这一声震荡空间,紧接着……空间爆裂,人影已经化为一道闪电冲上。 和之前的暴怒一样,不计后果的爆发,虎出深山,龙气大海,这一拳,仅仅是气势,就万人退避。 万战自称不提刃,生来双眼篾群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