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地涌金莲(一) - 最强妖孽

第11章:地涌金莲(一)

他一跃跳起了数米高,然而就在旧力将近之时,双臂如同白鹤亮翅一般,齐齐展开,顺后猛然向下一按,竟然再次拔高数米! “啾!”一声鹤鸣,音同实质,响彻全场! “咔!”下一秒,徐阳逸的手猛然抓上了对方乌黑发亮的鳞甲,而随着这一抓,一阵腥臭的血雨,凌空洒下! 看似钢铁一般的鳞甲,竟然被徒手撕裂!碎裂的鳞片伴随着喷涌而出的鲜血,如同雨花洒下! “兹!!”惊天动地的长鸣,一圈无形的音浪震得地面沙尘起飞!如同刮起了一场小型的沙尘暴! 徐阳逸的双手,此刻已经青筋毕露,五指仿佛五根兽爪!只要碰到,立刻皮开肉绽!他就像一个小型的钻探机,在巨蛇身上一路冲上! “往上二十米,就是它的七寸。”耳机中,猫八二的声音继续传来:“它的灵气就是在那里变化!同时也是蛇目妖怪的心脏所在!” 徐阳逸充耳不闻,此刻的他,如同奔跑在蛇背上的老虎,一爪,一脚,全都撕裂出一个个不小的伤口,而他,顺着这些伤口,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二十米之外! “刺!”就在这时,蛇背上,一根雪白的骨刺倏然冲出,带着漫天血液,刺穿了他的手臂! 对方也拼命了! 显然,它所剩不多的灵智告诉它,这个人,绝对有力量打破它的防御,它庞大的身形带来的巨大力量此刻毫无用处,对方会如同马蜂一样狠狠在它的要害上凿出一个大洞! 生死,就在这二十米!徐阳逸要冲过去,一击毙敌,对方,无论如何也要在这二十米之内让他滚下去! “嗤……嗤嗤嗤嗤嗤!”无数刺破皮肉的响声,伴随着巨蛇的怒吼,响彻这片天地,这二十米,无数大大小小的骨刺,刺破巨蛇皮肉长出,让它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刺猬!也将这二十米变为一条血染的荆棘之路! 这是它的骨头,反向刺出,生死就在这二十米之内! “咔!”徐阳逸看着一秒之中满是荆棘的蛇背,对方也是相当果断,就算它神志不清,就算它身体出了不知名的大状况,但是……能作为妖族,好好地在这个人妖共存的复杂世界中活到寿终正寝,绝非泛泛之辈。 他一用力,生生扭断了那根骨刺,不退反进,速度再一次提升!如同一辆火车朝着蛇头处奔去! 骨刺仿佛活过来那样,更密集,更锋利,往前一步都是身如刀割,不断有骨刺刺入他的肌肉,大腿,手臂,他双手挡住头,嘴里喃喃说道:“九十解……” “小白脸!你疯了吗!”话音未落,对讲器里传来车里那个惊讶的声音:“百解,天道学生未毕业前唯一可以学习的神通!数字越小威力越大!我没记错的话,九十解已经是未毕业生可以学习的极限!你要用太过勉强!对身体的负担也太大!” “舍身!” 对讲器里的话,徐阳逸充耳不闻,这一刻,他全身的血管仿佛活了过来!扭曲着,在他全身交织为一幅诡异的图案! 麒麟! 麒麟舍身! 简直就像一个纹身一般! 这个图案成型的那一秒,他全身倏然爆发出一阵赤红的光芒,就像一个移动的火球,前方的骨刺荆棘,轰然破碎! “卡卡卡!”天空中,染血的骨刺雨花倾洒而下,月光下,一朵燃烧的火球,迅速冲向昂扬的巨蛇头顶,这一幕,如果有人能看到,保证所有的人都叫不出声来! “兹!”尖锐无比的嘶鸣,生死一瞬,双方的境界都不高,底牌都不多,巨蛇巨大的眼睛闪了闪,死亡的阴影迅速朝着它逼近,随着一声怒吼,它全身车轮一样翻滚了起来! “轰隆隆……”地表都在微微颤抖,仿佛正在经历一场不小的地震! 但是,仅仅三秒,它停住了。全身的鳞片,如同铠甲一样,“叮当”地抖了起来。 那是恐惧的颤抖,那是死神站立于头顶的颤抖。 一只手,人类的手,有力的手,沾满血的手,已经准确地摁在了它的七寸之上。 月光之下,徐阳逸满身骨刺,真真正正地变成了刺猬,胸口微微起伏,浑身都是鲜血,矗立在巨蛇七寸之上。 血腥味好浓……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股让他冷静的血管都要沸腾起来的灼热液体,带着腥味流进了他的喉管。 自己的血……就是这个味道啊……这是他抬起手前最后一个想法。 “九十一解……” “断龙台!” “刷!” 天地间,一道幽兰的光芒闪过,似午夜昙花,似天雷过隙。这一刻,月光,星光,齐齐为之失色,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到那一闪而逝的光芒之上。 刹那芳华。 璀璨的只有瞬间,虚幻地让人感觉不真实。 徐阳逸半蹲在地面上,左手微微颤抖,猛然间,左手动脉忽然爆裂,一股血箭从他血管中猛喷出来。 “轰!”身后,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一个房屋大小,十几米长的巨蛇上半截身躯,伴随着轰天尘埃,陨落于他的身后。 浑身的力气,潮水一般散去,每一个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过载。然而,就在这时,对讲器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小白脸!快躲开!” 就在巨蛇被一分为二的地方,一道耀目的红光,喷薄而出!仿佛黑夜中升起的太阳! “哗啦啦!”四周,一阵支离破碎的声音,徐阳逸大喊一声糟糕! 那是北斗天罡阵破碎的声音! 这道妖异的红光,直接震破了北斗天罡阵!而且直冲他而来! 很细……起码对比起巨蛇尸体是如此,大约只有一只手臂粗细,正对徐阳逸的心脏! 然而……他根本动不了! 那道红光,甚至不能说是红光。他的目光只对上了一瞬间,身体的所有力量,灵气,瞬间消失! “猫八二!”他怒吼了一声,对讲器里立刻发出一声尖叫:“明白!” 北斗天罡阵渐渐破碎的一刹那,巨蛇尸体,瞬间消失! “我艹……”徐阳逸狠狠磨了磨牙,你明白个吊! 他是让对方想办法,对方却第一时间收走了战利品! 他这句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就在此刻,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刷拉……”一朵摇曳的金色莲花,从地面徐徐生长了出来,它晶莹剔透,它毫无实质,它云烟雾缭,它仿佛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空间。 它如同空谷幽兰,美轮美奂,盛开于月华之下! 第二朵……第三朵……第……无数朵! 徐阳逸四周,顷刻被无数金莲包围!他仿佛行走在金色莲花之中的圣人! “地……地涌金莲?!”猫八二的叫声,如果说刚才还是尖叫,现在此刻已经算得上撕心裂肺:“小白脸!躲开!赶紧躲开!这东西打中你你他妈死定了!” 红色光芒映照出徐阳逸苦笑的脸。 躲? 他此刻就像被锁定了一般,走都走不动。 “碰!”下一秒,他胸口如同遭遇一击重拳!眼前一黑,一口鲜血根本控制不住地疯狂喷了出来,整个人被带飞四五米!破麻袋一样被击飞,再重重落在地上。 他没有晕过去,直到看了四五秒的月亮,才立刻跳了起来。第一时间就是摸向了自己的心脏。 入手之处,只有坚实的肌肉,竟然没有一丝伤痕! “这是……”他低头一看,顿时目光紧了紧。 胸口上,一个拳头大的黑色莲花,不知何时已经烙印在了自己胸口上。 “你……没事?”猫八二狐疑不定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 徐阳逸闭上眼,全身都感受了一下,确定地摇了摇头。 没有人说话。他和猫八二心中,都是万千疑惑萦绕。 那个东西,那道光……比他们曾经在书本上了解到的任何生物都可怕!人遇到危险第一反应是逃,那道光,却根本“拒绝”了他闪躲的“意念!” 说有光,便有了光。这更像是一种世界的“固有法则,”就像牛顿的万有引力。地球固有引力,这道光,固有让人无法躲闪的法则。 然而,被它击中,徐阳逸却毫发无伤! 胸口那朵黑色莲花,非但不妖异,反而透露出一种神秘的韵味,仿佛一个优美的纹身。 徐阳逸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现象太诡异了,没有任何道理说得通。 “吱嘎……”忽然,一阵轻轻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他如梦初醒,立刻看了过去。 目光所及,却再次让他愕然了片刻。 刚才,空无一物的石板路,草地,现在…… 已经满是莲花! 枯萎的莲花,真实不虚。绝不是刚刚凋零,而是那种已经风化,一碰就化为飞絮的枯黄色泽。 那个声音,就是有人踩上了满地枯莲的声音。 他目光闪了闪,这才想起,那道光,不仅在他胸口上烙印了一个诡异的图案,而且……更是打破了北斗天罡阵! 巨蛇的尸体作为战利品被猫八二迅速收了起来,他们看不到,但是…… 现在满目疮痍如同月球表面的巨大的窟窿呢? 突如其来的满地枯莲呢? 沉寂,死一样的沉寂。 “啪嗒……”不知道是谁的枪掉到了地上,没人会去关心,徐阳逸却看清楚了,是一个二年兵,肩膀上两道黄杠,此刻,正难以置信地看着现场,失魂落魄地说道:“我的……老天……” 之后,再没有声息。 不是他想说话,而是现场震撼地根本没人能说得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