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骄傲 - 最强妖孽

第1104章:骄傲

手扬起,猛然朝着对方心口刺入,魅魔形态的苏星瑶高高昂着头,没有一丝退缩。 然而……就在手距离苏星瑶心口只有一尺的时候,两人全都愣住了,同时睁大了眼睛。 “桀桀桀……”一个无比诡异的声音,在苏星瑶体内响起:“蝼蚁,我看上的人柱,你也想动手?” 徐阳逸的手竟然刺不下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 不见得强,但是打不破! “来吧……来我这里,见识一下地狱的真面目。提拉冈底斯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声音开始很小,接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宏伟,到了最后,竟然仿佛宇宙的低吟,让人感觉面对着宏伟的星河,无比渺小。 “这是……”苏星瑶愣了愣,紧接着,这个魅魔的身体,竟然发出一种极其恐惧的颤抖。 这不是苏星瑶的颤抖,而是身体的,植根于血脉,扎根于灵魂,无可消除。 “这……”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一瞬间,他的灵识全部在尖叫,逃!离开这里!太过危险! 一个名字,一个存在于神话中太久的名字,猛然冲上了他的脑海。 他猛然回过头,死死盯着苏星瑶:“你他妈没有关上地狱裂隙?!” “只剩一米!”苏星瑶浑身颤抖着抬起头:“然后你就来了!” 刷!整个杀生领域完全消散,这片十万米的空间,开始剧烈震颤,巨树在颤抖,无数的红花绿叶飘荡,地面在裂开,一道道漆黑色的气息,从那个只有十米大的裂隙中爆发出来。 层层叠叠,好似宇宙黑洞。 苏星瑶深深看着展开的黑洞,无穷无尽的邪恶魔气,潮水一样冲出来。 和欲望符箓同根而生,却一点都不同。欲望符箓是公正的,不偏不倚的,而这股魔气,只有杀戮,毁灭,和无边的暴虐。 “就凭你?”苏星瑶强压身体的本能恐惧,咬牙看着裂隙:“也想占据我的身体?” “这不是占据……”她身体中的声音仿佛带着地狱的烈焰,恢弘而沉重:“这是拯救。” “看,你刚才要被这个丑陋的下等生物杀死,是我拯救了你。你再看看你的躯体,多么的完美,魅魔是提拉冈底斯顶尖的种族,身为人类,你转化为恶魔,这是我的恩赐,凡人!” “世间往往对恶魔有些误解,比如,把降临称为占据,有太多的位面,他们的守护神同样有降临术,但又怎么能叫做占据?只不过一时的借用而已。” 它的声音很古怪,明明能感觉到对方是压抑着性子说的这番话,本质暴虐而贪婪,却能让人感觉到一股从心底的悸动,仿佛它说的话都是金玉良言。 “可惜啊……”苏星瑶看着徐阳逸,甚至微微一笑,玛门也笑了:“他感到可惜,我们并不可惜,是我们,不是我,也不是你,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永远在一条线。” 它没有说完,苏星瑶转过头,深深看着恶魔裂隙:“我是说,你很可惜。” “让你这样的东西占据我的躯体,太脏了。” “哪怕是一秒钟,我也无法忍受。” “滚回地狱去吧,玛门。” 话音未落,她的身躯陡然爆发出一片炽热的光华。同时,周围所有灵气疯狂扭曲起来。 徐阳逸愣了愣。抬起的手放下来。 自爆…… 元婴修士的自爆。 他没想到,苏星瑶宁愿死在他手中,发现做不到之后,即便玛门也无法让她低头。 她的刚烈,她的骄傲,就像来人间转了一圈的火凤凰,如今不是走向死亡,而是走向涅磐。 真魔之躯的标志,缓缓在她体表消失。她全身喷射出无穷紫光,一步一步走向恶魔裂隙。 “或许,如果有来生,我们再相见,不会是敌人。” 徐阳逸笑了:“和你做对手,有一次就够了。” 随着苏星瑶越走越近,她的皮肤开始如同沙子一样飘飞,已经回复到了那个一尘不染,傲然凌仙的女子。 周围的空间已经在飞快崩塌,一朵巨大的彼岸花外形,已经笼罩在她体外。无数紫色光华,飞出她的身躯,在她头顶形成一个拇指大小的朦胧符箓。 “能得到你的认同,我很开心。”苏星瑶笑了,徐阳逸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笑。 冰冷,冷清。如高山白雪,似冰山雪莲。 明明冰冷的笑容,这一刻却在恢弘的一幕下,带着一种奇异的温暖之力。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拿走它……这是困龙界三百亿修士的结晶,也是……‘它’存在的痕迹。”她毫不转头,头顶上的欲望符箓,已经距离她越来越远。 渐行渐远,却了无遗憾。 “你有资格传承它。使用它,成为欲望之主。” “好好投胎。”徐阳逸平静开口,带着一丝感慨。 苏星瑶微微一笑,举步朝前走,前方,恶魔裂隙忽然扩展到了百米大小,一个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人类……你真的要与我为敌?” “你的灵魂会被我捕捉,无论它漂浮在哪里……我会捉住它囚禁亿万年,关进魂塔,永远无法上天堂!” “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作对?即便我是分身,你也没有这个资格!” 苏星瑶神色淡漠,脚步毫不停息。 “我苏星瑶,三十筑基,七十金丹。” “一百五十荣膺元婴,两百七十年踏入尊圣。被誉为真武仙界第一奇才。” “无人可比,俯瞰往下,皆为蝼蚁。抬首向上,不过多修数百年之辈。” “空间神则,天姿卓绝,生于仙界,陨落上界。” “无人可以触碰我,就算你是雅威,也不行。” 话音未落,她终于走到了裂隙面前,全身的光华已经爆发到了最浓烈的极致,灵气不稳到下一秒就会爆炸。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这个世界。 她留恋的,她为之执着的,都在这里画上了句号。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何似在人间……” “再见了……” 轰!!!随着最后这句话说完,她的野望,她的目标,一切都随着这一声付之一炬。一朵璀璨的彼岸花爆发全场,恐怖的灵气直接将徐阳逸和鱼肠吹出万米之外,剧烈的光芒如同太阳近在眼前,夹杂着声音怒不可遏的咆哮,彻底消散于天地。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睁开之时,空中出现一朵巨大的紫色彼岸花,一个拇指大小的符箓,就在自己百米开外。 而恶魔裂隙,已经被炸到只有十米! “她也是个人物。”鱼肠感慨道。 “嗯。”徐阳逸心中有些复杂,深呼吸了好几口,猛然一招手,欲望符箓没入手中。 拿到了…… 徐阳逸心中巨石落地,一切的一切,全都在这里,雅威的秘密,“它”的秘密,符箓的秘密,雅威的恩赐,十万年前的记忆……随着这一抓,全部落入他的手中。 没有时间炼化了,就在苏星瑶陨落的同时,领域之外,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一片恢弘无比的魔气,倏然展开。 “你还好?”徐阳逸没有解开领域,而是关切地问鱼肠。 “没事,你不早就感觉到了么?”鱼肠有些虚弱地笑道:“不过,以后鱼肠的修复,就该你做了。如果你不想我英年早逝的话。” “我是怎样的人,您不清楚么?”徐阳逸认真回答,随后手一招,鱼肠飞入体内温养起来。 与此同时,外面的魔气越来越沸腾,那是从未感觉过的邪恶,那是欲望的海洋。 就算大威天魔也远远赶不上,这……就是地狱,它即地狱! “来吧……”他深呼吸了一下:“玛门……不过是分身而已,世界规则的压制,难道你还能投射下来尊圣中后期的分身?” 轰隆隆……领域完全倒塌,仿佛被无形的巨掌摁倒。就在黑色杀生之外,炎王孙的身躯漂浮空中,和恶魔裂隙以一条黑色灵线紧紧相连,那无尽魔气,就是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的。 “放过我……”它的嘴角,口水都流了下来,浑身颤抖,好似被看不见的手抓住的提线木偶:“我……我为您做牛做马……” “做牛做马?”恢弘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想起:“你好像弄错了什么。” “我的恩赐,我的礼遇,只会给真正的天才,就凭你这只蝼蚁?” “幸好啊……这边有两条通道,否则……我还真没办法降临这具分身……” 这一刻,整个大地,都在嗡鸣不已,残破的困龙界,在这一片魔神降临的恐怖狂潮中,开始了真正的崩塌。 随着炎王孙的一声尖叫,一片黑色的光华铺天盖地。随之而来的,还有力量,极其恐怖的力量,无边无际的力量! 尊圣! 徐阳逸眯着眼睛,死死握紧拳头。 这是尊圣等级……尊圣初期!货真价实! 恢弘魔气如狂风扫过大地,忘尘和欧方宇愕然看着这一切,欧方宇眨了眨眼睛,随后仰天长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忘尘死死咬着牙,就算是他都能感受到,这片如海魔气中孕育着怎样的力量。他不是没见过尊圣,比如蒋老,但是这片魔气……明明境界比蒋老低,却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忘仙城万里之外,岸边,高方容和吴奎震撼地看着四面八方。无数的地面被带入空中,再被无形的魔气磨为齑粉,轰鸣作响。 十级地震,不知道多少级的星河风暴。两人浑身冷汗,对视了一眼,眼中只有无尽的惊恐。 “到底怎么了?”“我的天……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