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入圣!(一) - 最强妖孽

第1107章:入圣!(一)

“唔!!”它猛地捂住头,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体内穿出来:“嗯?我是谁?我在哪?谁在打我?” “该死……”它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一片黑白光华出现,猫八二两只眼睛都对不拢,摇摇晃晃地出现在原地,转了两圈,摇头就倒。 扑通,随着裂隙彻底关闭,一只庞大的手,齐胳膊而断,大约有三十米粗细,轰然砸落地面,蛛网纹飞快蔓延。 刷刷刷……无尽的黑色光华闪耀虚空,忘尘于长叹中,闭上了眼睛,受伤太重,他已经无法支持清醒。 欧方宇拄着长枪,颤抖着想站起,远处,高方容,吴奎,正化作流光飞来。 结束了……他惨笑着,一口一口的鲜血喷出。 终于结束了……噩梦醒来,方觉一身冷汗。 谁也想不到,本来该是调查炼灵圣焰……不,只是宋子玉一个小人物的一点杀心,最后居然掀起了滔天狂潮。 炼灵圣焰都是陪衬,这个蝴蝶的翅膀越扇越猛,因为炼灵圣焰被催动,它看到了一切,拿到了内丹,从而促使周围异变。再然后……这种异变被安临城认为兽潮降至,封闭四周。之后四道子奉命前来,徐阳逸偷天换日,最终,他们进入了这里。 巨鱼,圣焰,雅威,到现在的地狱七君主……这个巨大的圆弧,从一点个微不足道的人开始,终于团成一个圆圈。 黑光自天际收拢,如同时光的逆流。回归为一个人形。欧方宇颤抖着走了过去,徐阳逸转头看向他,忽然笑了:“四师弟,后面就交给你了。” “你呢?”欧方宇喘着气问道。 徐阳逸摇了摇头,一旦动用妖体,五年沉睡的代价,他已经感觉到,体内的所有细胞都在自我闭合,很快,他就要陷入沉睡了。 五年的代价……就为封印这条裂缝……他摇头苦笑,这个代价,真的太大了。 就在他感觉下半身已经开始没有知觉的时候,忽然,他愣了愣,转头看去。 他的左手……居然还没有复原! 破碎的衣衫之下,一截树枝长出,而树枝的对面…… 竟然死死缠绕着戴斯卡德里波谷的右臂! 魔神化身之手!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吞噬符箓此刻仍然在运转!就在树枝之上!而且……那只手已经完全沸腾起来!无数的魔气散逸而出,被吞噬符箓吸进,甚至……那只诡异的手都开始被飞快吸收! “这是怎么回事?”鱼肠愕然。 “我停止不了!”徐阳逸也愣住了,吞噬符箓此刻完全只剩下本能,根本不听指挥! 随着这只手越来越小,如同小山般的巨手只剩下一人高大,他体内的灵力,也同时沸腾了。 刷刷刷……一道道光华,从他体内爆射出来,之前不入圣门,在体表留下的裂痕仍然存在,此刻如同瓷器碎裂,光华万道。 “这……”徐阳逸失神地看着体内,吸纳过来的是精纯的灵气,这些灵气是如此充沛,更带着一种他从未接触过的力量,如今……他不踏入圣门也不行了! “合该如此……”他闭上眼睛,放任体内狂野的灵气奔腾,刹那之间,一道恢弘无比的光柱直冲天际,冲破这片虚空,冲破煌星残骸,冲破无数无数的地底,在水云间上,拖拉出一片璀璨光幕。 此刻,正是夜晚,繁星如缀,夜空如洗。 这片白色的光华是如此刺目,如此磅礴,海潮生平,月涌大江,千米的巨大范围,就像方圆万里的明灯,无比刺目。 安临城,副城主正忧心仲仲地坐在城楼之中。四道子已经失去联系数日,一旦九真九难门追查起来,这个罪过……他担不起! 夜晚的安临城无比热闹,虽然已经禁止一切出入,但是这里好歹是妖兽北部聚集地,就算在这种时候,各种修行坊市也人流不息,种类繁多的照明法宝,将这里化为一片灯火通明。 但就在此刻,极远之处,一道璀璨的光华,比名月更皎洁,比灯光更灿烂,陡然冲上天空。副城主只是愣了一秒,紧接着疯了一样冲上城楼。 就在他目光所及之处,一道恢弘光柱,直通天际,即便过了这么远,他似乎都能感觉到那里的惶惶天威。 “这是……”他呆滞地后退了数步,随后张大了嘴,眼睛都红了,嘶哑地大喊道:“进阶阳圣!!” 不等他说完,下一秒,光柱之中,爆发出万道青光,一个太多人熟悉的观想图,一尊巨大的青色身影,在其中若影若现,沉浮不定。 如果说,之前的还有人没有注意到,但这一刻,大地都被蒙上一层青色,就无人再能忽视。 一个人抬起了头,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无数个! 不过十几分钟,整个安临城,上亿人,全部都沉默,死死看着同一个方向。 他们的目光是如此炙热,几乎能灼伤天际。他们的心脏跳动是如此之快,几乎全城都只能听到他们心脏的砰砰之声。 “爷爷,这是什么?”一位练气修士,拉着自己爷爷的袖袍,那是一位筑基大圆满。对方面对最喜爱的孙子的提问,没有回答,而是颤抖着嘴唇,满面、潮红,紧接着,扑通一声跪下。 “爷爷!你,你怎么了?!”孙子吓了一跳,还没说完,周围所有修士,扑通,扑通,几乎全都自主地半跪于地面,神色如同朝圣看着那个地方。 “跪下!”爷爷嘶声道:“不可无礼!” 当……午夜钟鸣,一声悠扬的钟声飘荡整个安临城。 “如意钟?”此刻,在安临城正对水云涧的对面,高大的城墙上,无数的护城军修士正张弩以待,听到这个声音,一位队长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不知道。”小队长凝重开口:“没有人报信,非大事不可鸣如意钟,难道……” 他看了一眼前方无边黑暗,抖了抖:“莫非……兽潮爆发了?四道子不是已经去了么?” 当……又是一声,他们身后,忽然掀起一片喧哗。队长目光不离面前黑暗,沉声道:“看看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队长也疑惑地吩咐了下去,但……就在这段时间,他们身后的议论声越来越响,到了最后,竟然汇聚成一片尖叫的海洋,那种与有荣焉,为人族为七界而兴奋的高呼,响彻整个城楼! “阳圣!!阳圣!!”“我的天!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操!居然有人冲击阳圣!?”“这是哪位前辈!祝他成功!一定要成功!” 阳圣? 两位大小队长对视了一眼,疑惑转过头去,刚看了一眼,立刻愣住了。 空中,一尊青色的太阳,包含一具朦胧的仙体,在夜色中旋转不已,通天光柱为它护航。让月亮都失色,让群星都黯然!这一幕,足以让人铭记终生! “阳圣……”他的心停顿了一下,随后疯狂乱跳起来。 阳圣……三十人的阳圣,难度何其之高!不说阳圣,尊圣七界都只有五千人! 五千人是什么概念? 安临城,一共两亿四千二百万人!他作为护城军,很清楚这个数字。 七界呢? 他不敢想,然而,这让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一幕,就在所有人面前发生。 “跪下!!”他一声大喝,顿时,城楼之上,铁甲倒映青色,所有人齐齐无声下跪。 整个安临城是平静的,但其中每个人心中的狂热,羡慕,嫉妒,等等心情,却比海啸更猛烈。 当……第三声如意钟响。南门,所有护城军跪于墙头,天边忽然一道流光飞快射来。 人未到,嘶哑而激动的声音已经响彻整个大门:“丹部部长王永胜!传城主谕令!传七界法律!所有人听令!” “任何人一旦冲击尊圣!方圆万里任何人不得不敬!任何人一旦冲击尊圣,任何势力必须全力支持!任何人一旦冲击尊圣,封锁方圆万里!” “不得有任何人打搅冲击者!不得有任何势力干扰冲击者!所有仇家,一旦在此刻发难,诛九族!一旦有任何势力视而不见,连降两等!乙下势力千年之内不可晋升!” “是!!”城头一片齐刷刷的回答。 流光中的身影大喊道:“立刻……立刻调集虎偾军前往包围水云涧!不得让任何妖兽侵入!城主已经上报界海王!他老人家一定会前来亲自和老祖宗谈判!” “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对方!” “喏!!”随着钢铁一般的声音,须臾之后,上万飞剑自城中而出,照耀天际,海潮一样直冲水云涧! 水云涧外,所有看着这一幕,负责观察的修士全都呆滞了。 他们同样半跪在地,脸色潮红,呆滞中带着崇拜的疯狂。 阳圣……就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触手可及,五千尊荣,三十顶峰。踏出这一步,下四境,中三境完全分割,之后,这个人就是七界的实权派,坐拥一方,麾下无数大城,数不尽的甲级势力愿意与一位阳圣合作。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梦想啊……, 就在此刻,身后灵光滔天,上万灵气沸腾空中,无数飞剑牵引气星空长路,剑落如雨,直冲水云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