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入圣!(三) - 最强妖孽

第1109章:入圣!(三)

只需要再来一拳……最后一拳。 一鼓作气,再而衰,还有……三而竭。 刷刷刷……无尽的灵力被金苹果拼命吸收,对于徐阳逸磅礴的灵力储量,却杯水车薪。然而,他没有慌乱,只是长长舒了一口气:“以点破面,已经逼近崩溃的边缘。” “比我想象中还难,可惜,还没到难如登天的地步。” “小子……你知不知道这句话被九成九的人听见,都会恨不得踢死你。”鱼肠脸色不善,当年专诸破障,都是倾尽全力,破障之后倒地不起,调息了整整一日才复原。明明对方灵力也倾泻一空,居然不担心? “他们恐怕没心思踢死我。”徐阳逸转过头,露齿一笑:“因为,他们会考虑称呼我为什么圣君。” 下一秒,圣灵丹爆发出一道金光,化为漫天青色灵气,他深深一吸,这些灵气居然化作两条青龙,直没入他胸腔。 浑身轻微一震,疲惫的灵识回复了,那些几乎被耗尽而干瘪的静脉中,龙行大海,一道道灵气再次充盈,因为聚精会神而生痛的肌肉又一次爆发活力,而且速度无比之快! 这枚丹药……比他吃过的任何丹药都高级! 刷……他轻轻睁开眼,看着面前回复比之前更慢的符箓之壁,第三拳轰下! 轰!!!整天巨响中,金光四射,漫天符箓之墙发出一声破碎的哀鸣,化为无穷金光没入虚空。 无穷的金色灵光点环绕四周,将他包裹在中央。面前的符箓之壁,一道五十米大的恐怖裂痕横陈其上,裂痕之中,一片恢弘而温柔的白光喷射出来,将他包围其中。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元婴第二次睁开了眼,左手缓缓抬起,右足虚悬。 肥胖的手指在白光的沐浴中缓缓指向天空,粉嫩的小脚徐徐踏向大地。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卡拉……卡拉……一点点破碎之音从裂缝周围传出,裂口越来越大,这片空间都在轰鸣不已,到了最后,化为海潮一般的巨响。天边,无穷无尽的白色灵气蜂拥而来。甚至形成恐怖的堆叠云层。 灵气大海的中心,徐阳逸微笑着张开手,满天金光中迎接这份殊荣。 尊圣的荣光,普照九天十地。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顿。 九地之下,纷飞的金色符箓仿佛金蝶狂舞,于通天障壁之前,美轮美奂。 九地之上,整个光柱微微一颤。紧接着……疯狂展开! “这是……”银白色的国度凌空绽放,虚空无数无根青莲摇摆,极光投射天地,一片璀璨。 “成了……”天空之上,安临城副城主死死盯着水云涧,当漫天极光洒下之时,浑身都在颤抖,声音都嘶哑了。 他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最终,虔诚无比地跪拜了下去。 不过,也没有人听他说了什么了,因为所有人都看到,漫天极光之中,一尊巍峨的人影,从地平线上缓缓站起。 那是一个青年修士,五官清晰,好像是大地之灵苏醒。平静的外貌,没有太出奇,这一刻,却笼罩整个水云涧,威严无方。 安临城,和其他周边镇,这一刻全部目睹了这一幕,从空中的城主开始,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如同海面,潮水一样跪拜了下去。 城楼上,所有的护城军大张着嘴,轻轻摇着头,筑基,练气……无数的人,整个安临城,这一瞬间失去了所有防御,每一位护城军都为这一声都几乎看到不到的宏伟大幕而倾倒。紧接着,身着宝甲的护城军一个个接着跪下,整个安临城城墙,一片铁甲铿锵之声。 “阳圣……阳圣啊……”一个大镇上,一座占地广袤的大宅院中,一位容貌枯嵩的老者由数人扶着,宽大的黑色长袍,满头白发用一根木簪子别住,颤抖地站在院子之中,老泪纵横:“老夫终于有看到阳圣的一日……我陈家居然能如此近地沾染一位阳圣的喜气……” “老祖。”身边扶着他的人看着他起伏不定的胸腔,担忧提议:“您……还是回去歇着吧?” “歇什么歇!如此大事,一生罕见!就让老夫在这里……老夫要看的清清楚楚!” 周围十万里,在这一秒归于寂静。紧接着,排山倒海的欢呼雷霆一样响起。 “拜见阳圣!!!” 这个声音,穿透了整个安临城,带着极度的喜悦,飘飞到四面八方。 不是单跪尊圣境界,而是人族又多了一分保障!正因为有这些人,他们才能安稳坐在这里,大多数人不知前方七界之链的血腥战况。 他们不知道,却不代表他们不明白,不懂。 尊圣必上七界之链,这是不成文的准则。 这是在拜一位即将为人族作出巨大贡献的圣者。 “拜见阳圣!!”一位练气修士激动地脸都发红了,一位圣君就在眼前,他不停地抬头看,不停看……只为将这一幕记在心中,但越看,他眼睛越来越大。 身边的族叔激动地连连参拜,初生牛犊不怕虎,对方没看,他看了,于是……他轻轻拉了拉族叔的袖子。 “五叔……” “闭嘴!”平时稳健的五叔,此刻脸色潮红,声音微颤:“别说话,好好感受!一生难得一遇!七界才五千尊圣!三十阳圣!阳圣的地位远在阴尊之上!一位阳圣在我们面前入圣,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可是……”少年犹豫了半天,低声道:“这,这不是当时被四道子当众呵斥的那个……那个什么奔雷么?” “你只要用心去感受,必有所得,看,这就是阳圣肉身入圣,满空花开……你说什么?!!”五叔的声音猛然高亢起来,周围的众人吓了一跳,他根本没管,这一刻也顾不得了,死死盯着空中看了半天,猛然想站起,却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周围的人全都含怒看着他,对一位阳圣不敬,莫非你是太初的探子? 五叔额头的冷汗一滴滴落下,如同自语,声音却不小,嘶哑开口:“奔雷……奔雷!” “他是奔雷!!” 一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奔雷?”一位老者愣了愣,立刻看了过去。身边的人同样匆忙抬头,看向空中。 地面的潮水,黑压压抬起了头,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万……须臾之间,一片死寂之后,下方的议论声悄然响起,不到十秒,汇聚成一片海潮! “护城军……”空中,副城主眼睛都气红了。对阳圣不敬……传出去他这个副城主难辞其咎! 他咬牙道:“将这些不敬阳圣的人全都抓起来!严加审……” 话音未落,他也呆滞了。 下面的声音已经汇聚成滔天狂潮,席卷整个安临城!他听的一清二楚。 “奔雷?!真的是奔雷!!”“我的天……奔雷进阶尊圣!还是阳圣!”“这……这怎么可能?!”“老天……我,我,我当时,当时,还,还看了一位阳圣的笑话?”“他,他会不会血洗了安临城?”“真的是阳圣……真的是阳圣!”“不是四道子,是奔雷入圣!” 嗡! 副城主脑海中顿时炸锅。 当日的一幕,四道子携盛威而来,当着全城训斥奔雷,何其清楚,其中两个当事人,谁不记得? 谁能想到,不过短短七日,奔雷入圣! 四道子呢? 了无音信! 谁都猜得出来奔雷肯定隐藏了修为,但是这不重要!这就像当面,当着这个北部重镇几亿人,狠狠给了九真九难门一巴掌,告诉所有人,所谓的四道子,还不如一个野人! 四道子算什么?如今入圣的是奔雷!是那个被四道子训斥的人! 成王败寇,今日无心插柳一雪前耻,从现在开始,从这一秒,奔雷当日的窘迫从所有人脑海中抹去,携盛威而来的四道子再也不存在于大脑,剩下的只有奔雷今日当着所有人成圣的威严! 一栋华丽的客栈中,蒋老阴沉的脸,情绪不佳,此刻却猛然站起,愕然看着天穹。 “红尘……”它颤声道:“我,我是不是看错了?” “从此以后……我不能惩罚这个孽徒了?我,我还要喊他道友?!” 这不科学!! 自己师威还没耍几天,结果对方就入圣了?! 满打满算,来了上界才几年,这他妈什么天赋!是妖怪变的么! “你没看错……”红尘也呆呆看着窗外:“我他妈也以为自己看错了……” “妖孽……” “奔雷?!”城主府上空,无边飞舟仍在,下方,九真九难门百万大军仍然傲立。四道子没回来,没下令,无人敢走。但是这一刻,所有人,这些训练有素的北地修士,齐齐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空中。 半跪在地的人群中,一位女子陡然抬起头,大张着嘴,满脸震撼。 圣女花想容。 奔雷? 怎么是他!! 炎王孙呢! 要入圣,也是炎王孙入圣!怎么可能是奔雷!这根本不现实!! 一个被九真九难门随意拿捏的下四境修士,如今站在了他们头顶!短短七日而已! 震惊之中,无数思绪划过,比如,炎王孙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这个被当日当着数亿人训斥的小鬼金丹怎么一跃入圣?炎王孙是不是死了? 但,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