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提拉冈底斯的大门 - 最强妖孽

第1111章:提拉冈底斯的大门

/p> 徐阳逸仔细看了看,目光又是一闪。 丹田之中,元婴……长大了,而且变样了。 本来,是一个粉嫩的婴儿,现在,却是一个儿童模样,仍然在沉睡,赫然是徐阳逸小时候的面孔。不过扎着两根冲天辫,穿着肚兜。一道金色绸带环绕体外。怀里抱着鱼肠,南明离火燃烧在对方额头中心,不过意外的是,肚脐之处,还有拇指大小的一点冰冷火焰。 炼灵圣焰。 “你既然进入了尊圣,那我也应该告诉你这个境界的事情。”鱼肠缓缓道:“从尊圣开始,元婴就不叫做元婴,叫做元神。而灵识也不叫灵识,叫做神识。” “这是量变引起的质变,先说神识,神识和灵识不尽相同,它范围极大,探索范围可以达到几十万米,但是真正的预警范围,仍然是千米。不过,神识这时候可以感应到一些恶念。比如,如果你见过的人,在某个地方对你有了恶念,你可以稍微感觉到。到了太虚,甚至可以反推。” “第二,神识比灵识坚固太多,刚才你也看到了,可以刮起狂风。我不知道你的神识是怎么回事,甚至超出了许多阴尊,按照道理,阳圣是一直锻炼肉体,肉身入圣,神识不可能这么强大。但偏偏你出现了。” 它沉吟了一下:“我推测,和你先走法修,再走体修有关。万古丹经王也是不世奇书,当然,在现在你的境界看来,有很多东西已经有了替代品。不可否认,它为你法修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之后你选择了千里不留行,它是成就你阳圣的根基,到了中三境……你可以看看你的经脉,已经完全消失,对么?” 徐阳逸看了看,一愣,果然如此! 身体中,竟然没有了经脉,不……或者说,只有一条大经脉,那些小的,分支的,几乎全都不见了! 这条经脉,宛若星河,是一条蓝色光带,每个节点星辰璀璨。从心脏处蔓延,贯穿头脑四肢,在手指脚趾处分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是?” “这就是中三境的变化,中三境,已经可以接触大道,聆听天道之音。大道至简,大道也至繁,你的身体,不,是所有人进阶阳圣的一刻,全部都会回到这种先天和后天的情况。之前的所有神通全都消失,中三境和下四境变化太大,你切记小心。” “这种时候,你身体是最完美的,先天后天之间的一块璞玉,你要选择怎么走,用什么功法,选定了,才会修炼出其他经脉,如果你仍然选择千里不留行,以前的经脉会浮现出来,你的阿修罗相也不会消失。不过我建议你再看看,好的炼体之法少,但不是没有,我相信马上会有五王二后来招揽你,你不妨货比三家。”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走到这一步,五千人中的三十人,他是第三十一,又是没有根基的飞升修士,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到,天剑山庄此刻恐怕已经有人星夜兼程地赶过去了。 “至于阳圣的待遇,我不知道七界怎么规定的,不过当日在地球,阳圣也极其稀少。体障多难破,你也看到了……” “并不难。”徐阳逸纠正,想了想,修改道:“没我想象中难。” 鱼肠并不想和你说话,并甩了你一个白眼。 最讨厌这种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人了,你有没有考虑过其他几百亿修士的想法? 咱们能要点脸好好说话么? “总之……我说到哪了……好吧,完全带跑题了。继续说神识,神识的坚固?对吧?刚才是到这里,神识呢,以你的恐怖程度,可能会吓坏一帮法修,我建议你辅修灵识攻击神通,这一道涉及幻术,正好和你领域互补,对了,蒋老不是给了你一本功法么?你可以参考,还是那句话,货比三家。一位阳圣,完全有资格触摸到太虚的法门。” 徐阳逸点了点头,收敛起嘚瑟。 “至于元神……”鱼肠斟酌了一下词语,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元神可以温养你的本命法宝,魂守现在配搭吞噬符箓使用,必定大放异彩,作为体修,你的攻击范围不如阴尊的大,但是加上魂守,等于放大了你的攻击范围。这难能可贵。” “温养,是启灵的关键,温养到一定程度,法宝就会成为灵宝。你以前用魂守战斗太少,以后尽量多使用。” 徐阳逸颔首,其实不用鱼肠说,魂守融合吞噬符箓之后,堪称变态,一旦沾上,立刻吸取灵气。敌人逃无可逃。 而且……他现在还没来得及吞噬欲望符箓! 作为体修,对方几乎不可能让他接近,但是魂守就有了机会,一旦再搭载上欲望符箓……对方意识到不对,斩断手臂都逃不掉!欲望符箓能让对方欲望瞬间沸腾!根本没有逃的想法! 攻击范围起码大了一倍…… 他沉默了一下,想起欲望符箓,就想起苏星瑶。不得不说,对方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影子。 想起苏星瑶……他就迫不及待想融合欲望符箓,看看这份记忆到底说了什么! 雅威的存在……卡俄斯的目的,雅威的去向,为什么会血祭困龙界?“它”是什么? 这份难得的,极其珍贵的“真实,”让他忍不住拳头都握紧了。 想做就做,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帮我护法,这里应该很安全。七界对尊圣极其重视,我不出关,无人敢来,就算来了也会通秉。在加上这里诡异难寻,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苏星瑶记忆里到底有什么了。” “好。”鱼肠笑道:“不过,你还是先熟悉一下神识,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危险。” 徐阳逸站了起来,深呼吸一口,神识海潮一样涌出,四面八方如同狂风吹过,那些被戴斯卡德里波谷烧成黑灰的花草再度被扬起,竟然形成一圈漆黑的冲击波。 这种感觉……这种天下尽在手中的感觉,太爽了。 虚空中漂浮的石块,他甚至能静静看着对方的移动,对方甚至不知道有人在看着它,当然,它也没有生命。 以他为圆心,覆盖方圆十六万米,草木动静皆在掌握。 猫八二还在昏睡,忘尘昏迷,欧方宇打坐……一切安好。 默默扫过周围,他正要满意地收回目光,忽然顿了顿,仔细看了数秒,脸色无比凝重起来。 刷……身形微微一动,下一秒,已经出现在这块碎裂大陆的边缘。 鱼肠看到他的脸色,立刻追了过去。 徐阳逸入圣,它的威力即将完全解封。速度竟然和徐阳逸不差太多,空中只能看到残影,两三秒内,两人已经来到了数万米之外的边缘。 “这……”鱼肠愕然看着眼前的东西,倒抽一口凉气:“它……还在?” 一枚银币,灵气化作两只脚,正飞快地在地面上奔逃,仿佛想逃过徐阳逸的搜索,但是在他变态的神识之下,根本逃无可逃。 更诡异的是……银币上长出了一张嘴。 这是藏在徐阳逸储物戒中的玛门印记! “你能说话?”徐阳逸警惕地保持距离,沉声道。 “你好。”没想到,银币真的回答了:“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 徐阳逸冷笑:“真没想到,你还活着,来,告诉我,你的背面是什么?” 银币仿佛笑了:“你不会想看到的,因为……你会绝望。” 说话之间,它已经转过了身躯,而银币另一面上,赫然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裂隙! 恶魔裂隙! 居然还存在! 难怪地球都把地狱当作大敌,种种诡异的神通,斩草不除根就永远吹又生的习性,吞噬符箓竟然都没有吞干净地狱裂隙? “是不是很惊讶?”银币居然用黑色灵气幻化出两只手,优雅拟人地鞠了一躬:“不用想关闭它,哦,对了,我首先要介绍一下自己。” “寒霜岭,炎魔领主。” “我们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多。”银币微笑道:“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能动用玛门大人的印记,对么?” “不用想。”徐阳逸冷冷道:“你也是玛门的一尊分身。” “啊……你很聪明,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至于为什么会看到你,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热闹的提拉冈底斯从来不缺乏聪明的旅客。虽然大部分死在了这里……” “我对提拉冈底斯不感兴趣。”徐阳逸平静回答,心中,已经有一股极其不详的预感产生。 “很快你就会感兴趣了,而且你不得不感兴趣。”银币抬起了头,森森白牙中露出一抹冷笑:“玛门,在亿万年的长河中,幻化了无数分身,有独立的各自人格。就连我也不知道多少,可能几百,可能几千。替它掌管无尽的领土。它坐镇自己的神国,从不露面。而我,很幸运,属于不早不晚的那一批。” “于是,我也很幸运地……获得了魔王的称谓,踏足尊圣,不过,这是几千年以前的事了……” 话音刚落,它背后的裂隙,已经开始疯狂膨胀!刹那之间,膨胀到了十几米大小,同时,无数的符箓闪烁周边。 “来吧……”它彬彬有礼的声音消失,一片野兽般的怒吼响彻天空:“提拉冈底斯欢迎你,人类。居然能让戴斯卡德里波谷留下一条手臂作为代价,我想,你在地狱会过的非常愉快。” “不用挣扎,戴斯卡德里波谷那个蠢货根本没有发现你的玛门印记,否则你绝不可能关闭裂隙。如今,我启动了它,你就别妄想拒绝地狱的邀请函了……桀桀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