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狼酋位面(二) - 最强妖孽

第1114章:狼酋位面(二)

/p> 他往前走了一步,顿时,周围的人齐齐退开,每个人眼中都带着强烈的好奇,不安,和忐忑,周围法宝闪烁得更加厉害,其中有一柄最为出众,是一条蛇形影子,应该达到了筑基中期的层次。 他信手捻起那件法宝,他很好奇,这和七界的法宝有什么不同,就在他缓缓伸手的一刹那,一位麻衣老者目光一闪,立刻摆手,仿佛是示意他不要动,同时马上让法宝回来。 但,怎么快得过尊圣一手。 只不过眨眼,法宝就被捏到了徐阳逸手中,不过下一秒,法宝轰然破裂,老者吐出一口鲜血,仰天就倒,顿时,四面八方的人见了鬼一样再退一圈,最前方数名大汉冷汗密布,胸口急剧起伏,眼中只有一片震撼。 好几个人立刻跑到了老者身旁,仿佛呼叫着对方的名字,徐阳逸这才意识到语言不通。 “你下马威也不用直接捏碎别人法宝吧?”鱼肠干咳一声道。 “……如果我说我是没掌握好力度呢?”徐阳逸也叹了口气,不怪他,这法宝太脆弱了,位面发展成这样,指望他们的修行文明能高到哪里去? 炼器的技术比起七界是天上地下。 面对着十几把法器,他淡然自若问道:“有书么?” 所有人面面相觑,刚刚倒地的老者目光一亮,不顾吐血爬了起来,连连磕了几个头,吆喝了一句,所有人愣住了,许久,才犹豫地跪下。 老者头磕得咚咚响,徐阳逸微微一笑,一枚丹药飞到老者面前,指了指他的嘴。 顿时,周围无数目光全部都凝重了起来。徐阳逸愣了愣,这才想起,这怎么看是让对方吃下穿肠蛊,种下生死符的局面……不过,他懒得解释。 手指一勾,老者嘴唇情不自禁地张开,周围一片惊呼,刚才还冷汗涔涔的大汗猛然站起,目光赤红地要冲过来,不过还不等他们行动,丹药已经飞入老者口中。 老者目光一片绝望,只有他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可怕,简直就是魔鬼!传说中威胁这里的天魔!自己的法宝在方圆万里都是最强者,只有那些传说中的城主才能打飞,但绝不是如同这个人一样捻灯芯一样碾破。 他看的很清楚,法宝破碎的时候,对方也愣了愣,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对方也没料到!是他们在对方面前太弱了!弱到最强的东西拿出来也不过随手飞灰湮灭的下场! 如今对方要拿自己立威,自己有什么办法?这是天外来客,预言中的神祗,只希望自己死后……对方能放过部落的女人和小孩,还有强壮的男子,如果对方不愿意……他们金狼部族恐怕就要除名了…… 丹药落入腹中,等待的死亡并没有出现,紧接着,一股热流从丹田爆发,瞬间充满全身! 轰!随着一片气浪倒卷,老者白发冲冠,如同没有受伤一样猛然爬了起来,脸色通红,所有人还没说什么,下一秒,一股让他们颤抖的灵力轰然弥漫这片广场! 筑基后期…… 提了个小境界……徐阳逸撇了撇嘴,自己炼丹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如果是师傅的丹药,立地结丹都有可能。 一片片白浪如潮,白色灵气散尽之后,老者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对方,再看看自己,这一次,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喊了一句什么,所有法宝全部收回。每一个人都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徐阳逸挥了挥手,指了指周围的房子,再指了指自己的嘴,指了指天空,最后指了指他们,接着转身离开。老者思虑了数十秒,人老成精,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立刻有人跟上了徐阳逸,战战兢兢地带着他朝一栋最好的房屋走去。 “大巫,你这是为何?”刚离开不久,一位脸上满是白色面纹的男子就用徐阳逸根本听不懂的话说道:“不问清楚?” “是左庶荣啊……”老者看了他一眼,苦笑道:“问什么?” “别人的实力比城主都不知道强大多少倍……抬手就能让我们灰飞烟灭,哪怕我们金狼部族是方圆万里最强的部族……他指嘴,是说他要说话,但是听不懂我们说的什么。指天空,是说他自天外而来。指我们,是让我们教他说话。指房子,是说他要住的地方。你敢不满足?” “你难道没看到我的吞蛇杖在别人手下不小心就被捏碎了?” 左庶荣愣了愣,许久才心有余悸地看着徐阳逸离开的方向,颤声道:“他……太可怕了,我知道的……他就像捕猎的独角龙一样可怕,不,比那还可怕得多……明明感觉不到灵气,但就是看一眼就觉得面对神明,大巫……我们要不要通知雅威大人?” “放肆!!”大巫的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雅威大人的名字,是你能够提的?左庶荣,你只是代族长!如果没有雅威大人,我们早就被天外恶魔吃了个干净!每年的魔祭上,多少好男儿唱着战歌出征,一个都没有回来!我们怎么能为这种小事打搅大人?” 左庶荣立刻诚惶诚恐:“是左庶荣错了。” “你也是无心。”大巫叹了口气:“多事之秋啊……希望……我们能好好活下去……永远看不到代表恶魔的火焰之河……” “我们在夹缝中生存……已经太久太久了……久到忘记了和平……” 前方走着的徐阳逸,忽然停住了脚步。和鱼肠一起回过头去。 鱼肠没有显出身形,他凝神看了后方许久,才对带路的小孩抬了抬下巴,示意继续。 “你听到了么?”徐阳逸在神识中问道。 鱼肠凝重地点了点头:“雅威……” “我清楚地听见他们提了雅威两个字,而且不止一次!” “神引者?”徐阳逸皱眉问道。 “不知道,你如果要知道,首先要学会这里的文字,才能看懂他们的书,听懂他们的话。” 徐阳逸点了点头,他还注意到了两点,第一,他的身份被天道排斥,看人形,听说话,看不清也听不清,但是刚才雅威两个字,异常清晰。 这说明诸天万界,对于至高神,主宰都是同一个叫法,另外,就算天道都不能阻止有人传颂雅威的名字。 第二……如果是神引者,那必定有祭坛,他……或许可以在这里知道剩下两块符箓的位置! “静心……”他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贪多嚼不烂,我先掌握好欲望符箓再说。” “它带有怎样的记忆,苏星瑶作为十万年前最后的知情人,还有它的正确使用方法,我觉得恐怕并不只是唤醒欲望这么简单。苏星瑶拿到欲望符箓的时间还太短。一个她都如此难缠,破解了暴龙王,重明鸟的其他人,身后还有五王二后,不做好万全的准备,大争之世来到,我恐怕步履维艰。” 做好决定之时,来人已经将他带到了一栋最好的房屋之中----里面墙壁上挂满诸多兽头,还有巨大的野兽牙齿作为装饰,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纯黑色,没有一丝杂质。徐阳逸很满意。 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开。他挥手打出一道禁制,将房屋包裹起来,不显山不露水,这个地方看似安全,但是提到过雅威,再安全的地方也不安全。 小心为上。 再次内视身体,这一次非常小心,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一个时辰后,他放下心中最后的担忧,这具身体确实处于最好的状态。 闭目,打坐,又过了一个时辰,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神色凝重。 深呼吸了几口,一点紫芒闪烁,一枚拇指大小的符箓飘了出来。如同紫色蝴蝶,闪烁在他面前。 欲望符箓。 看到这个东西,他就情不自禁想起了苏星瑶,微微叹了口气,手轻轻一挥,红线终于出来了。抱着徐阳逸撒了会儿娇,就乖乖布下幻阵。和禁制形成二重保护。它身体逐渐透明,悬浮空中,坐镇阵眼。 行走星河的时候,红线没有灵力支持同样沉眠,刚醒来不久,早就憋坏了。 防御森严,徐阳逸不再犹豫,灵力轰然冲入! 炼化! 第一步,是抹去苏星瑶所有痕迹。让欲望符箓完全认主。 很意外,苏星瑶留下的禁制不多,或许是她没有这个时间。他的灵力如同势如破竹,飞快来到了欲望符箓的中心。 那里,是一片紫色的海洋。 紫色的灵气形成恢弘云海,一圈一圈,他曾进入吞噬符箓中心看过,那里只有一片黑洞,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里不同,每一圈,都有无数生灵的面孔,有人的,有其他的,第一圈是大笑,代表喜,第二圈是嚎哭,代表悲……七层地狱,足足有数万米大小,他幻化的神识本体,简直如同沧海一粟。 不过,到了这里已经感觉不到任何人的痕迹了。仿佛苏星瑶都没有来过这里。 “这么简单?”他有些不解。只需要将自己的本命精血融合进去,欲望符箓就归他了。 就在此刻,七层紫海中心,一道白光升腾,如同开天辟地,直上云端,照耀周围的一切,许久之后,一个窈窕身影于漫天白光中徐徐走出。 苏星瑶。 不过不是肉体,而是一抹灵识。 “狼毒,徐阳逸。”灵识看不到,感觉不到,只是用主人的意志行动,她却仿佛洞察一切那样,徐徐道:“如果能有一个人来到这里,那就是你。” “你来到,说明我将欲望符箓交给了你,或者我已经死了。我见过的同境界修士里,也只有你,配得上拿走我的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