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得到的和得不到的 - 最强妖孽

第1115章:得到的和得不到的

很诡异,苏星瑶明明只是残存的灵识,却仿佛看到了徐阳逸,直直看着他的方向,说道:“你想看什么?” 徐阳逸也笑了,有的人,死了以后都不会安宁,比如面前的这个女人。 她们是天上的凤凰,凤凰死了不会灭亡,只是涅磐。 “我想,你一定在笑。”如同看透了他的心思,苏星瑶的灵识缓缓道:“不过,你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你什么都得不到。” 徐阳逸果然笑不出来了。 他说错了……有的人就是祸害,活着祸害人,死了也不放过你。 “你看着冷静,心硬如铁,心中却守着一线。无人之处,嬉笑怒骂皆率性而为,所以,我猜,现在你脸色一定不怎么好。” 这个死女人! 徐阳逸手变换了好几种握法,忽而一笑:“我和一道灵识至什么气。” 苏星瑶沉默了下来,即便是灵识,也如同高山白雪。 莹白的手梳理了一下头发,整理了一下长裙,才缓缓道:“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你现在打不开。” “我说过,我即乱仙。你解不开这条谜题,永远打不开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里藏了太多的东西,早就被人封印了起来,若非符箓阴阳面合一,就算你再高几个境界,打不开就是打不开。”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些小小的提示。” 她不是废话的性格,接着说了下去,不会顾忌对方听没听:“你应该知道,在我们之前,发生过一次惨烈的仙界大战。实际上,位面的历史远比你想象得长,或许,你称呼它为第一个修行纪元。然而你想过没有,第一个修行纪元之前呢?” 徐阳逸沉默,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想过,或许有?达尔文? “你是不是想到了达尔文?” 这个该死的女人! 徐阳逸拳头又开始捏,鱼肠感慨道:“她还真是了解你……孽缘啊……” “我说的是还在之前……按照地球的分化,人类分为能人,直立人,智人三个阶段,你有没有想过,能人之前还有什么?” “假设,有一种假设。尊圣境界,你已经可以一掌灭一城,给你时间,打沉一个小岛并不难。如果,所谓的流星灭世,大冰河时期,是高阶修士的手笔呢?” 徐阳逸愕然看着苏星瑶。 疯子? 他不知道,能人出现时间是一百五十万年前,流星撞击是在六千五百万年前,那时候别说现在的地球,两大仙界恐怕都是胚胎。 但是苏星瑶会无的放矢?她有什么必要说这些? “这个宇宙,远比你想象的大,远比你想象的久远。即便千万年,在有些存在眼中,也不过弹指一瞬。”苏星瑶的目光有些怅然,淡淡道:“距今五万年前,被称作近古时代。五十万年,被称为远古时代。百万年,被成为上古。千万年以上,被称为太古。” “而一亿年,被称为鸿蒙。” “啊……你是否在想,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苏星瑶莞尔一笑:“别急,你会明白的……我不能告诉你符箓里面有什么,因为有些东西,我无法诉诸于口。比如……” 她嘴唇快速地动了动,徐阳逸却发现没有一点声音,而从对方喉部,胸部的起伏来看,她是发了声的。 “这是大道规则,大道不允许我说。因为……我是十万年前一场大变的唯一知情人。现在,变成你了。” 徐阳逸没有回答,仔细回忆着苏星瑶的嘴唇,读唇术,但刚一回想,脑海中就一片混沌,紧接着…… 那个场景从自己脑海中消失了! 他豁然抬眉,这种感觉太诡异了,就像有人在无形中监视着自己,抹去了自己刚才所有回忆一样! “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一些观看这个故事的方法。别急,这是个很长,长到让纪元,文明都苍白的故事,我可以告诉你开头,其他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苏星瑶微笑道。 “这个女人。”徐阳逸忽然也笑了:“应该多笑笑,每天如同高岭之花,看着就烦。” “她笑起来很美。”鱼肠微微叹道:“如果不是你们的敌对关系,你们本来应该是一对佳偶。” 苏星瑶收敛笑容说道:“我们现在的文明纪元,经历了无数个鸿蒙时期,千万年……太短了,地球的形成时期有一百四十多亿年,短短的千万年,只不过是千分之一。你想知道的东西,首先要掌握整个宇宙的空间量化。” “计算鸿蒙时期年月日的单位还可以用个、十、百、千、万、亿、兆。来计算。但是鸿蒙之后呢?” 仿佛不想等徐阳逸考虑,她就继续说道:“鸿蒙之后……是混沌时期,它的计算单位是京、垓(gai)、穰(rang)、沟、正、载、极。” “之后还有两个单位,乃是恒河沙,以及……无量。” 徐阳逸深深皱起了眉。 如果是普通人,听不懂有什么不对,但是他听明白了,不仅有不对……而是非常不对!甚至可以说诡异! 如果说,过了一兆年,雅威恐怕都会化成灰吧?换句话说,就算是雅威也没有必要去计算兆之后的单位,更没有必要却推断太古之后的任何时期,因为没有用处。人不可能对没有用处的东西分级如此详细,统一叫太古就好了。而现在分级居然如此详细。 这就是说明有用处。 有人需要用到如此庞大的单位。 “干什么用?”鱼肠也想到了,沉声道。 徐阳逸抿了抿嘴:“苏星瑶特别说了,这是计算时间的单位。你觉得呢?” 鱼肠想了想,倒抽一口气:“日……程表?” “正好,我也想到这个。”徐阳逸淡淡道:“无量级别的时间……这个单位已经庞大到我根本不想去思考了。也不震撼,因为太过庞大,所以无法想象,没有参照。自然波澜不兴。” 对于修士,万后面的单位,都是数字而已。和自己已经完全无关。 苏星瑶的情绪罕见地有些激动,可以清楚看到她再拼命控制,许久,才张开嘴,目光波动地厉害,但是,从她开口地第一个字,就没有一点声音。 她地嘴唇动的很快,肉眼可见,一圈圈的波纹在她身旁亮起,这些波纹出现的一刹那,徐阳逸猛然抖了抖。 一种恐怖的感觉冲上心头,不是苏星瑶,而是她周围禁锢住她的无穷大道。明明平淡无奇,不过他就是感觉,自己一旦进入,立刻会化为齑粉。 这是她永存心中的秘密,唯天地可闻。 “该死……”他手中指化七星,立刻运算起来。然,就在指头刚动的一刻,一股剧痛立刻从手指传来! 卡卡卡!五声脆响,他的指头全部骨折! 同一时间,一股剑尖一般的锋芒自天外而来,无从起,无从落,他有预感,自己如果再推演,恐怕……就不是断指这么简单! 大道无形,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存在关注了自己。 灵力运转,他手指回复原样。他死死磨了磨牙,心中郁闷地无以复加。 “不要再猜了。”鱼肠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凝重无比地看了看四周:“不要碰这件事,如果牵扯过多,恐怕……下一秒就化为劫灰。” “我知道!”徐阳逸狠狠啐了一口,揉着手指:“谁他妈关心这件事……我只关心生我养我的地球……我的故乡,十万年前那一战到底怎么回事!” “地球当年何等辉煌!如今却要看七界脸色行事!飞升倒过来也就罢了,还得让我隐姓埋名!” 这股气,他憋了太久了,从踏上墟昆仑的一刻就开始。一直深藏在心中,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鱼肠目光无比警惕,就在刚才,只是一瞬,它也感觉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非常轻微,却极度危险,刺破空间而来,直达徐阳逸神识海,仿佛他的肉体根本不存在一般,距离也根本不存在。它万般谨慎地开口:“我觉得……这两件事很可能是一件事。” 徐阳逸甩了甩手,长叹一声:“所以,我才觉得可恶。” 苏星瑶不是故意不说,相反,她在说,也只是说,是倾诉,在自己将死之时,将心中藏着的一切都说出来。如同忏悔,也不留遗憾。 许久,苏星瑶的声音才停顿下来,少见的,仰天长叹了一声。 “舒服多了……” “即便没人听到,我也再没有负担。” “回想起来,我这一生其实过的没有什么意味。不过能在死之前痛痛快快地说出来,也……马马虎虎吧。” 沉默,又过了数秒,她缓缓道:“你没听到,是你的幸运,秘密,也是背负,背负的东西多了,也就累了,死,未必不是解脱。” “能提醒的我都说了,那就再见吧……”她的身影开始缓缓模糊起来:“再也不见。” 徐阳逸无声叹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焦躁,有些事情求不来的。 刚才瞬间的急切,又被他重新关回牢笼。 没有离开,这是苏星瑶作为人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作为自己目前最大的对手,还是那句话,他愿意给对方一丝尊重。 寂静无声,苏星瑶的身影从脚部消失,化为道道灵气溃散,然后是腹部,胸…… 徐阳逸默默地看着。就在对方只剩下头部的时候,忽然再次开了口。 “如果你还在这里,说明你真的尊重我,而不是可怜。我也不需要可怜。” “作为尊重的代价,我告诉你一段故事,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想看到一切的‘真实。'” “雅威已死。”

下一篇   第1116章: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