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意志 - 最强妖孽

第1116章:意志

这四个字,如同石破天惊,徐阳逸和鱼肠齐齐双目一亮。 雅威已死? 那么……玛门算什么? 卡俄斯算什么? 它们不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么?为什么会死? “这是‘代价,’它们用生命作为‘代价,’更改了一方星域的大道。” “从它们付出‘代价’的那一刻起,那方星域,就再也无法升仙。然,天道四十九,遁去其一,它们留下了最后一把钥匙。” “只有完全符合它们定下的条件,才能最终叩响仙门。你记好……” 苏星瑶的声音已经近乎消失,徐阳逸和鱼肠谁都没有说一句话,捕捉着苏星瑶最后的信息。 “第一个要求,符箓的持有者。这是‘资格。’叩响仙门第一个资格。” “换句话说,这方星域的数百亿生灵,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他们只是我们的陪衬。没有符箓在手,他们永远无法走上真正的巅峰。他们只是磨刀石。这就是广寒宫和不老山两位大圣至今修为无法寸进的最终秘密。” 徐阳逸面沉如水,仔细听了下去。 “第二,大争之世,你可以去查阅大争之世的起源,它的来历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因为……你查不到的,和争仙大道一样,它们从七界存在之初,就出现在这个位面。没人会感觉意外,因为这就是大道。被雅威更改的大道。” “就像人要呼吸,修士要修行那样,是这方星域的本能。” “而大争之世的介绍,也绝非如你所想,仔细看七界的记录,从字里行间一个字一个字品味,用我刚才告诉你的计量方法去看……” 刷……她的身影终于完全飘散,空中,最后一句话留下来。 “唯有最后的胜者,可以叩响仙门,记住,只有一人……去流火之川……那是七界藏书最多的地方,也是乱仙所在之地,所有史记……包括……密……藏……” 苏星瑶的最后一抹灵识,也飘散天地。 无人开口。 第一位符箓持有者彻底陨落。 七把大争之世的刀,如今还剩下六把。而六人之中,只有一位可以叩响仙门。 徐阳逸没有说话,这一瞬间,他甚至升起了一丝罕见的犹豫。 “三思而行,思危,思退,思变。”他静静的伸出手,仿佛要触摸眼前虚空,心中思绪万千。 苏星瑶如同本人,走得洒脱,什么都没告诉,却留下了一个两难之境! 他无法忘记刚才那一道诡异无比的灵识,太过突兀了,突破一切,仿佛时间空间在对方面前都不存在。他很清楚,这是提醒……是警示!七星神算都无法推断的警示!警告他……这件事最好不要参与更多,只有不去争,不去问,那股无形的意识才不会再一次关注自己。 他的动作,已经触及了一些不可言说的禁忌。 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绝对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但是……这其中,出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悖论。 “按照苏星瑶所说,不走上大争之世,永远无法叩问仙门,只有三个要素齐聚,才有打开仙门的希望?”他缓缓整理思绪,徐徐开口:“大争之世仿佛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并不是满地狼烟,各方硝烟四起,最后一将功成万古枯。” “流火之川应该有记载。”鱼肠很理解徐阳逸现在的两难心态,但并未劝阻,沉声道:“如果你想去看。” 徐阳逸手指在虚空中顿了顿,没有回答。 这就是悖论的症结所在,涉足大争之世,很可能会再次触碰到那个禁忌,而那个不可言说的存在,目光会第二次投在自己身上! 第一次,或许还以为是无意。但是再来一次…… 不争:原地踏步,再无寸进,终生无缘太虚。 争:极大可能牵涉进这个禁忌的秘密,招来那个不可言说之物的第二次关注! 鱼肠也没有催促,只是等着他的决定。 许久,他才睁开眼微笑道:“为什么我考虑这么久,还是觉得,如果了无痕迹地死……不如灿烂辉煌的活?” “流星永远值得被铭记,而蚍蜉即便完整地活完一声,也是蚍蜉。” 鱼肠抬起头,目光闪耀:“你果然会作出这种选择。” 徐阳逸有些感慨地看着四周:“不为繁花似锦,不为大道通天,只为自己的求知欲,无穷无尽的探索心。这是我修行的目的,我的道心。” “天道四十九,遁去其一,而我已经把握住了这个一,焉能自毁道心?” “这个一……从一开始的竞争对手,就只有七个人。其他人,无论多么凶险,都是我们辉煌背景的幕布。这条路太窄了,与其让其他人走,我顿足不前,不如我先走上一走,让他们无路可走。” 鱼肠点了点头,修行,本就修的是随心所欲,保持本心,若连自己的最终目标都推翻了,那还修什么修。 “我陪你。” 短短三个字,无需多言。 “那是自然,不过得更加小心才是。”徐阳逸仰天一笑,随后,低下头平静道:“既然是特意留下的,又何须畏惧。这里隔着七界十万八千里远,就算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存在察觉到,手也伸不了这么长。” 既然决定,就再无更改。话音刚落,他潇洒一挥手,从自己神识海中拔了出去。 熟悉的兽头,地毯出现在眼中,屋外阳光如春,心境意外地平和。 屋外,不知何时,三位老者已经匍匐在地,身着麻衣,头都不敢抬。 他们感觉很诡异,非常诡异。 明明房屋就在眼前,却根本无法进入,仿佛被一堵无形之墙挡住了一般。直到徐阳逸挥了挥手,面前的禁制崩溃。才谨小慎微地走了进来。 红线一直有趣地看着这几个人,它很想试试自己的幻境有没有变弱。可惜……这几个人连禁制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见过天使。”刚进门,三人也不管徐阳逸听不听的懂,立刻五体投地,以额触地,不敢有半分不恭敬。 太可怕了…… 从进门的那一刻,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兽巢,而这个男人就是兽巢中的绝世凶兽,明明盘坐在床榻上,他们却根本不敢小看半丝。 徐阳逸挥了挥手,三人这才双手负于前方,恭敬无比地站起,一位老者拍了拍手,顿时,一行穿着兽皮,画着纹身的健硕女子,步伐不是很统一,却面带僵硬的微笑,托着木托盘鱼贯而入。 上好的骨器,杯,盘,盏……恭恭敬敬地放在四周,各种他们认为最精美的桌椅也搬了进来。三位麻衣老者心脏狂跳,头都不敢抬,只敢用眼角余光看着对方的态度。 没有回答,越是没有语言,他们心中越惊恐,是不是自己的东西对方不喜欢?很有可能!看对方那一身从未见过的衣料,就绝非凡品,他……他看不上?但是……他们送来的器具全都是著名匠师打造啊!而且是最新颖的款式。 然而,没有一个人开口。房间里甚至能听到汗珠落在地面的滴答声。他们没有看到,徐阳逸只是饶有兴致地抚摸着送来的兽皮,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火灵根属性。”鱼肠有些愕然道:“剥下来起码数月了,灵力经久不散?这比那些杯盘好太多了。” “特产。”徐阳逸有些愉悦地舒了口气:“他们的修行是低,不过……这可是一个位面啊。” “墟昆仑没有无根九曲水,所以没有万灵丹,我的灵力超过了他们三层八,这就是特产。我不认为如此大的一个位面会没有特产。尤其……”他抬了抬下巴,平静地说:“他们这个修行阶段,恐怕旁门根本没有发展起来,满地的天材地宝在等着我,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他看金矿一样看着地面跪着的三位老者,无本生意,做起来作为美妙。 什么?抢?开什么玩笑!读书人……不,修士的事情,能叫抢么? 那叫借! 微笑着挥了挥手,正要说话,忽然之间,整个天空变红了。 一道道血色的光华骤然出现,从窗外射进房间内,顿时,整个地面一片血红,带着让人心颤的杀意。 “这是……”一位老者猛然抬起头,震撼无比地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居然没有顾忌徐阳逸,疯了一样跑出去,死死盯着天空。 屋里的女子刚愣了一愣,紧接着齐齐惊呼了一声,但并没有惊慌失措,只是马上关上门窗,对着徐阳逸拼命解说着什么。 徐阳逸叹了口气,缓缓抬起手:“我明白你们的好意。” “但是太吵了。” 一个响指,这些练气修士全都昏睡了过去。他并没有躲好,而是悠闲地推开窗,抬了抬眉:“有意思。” 天空中,太阳已经消失了,一条巨大的血色裂缝横贯空中,足足千米之长,无穷无尽的黑影,如同看到腐肉的秃鹫,嘶鸣着疯狂盘旋空中。 “呜呜呜!!”他醒来的祭坛上,已经放上了一根巨大的号角,足足有两人大,一位赤裸上身的男子,正拼命吹动号角。刹那之间,一片片筑基期的灵气拔地而起,一声声闷雷一样的战鼓响了起来,无数的旗帜刷一声平地而起。 流光溢彩之中,数千件法器腾空,不能飞行的练气修士严阵以待,有年老的,有年轻的,更多是中年。最后,二十道流光,轰然冲上半空,筑基之威笼罩部族。 “有趣。”他终于站了起来,缓缓走了出去。 这里已经非常靠近提拉冈底斯了。 一个被恶魔发现的位面,没有被毁灭,而且这些人境界如此之低,到底为什么? “只有一个答案。”他隐藏了灵气,负着手信步走到人群后方,不引起一丝注意:“你们的雅威很强……让地狱七君主有些忌惮。” “但……如果苏星瑶没有骗我,雅威……不是死了么?”

下一篇   第1117章: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