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初见(一) - 最强妖孽

第115章:初见(一)

高阶法阵,起码需要开一个小时检验它的稳定性。徐阳逸当然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拿出妖丹,他有妖丹这件事,世界上恐怕就那么不超过十个人知道。 知道又如何? 他微笑着,用手指轻抚过戒指。 不怕死的……尽管上来试试。 他手抄在西服裤袋里,毫不介意地一步走上了法阵的中枢。 刹那之间,这方天地,瞬间出现了无数的光点!范围之广阔,甚至堪比他突破中期的时候! 它们旋转着,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就在同时,徐阳逸猛然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巨大的海潮之中! 白色的,灵气的海潮! “完全不同的感觉……”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为此欢呼起来。如果说,当年天下独步的低级聚灵阵,是一条条小溪,这,就是一条大江!一片汪洋! 即便是末法时代,都能感觉灵气浓郁到了可怕的程度。不仅是运转功法,就是呼吸之间,都是那种泌人心脾的灵气,如同人的灵魂都得到了澄净。 这里的灵气根本用不着吸收,就算在这里睡觉,睡上三十四年都能自动突破下一个境界。 强压心中的兴奋,他睁开了眼睛。感慨地摸着下方的法阵:“真是羡慕古修……难怪那时候敢说金丹满地走,元婴多如狗……天地灵气如果如此浓厚,睡觉都能晋级,更别说天资聪颖,勤学苦练之辈了……” “但是我认为,古修到了现在,会更羡慕我们。”安宁微笑着轻声开口:“古时候的通信设备,只有飞剑,纸鹤,至少半个小时。但是,现在一条网线就能即送即达。更不提古代的修士如果是散修,或者是没有筑基的小家族。出一趟远门都痛苦万分。现在?” 她轻轻笑道:“十块钱的的士,随便走。就算是筑基前辈,没有一柄好一点的飞行专用法器,只用普通飞剑这些通用法器来飞行,或者肉身飞行,速度远不如飞机。” “更不要说安置家族的人了。现在?修士家族可以经商,可以炒股。古代,修行不济的家族,只有死路一条。” “也是。”徐阳逸点了点头:“我很满意。等会儿找牡丹给你们结尾款。” 转过身,他带着李宗元朝外走去。淡然开口道:“告诉牡丹,我要见舵主一面。” “主人!”李宗元吓出了一身冷汗,声音提高了好几度,立刻压低了声音:“您,您这是自投罗网啊!他可是接了黑杀令的筑基修士!” “他不敢。”徐阳逸平静地开口:“第一,他敢让我死在他房间里?第二……” 他看了看自己的戒指:“他如果不怕死,就来试试。” “但是,主人,您是妖啊!您……” “刷!”李宗元还没有说完,已经一把被提起了衣领,拉倒徐阳逸的面前,对上了那双冰冷的眼睛。 “李宗元。”就在他吓得满头冷汗的时候,才听到了一个如同冰刀一般的声音:“别挑战我的耐心。” “我就是我,谁都不是。你记清楚了。” 李宗元颤抖着点了点头,咬了咬牙,还是低声道:“但是,但是……我进阶……” “这是巧合。”徐阳逸一把丢开了对方:“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是……” “滴滴滴……”清脆的电话声响起在房间,一只修长的手拿起了电话:“喂?” “舵主阁下。”一个清丽的女声响起在话筒:“新晋a级军团团长徐阳逸先生请求见面,请问?” 握住电话的手紧了紧,千刃苍老的眉头抬了抬,沉默了许久,一只手轻轻梳理着满头华发,片刻后才淡淡道:“有请。” “呵呵……”房间里,一个男人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响起:“他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你……不打算清理门户?” 千刃脸上没有一丝神色,看着分成三块屏幕的巨大电脑,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过了三分钟,才冷然一笑:“你是让本座替你挨那颗金丹自爆?” 没人回答。 过了几分钟,男子的声音才轻叹了一声,再次响起:“如果道友做不到,就当没有这件事好了。” 门无风自开,千刃忽然开了口:“慢。” 门维持在一个诡异的弧度停住了。 千刃冷笑了一声,目光不着痕迹地挪到电脑上,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可笑……人族七大金丹,除开天载真人,地裁真人,还有五大金丹,却没有任何真人能凝聚到一起,反而被修行法院同气连枝的两位真人压制,真是……讽刺之极。” 沉默,数秒后,声音才叹了口气:“朱红雪大案因为此人的复出而暴热。浮云真人若亲自出手,一旦被发现,那就是扯动修行界两大势力互相攻讦的大事……谁都有自己的利益,谁都有自己道统,谁都在抢夺资源与天争命,金丹真人和真人之间的摩擦,争夺,各位老祖们怎么会像那两位前辈一般……恩……同气连枝,一心为国。” “呵呵……”千刃嗤笑:“这八个字,你说的很勉强。” 再次沉默,过了两秒,千刃悠然开口:“那么,就请浮云真人静候佳音吧……” “你刚不是说……”男子的声音响起道。 “本座说了什么?”浮云端起茶杯,有些出神地看着茶水:“本座从未说过本座拿不下他。” 他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门口:“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咚咚……”就在此刻,敲门声响起。千刃挥了挥手:“请进。” 徐阳逸走了进来,拱了拱手:“见过舵主。” “徐团长不必客气。”千刃微笑着手指一钩,一盏茶杯凌空缓缓飞来:“请坐。看茶。” “谢舵主。” “徐团长可还习惯?”千刃笑着等徐阳逸呡了口茶,这才微笑道:“若有不习惯……还是早点提出来为妙,羽林卫任务繁重,也不知道日后有没有机会。” 徐阳逸微微一笑:“我相信会有机会的。” “未必。”千刃靠在沙发上:“世事变迁,造化弄人,谁说的准呢……你说是么?小友?” 声音如同春日一般的温暖,话却如同寒冬一般的无情。谁都听出了里面潜藏的森森杀意。 徐阳逸笑了笑,没再开口。 “本座为你介绍一下。”千刃朝半空中微微抬了抬下巴:“无名,筑基中期,和我的境界一模一样……” 他半眯的眼睛里寒光点点:“这是浮云真人的亲传弟子。曾是我的师弟。” 徐阳逸的目光微微闪了闪,因为,他没有感觉到对方一丝半点的灵压,甚至存在的气息都没有。 “呵呵……”一阵嘶哑的干笑声凭空响起,如同夜枭一般,两声之后,再没有声息。 徐阳逸深深地看着千刃一眼,拱手恭敬地说道:“见过前辈。” 那个声音……是从千刃坐的地方发出来的。 千刃没有开口,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然而声音仿佛就是他开口说过这句话一样。 这不太科学……他的灵识现在虽然没有明确的标志,却比同阶修士强大了太多,筑基修士是非常强,但是,如果要开口说话,同时完美地隐匿自己,而不是用灵识交流,这就有点说不通了。 “前辈,我是来禀报刑天军团接下来三年的计划。”徐阳逸拱手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刑天军团这几年并不打算接任务。” “哦?”千刃不动声色地放下茶杯。 “另外,我已经给羽林卫总部打过报告,最近几年我都会在明水省分部修炼室,也就是下方……”徐阳逸看着千刃的眼睛,目光中没有一丝退缩,脚轻轻踩了踩地板:“二十米处修炼,除了舵主,不见任何人……” 千刃目光倏然闪亮,和徐阳逸的眼睛在半空中碰在一起,随即电光火石之间云淡风轻地移开。 “这种事,你本没必要亲口来告诉本座,现在却在这里项庄舞剑?”他脸上的神色仿佛一座冰山,冷笑着站了起来:“徐团长,这招是楚团长教你的?漂亮啊……在分舵下方二十米的修炼室修炼……空了几十年的修炼室,任何团长都不会挑这种烂地方,你敢挑……‘除了舵主,不见任何人,’徐团长……” “你是在防着谁?本座?” “晚辈不敢。”徐阳逸嘴里这样说,却动都没有动,这次拱手都省了。 “你已经敢了!” “轰!”千刃猛然站了起来,筑基修士的灵压轰然爆发,如同潮水一般席卷了整个房间,正中心的徐阳逸仿佛胸口被一记重锤锤中,喉头一甜,他硬生生地将这口逆血咽了下去。 “刷……”浪潮来得快,去得更快,下一秒,千刃几乎没有任何想法,灵压飞快地收了起来。 徐阳逸死死盯着他,手已经放到了另一只手的储物戒指上。 千刃牙齿狠狠错了错,他很清楚里面是什么。 金丹妖丹……随时可以引爆的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