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我的位面 - 最强妖孽

第1126章:我的位面

唔……貌似愚蠢的我又发错了章节,中午的已经修改……各位道友pc版的早应该能看到了,app的道友估计还要等一会儿,纵横app和pc不同步…… …………………………………………………… 徐阳逸终于想起了界锚是什么。随后目光火热地看着盒子。 界锚,星图,这二者密不可分,早在开云界他就知道了这一点。不过从未见过。 鱼肠缓缓解释着,他终于知道,界锚就是一个信物,修士将信物埋在这里,在自己所在的地方把持信物,就可以折叠空间,链接彼此。 它又是修士的眼睛,可以看清这里发生的一切。并且也是盾牌,排斥自己允许之外的一切。 “原来如此,七界就是用界锚控制其他位面的?”他若有所思,再次想起了不老山的星图。那应该是没有界锚只有星图的位面,只有将自己的信物,界锚插到那些位面上方,才是真正占据。 “呵……”他失笑地看着星空,自己还在为灵玉发愁,一位顶级的存在挥手送出的是一个物产丰富的位面…… 按捺下心中的火热,他立刻问道:“怎么用?” “它的用法很简单,制作很困难。你应该知道,所有空间,时间的法宝是最为珍贵的。这关系炼器一道,炼器和炼丹不同,因为灵根限制,炼器大宗师什么灵根就只能打造什么灵根的法宝。而灵根关系着准则,也就是:木灵根----木之准则----木系法宝。” “而界锚,是融合空间和时间的法宝。” 鱼肠笑道:“想到了么?为什么界锚珍贵?” 徐阳逸感慨地点了点头,怎么可能不懂?也就是说,空间神则和时间神则的炼器大宗师联手,才能打造出一件界锚。 或许材料不珍贵,但是条件太过苛刻。 两大神则的持有者,如果不是遇到苏星瑶,他都没听人说过。还要两人都是炼器一道,还都是高阶,这才能打造出来! 说是价值连城都不为过! “可惜……金苹果我本来不准备送出的,它默默在我体内为我增加了起码三分之一的灵气吞吐量。”他惋惜道。 “照你的推测,不送就是死,而且也未必无法替代。好了!!一个位面都握在你手里!你赶紧祭炼它!然后立刻放下去!界锚成型需要时间,最多五十年后,这个位面就是你的私产!当年专诸都没这么好的运气!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徐阳逸微微一笑,划破指尖,一滴鲜血飞出,顿时,四方盒子上爆发出一片光华,无数的裂缝出现,数秒后,竟然化为了一颗金色的种子。 “不必奇怪,界锚五花八门,甚至听说有动物界锚。他们虽然是炼器炼出来的,不过需要一个载体,载体是什么不重要。”鱼肠解释。 血液顺着种子尖端蔓延,很快,一道道血色纹路出现在种子上。徐阳逸盘膝打坐,将自己的印记刻印进去。 雅威的交易果然公平,没有任何陷井。日升月落,三天后,徐阳逸缓缓睁开眼睛,面前的种子已经成为暗红色,阳光下如同晶莹的宝石。 随着他眼睛睁开,种子化为一道红光落入下方,没有半点异样,足足十分钟后,一株歪歪扭扭的幼小蔓藤从地下冒了出来。 “就这?”徐阳逸愕然。 “是它,你可以感受到它上面的神则之力。对于界锚不要用眼睛去看,只看它的本质,千奇百怪的界锚多的是。” 徐阳逸遗憾地收回目光,看了看下方,金狼部族仍然人流不息。他们这几天一直盘坐天空,还炼化了界锚,而所有人都仿佛没有看见。 对于他们,他就是雅威。 “走吧。”徐阳逸伸了个懒腰,目光发热地看向周围大地:“这是我的位面……我的第一个位面!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在这里大展宏图了!” “一周,学会他们的语言,接下来的时间,我要吃透万化真鉴!将上面的丹方全部拿下!” 身化流光,而下方,大巫,左庶荣几人,已经毕恭毕敬地等着他。 时间过的很快,仅仅一周之后,金狼部族的人欢呼雀跃,因为……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答应他们,作为这里的保护神。 “拜见尊敬的狼毒大人!”最大的房屋之中,大巫带领着所有人朝着徐阳逸跪拜,对方坐在最中央高大的兽骨椅上,一方柔软的白狼皮,周围挂满了兽骨图腾,万道紫芒从他身上散发出,如同旭日东升,又仿佛紫气东来。让这个仪式看起来神圣无比。 房屋之外,无数的青年部族脸色激动,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来的,但是,他们知道这个人很强!非常强!有他在,恶魔一定不会再敢来! 龙雀城算什么?就算城主,看到金狼部族也得绕着走! “愿日月永远照耀您,愿您永远如同高山上的雄鹰,一直强大如斯!” “金狼神保佑我们!”整个部落数万人,听到这句话之后,齐齐地高呼,随后五体投地,久跪不起。 徐阳逸站了起来,目光透过他们,看到了远方肥美的土地,还有上面数不尽的灵植和露天矿场。 做这个实力低微的部落的保护神,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必定会回到七界,这里需要一个代理人。 金狼部族不错,他也懒得去找其他人。至于对方忠心不忠心……重要么? 可以换的人还很多。 “我不会掺合部族里的任何事情,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一挥手,一幅庞大的地图出现在百米大的集会所中,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将我标注的东西,留下一半,另一半全都拿回来!”徐阳逸兴奋地一拳锤到了地图上:“今天开始,你们的使命就是扩张,扩张,再扩张!我会庇护你们!谁如果拒绝,我会让他们归于金狼旗下!” “所有我标注的东西,都大力去收!不要害怕恶魔,从今天开始,没有恶魔。也不必介意那些城主。明白了吗?回答我!” 沉默。 数秒后,大帐内外,一片山崩海啸的欢呼。 扩张! 这是无论任何时代,都最具有吸引力的词语! 之前不敢扩张,是因为没有坚实的后盾,他们还不是城主的对手,如今,他们的大腿粗得可怕!金狼旗注定要插遍整个狼酋位面! “大人必胜!!”“金狼神完胜!”“愿日光永远照耀您!” “很好。”徐阳逸胸口微微起伏坐了下来,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鱼肠倒抽了口凉气:“这……也太可怕了……” “确实很可怕。”徐阳逸舔了舔嘴唇:“不过,如今使用者是我。” 在他掌心中,欲望符箓一点点散发着光芒。这是它最基础的使用方法,调动所有人的欲望。 贪欲,没有思考,这些人几乎不会去考虑对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他在这里,这些人反抗的心都不会有! 幸好……这种东西从苏星瑶手里拿下来了,否则,数百年后,对方带着几个位面的死士杀来,那才真的麻烦。 当天,金狼部族的旗帜第一次扬起,代表着征伐的战争号角吹响,无论男女,带上他们最强大的法器,高大的牧山兽迈着令大地颤抖的步伐,潮水一样冲向四面八方。 一天后,十几只肥硕的负重妖兽跋涉数百里前来,数不尽的天材地宝倒垃圾一样倒在广场中,在七界要洗干净,处理好,用顶级的玉盒盛放的原材料,满地都是,足足堆成了小山。 广场中央,徐阳逸一个人坐镇金狼部族,一口五米高的丹炉已经屹立在此,南明离火欢快地舔/舐炉底,火焰已经成为了赤红。而炼灵圣焰悬浮一旁,有了这么多材料,不试着融合一下两者怎么行? 自己需要担心材料的消耗? 灵识之中,一百多只矮脚骆驼一样,二十米长,五六米高的负重妖兽,正缓缓朝着这里爬来。 “开始吧……”月上中天之时,他深吸了一口气,万化真鉴打开半空,如一道绿色海潮,全力开始了丹道的攻坚战。 第一份丹药,宗师级,先天造化丹。 夺先天之气,养后天之根。有几率让灵根产生变异。专门应对刚到尊圣之日,修士一生一次的“洗点。” 如果变异了别的灵根,一切都要重新打算,这也是修士之前底子打得不好,卷土重来的唯一机会。 七界上,价格长居十万灵玉一枚。 日子飞快过去,一个月后,无数金狼旗汇聚,押回数不尽的战俘。同日,龙雀城金光漫天,城主盛怒出击,再没有归来。 第二月,龙雀城沦陷。之后,金狼旗帜潮水一样淹没四面八方,整个部族族地一再修葺,一再扩大。 而部族中心的广场,是为禁地,无人可入。徐阳逸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在自己的禁脔位面上放肆编织着属于狼毒的大网。将他的根系插到每一个角落。 …………………………………………… 时间的快慢,都是相对的。对于徐阳逸来说,这段时间过的非常惬意,非常愉快,界锚种下,全心全意冲击丹道瓶颈。但是对于穆萨维斯来说,就不是这样。 “格达,格达……”响亮的马蹄声,从路上踩过,四匹三人高的巨大地狱战马,浑身燃烧火焰,飞快从穆萨维斯面前冲过,扬起的火焰腥臭无比,让它狠狠磨了磨牙。 这是一条无法形容的大路。 宽……已经找不到语言来描叙了,一个位面展开的宽度,恐怕都不及。它即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