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震慑 - 最强妖孽

第1130章:震慑

“怎么回事!?”“有人侵入祭坛?”“怎么可能?我们没有发现一点异常!”“看!恶魔!那是恶魔!” 大巫凝重地看着天空,刚要呼喊全族戒备,但紧接着,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浩瀚如海的威压,轰然压满整片天穹! 滚滚魔气,森罗万象,如一点墨汁入空,紧接着铺满他们所有视野,整个金狼部族大地拼命颤抖,大巫倒抽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双腿一软,已经跪了下来。 太可怕了…… 这到底是什么境界?如此恐怖的恶魔!面对它,仿佛面对一个充满火焰的地狱,根本没有一点生存的希望。如果之前来的是这种恶魔,恐怕…… “扑通……”随着他的跪下,整个金狼部族不知道多少人,全都浑身冷汗地跪了下来,不是对恶魔崇拜,而是对力量,那种真正强大力量的顶礼膜拜。 这一刻,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其他事情。 但是,根本不等他们空白完毕,下一秒,一只青色的灵光巨拳呼啸而起,平地波澜,周围所有树木哗啦一声齐齐后仰,无数的人惊呼着倒飞出去。 青色巨人,顶天立地! “轰!!”一声巨响,青色拳头直接命中西里安,一声惨叫传出,一圈巨大的青黑色波纹横扫天际,刚才还风和日丽的天空,这一瞬间电闪雷鸣,乌云蔽日,狂风肆虐大地,冲击波横扫天穹。下方所有人脸色都在惊恐的青色,和震撼的白色之间转换,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自然灾害一般的场景。 “凡人!!”西里安骨头断裂了好几根,猛然回过头:“你真的要和伟大的费勒斯家族为敌!!” 声若雷鸣,金狼部族的人全部捂着耳朵惨叫倒地,一位尊圣危急之中发出的怒吼,还不是他们承受得起的。 就在此刻,一股柔和的力量,马上将他们隔绝,每个人身上都是压力一松,大巫,左庶荣几人,喘着粗气,心脏急剧跳动着,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刚才电光火石,那种恐怖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就被更加强大的感觉所取代,他们只感觉在生死之间走了一圈。 “哦?费勒斯家族不是不会为一个议员的消失出动么?” 青色巨手化为青烟消失,徐阳逸的身形缓缓出现。随着他的出现,天空震荡起来,一圈圈的青色,如同驱赶一样,将无数黑色魔气赶走,不过十几秒,就从墨黑化为了纯青。 下方的人完全呆滞了。 刚才的强大之感还没有过去,现在,比刚才更加强大的感觉笼罩整个世界。目光所及,都是青色,感官所至,皆为完全不同的力量。他们对于强大的认知一次次被颠覆,最终,又回到了徐阳逸身上。 “大人……完胜……”大巫颤抖着跪了下去,看到了徐阳逸的真正实力,那种翻天覆地的威严,让他们再无一丝不臣之心,虽然从未有过。 “这……这真的还是人?”左庶荣浑身发抖,嗓子发干,这种怪物……这样的怪物居然存在于世界上,他们以前修行的……到底是什么? “老天……”更多的,是无数说什么,甚至跪拜念头都已经消失的族人,他们想起了以前敬若神明的城主,想起了最强大的大巫,现在……忽然觉得,也不算什么。 “你敢!!”雷霆咆哮从空中炸裂,西里安真的急了,刚才那一拳,没有任何神通,但就是震裂了它的骨骸本体,它也在震撼,人类居然能走到这种地步? 徐阳逸笑了笑,现在确实没有任何神通。不过……别人有。 “用领域对付你,都是抬举。”他缓缓伸出手,黑光一闪,鱼肠已经嗡鸣出现手中。手指轻轻拂过三次青锋,他缓缓道:“就你这样的……居然也能名列议员?” “费勒斯家族是不是该倒闭了?” 西里安浑身都在颤抖,一言不敢发,飞快冲向天穹,在它头顶千米之外,一个巨大的漩涡已经形成。它现在根本没有还手的念头,更不敢分神说一句话,那一拳它就感觉到了……差距太大了,简直如同恶魔的尊圣大圆满面对它一样! 逃!离开这里! 对方真的有灭杀它的实力! 难以置信……提拉冈底斯,费勒斯家族,原初世家,一位议员居然不如一个落后位面的野人!而且刚刚一拳就被打得没有对战之心,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它一定会捧腹大笑。 下一秒,天地间亮起一抹璀璨的光华。 它,太明亮。 以至于这一瞬间其他的光芒都近乎暗淡。世界成黑白。 它,也太华美。 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一种观礼的心态来膜拜,甚至觉得,死在这极致的一剑下,也没有什么。 这是值得用生命去铭记的一剑。 锵! 出鞘入鞘,同一个声音。天地间只剩一道白光,横剖天地,经久不散。 没有任何声音。 数秒后,刷的一声,大地飞花,无声轻响,云层整整齐齐化为数片。四散溃逃。云淡风轻中,只余天地间璀璨的一道剑芒,经久不衰。 皆杀! 鱼肠的解封一剑。 狂风吹动徐阳逸衣袂乱舞,如同战神再世。他看了一眼空中,平静道:“如果让我加三成价,你那位安德丽娜,恐怕就负担不起了。” 他的身影化为流光进入光幕,光幕再次闭合。闭合的瞬间,天空中的骨头骸骨,数秒之前还像魔王一样的西里安,轰然崩溃。 只剩下周围无数沉默地人群,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再敢指着光幕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连人的身份都褪去了,现在,徐阳逸在他们心中,就是神。 真神。 所有人,都还留在神留下的一剑之中,一剑开天,道韵悠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一言不发,悄无声息地做起工作来。生怕打搅到神明。 “我……”一位年轻修士,嘴唇发干,眼睛死死盯着光幕:“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地步……” “哗啦!!”几乎就在同时,十六地狱,暴虐之间,黑街。安德丽娜一声惊呼,手中一枚拳头大的猫眼石轰然破碎。 死寂,死一样的寂静。 安德丽娜如同针扎了一样跳了起来,旁边的黑眼也好像见到了鬼,眼珠死死瞪了出来,碎裂的猫眼石碎片悬浮空中,两位恶魔都张大了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它颤抖地伸出了手,停留在猫眼石外面,声音如同鬼哭:“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最后一句,已经尖叫了起来。这座位于黑街最深处的骨头城堡,立刻爆发出一片剧烈的烈焰,震颤不已。 “怎么回事!!”“保卫大人!”“有人胆敢进攻城堡?挑衅费勒斯家族的威严?!” 希屡屡!一阵阵地狱战马的嘶吼声从城堡各处响起,一声声恶魔的嘶鸣响彻黑街的深处。不到十分钟,数千恶魔大军,已经聚集在城堡各个角落,只等一声令下。 然而,没有命令。 安德丽娜摇着头,张着嘴,一道道火焰从嘴里喷出,嘶声道:“黑眼……西里安议员……去了多久?” 黑眼第一次不恭敬,发抖看着猫眼石碎片,语不成声:“八个小时……它到达狼酋位面一共八个小时……” “但是……前几个小时,都没有灵力碰撞的痕迹……到了最后……灵力忽然激荡……它……阁下它……没有支撑过二十秒……” 安德丽娜嘴唇张了几次,又闭上,最后才干哑地开口:“对方是人类……历史上……人类战胜同境界的恶魔……最短多少时间?不……是杀死……” “据家族记载……已经遇到的,是三十二秒……那个人类修士如今为第七地狱的奥楚芬家族效命……而且……而且是上议院的一员……” “你说……可不可能,前面七个小时,是对方在布置?然后骤然发难?” “老奴……不知道……但是……七个小时的布置……西里安阁下真的不会发现么?” 又是死寂。 针落可闻。 大约五分钟后,两位魔鬼的脸色已经无比难看。 从极度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它们立刻意识到了一件事。 踩到硬点子了…… 钢板,超级钢板,这种人……如果进入家族,完全归附恶魔的话,地位比它还高!自己选择本能的抢夺,绝对是一招臭棋! 自己踢不动这块钢板! “怎么办!!”安德丽娜立刻回过头来,金色的眼睛带着恐慌:“我是不是惹怒他了?我……我要不要去补救?” “实力如此可怕,又是炼金术师……天啊……如果它加入敌对恶魔派系,绝对是灾难!我的灾难!” “别急!”黑眼也回味过来,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心脏乱跳,哑声道:“不能这样!绝不能这样!” “这是对人类示弱!就算他以后为我们炼丹,也绝对凌驾我们之上!而且……这样的高姿态如果请回来,我们只能沦为笑柄!什么时候费勒斯家族的嫡系连一个野人修士都拿不下了?我们必须压住他!既然开了这个头,就绝不能中途撤退!” “只有让他知道恶魔的实力,费勒斯家族的实力,安德丽娜小姐您的实力,他才有可能归附于您!您不是还有两次机会么?您……可以申请最强的议员!不……我觉得先让穆萨维斯滚过来!它的另一半灵魂捏在对方手中,对方可以随时传达意图!这是灵魂传音,只要有空间裂隙就可以办到!西里安阁下的裂隙应该还没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