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丹道宗师(一) - 最强妖孽

第1132章:丹道宗师(一)

衣袍一拂,天空中安德丽娜的面容带着怒吼消散。周围的人已经看的呆了。 太霸气了…… 之前一语退恶魔,之后一招杀敌。现在……这个看似很强的恶魔,居然直接让滚。 恶魔位面,安德丽娜尖叫着退出了穆萨维斯的灵魂,刚出来,就发出一声疯狂的怒吼:“不知死活的蠢货!!火焰之河的蛆虫!!最低等的粪便!!我会让你后悔这么和费勒斯家族的嫡系通话!!” 怒极的咆哮回荡大厅,穆萨维斯瑟瑟发抖,它完全想不到,主人到底说了什么,居然把费勒斯家族的嫡系气成这样? 他,他到底知不知道费勒斯三个字代表什么! “动用第二次机会!!”怒吼够了,安德丽娜低下头,咬牙切齿地开口,火焰一团一团往外喷:“我会请议员马歇尔出手……尊圣中期!我就不信,他一个区区人类,能扛得动中期的威严!!” 说完,它也是一阵悲从中来,看了如同小猫的穆萨维斯一眼,心中的怒火奇异地平息了。 这些低等恶魔……可能从不知道费勒斯三个字代表的意义。 那是争夺,是屠戮,比平常恶魔凶残几十倍的争夺资源,屠戮同类。大家族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辉煌,每一页辉煌的篇章都是用血来染红。 它大概根本想不到,在它眼中高高在上的自己,实际上捉襟见肘,已经走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如果……”黑眼忐忑地说:“如果……马歇尔议员……” 安德丽娜深吸了一口气,脸上表情无比纠结且精彩,数秒后,才咬牙切齿道:“先……看马歇尔议员能不能成功吧……” …………………………………… 时间过的很快,这段时间,堪称徐阳逸修行以来炼丹的黄金时间,无人打搅,天材地宝堆成山,一个月根本用不完,下一个月的又运过来了。金狼部族霸占了整个狼酋位面的三分之一。据说剩下的部族已经结成联盟,共同抵抗金狼部族。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于前往金狼部族族地进行刺杀。 不是没来过,而是来过很多,当三位金丹后期的城主一起前往,不到五秒同时灵气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赶来。 偶尔休息,徐阳逸会去看一眼界锚,那株幼苗已经成长了起来,在一片草地之中丝毫不显眼。他仍然加持了数道禁制,这才放心离开。 狼酋位面不存在能威胁到他的生物。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安德丽娜来过一次之后,仿佛销声匿迹,徐阳逸丝毫不担心对方请来太虚级别的议员。安德丽娜外强中干,他早已经看透。 面对一位干瘪的,空有头衔的恶魔,如果他还会手下留情,那就太蠢了。 仗势就要欺人,这才是他的一贯作风。 夜,月华如洗,一轮明月高悬天际,他已经静坐光幕中整整四十天,而在他面前,丹炉缓缓旋转,一道道青色的灵气形成方圆二十米的漩涡,一颗颗灵气光点盘旋其中,好似九天银河。 第九百七十次炼制先天造化丹。 此丹涵盖了尊圣期间可以处理的药材,手法中的三分之一,这数月的苦修,让他已经在宗师边缘上的一脚再迈进了一步。 神识化丝,分化千万,在他身后,无数道灵线交织为一只一只拈花光手。每一根灵线上,又生出更多的手,以他为圆心,飞快处理着一切情况。两点火焰在庞大的神识操纵下,一点赤红,一点银白,飞旋丹炉两边,从空中看下去,仿佛绿色的太极。 轻轻睁开眼睛,他微微舒了口气,鱼肠轻声道:“失败了?” “不。”徐阳逸看着天上繁星,现在为止,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如湖,波澜不兴,这一次没有任何突发状况。 “这次,会成功。”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这种预感。” 鱼肠感慨地看着他身后,沉声道:“神识化丝,灵分千条,宗师的标志,你……只需要一枚代表宗师的烙印丹药出现,就真正踏入了宗师之境。蒋老的器灵对我说过,你本来距离宗师就不远,不过蒋老为了不让你好高骛远,一直说你踏入匠师不久。” 徐阳逸没有回答这句话,幽幽道:“这几个月,修为没有长进,但是我明显感觉到神识坚固了很多。虽然以前也很坚固,但是是分散的,现在,凝成了一面盾牌。不过啊……真正到了要成功,正式踏入宗师的时候,心情反而并没有太大波动。” “任何成功都是不断的努力积蓄而来的。激情在不泄的持之以恒中消磨,到了最后就是水到渠成。这是顺其自然,天道酬勤,当然没有波动。”鱼肠微笑道:“开始了。” 话音刚落,面前的丹炉周围的青色漩涡齐齐一颤,疯狂朝着丹炉冲进去。被先后天两团灵火包裹的丹炉,此刻却仿佛无底洞一样,拼命吸收着周围灵气,数秒之后,啪的一声脆响,整个祭坛的灵气居然被吸纳一空!他布置下的光幕层层碎裂。 刷刷刷……万丈绿光从丹炉底部升起,形成一朵无根青莲,和上次一模一样,缓缓托着丹炉,飞上半空。化为黑夜里的绿色太阳,无比夺目。 古朴的丹炉中心,一点绿色闪耀蠕动,如同宇宙初成,鸿蒙开辟。无穷无尽的灵气光点环绕周围,绿夜群星。 尊圣丹药,而且是其中最难练的之一,已经能和天地轻微共鸣。虽然不能像当初洗星海那样,一丹出世,闪耀苍穹,但已经蔚为奇观。 随着绿色光点的旋转,一丝丝淡淡的药香从丹炉中幽然飘出。虽然很淡,却诡异的经风不散,不多时,已经弥漫了整个金狼部族。 徐阳逸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身侧青黑光芒同时闪耀,盘膝而坐中,缓缓升上天际。 心神,在这一刻无比统一,完全定在了丹炉之上。 此丹,丹成就在今夜。 难以形容的清香,越来越浓,最后化为一道道流淌的白雾,弥漫小半金狼部族的领土,以祭坛为中心方圆三百米,尽皆仙雾茫茫。而这三百米,同样有不少修士打坐。 “滋……”大巫正在房中静坐,鼻头轻轻抽动了一下,眉头皱起。方圆三百米内,金狼部族的实权派全都在这里,这里是最安全,也是最核心的地方。此刻,不只是他,所有三百米内的修士,全都做了同一个动作。 好……舒服。 那种泌人心脾的舒畅感,不知道什么味道,居然让人全身数万个毛孔齐齐打开。仿佛吞云餐霞,傲立于云天之上,无比滋润。 大巫很犹豫,他不知道是否应该睁开眼看一眼,修士打坐,一个周天一轮、功,如果他睁眼,那么这轮小周天就废了,小周天一般都四个时辰,也就是八个小时,现在才修炼两个小时。他非常不情愿。 如果是以前,那没什么。但是……徐阳逸在这里,所有人目睹他如同神明一般的身影之后,现在一到晚上,全部都静静修炼。没有人提出要加快修炼速度,没有人提出新的章程,完全是在目标,偶像的鼓舞下,无声而自发的进行。 祭坛之外,还有上千人静坐,那是一些年轻的修士,他们固执地认为,越靠近神明,自己的修行速度越快。 大巫努力压制着心中奔腾的渴望,那一丝一缕的香气仿佛要把心脏都勾起来那样。十分钟……二十分钟……二十五分钟后,他猛然睁开了眼睛,一步冲了出去。 不行了! 好香!这股味道不是纯粹的香,而是灵力的香!简直……简直像闻着就能让人一步登仙那样! 对于他们区区筑基,尊圣境界的丹药,就算药不对症,那磅礴的灵力说是一步登仙也不为过。 拼命冲出屋子,旁边一排排的房屋大门几乎同时打开,左庶荣,山佬,山奴,山长,还有一些自愿投诚的其他部落首领,其他部落大巫,几乎同时冲了出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有些泛红,呼吸急促,死死盯着天穹。 “这是……”大巫刚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双星闪耀。 一方丹鼎,如绿色太阳,徐阳逸似青黑月亮,此起彼伏,你我交辉。不明白他在做什么,但是仅仅是看,就感到一种悠长道韵。 技进乎道。 “呵……”山长震撼地看着下方,整个祭坛及其附近,已经笼罩在一片白色迷雾之中,只要嗅一口,就感觉心旷神怡,几乎等于一天的修行! “这到底是什么?”一位其他部落投诚过来的大巫,愕然看着天空:“神灵的密藏?仅仅是散发出来的散溢灵气,就能泽被方圆三百米?这……这还是修行么?”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就在祭坛周围,无数的修士表情古怪,仿佛想拼尽全力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又仿佛想闭上眼努力修行,不放过这来之不易的修行良机。 纠结的心态,导致很多人在修行,脸上的表情也很诡异,心不在焉。 大巫等人深吸了一口气,再也顾不得其他,数十位筑基强压心中的喜悦,化为流光直冲祭坛最边缘。二话不说,立刻打坐起来。 刷刷刷……一片清风吹来,徐阳逸终于睁开了眼睛。 时候到了,心中有个声音对他说。很奇怪,到了他这样对丹药下一步怎么做闭着眼睛都能知道的时候,一切都仿佛拉通了。 双手徐徐抬起,紧接着,悄然而动,明明不快,身侧却留下了一片手印的残影。 万化真鉴凝丹诀.三花聚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