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天使与恶魔(一) - 最强妖孽

第1135章:天使与恶魔(一)

马歇尔呆住了。 如果再给它一次机会,它不会如此自信。 明明之前对方免疫了自己的欲望操纵,它就应该提高警惕,但是看到自己的本命法宝居然过而不入,它是真的呆住了。 高手过招,一瞬定生死,已然足够。 欲望符箓吹响了徐阳逸全面进攻的号角,紫光爆射,如同紫色流星,一剑飞仙,紫气东来,如今……距离它已经不到百米! 百米,对于尊圣,那是一个无法计算的时间。 因为太短。 “该死……该死!!”随着一声尖叫,寒光骤然闪烁,徐阳逸身影已经出现在马歇尔身后,剑身上的火焰终于缓缓熄灭,如同从烈火中涅槃,他缓缓站起,看了一眼身后棺材般的人柱,平静开口:“七百八十秒。” 人柱仿佛在颤抖,数秒后,才嘶哑道:“为什么……” 徐阳逸轻轻抹过鱼肠,淡然道:“你废话太多。” “总共十几分钟,你说了三十多句话,你不知道……”他随意挽着剑花,鱼肠欢快地在空气中飞舞,道道银芒在空中流淌,缓缓道:“反派总死于话多么?” 轰!!话音刚落,人柱完全炸裂,赤红的火焰横飞天际,变成一道道火焰飞射。数百只手齐齐断裂,十几米高的人柱完全崩塌。 绝望的面容倒映空中,它无法接受这个理由。战斗中的话并非没有作用,而是捣乱对方心神,打击对方战意的必要手段。它想不通,为什么它操纵情绪会失败?为什么自己明明占尽优势,被别人瞬间反扑? 反扑只有一刹那,结果却是一剑封喉。 “告诉我……”它嘶哑的声音最后响彻半空:“为什么……你不受恶魔的欲望操纵……宇宙任何生物……都无法避免……” “至少……至少会有一秒的停顿……行动也会迟缓……你……完全没有……” “这个啊。”徐阳逸打了个响指,微笑道:“你选错了方式。” “为什么!!”马歇尔用尽最后的力量咆哮道。 徐阳逸淡笑转身:“秘密。” 轰!!身后传来剧烈的爆炸,无数的烈焰彻底吞噬了马歇尔的躯体,一位天魔,十几分钟之后化为飞灰。 “啪!!”十六地狱,暴虐之间,黑街。一枚猫眼石瞬间炸裂,安德丽娜疯了一样站了起来,嘴唇发抖地看着悬浮空中的碎片。 身边,黑眼同样中风一样抖个不停,伸出手,想触摸空中的猫眼石,却根本办不到。 “死了?”安德丽娜喉咙都在发干,嘶哑地看着半空:“马歇尔大人死了?” “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尊圣中期……抓不住一个尊圣初期……而且,而且这才十几分钟!” “这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假的!!” “我不相信!!” 最后,她已经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 不是震惊。 她的眼珠子都红了,现在,脑海中只有两个字,拼命循环,无限轮回。 两成,两成,两成,两成,两成…… “哗啦啦!”面前的案几上,雕刻精美的骨制品器具被它发疯一样扫到地上,她真的快疯了。五分之一的利润啊……一枚丹药,据它所知的市价,利润在四倍左右,这下,一口气消失了五分之一! 心都在滴血! 愤怒? 不不不,没有了,这是表面光鲜,外强中干的它的最后一张底牌,而且两位议员的死,迟早要算到它的身上。它已经再无牌可出! 是,它是可以呼唤太虚,它好歹也是墨菲斯托费勒斯的嫡女,但是,太虚一旦到了,发现这种好苗子,还是炼金术师,轮得到它? 根本不可能! “该死……该死!该死!!”它发狂一般尖叫着,精粹的魔气从体内横扫而出,四面八方顿时出现无数被腐蚀的痕迹,红发飘扬中,它伸出手,仿佛要拥抱天空,惨笑道:“怎么会这样?” 随后,它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黑眼恭敬地跪在它旁边,低着头一言不敢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它颤抖着扶着黑眼站了起来,黑眼手都被它握得生痛,却根本不敢说话。 “怎么办……”安德丽娜的声音无比沙哑,仿佛十分钟老了几百岁:“我该怎么办……” “我没有实力再去让他低头了……难道……难道我尊贵的费勒斯家族嫡女,真的要去迎接一位凡人?!” “把他从那个低劣而卑微的位面请回来?!” 黑眼沉默,许久才长叹一声:“我的主人……如果您真的想和他联盟,恐怕只能您亲自出面了。” 没有谈收服。 现在提起这两个字,是侮辱安德丽娜的骄傲。 “我做不到!!!”安德丽娜咬牙切齿,死死盯着周围:“我费勒斯家族,十八大原初家族之一……兄弟姐妹三百多人,就我一个人去迎接一个区区凡人……你知不知道,就算我蜗居黑街,不知道多少我亲爱的兄长们,布置下的无数探子就在周围!” “什么?”黑眼吓了一跳。 “没骗你……我谁都没说过!它们恨不得我永远死在这个烂泥滩里!永世不得超生!” “如果让他们看到我去迎接一个人类……我……我……”它嘴唇发抖,说不下去了。 黑眼也沉默了。 “要不……算了吧……”许久,它才说道。 “不可能!!”安德丽娜已经纠结到发狂了,嘶吼道:“这种人才……东方系谱的炼金术师!战斗力几乎达到了变态的地步!我需要他,我的灵魂都在呼喊着,我需要他!我从未有一时一刻放弃过招揽他的想法!” “他是尊圣,我是魔君嫡女!我们的身份本身不相伯仲!” 又是难耐的沉默。 黑眼很理解安德丽娜的心情,这样的人才……不!妖孽,放到哪里都是一块香饽饽,敌人就算打败了他,第一反应也绝不是杀死,而是招揽。而且会非常反复地招揽,安德丽娜前言不搭后语的状态,正证明了这种心态。 “让穆萨维斯过来……”安德丽娜干吞了一口唾沫,嘶哑开口:“我……要再一次和他对话……” “我伟大的主人。”黑眼立刻劝诫:“不要再恶化我们的关系了。” “让你去做你没听到吗!!”安德丽娜暴跳如雷,随后,声音小了下来,无力地坐在白骨座椅上:“我……只想问问他……有没有自己过来的可能性……” 应该没有……黑眼不敢回答,鞠了一躬,正要离开,忽然目光一闪:“主人!您看!” 悬浮空中的猫眼石,不知何时已经散发出微微光芒。 安德丽娜愣了愣,随后,失神的眼中爆发出惊人的活力,化作火焰立刻冲了过来,死死盯着碎片。 “魔气……” “好浓郁的魔气!” “灵魂石,只会对魔气起反应,狼酋位面是个低级位面,他们交战周围应该不可能有其他人。这可是尊圣的战争。现在,马歇尔大人已经死了。也就是说……” “他……是恶魔?”黑眼倒抽了一口凉气:“而且……是天魔?纯血天魔?” 安德丽娜豁然回过头,胸口急剧起伏:“来人……来人!!” “摆驾!用最好的仪仗!全军进发狼酋位面!!” ……………………………… 狼酋位面,盆地战场。 “你的实力居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夜风之中,鱼肠无比感慨:“你已经超越专诸了……你现在……恐怕等于尊圣中期顶峰的实力。而且……这还是没有找到功法的情况下,一旦找到,你甚至可以媲美尊圣大圆满!在尊圣之境……你罕逢敌手!同境界能战胜你的,几乎没有!”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死死握了握拳。 他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强大。如果找到合适的功法…… 太虚之下第一人的称谓,舍我其谁? “不。”他忽然停住了脚。遥望星空:“还有三个人。” “或许,他们才是唯一可以和我争锋的人。” “不过,我不相信你们比苏星瑶还强。” “一对一的情况下,身怀两枚符箓的我,无所畏惧。” 感受着胸口翻腾的灵气,欲望符箓在洗手马歇尔的负面力量之后,宛若新生,拼命翻腾起来。但就在此刻,忽然之间,一片剧烈的疼痛猛地冲上了他的大脑! 根本没有丝毫反应,超过神经的痛楚,让他死死咬着牙砰一声跪倒地面,全力摁住肩膀。这一下,灵力没有丝毫收敛,方圆数万米,整个大地如同雷鸣,轰隆巨响传遍天际,满地硝烟之中,一道道可怖的蛛网纹飞快从他脚下蔓延,随后化为无底裂缝。 尊圣一跪,大地难当。 “你怎么了?”鱼肠吓了一跳,立刻问道。 没有开口,徐阳逸低着头,黑色长发随风飘舞,一道道魔气,从他身体中升起,鱼肠大惊之下,刚冲到面前,徐阳逸猛然抬起头。鱼肠倒倒抽一口凉气,暴退百米。 那已经不是人类的面孔了…… 而是恶魔……纯正的恶魔,不知道是什么恶魔种族,他的皮肤已经开始变得雪白,而眼白全黑,眼珠化为红色,黑发飘扬中,两只巨大的角,如同最雄壮的羚羊,正拼命扭曲,要从皮肤下冲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