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天使与恶魔(二) - 最强妖孽

第1136章:天使与恶魔(二)

“这是……魔化?!”鱼肠愣了一秒,猛然冲上,但是还没到,徐阳逸猛然一声怒吼,周围群山层层碎裂,一个巨大的盆地,刹那间少了数十米! 尊圣的全力爆发,绝非一个低端位面可以接受。 一道道漆黑的纹身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他的身上,卡卡卡!无数的骨节爆响,一根根骨刺随着徐阳逸的咆哮从他体内冲出,魔气形成一股黑色旋风,拼命灌注他的全身。他身体的白色已经完全不正常,而是惨白,好似白纸。 “走……”魔气旋转之中,徐阳逸喘息的声音飘出来,鱼肠咬了咬牙,再次化为流光,而这一次,刚刚出现,天空中已经满布剑影,根本分不出真身。 “我不会走。”数万个鱼肠齐齐开口:“我已认你为主,主人尚在,岂有卖主求生的道理?” 话音未落,剑落如雨,银河落九天,凌冽剑气刺破长空,徐阳逸喉咙中发出一声野兽的咆哮,手猛然挥出,无穷魔气翻滚,直冲鱼肠而去。 但是……触碰的一刹那,鱼肠居然化为点点灵光,完全消散。 “戏弄我?!”只不过数秒,徐阳逸的意识仿佛就消失了,身形急速膨胀,立刻化为五六米高,黑白相间的骨刺魔人,怒吼之中,一只手飞快朝着虚空抓去。 卡拉……一声脆响,一只灵化的蝴蝶惊呼着飞出。就在刚才,红线同样感觉到了徐阳逸的危险,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和鱼肠结成同盟。 看到红线,四面八方握紧的魔气之手顿了顿,红线魂飞天外地逃了出去。 没有杀生领域的支持,红线本身的战斗力少得可怜。 “看剑!”身后一声大喝,一道阴冷的剑气直刺徐阳逸右臂,他变化为这个形态,已经完全看出来了,右臂上竟然不知何时长出了一个黑色的符箓,心脏一样缓缓跳动。 当,一声脆响,剑并未刺中右臂,徐阳逸身后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条尾巴,尾部是一方鱼鳍,此刻扇形打开,竟然盾牌一样将身体护卫完全。 鱼肠目光一闪,器灵身形已经完全出现,反手抓住自己,闪电般蹲下身,头顶虚空如同刀割一样碎裂,徐阳逸背后一根骨刺骤然变长,如同一根长矛。 刷……器灵在地面上看似缓慢地移动步伐,实则极快,移动之中,身后已经出现十几个幻影,随着他的动作缓缓消失。 它不敢有半点大意,徐阳逸有多强它很清楚,再加上现在魔化状态,就算加上红线也希望渺茫。 鱼肠本体在颤抖,它也不愿意和主人交战。 一道剑光刺出,黑夜中的一丝白光,直取黑色符文,徐阳逸尾巴横扫,但还没有动手,眼前画面倏然一变。 一座座现代化的水泥楼房拔地而起,一辆辆汽车车水马龙,路边无数的餐馆,地球的景象赫然在目。 徐阳逸红色的眼睛仿佛愣了愣,随后猛然抬头看向天际,胸口拼命鼓起,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七窍之中,属于地狱的火焰道道喷出。 “躲开!!”鱼肠一声大喝,身后的幻影和他同时出剑,这一剑快似奔雷,瞬间刺中徐阳逸右臂,但是……根本刺不进去! 轰!!话音刚落,一道百米粗的吐息轰然冲上天空,照耀出红线纤细的身体,但是紧接着,一切再次化为碎片。 红线幻境,转移感官。徐阳逸以为看到的,不是他真正看到的。 “想跑?”他巨大的身躯中发出一阵闷雷般的声响,吐息没有停止,反而脖子横着一甩,如同火柱,横掠整个天际! 卡卡卡!数不尽的幻境崩溃,赤红的火柱冲入天际,拖拽出地狱的裂隙,数不清的劣魔嘶鸣着,尖叫着,从无法愈合的空间裂缝中跳出来。 如此大规模的交战,金狼部族早就发现了。无数的人都跑到部族边缘,愕然看着这里。 “这是什么?”“这太恐怖了……这是灭世?”“我的天……这,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问题,盆地之中的战斗,突兀而起,展开却如同烈火燎原,从开头就直接进入了高潮。 “敢戏弄我?” “你找死!!” 愤怒的咆哮如同雷霆,天空中的黑云都被惊退,一道恐怖的,赤红色的天之痕被吐息焚烧出来,在空中留下永恒的伤疤。谁都没想到,仅仅数秒,这场诡异的异变就夺去了徐阳逸所有灵智。 红线的速度还远比不上吐息,不过三十秒,吐息之前,终于灵光一闪,出现了红线拼命逃跑的痕迹。 “抓住你了……”完全非人的声音响彻天穹,徐阳逸魔气盖世,恐怖的吐息直逼红线而去。最多再过十秒,红线就将逃无可逃! 一座座幻境被催生,然后被蛮力蛮横地消灭,恶魔的吐息毁灭一切。没有吞噬符箓吞噬节点,一切的幻境都岌岌可危。吐息越来越近,红线已经绝望地扇动翅膀,但就在此刻,徐阳逸猛然停住了吐息,惊讶地回过头。 就在他身后,百米开外,鱼肠器灵双手握住鱼肠,剑尖指向地面。面容飞快地从苍老化为年轻。而那把短剑之上,依附着无穷白光。虚空之中,所有灵光点好像听到了什么召唤,形成一道道光华的丝带,萦绕鱼肠。 圣白之剑。 十大圣剑的真容。 “真的不想用这一招啊……”年轻的鱼肠,是一位冷峻的男子,目光深深看着已经完全魔化的徐阳逸:“你是个很好的主人……” “这,是我的最强一招。即便解封都做不到,主人也不会用,只有器灵才能用的一招。燃烧所有生命为代价……一旦使用,就会沉睡千年。” “我身为剑。” 这,也是所有刺客最后的归属。 徐阳逸血色的眼睛看着对方,就算是他,都感到了一丝危险。但是根本没有多想,随着一声扬天咆哮,他的身形再度膨胀,黑色纹路疯狂蔓延,全部朝着胸口而去。 卡!卡!从手肘关节,居然再长出了两只更小的手,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类模样了,这是恶魔,最纯正的恶魔,每一个毛孔中,赤色的地狱之火都在燃烧,火焰为铠甲,骨刺为武器。它,就是最深的梦魇。 鱼肠深吸了一口气,一点寒星,快似闪电。 这一剑,无风,只有情。 明明没有一点风声,但是对面的徐阳逸全身火焰疯狂飞舞,脚下地面寸寸龟裂,仿佛一位剑圣在他对面挥剑,气吞苍穹。 “吼!!!”恐怖的风压,已经将他足足二十米的庞大身躯吹动,直立而起。月光映照之下,身上闪耀着无数白色流光,赫然是一层又细又密的鳞甲。但就在他被剑压吹动的一刹那,鱼肠目光爆闪,本来已经有进无退,有死无生的一剑,竟然硬生生收住了。 刷……所有的白色光带,远离鱼肠而去,它顷刻间回到了老者状态,仿佛更加苍老了,惊疑不定地看着徐阳逸的心口。 那里……一个紫色的符箓,正在皮肤之下若隐若现,一大片一大片的紫色经脉,赫然从胸口中央蔓延,传递到四肢百骸。 “这是欲望符箓……”它愣了数秒,长长舒了一口气。 欲望符箓已经被徐阳逸炼化,它做的一切都不会对主人不利。 心瞬间落下,虚惊一场…… 它抹了抹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它也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引起了欲望符箓的变化?又是什么样的变化,让徐阳逸顷刻间魔化? 仿佛这一剑镇压了魔威,徐阳逸非人的嘶吼竟然越来越小,随着紫色经脉缓缓行走全身,他庞大的身躯轰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后……无穷的魔气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将他完全缠绕。而那些从裂缝中跑出的劣魔,此刻竟然全部围到对方身旁,仿佛护卫一般。 “走!”鱼肠回过神来,飞到惊恐不已的红线身旁,拉着对方就飞遁万米,在一座残缺的山峰上落了下来。 “老了……判断失误了……”它苦笑着自嘲了一下:“老夫才想起,他体内还有卡俄斯之种,怎么会让毫无来历的恶魔霸占?” 红线死里逃生,在器灵肩膀上用翅膀包裹自己,抖个不停。 器灵含笑拍了拍它,随后凝重地看向已经被魔气包裹成茧的徐阳逸,深深皱眉:“这到底怎么回事?” “应该是欲望符箓的连锁反应,和什么东西起的反应?而且……刚才那只恶魔,太过诡异,从未听说过这种恶魔……” 想了很久,它终于决定停下思维,符箓用法千万,就算苏星瑶都没有参透欲望符箓,这……或许只是欲望符箓其中一个用法。 真正的用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一天就过去了。在第二天的傍晚,终于,随着一声沙沙声响,包裹徐阳逸的魔气完全溃散,中央,徐阳逸本人正闭目盘坐。 这是他的本来面目,不是观星者改造过的。 不着寸缕,宛若新生。皮肤变得白皙了一些,那种野性的猖狂减少了,居然显现出一种难得的温和来。 这个词语和他性格完全不搭。眉心一道红色痕迹,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变化。 就在他出现的一刹那,周围所有劣魔,居然齐齐低下头颅,跪在周围颤抖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