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恶魔牧场(二) - 最强妖孽

第1137章:恶魔牧场(二)

“肉体不够。”徐阳逸淡淡道:“恶魔的灵魂,第一目标一定是恶魔的肉体,当它想侵占其他肉体的时候,已经被我的潜意识压制住了。所以,魔化彻底中止。毕竟……我只是吞噬了戴斯卡德里波谷的胳膊。” 鱼肠目光一闪:“你的意思是,如果你吞噬了一位尊圣的肉体,刚才就会完全成为恶魔。” 徐阳逸缓缓点头:“确切地说,是保留自我意识的恶魔。” 沉默,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天生我材必有用,即便是恶魔。 它们的肉体,是天生体修,它们是火焰的宠儿,它们的寿元是人类的几倍,十倍!更有各种各样诡异的天赋神通。 苏星瑶不惜得罪玛门,也要得到真魔之体,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 从现在看来,这一次的变化对徐阳逸只有益处,并无坏处。但是鱼肠太了解他了,他并没有一点点愉悦的迹象。 “为什么?” 徐阳逸看了他一眼,四面八方魔气瞬间沸腾,完全包裹了他,当魔气溃散之后,一具并不高大的躯体出现黑雾之中。 浑身雪白,头发赤红,燃烧着地狱的火焰,一些微小的黑色纹路蔓延到手上。两只银白色的弯角出现太阳穴两侧。 “真魔之体!”鱼肠深吸了一口气,苏星瑶费尽心力才拿到的东西,如今徐阳逸同样拥有。 “看到这具身体,您有什么看法?对比起其他恶魔而言?”徐阳逸平静开口。 鱼肠愣了愣,随后沉吟起来。片刻后认真道:“雏形。” “不知为何,我就得出这个观点。对比其他恶魔,比如苏星瑶的真魔之体,你这具魔体,太过简单,也不威武,魔气也远不如当初她的来的可怕。地狱的烈焰只是覆盖头发,而且标志性的恶魔翼都没有出现,甚至恶魔瞳都没有。无论怎么看,都像一个婴孩。” 徐阳逸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吞噬恶魔的躯体不完全,然后侵蚀虚灵仙体造成的后果,就是现在这样。我觉得应该是。这具魔体的威力,你已经看到了。我敢说,当我决定好功法神通,度过尊圣真空期的那一刻,就算尊圣大圆满,我也不惧。” “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他指了指眉心:“你看这里。” 鱼肠仔细看去,脸色却骤然变了。 徐阳逸的眉心,出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符号。 上方,是一条头衔尾的蛇,下方,是一串模糊之际的符号。 “这是?”就算鱼肠,也有些皱眉。 “无尽之蛇,代表永生,永恒,永存不灭。您或许忘记这个标记的由来了,但我却清楚记得。”徐阳逸顿了顿,无比凝重地开口:“这是森罗道标。” “太初虚无军团长腾格巴尔在地球亲手为我种下。号称诸天万界逃无可逃。” “它激活了?”鱼肠深吸了一口气,对于那个可怕的敌人,虽然被广寒宫和不老山的两位大圣联手拒于七界之链外,但是却从未掉以轻心。 徐阳逸点了点头,鱼肠呵了一声,摇了摇头,不过它思维何其敏锐,立刻倒抽一口凉气,死死盯着无尽之蛇。 森罗道标被激活……腾格巴尔却没有过来! 为什么? 只有一个答案,它感觉到了危险……致命的危险! 这种危险,让它根本不敢越雷池半步! “你不可能让它这样的怪物有这种感觉,你身上也没有其他人能留下印记,能留下的只有……”它震撼地吸着气,缓缓道。 “玛门。”不等它说完,徐阳逸已经面沉似水:“恶魔侵蚀了虚灵仙体,而这个恶魔,本身是玛门的化身。它……不知何时在我体内留下了印记。” “这种印记,其他生物根本看不到,只有恶魔才能看到。而且只有成为真魔之体才一切毫无遮掩。玛门绝对比腾格巴尔更加可怕,虽然不知道时隔十几万年,这些传说的雅威还活没有活着。但是,它的印记在,森罗道标就不敢动。” 鱼肠丝毫没有感到轻松,只感觉心头一片冰凉。 左边,是鸩酒,右边,是鹤顶红。 同时被两个庞然大物盯上,戴斯卡德里波谷虽说是玛门化身之一,但是,实力却距离腾格巴尔太远太远,对方是一个人能震慑七界的存在。然而,腾格巴尔血脉上绝对不如戴斯卡德里波谷来的纯净。 两只恶魔,在徐阳逸的身体上达成了诡异的和平。这个和平却根本让人开心不起来。 “恶魔这两个字,从来不会带来福音。”片刻后,鱼肠微笑道:“其他呢?除了这点小东西,还有什么不对劲?” 徐阳逸感激地看了一眼鱼肠,明明是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方故意说的云淡风轻,这是不想给他增添任何心理负担。 谢意记在心中就好,他知道自己这次魔化,鱼肠出了大力,这份情谊,到了提拉冈底斯,他会全力报答。 “是啊,确实是小问题。丧气的事情说过了,我们来说一些开心的事情。”他也笑了起来:“您刚才的问题,我现在也非常想知道,魔化到底有没有其他危害?身体不过是表象,我并不在意自己的外形。不过,您想过没有,一旦魔化没有危害,那么……庞大的提拉冈底斯……” 他还没说完,鱼肠已经目光爆射,炽热如火。 太疯狂了! 太狠了! 徐阳逸的野心昭然若揭,从来……都只有恶魔侵蚀人类,如今,一个人类诸多机缘巧合之下,居然打起了恶魔的主意! 一旦无害,提拉冈底斯那种混乱的地方,名为地狱,实则天堂!它就是徐阳逸的牧场! 打着大炼金术士的幌子,在地狱割麦子一样收割低端恶魔!还有连陈星君,失去一只手臂的戴斯卡德里波谷……它相信对方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一边和恶魔做着交易,一边对它们张开血盆大口,它居然有点怀疑,谁才是真正的恶魔? 忽然,它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微颤:“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没有危害,你想完全化为恶魔之体?彻底吞掉戴斯卡德里波谷?就在地狱……这个恶魔的大本营?吞噬一位高阶恶魔?或者大恶魔?” “你太疯狂了……” “但是,我很欣赏。” “不疯魔不成活。”徐阳逸舔了舔嘴唇:“我现在啊……倒真的期待它没有其他坏处,提拉冈底斯……我一定会去,一旦无害……呵呵呵……我希望它们会记住一个人类的名字……成为恶魔的梦魇。” “而且,玛门的印记,一定要找办法清除掉。或许,只有地狱才有方法。这个定时、炸弹绝对不能留在身上。雅威的强大,你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它们一定会记住的,而且无比清晰。”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一个有些嘶哑的女子声音突兀响起周围,鱼肠一声轻喝,化为一片寒芒包围徐阳逸周围,徐阳逸抬了抬手,示意不必担心,看着四周淡淡道:“终于舍得亲自过来了么?” “亲爱的安德丽娜.费勒斯?” 仿佛响应他的召唤,整片空间,开始轻轻颤抖起来,越来越剧烈,越来越疯狂。一圈圈的波纹,肉眼可见的,从半空中一个点扩散出来,地面轰隆震动,如同剧烈的地震。无数的石块,残骸,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吸引到离地三尺,嗡鸣不已。 刷……一片浓郁至极的魔气,毫无头绪地从虚空出现,浓黑如墨,根本化不开,比西里安,马歇尔弱很多,但是精粹程度,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那是真正的地狱,无边的绝望,徐阳逸似乎看到了无数的生灵在其中悲号。 眼睛微微一缩,这就是纯血魔裔?带来的威压居然比马歇尔更强!明明已经感觉到,不过是元婴大圆满,却仿佛面对一个史前巨人。 “血脉威压,你面对的不是她,而是她的父亲,那位掌管一层地狱的魔君。”鱼肠立刻说道。 徐阳逸点了点头,刚才的豪言壮语被小心收起,心中树立起警戒的碑。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永远是他行动的不二法门。 卡卡卡卡……这片天穹都仿佛崩溃,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道大约五十米大小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他头顶。 狂风吹拂,卷起漫天落叶,裂缝之中,十根巨大的手指缓缓伸出,青黑色,布满地狱标志性的火焰,然后拼命往四周一拉,随着一阵撕扯破布的声音,这道裂缝倏然扩展到了两百米大小! 一只血红的眼睛出现黑暗之中,紧接着,是漫天鼓声,整齐而富有韵律,深邃的黑暗里,诸多人影,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卡卡作响,朝着裂缝之外走来。 “下马威?”鱼肠失笑。 “你要理解别人。”徐阳逸也笑道:“自己出马,说明她已经无牌可出。还不允许别人用最后的力量耍耍威风?你信不信,就连她自己都怀疑,这样做有什么屁用?” 咚咚咚……首先出现的,是一排穿着简陋黑色甲胄的恶魔,大约十米高,头颅仿佛剥了皮的鳄鱼,全都是筑基后期。一手刀,一手盾,宽大的盾牌上,一只骨羊仰天咆哮,两边两只橄榄枝。 这样的队伍很长,很整齐,踏着鼓点的韵律,仿佛出征的大军。大约上万人,而在他们身后,三位元婴期的恶魔,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焰,拱卫着一尊高达数十米的巨大恶魔。 血红的独眼,背上驮着一方小巧而精致的车驾。这只恶魔周围,全部都是漆黑甲胄,武装到了牙齿的禁卫军。 恶魔的仪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