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原初家族的邀请 - 最强妖孽

第1138章:原初家族的邀请

上万人的大队缓缓走出,直到巨大的恶魔也走出裂隙之后,它头顶的车驾轻轻掀开周围的帷幔,一位笼罩在斗篷中的恶魔恭敬的跪在地上,紧接着,一片红色的火焰,带着一道苗条紧致,穿着三点式盔甲的火红恶魔走了下来。 如果不看脸的话,身材很惹人遐想。 安德丽娜.费勒斯。 弥漫空间的精粹魔力,代表着它高贵的身份。两次暗战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亲自前来。 它仿佛在强忍着什么,一步一步,明明丑陋的身躯,却走出了仕女的感觉,胸口微微起伏,目光火焰一样看着地面上波澜不兴的修士。数分钟,它才走到了徐阳逸面前。一个公主礼之后,嘶哑开口:“你击败了一只大恶魔。大恶魔领主。” 徐阳逸的目光闪过一抹杀意。 戴斯卡德里波谷的事情,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不用这么看我,尊贵的客人。”安德丽娜眼中终于有了一丝自信,两次……整整两次!换来了两层的巨大代价!虽然一旦合作,它可以赚的魔晶还多的很,但是,这种生生挖去一块肉的感觉,让它平静的外表下心都在滴血。 如果不是侦测到魔气突然暴动,她恐怕只会悄无声息的赶过来。 “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徐阳逸波澜不兴地说到。 非我族群,其心必异,现在不过是利益的交缠,对于杀死恶魔,吞噬恶魔,他没有半点的逆反心。 安德丽娜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开口,一串古怪的语言从它口中涌现,紧接着,周围天空都开始共鸣,仿佛呼唤了天地法则。 足足念了一分多钟,它才停住嘴,咬破嘴唇,一滴火焰一样的血液飞上半空,诡异地化作她的名字。 “恶魔的灵魂契约。我刚才说的是,我不会泄露你任何事情,并且会帮助你保守秘密。”安德丽娜咬牙道:“你满意了吧?我既然敢来,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顺便告诉你,我的魂魄掌握在父王的手中,只要我一死,它立刻会知道。除非你愿意面对一位魔君的追杀。否则,我劝你还是放下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哦?”徐阳逸不为所动,手中一团黑光闪起:“你这种不受重视的子女,也会受到魔君的关注?在恶魔那种人吃人的世界,没有关注和死了没两样,魔君会为一个死人动怒?” 黑眼目光一缩,立刻拦在安德丽娜前方。却被对方轻轻推开。 “无论我多不受重视,我也是魔君的嫡女。我自己的兄弟姐妹怎么对我,它可以当作看不见。但是其他人敢动我,无论你躲在哪个位面,必定会被父王找出来,抽筋拔骨。事关费勒斯家族的尊严,十八地狱无人敢挑衅。” 徐阳逸手中黑光熄灭:“有点胆色,或者说有恃无恐。可以,你说服我了。” “现在,换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安德丽娜咬牙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受重视?我明明是不差的子女。” “呵……”徐阳逸轻笑了一声,随即哈哈大笑,笑声传遍整个盆地,黑眼独眼中怒不可遏,却硬生生压了下去。 面对一位尊圣,它绝不敢放肆。更不要说,还是一位炼金术师。安德丽娜死了,有的是人为它报仇。它死了,泡都不会冒一个。 “哈哈哈哈!”笑声不停,终于被一声强压暴怒的声音打断:“很好笑吗?” “当然。”徐阳逸收敛了笑容,冷冷扫了它一眼:“身为独步大能的子女,居然只能派出两位尊圣,甚至不惜亲自前来。我不相信独步大能手下没有丹尊,甚至丹圣说不定都有,这说明你根本无法触碰家族核心层。” “第一次,一个,第二次,还是一个,第三次,你自己亲自来。你手里的牌太少了。”他走近安德丽娜,伸出食指摇了摇:“别垂死挣扎,你和我……玩不起。” 安德丽娜嘴唇都气的发抖。 多少年了……只有自己的兄弟姐妹敢对自己这么说话!如今……如今一个外人!一个恶魔都不是的异族,一点脸面都不给它留! 这些事情,瞎子都看得出来,但是,有的事情知道可以,说出来就是不留脸面! 对方根本没想和它攀交情,只是赤裸裸地利益交换,现在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 这是谈判,从开始就不留给对方一丝丝退路。 徐阳逸看着安德丽娜变幻莫测的脸色,直起身子,看了看周围:“到了最后,你还敢给我显摆你的世家威严。啧啧啧……看看你这些衣不蔽体的将士,看看那些雕工简陋的护卫军……还有完全没有品味的座驾。死不悔改,不见棺材不下泪,我只能说,垃圾。” “不是说你,是在座所有人。” “糟糕的品味,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进退维谷还不自知的心态。你说,我凭什么给你留面子?” 这个该死的人类!! 安德丽娜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没错……它的军队就算没有好的护甲那又怎么样!护卫军法宝简单了一点又如何!你……你就不能把这些话憋在心里?! 心中,怒火,后悔,一起涌现出来,早知道这个人如此的……得理不饶人,自己就应该悄悄过来!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想让对方看看自己势力的强大,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老底都被掀开,里外不是人。 红色的身形起起伏伏,呼出的气息都化为火焰。不知道过了多久,它才磨着牙说道:“那么……你身上玛门大人的印记,你就一点不关心?” 徐阳逸微笑,没有开口。 “那可是玛门大人的印记!只有十八大家族,才有办法抹消它!否则……你到了地狱,会被玛门阁下的狂信徒追杀至死!只有我们,才能庇护你!!” 最后,它已经嘶吼了出来。 这是它最大的依靠。 也是发现了玛门印记之后,唯一认为自己可以谈判的把柄。 徐阳逸冷笑,愚蠢的女人,不,女魔。 到了现在还敢和自己谈条件,不过,没关系,态度越差,他才能砍得越狠。 另外,第一个好消息,玛门的印记果然可以消除。心中放下一块大石,这种恐怖的核武器,能不沾染绝不要沾染。 “减少三成!从原价的基础上!”看到他不开口,安德丽娜呼吸都急促了,嘶哑说道:“原价的七分,这是我们开出的最高价码!如果你不答应,就等着被玛门阁下的分身分尸吧!!” 徐阳逸竖起了四根指头。 “减少四成?”安德丽娜只感觉自己看到了天堂,怒火瞬间平息,换上诚挚的笑脸:“我就说,我的诚意,足够抹消我们之间存在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误会。” “你好像误会了。”徐阳逸淡然道:“四成。” “提高四成。否则,咱们分道扬镳。” 安德丽娜的笑脸瞬间石化。 怎么敢? 这个人怎么敢还提价! “你知不知道后果?”它呼出两道炽热的火焰,牙齿磨得如同刀锋:“你就不怕死!?” “大炼金术士。”徐阳逸挥手阻隔了黑眼的所有感知,淡淡道。 “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将你的消息泄露出去,你将……你,你,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您再说一遍!”安德丽娜正在咆哮,却仿佛被一块石头卡住了咽喉,顿时,声音都委婉了起来。 大炼金术士…… 这……他不是炼金术师吗?什么时候前面加了个大字?! 该死的穆萨维斯!你胆敢欺骗伟大的费勒斯家族! “我现在是大炼金术士。我去哪个家族不行?我非要在你这个费勒斯家族混不下去的小瘪三这里混?”徐阳逸怜悯的看着呆若木鸡的安德丽娜,鱼肠也怜悯地转过头,因为它已经听到了徐阳逸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声音。 “其他家族,可以开出比你好百倍的条件。再不济,我干脆投靠玛门阁下的家族,就说我要将功赎罪。收起你可怜的把戏,安德丽娜,我警告你,我已经没耐心了。现在,你走吧。” 话音刚落,他一拂袖,貌似再无留恋地转身而去。 安德丽娜浑身都在颤抖。 它感觉自己就是贱,很贱,非常贱。 穿越这么多位面让对方过来,自己找打,然后,对方打了左脸,它……它貌似还要把右脸伸上去。 不伸可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当听到大炼金术士几个字的时候,它眼睛里已经闪现了一条魔晶的大路。 天知道,就算它父王,确实有丹圣级别的大炼金术士,但是,东方系谱的,却一个没有!兵主绝非善辈,任何敢背叛东方系谱的大炼金术士,已经被它麾下的信徒不远万里斩杀。 徐阳逸走了数秒,忽然,一张漆黑的羊皮纸飞到了他面前,同时,上面书写着血红的文字。 “签下它……”安德丽娜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说不出的心痛:“以雅契约……只有十八原初家族的嫡系子女,才能得到……整个提拉冈底斯数万兆人口,一共不会超过五千张……” “它是魔君亲自颁发,用于给我们赐予最忠诚的战士。这位战士……享受我们一切权利,除了家族中的权利。其他一切,都由我们操办。我享受的,你就能享受!并且,你可以登上费勒斯家族的族谱,太虚以后成为尊贵的客人。相信我……这份殊荣,整个提拉冈底斯没有恶魔不想得到!” 它已经有些声嘶力竭了。徐阳逸微微一笑,伸手拿过。 这,应该就是对方的底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