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深水(一) - 最强妖孽

第1141章:深水(一)

虽然已经很近了,但是还是相隔着不知道多远,提拉冈底斯的地基是各个位面,这等于在位面之间穿行,所以,空间魔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后面,几乎已经看不清了,只能看到两边流光飞逝。 终于,在他们下方出现了一个稍微正常的宫殿群,排除无时无刻都在爆发的火焰的话。 “刷……”一片带着黑烟的火焰,挟裹着一颗流星,冲向下方,晶壁系荡漾出水波一样的波纹,紧接着猛然一震,下一秒,空间魔已经带着滚滚硝烟出现在一片空地之上。 大嘴张开,光明涌入,徐阳逸走了下来。仔细观看着周围。 这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地方。 在他们不远处,有一座占地不知道多大的骸骨城堡,不知道由什么野兽的骨头做成,无数的火焰从骨头的缝隙里跳动出来。但,这就是这方圆十几万米最恢宏的建筑。 周围,无数的低矮房屋,由一种黑沉沉的木头做成,感觉不到一点点大宗门的气势,更没有元婴灵气,缺乏修缮的路面,火焰从布满裂痕的石头中跳动出来。没有一辆车,也没有一个卫兵。不像城市,更像城中村。 和它对比的,是遥远的地方,可以看到林立的城市,虽然是骨骸和石质的为主,但是高大程度更胜地球的纽约,密集程度甚至遮挡阳光。在那些城堡密集如同森林的地方,无数的恶魔巡逻队,喷着铺天盖地的火焰,形成一片片绕着城堡环游的火焰之河。而这里,天高云淡。静谧地仿佛世外桃源。 死沉的黑色蔓延出去不知多远,了无生机。没有一点点修行的火热。甚至居住在这里的恶魔,都忘记了它们暴虐而凶狠的天性,安静的好似狗窝。 “欢迎你,新晋的费勒斯家族成员。”安德丽娜正站在骸骨城堡门口,无时无刻不忘记它的仪仗,数百名穿着盔甲,两米高的恶魔从城堡门口一直蔓延到空间魔停止的地方,它如同王后一样,这一次穿着不知道什么材料织成的公主裙,提着肥大的裙摆遥遥一礼:“欢迎来到我的领地。” “咔!咔!”所有士兵全部将手中长枪顿地,铠甲嗡鸣作响,声音如同山洪暴发:“恭迎大人!!” 徐阳逸微微一笑,和对方一起朝着城堡走去,走近后悄然道:“看样子,你过的并不好。” 安德丽娜脸上划过一抹尴尬,丑陋的五官更加丑陋,轻声回答:“进去说。” “不用进去了。”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它:“难得你邀请了这么多看客。作为客人,我不怎么喜欢被人围观。” “看客?”跟在安德丽娜身后的黑眼愣了愣,正要说话,安德丽娜却目光一闪:“你确定……是‘很多’客人?” 徐阳逸笑着点头,目光深邃地看了它一眼,安德丽娜立刻心脏不受控制地乱跳起来。 这一眼中,它感觉到了无尽的杀意。 没错,它能以费勒斯家族嫡女的身份,和这位尊贵的大炼金术士勉强可以平辈论交,不过,这种“平辈,”看似平等,实则上它仍然小心谨慎。和这个人类打交道的初期它就明白,这人绝非善类。 “我并没有邀请其他客人。”压下心中瞬间的波动,它嘶声道:“所以,我不介意您赶走它们。” 徐阳逸缓缓抬起手,冷笑道:“赶走?” “会不会太仁慈?” 话音刚落,极远处忽然爆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如同什么东西从弦上脱落,紧接着,一道粗大的黑芒,闪电一样朝他们射来。 快似奔雷,外面魔气滚滚,足足有几十米长短!所过之处,虚空都仿佛被燃烧殆尽,周围破旧的黑色房屋瞬间崩溃,竟然在这片黑色森林中凿出一条真空地带! 黑眼呆滞了一瞬,紧接着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灭魔弩!!!保护公主!!保护公主!!” 从数千米外突兀来袭的冲击声撕破烈风,四面八方的卫兵愣了愣,无数赤红的眼睛中只能看到地面被狂猛的魔气带出一道深深的沟壑,横跨数千米奔袭而来!然后,不是惊恐地呼喊一声保护公主,而是…… 逃? 刚刚威武无比的军队,随着一片尖叫刹那之间鸟兽散,手中武器七零八落,四散逃离的恶魔让这副场面看起来无比滑稽,刚刚威严的迎宾场面,瞬间一团乱麻。 面对必杀的一击,安德丽娜脸色都在发青,它好歹也是元婴大圆满,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这次袭击的目标并不是它。 就在灭魔弩距离他们还有数百米远的时候,一片青黑色的光华轰然乍起,紧接着,这方世界齐齐一顿。 如同被无形巨掌压迫,下一秒,以安德丽娜身边的某人为中心,一圈无形的波纹海潮一样涌出,那根包裹在无尽魔气中的灭魔弩仿佛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瞬间崩溃! 数道惊呼的声音从极远处响起,安德丽娜听不到,但在尊圣耳中何其清晰。徐阳逸淡漠开口:“既然要来,又何必走。” 根本不在乎那些看不到的魅影逃了多远,他缓缓抬起手,轻轻一握,数道惨叫之声横贯千米,足足二十道身影带着难以置信的惊呼,好像被黑洞牵引,魂飞魄散地腾空而起,朝着他们飞过来。 不等他们飞到,二十道身影中的十九道,随着徐阳逸随意一弹指,在空中惨叫着化为漫天血雨,只剩最后一只恶魔。黑色的鳞甲,浑身骨刺,通红的眼睛满是惊恐,飞机落地一样坠落在徐阳逸面前,还不等开口,它立刻五体投地,如同温顺的兔子。 “拜见尊贵的尊圣!我,我是无意的!我根本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敢……” 话音未落,它的声音消失了,只剩下拼命辩解的嘴,神色越来越惊恐,一秒后,除了拼命磕头,什么都再不敢说。 “我问,你答,明白?”徐阳逸非常言简意赅,对面的恶魔浑身颤抖,汗不敢出。 “谁让你们来的。”他解开了恶魔的封禁。 然而,这次恶魔一句话都不敢说,除了拼命磕头,竟然吓得浑身的鳞甲都倒竖了起来。 徐阳逸有些意外地抬了抬眉,不过金丹期,面对尊圣的问题,居然敢不回答。 那就是说,回答之后下场比死还可怕? “刷……”不等他开口,一片魔气火焰从身侧爆发,顷刻间吞没了这只恶魔,眨眼烧成灰烬。 “一共二十人……属于三股不同的势力。”安德丽娜磨着獠牙道:“我做梦都不会忘记这些家徽……” “我收回之前的话。”徐阳逸淡笑道:“你不是过的‘不好。’” “你是过的水深火热。” 安德丽娜显然被这一幕已经气的在暴走边缘,眼前只是拼命压抑着爆发。自己请过来的大炼金术士……还没进门,居然遭到了暗杀!这不是要杀对方,这些杀手甚至连徐阳逸是谁都不知道! 这是在打它的脸……当着自己的客人狠狠扇它的脸! “先跟我来吧……”过度的怒意,让它开口之时都带着浓烈的硫磺味,磨着牙狠狠道:“总有一天,我会把今天的一切耻辱都还回去。” 如同徐阳逸的猜测,城堡从一进门就透露出一种寒酸气息,根本无法想象这是掌控十八地狱其中一只家族的嫡女。 褪色的油画,掉金漆的烛台,残缺不全的骨器,翻毛的地毯,看得出来,安德丽娜努力想让徐阳逸第一印象好一些,不过也只是欲盖弥彰。 直到走到最里面,在一扇白骨大门之前,终于看到了一些世家的辉煌。雕工极其精美的天才地宝容器,点起一根根水晶蜡烛,密密麻麻,让这里好似白昼,一个个光球跳动在蜡烛顶端,周围森严而华美的浮雕,形成罪恶的殿堂。 “卡卡卡……”大门缓缓打开,里面两张骨骸椅子,和无数的壁画,诸多珍贵的天材地宝被雕刻成各种器具放置空间中,显得奢华而不凌乱。 安德丽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带着黑眼走了进去,压抑的暴怒让背后的恶魔翼都在轻轻颤抖。强压着给徐阳逸倒了一杯酒,手死死抓着扶手:“安东尼家族。” “还有……就是我可爱的兄弟姐妹们,费勒斯家族的杂碎。” “四面楚歌。”徐阳逸微微拼了口酒:“听说你父亲有三百子女?你这种大家族,巴不得你死的兄弟姐妹恐怕有二百九十九个吧?安东尼家族?听你提过一次,暴虐之间的主宰者?” “安东尼.马内达斯。”满含杀意的字从安德丽娜牙缝里一个一个往外蹦,握着的杯子都在卡卡作响,一道道难以抑制的火焰在酒面上飘来浮去:“暴虐魔王……暴虐之间的真正主宰者。” 徐阳逸平静道:“还有一个呢?” 他看的很清楚,最后那个徽记,是一轮残月,两只长枪交织成十字,透出月亮,放在月亮左下的位置。 “你不认识么?”安德丽娜终于平静下来了一些,磨着牙笑道:“你不是要杀它吗?它已经送到你面前了。” “残月,长枪,月亮代表外面的世界,长枪交织成逆十字,代表无可救赎……这是玛门,一位玛门的化身,从你来到地狱的那一刻,就已经注意到你了……” 它站了起来,笑的残忍而深邃:“看来……你并没有斩草除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