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深水(二) - 最强妖孽

第1142章:深水(二)

“刷……”就在同时,一座流淌着熔岩的火山口中,里面一片残破的焦黑宫殿群。这些宫殿群围绕着中心的火山,在周围形成一片片城镇。 无数怪异的恶魔沐浴着火焰活动其中,正中央,一方万米熔岩池,正在不断沸腾。 忽然,熔岩冲天而起,中心一个庞大的身影从池底出现。 它足足有百米之高,上半身是骨骸和筋肉,红与白交织成残忍的色泽,三只碧绿色的眼睛,无数十几米长的骨刺,下半身是一片火焰漩涡。就在它出现的时候,周围所有的恶魔都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一片咚咚跪地的声音,响彻火山口中。 “拜见伟大的炎魔领主阁下!!”如同潮水的声音弥漫在火山之中,群魔乱舞,化为真实的地狱。 哗啦啦……一片片岩浆从它身上淌下,巨大的恶魔仿佛没有感觉,骨骸头颅中,三只碧绿的眼睛盯着空中,许久才说:“他来了……” 没人回答,所有恶魔都面面相觑,他是谁?炎魔领主除了前几天突然发狂之外,已经千年没有显出身形,什么事情能让一位伟大的领主挂念? “我闻到了他的臭味……”它深吸一口气,空气中都因为它毫无节制的力量出现了一个十米大的漩涡,足足数分钟后,才低下头,挥手之间,一片十几米大小的火焰漩涡已经出现。 漩涡中透露出另一尊巨大的身影,那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恶魔,披挂着黑色的鳞甲,头颅中央如同被劈开一样,喷射着绿色的火焰,下半身如同一只丑陋的人马,正躺在巨大的骨骸床上,下方围绕着数不清的劣魔和仆魔。 它端着一只金漆骨器,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正燃烧着滚滚黑烟。诡异的是,它没有右臂。 “是你来取笑我的吗?炎魔领主陶安德罗?”巨大的恶魔一口喝干酒器中的液体,随手一掷,丑陋的鼻孔中喷出滚滚黑烟:“要不是你比我早成为化身两千年,现在轮得到你来耀武扬威?” “收起你的迫害者妄想症,蠢货。”炎魔领主嗤笑了一声,正色道:“他来了。” 短短三个字,巨大的恶魔如同针刺了一样,猛然跳了起来。两根巨大獠牙的嘴里喷出通天魔息,发狂地咆哮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他一定会来!!他一定会来!!” “他已经被引导到了提拉冈底斯的航道,就算中途离开,也一定在这里!他要回去,只能到提拉冈底斯!!要不是你这个手脚不干净的废物!他应该是落在我戴斯卡德里波谷的脚下才对!然后让我踩着他卑微的头颅,被地狱的烈焰烧成灰烬!” 它猛然半身而起,如烈马起立,巨大的恶魔翼张开,全身爬满的劣魔尖叫着成为飞灰。它同样碧绿的眼睛死死盯着炎魔领主:“但是……你做了什么?” “你让他逃了!让他逃了!!我们作为伟大的魔神化身!你居然让一只人类的蝼蚁从我们手中逃走!你这个毫无用处的垃圾!!” “你是想和我一决生死吗?该死的。”死火山中,炎魔领主同样一声怒吼,无数的建筑随着它的咆哮灰飞烟灭,整个火山都开始沸腾。透过火焰帷幕,两只巨大的恶魔彼此敌视,谁都不肯低头。 许久,炎魔领主才狠狠磨了磨牙,沉声道:“算了……你杀不死我,我也杀不死你。我只是提醒你,别小看这个凡人。” “他能在高级恶魔的程度就斩下你的右臂,能逃出我的意念拉扯。这个人类很难缠……依我看,玛门大人一共七千六百化身,留在提拉冈底斯的只有一百人。没必要去招惹他。我去,只不过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就算只有我一个,我也能将他碾成齑粉!!”戴斯卡德里波谷疯狂咆哮,全身火焰倏然升高,嘶吼道:“一条地狱裂隙……那可是一条地狱裂隙!!” “这样千年不遇的机会……攻占一个上界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地从我眼前溜过!如果单单是这样……我根本不会对这只蛆虫投过一丝一毫的目光……” “但是,他居然斩断了你的一只胳膊?”炎魔领主耻笑道。 一片震怒至极的咆哮响彻火幕之中,这句话让戴斯卡德里波谷彻底疯狂,炎魔领主冷笑道:“看在我们同为玛门大人化身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件事。” “你口中的蛆虫,已经和我们同一个境界。你未必是他的对手。” “懦弱的陶安德罗,你居然敢小看伟大的杀戮领主?!我会将那只蛆虫彻底踩扁,告诉所有人,其他种族的尊圣在恶魔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我要将她做成骨架,绑在我的床头,让所有人看看,触动玛门大人的威严会是什么下场!” 它磨着牙躺了下来,挥了挥粗短的手指:“滚吧,懦夫,等我将这只蛆虫的头颅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杀戮领主的强悍。” 话音刚落,火焰漩涡消失无踪。 “强大?”炎魔领主静静地看着旋转熄灭的漩涡,许久才冷笑:“就凭你?” “连冲击魔君需要抑制血脉中的情绪都不知道,也敢和我提强大……如果不是数万年或者数十万年前,玛门大人恰好看中了你现在的躯体,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就让他们先斗着吧……我有预感,这个人类很强……非常强,没事绝不要去招惹他,戴斯卡德里波谷……这就是我们的不同,我懂得什么叫做危险,而你……” “只是一个莽夫……” 庞大的身影再次没入熔岩池,周围重归寂静。 …………………………………………………… 安德丽娜的城堡,两人静静对视。黑眼已经知趣地离开大厅。 数秒后,徐阳逸随意举了举杯:“说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本身就没有用处,你求着我来不就是让我当点金手么?所以,你最好保护好我,虽然我很怀疑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放心,敢闯费勒斯城堡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它们最多敢在城堡外动手,只要你不出去,你就绝对安全,除了我的兄弟姐妹,谁敢闯,就是挑衅费勒斯家族的威严,哪怕我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安德丽娜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着急吗?” 不等徐阳逸回答,它的獠牙磨得咯咯响,冷声道:“它们在警告我。” “你都成这样子了,它们还不放心?”徐阳逸毫不掩饰地看了安德丽娜一眼,差点没把对方气死。 冷静……安德丽娜再次深呼吸,数秒才睁开眼睛说:“还有两个月,副议长肯德拉莫八千诞辰。” “费勒斯家族,一共有上下两位议长,十位副议长。而肯德拉莫副议长……很特别。” “我在家族不受重视,我也不想瞒你,我们所有子女除了特别拔尖的两三个,从未见过父王。它常年呆在欺骗之间的核心,所以,整个费勒斯家族实际的掌权者,就是议长。副议长,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更重要的……” 它仿佛犹豫了一下,才咬牙道:“它和我母后认识。” “我曾听它说过有关我母后的事情,当然因为并不重要我已经忘记了。重点是,它和我母后交情匪浅,如果不是它的暗中帮忙,我根本没有机会独自来到暴虐之间发展。而且……”它直视徐阳逸的眼睛:“你需要它,非常需要。” “哦?”徐阳逸微微抬了抬眉,不置可否。 “你不会认为杀死费勒斯家族两位议员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吧?没错,虽然上下议院可能记得它们名字的恶魔都不会太多,但是,它们挂着费勒斯的姓氏。这也是今天我亲爱的兄弟姐妹敢当众对你下杀手的原因。” “这件事一天不解决,你就算在我的城堡里,也绝不安全。不过,只要肯德拉莫议长开口,这就不是异族屠戮议员,而是家族成员之间的一点小小纠纷。” 徐阳逸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扶手。一旦玛门印记消除,再证实自己的魔体没有隐患,整个地狱都是他的牧场。而牧场,不需要隐患。 这里庞然大物太多了,甚至太虚都不能在这个古老的位面主宰一界,魔王之后还有十八魔君,魔君之后还有传说中的雅威。他不能允许一丝丝的隐患。 而杀掉费勒斯家族两位议员,显然是个巨大的隐患。 不知道何时就会爆发,但他绝不想等到爆发的时候。 “这位魔王级别的副议长,能给我独步的功法?”许久,他才缓缓问道。 “或许。”安德丽娜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你的经脉,现在处于完全初始化,你太需要一部高阶功法了。相信我,在地狱,没有真正的力量是非常致命的。肯德拉莫副议长是我能接触的最高一环,我没有选择,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