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玛门的阴影 - 最强妖孽

第1143章:玛门的阴影

徐阳逸点了点头,漠然道:“要什么。” “增加寿元的丹药作为寿礼。”安德丽娜急切地说:“恶魔寿命普遍是人类的三四倍,但是肯德拉莫副议长在年轻时,征伐一个位面时受到了重创,一直不曾痊愈。它的寿命也得到了极大的缩短,我现在不能让它死。” “人类的太虚,寿命三千二,而太虚的魔王,寿命都在一万多岁,它活不了多久了。但它却不能死,起码不能现在死,而作为副议长,有太多恶魔想在这次寿礼上巴结它……您懂我的意思吗?” 徐阳逸微微一笑,他忽然喜欢上了恶魔的交易方法,简单直白,至于存不存在欺骗,那就得自己去看。 愚钝者,被恶魔吃干抹净而不自知。聪慧者,我为刀俎,它为鱼肉。 “你的功法,还有彻底抹平费勒斯家族的事情,都着落在这次副议长的八千大寿上。”鱼肠在神识中缓缓说道:“而这位安德丽娜,需要在对方面前刷存在感,借用对方的名头做自己背靠的大树。墨菲斯托费勒斯的其他子女不会允许的,它们更希望安德丽娜死在暴虐地狱这片泥沼中。” “所以,它们敢当着自己的姐妹对你下手。这是敲山震虎,很简单的一条线。不过……一个处理不好,最坏的结果,你恐怕就得在提拉冈底斯隐姓埋名一辈子了。” 徐阳逸微微颔首,难怪安德丽娜如此急切,它的未来,全都系于自己的礼物能否让肯德拉莫满意之上。 “丹方。”他言简意赅地说。 安德丽娜在手指上轻轻一抹,一个晶莹剔透的头盖骨出现手中,但里面却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楚。 它念诵了几句咒语,头盖骨牙床无声打开,一张古老的羊皮纸飞入空中。 它没有立刻交给徐阳逸,而是深深看着他的眼睛,凝重开口:“最后一点,如果你真的想回到你原本的位面,没有肯德拉莫副议长的点头,你回不去。” “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如何消除玛门印记,如何回到原本的位面。前提是……如果这次我能安全回来。如果我的寿礼让副议长阁下无动于衷,我很可能无法完整地走出费勒斯城堡。我想,您一定会让我平安归来的,是吗?” 它将羊皮纸和一个储物戒交到了徐阳逸手中,眼中跳动着炽热的火焰:“一个月后,我就会出发。” 说完,它就悄然离开。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把玩起羊皮纸来,数秒后,才缓缓道:“揣着太虚级别的法宝和我谈判,难怪敢见尊圣不跪。” “你也感觉到了?它魔气浓郁地不正常。”鱼肠飘出,淡淡道:“它还有一层意思没说,这是在掂量你的实力。” 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它还不太相信我是大宗师。同样,我对它的销售渠道也深感怀疑。它想掂量我,我也想称称它有几斤几两。很合适的买卖。” 话音刚落,忽然,他的眉心爆发出一片黑色光华。 深沉,邪恶,充满狡诈,这不是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魔力,如同非要说……这些魔气不浓郁,却给他一种如同神明的感觉! “这是……”鱼肠愣了愣,就在魔气爆发的同时,徐阳逸全身肌肉都在疯狂扭曲,仿佛响应,另一片魔气从体内海潮一样冲出,瞬间充斥整个大厅! 卡卡卡……一根根白色的骨刺,刺破衣服长了出来,不多,甚至有些邪恶的美。皮肤开始朝着雪白转变,些微黑色纹身,突兀地从四肢开始蔓延。 “魔化!”鱼肠倒抽了一口凉气,瞬间退到墙角,随着一声惊呼,红线也从徐阳逸丹田中跑出,带着粗重的呼吸看向徐阳逸。 徐阳逸自己,也有些愕然了。 为什么? 自己这一次明明没有吞噬恶魔,为什么还会魔化? 而且……这次魔化和上一次还不同!他清晰感觉到,自己如同一座巨大的灯塔,正在吸引着什么东西。 “咕噜……”肚子里,一阵饥肠辘辘的声音响起,他惊讶地看了过去。他这种境界,早就不需要食物,但是……现在体内这种轻微的饥渴感是怎么回事? 那是从灵魂中的渴求,就像当初刑天附体的猫八二看到无数劣魔一样。让他嘴里泛起馋涎,身体无意识地响应这种饥饿。 “刷……”一圈别人看不到,只有他能看到的黑光,从他身体中猛然爆射而出。就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黑白。 天空中赤色的火焰失去了颜色,地面跳动的地狱之河化为纯白,生物都成为白色,就像……黑夜中的旅者,终于看到了一抹让他们迷醉的光华。 “这到底是……”他不解地打量着四周,很奇怪,除了他是白色,鱼肠,红线,只有一个白色的轮廓。他看了出去,神识瞬间蔓延,数万米……十万米……数秒后,他目光一闪,终于停了下来。 第二个白色物体…… 不……是一群。 四个恶魔,全身都包裹在一片黑袍之中,为首的一位,大约三米高,全都是金丹期的高阶恶魔。双手中央,一只血红的眼球悬空浮动,狂风吹动它的斗篷乱舞,遮挡住面部的黑暗之下,两只赤红的眼睛仿佛在搜索什么。 看到它们的一瞬间,徐阳逸身体中的饥渴感猛然暴增。大量的唾液泛起嘴中,空空如也的胃囊甚至发出一阵难言的哀鸣。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想法。 吞噬它! 它们,就是你的食物! 徐阳逸深吸了几口气,拼命压制住这种本能的欲望,这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凡人境界,在荒凉的沙漠中,终于看到了一汪清泉。 根本不等他适应,他全身的黑光仍然潮水一般波动,一次比一次强。而更加诡异的,随着他身体的波动,对方手中的眼球同样在波动。好似南辕北撤的两颗心脏,跳动在同一频率上。 狂风吹动着几位恶魔的衣袍,就在此刻,他的眼角猛然一跳。饥渴感瞬间消失无踪。 就在对方袖袍衣角上,有一个让人汗毛倒竖的纹章。 残月,逆十字。 玛门印记! “玛门信徒……”他深吸了一口气,提拉冈底斯……可是位面的聚合体,每一个地狱之间,都是数个,甚至十几个位面凝聚而成,相隔不知道多远。自己才到提拉冈底斯不到一个小时,对方的触手居然就已经伸了过来。 “这些人只是前哨……是炎魔领主,还是戴斯卡德里波谷?除了他们,没人想知道我在哪里。”他的神识已经凝聚在了一起,虽然还没有神识的修炼功法,但悄无声息掐死几个金丹,不过呼吸间的事情。 但是,他并未动手。 一旦出手,就是告诉对方他的大概位置。对方显然没有确定他的准确坐标。 房间中一片死寂,数秒后,徐阳逸眼睛满是杀意地眯起。 一千米。 他最后的容忍期限,一旦对方再走前一千米,只有死路一条。 但就在此刻,为首的一只恶魔忽然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它手中的眼球倏然爆裂,化作漫天火焰。 一片银灰色的意志,强大到已经形成实质化!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海眼,海洞漩涡一样,疯狂从四面八方吸纳,将这片突兀出现的意志完全吸收到他脚下! 轰轰轰……这一幕,现实世界无从欣赏,在黑与白的暗界之中,那些银灰色的意志轰然组成了一枚巨大的族徽,笼罩安德丽娜所有领土! 骨羊咆哮,欺骗之王墨菲斯托费勒斯! 变化太过突然,数位恶魔显然非常震撼,论了许久,随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刷……”黑色的光波轻轻一抖,世界再次恢复原状。他负手站在原地,魔化完全停止,并且朝着身体中倒退。许久,才对鱼肠点了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鱼肠立刻飞了过来,沉声问道:“我感觉到……刚才从你身上蔓延出了什么东西,精神力?不是神识,和我们的修炼文明完全不同。” “玛门的信徒到了。”徐阳逸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来得好快……真的出乎预料。” 鱼肠深吸了一口气,立刻问道:“在哪?” “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费勒斯家族拒绝了它们的探查。”徐阳逸沉着脸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敲着骨质酒杯,世事如棋局局新,这次突然的探查,完全敲响了刚刚松懈的警钟。 玛门印记太过出乎预料,七界种下,跨越数个位面,居然还没有消失。 跗骨之蛆,阴魂不散,一日不除,头顶三尺终有悬梁利剑。 “我在想,它们身后的是戴斯卡德里波谷,还是炎魔领主……无论是谁,它们已经注意到我来到地狱了。这一次,它们准备不充分,但下一次来的,恐怕就是让安德丽娜无法拒绝的人物。” 沉默。 谁都没有开口,玛门两个字,代表的意义太沉重了。 它已经成为真正的传说,数十万年没有神迹显现,然而,两人绝不怀疑还有雅威在世!狼酋位面那些不自知的神引者,已经无意间让他们看到了全宇宙最强生物的一角。 一旦玛门真的存在,即便仅仅只有一是可能……这个永远不会爆发的定时、炸弹,瞬间就会变成绑在身上的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