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撒旦的怜悯 - 最强妖孽

第1144章:撒旦的怜悯

“本来,我还打算随意对付一下安德丽娜。现在么……”数分钟后,徐阳逸轻轻抛着手中的羊皮卷,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就让你捡个便宜,在那位副议长的寿礼上大大风光一把。” 沉吟中的鱼肠目光一闪,沉声道:“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徐阳逸寒声道:“玛门……它行走地狱的只有化身,它的化身再大,能大的过独步?雅威消失这么久了,掌控这个位面的是魔君,是独步恶魔。化身的地位不可能超过实权派。尤其是在地狱这种现实的地方。” 鱼肠沉吟着说:“一旦费勒斯家族的副议长敲定了安德丽娜的位置,它就能直起身板说话,谁来都不好使。毕竟,一个数万年,甚至十万年都不曾现身的魔神,除非再现神迹,否则……费勒斯家族的嫡女完全不需要鸟它?” “可别让我失望啊……”徐阳逸没有直接回答,舔了舔嘴唇看向大门:“如果没有拿到我需要的功法,敢杀你的……可不只有你的兄弟姐妹……” 轰……数道禁制飞舞在大门之上,一声巨响,大门完全封禁。 扫视了一圈储物戒,很好,足足一百次练手的药材,不仅仅是他,安德丽娜同样知道这个机会决不可辜负,他们是一条船上的旅客。 房间里一片寂静,而门外,已经站满了上千恶魔。 和迎宾队伍不同,这些恶魔,每一位身上都煞气凛然,穿着的盔甲也绝非普通恶魔可比。一道道魔纹覆盖其上,整副盔甲散发出一片黑沉沉的魔光,很多地方,还带着赤红的血迹。 这是安德丽娜的亲卫队,它手中最强的军队,每一位,都参加过数次位面的征伐,是真正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杀人狂。 如今,全部笔挺地站在大门之外。上千道灵识每一秒从各个角落扫过,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为了这次作品,安德丽娜几乎出动了全部家底。 黑眼站在大门前,神色阴晴不定,焦躁地踱来踱去,但声音非常轻微,它同样不敢打搅一位阳圣,一位大炼金术士的行动。 时间过的很快,外面一片死寂。黑眼的灵识从未离开过大门,不知道过去多久,它终于咬了咬牙,悄然离开。 轻车熟路一路向内走,来到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大门无声打开。 安德丽娜正坐在这间不大的屋子中,如同泥塑木雕,没有半分动作。面前铺上一张雪白的羊皮,却只字未动。 黑眼也没有开口,许久之后,安德丽娜沙哑的声音才缓缓响起:“你知道么……” “这场欺骗之间的盛宴,评判者不是元婴,也不是尊圣,是太虚,只有肯德拉莫阁下点了头,对我释放了善意,我才能完整地走出来。” 它站了起来,胸部起伏地厉害,看着窗户外赤红的天空,喃喃道:“你应该明白的……你应该清楚,我那些可爱的兄弟姐妹为了让我老死在这里,已经忍不住警告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黑眼恭敬道:“主人,对比起恶魔的寿命,您还很年轻。” 安德丽娜没有说话,许久才低声道:“如果肯德拉莫议长已经明确表态,让我来到暴虐地狱是最后一次出手了呢?” “什么?!”黑眼吓了一跳:“它,它不是和您的母亲……” “恶魔哪有什么人情,也就是我们欺骗恶魔更懂得运用智慧,稍微多了一点。说实话,它出手帮我的时候,我都感觉非常震惊。”安德丽娜寒声道:“不过……人走茶凉,对于我一个毫无利益的皇女,它能出手一次,已经特别关照了。如果我再不引起它老人家的注意,我别说背靠大树,就连树桩都坐不上去。” 咔……放在窗户的手轻轻用力,一片窗棂化为飞灰,它咬牙道:“逸……你千万不能让我失望……为了你我连以雅契约都丢出去了……” “这是我的机会,也是你的机会……我看得出来,你绝非寄人篱下的人,你要在恶魔世界闯出你的天地,你就必须遵守恶魔世界的法则。” “第一条:等价交换。没有人情。” “如果你的作品不能让副议长满意……你和我……就一起走向毁灭吧……我或许会在这座城堡里被圈禁到老死,而你……永远也无法离开提拉冈底斯……桀桀……” 一周过去了,然后十天,十五天,二十天…… 二十五天后,大厅之中,徐阳逸缓缓睁开了眼睛。 面前,一点赤色和白色火焰,缭绕丹炉左右。十米大的丹炉中央,绽放出无边的黑色光华,深邃而极致。 一枚漆黑色的丹药静静躺在其中,魔气滚滚,但这些令人汗毛倒竖的魔气中,却蕴含着一种诡异的生命力。磅礴如海。 一叶树叶形状的雕刻静静躺在正面,随着丹药的旋转,其中一道火芒流转不已,光是看,就足以让人体会到那种湮灭中的新生。 “本来还不太熟悉的宗师级别,经过这一枚丹药的淬炼,你算是差不多上手了。”鱼肠感慨地说:“地狱的丹药和人间并无不同,只不过替换了主材而已。了解结构,并不难炼。” 徐阳逸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为了这枚丹药,他将自己的炼丹技巧压榨到了顶峰。超越同阶三成八的神识,先天灵火南明,后天灵火炼灵,还有万化真鉴中所有的炼丹最顶级手法,他只要可以学到的,统统没有放过。 手轻轻一招,丹药飞到手中,漆黑如同星球,带着深邃让人沉溺的魔力。 撒旦的怜悯。 恶魔的丹药,却有个美轮美奂的名字。 上面四道银边丹纹,代表着这是一位宗师出品。他闭上眼睛,神识轰然冲入其中。 滚滚而来的魔气,带着整整七十八种天材地宝的灵力,被一层外壳完整地封在其中,药力为河,魔气为桥,丹法为笔,搭建出完美的平衡。越看,甚至越让人有种深深陷进去的感觉,难以自拔。 沉浸在旁门的绚烂之中。 艺术品。 “它会满意的。”徐阳逸睁开了疲惫的眼睛:“任何延寿丹药,只能吞服一次,同类型的再不能服用。这枚丹药,我自认为达到了它应该达到的顶峰。” 这一个月,很累,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全身心地炼制自己的丹药,不过收获同样不小,在实践中探索,融合万化真鉴,他从虚浮地踏在宗师地表上,如今已经脚踏实地。 更为值得祝贺的,是他的神识再次增加,不多,大约比之前增加了五百米。现在,他已经朝着一人监视一个位面再次踏出了五百米。 不积跬步,何以成千里。 清洁术打在身上,随后站了起来,轻轻一打响指,整扇大门发出卡卡的嗡鸣,随后,一片光华撒下,让他眼睛悄然眯了起来。 人影绰绰。 外面已经站立了整整千道身影,随着大门打开,所有身影齐齐半跪,躬身道:“拜见大恶魔圣君!!” 声音在高大的大殿中回荡,只有一个身影没有跪,只是轻轻蹲下,提裙,随后,笔直朝他走了过来。 它的脚步很稳,他却看到了对方数次都差点被自己的裙子绊倒。 它的步速不快,他却听出了对方按捺到发狂的心跳。 安德丽娜走到他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怎么样?” 徐阳逸扫了一眼,它如梦初醒,立刻一挥手:“都下去,我和大恶魔大人有事相商。” 所有人都下去了,只有黑眼在身旁,徐阳逸不动声色看了它一眼,不等他开口,安德丽娜已经暴躁地怒喝出声:“黑眼!我说的是所有人!所有!你听不懂吗!” 黑眼独眼中闪过一抹晦涩的光芒,恭恭敬敬地跪伏于地,磕了个头,缓缓退下。 没有一个人了,安德丽娜再次深呼吸了好几口,一言不发地伸出了手。 徐阳逸一个响指封禁了四周,下一秒,万道黑光闪现,如同黑色莲花盛开,里面跃动太阳。一种安德丽娜几乎从未闻过的,对它来说根本无法拒绝的香气,充盈鼻端。一种它根本无法拒绝的诱惑,在心中野草般疯涨。 它愣愣地看着在自己眼前展开的手,人类的手,宽大,五指均匀,布满老茧。就是在这样一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手中,那颗黑色的太阳带着流动的火焰,浮动掌中。 艺术品。 一瞬间,它脑海中就出现了这个词。并且立刻生根。它觉得,这一定是一只点金手,或者魔术师的手,否则不能将落叶化为白羽。 “成……功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约三四分钟,它才如梦初醒,死死咬着牙问道。 看起来成功了,但是……这场肯德拉莫副议长的寿宴,出现任何奇珍异宝都不奇怪!这是它精挑细选,认为最适合对方的绝代宝物。在西方系谱丹药宗师近乎绝迹的情况下拿出延寿丹药……这份功绩一定会让副议长看到它的长处。 所以,它必须听到徐阳逸亲自点头,才能放下心中大石。 “当然。”徐阳逸微笑回答。 “你确定?”安德丽娜立刻追问,明明听到这句话可以放下了,但是……它没有感觉丝毫的轻松。反而越来越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