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万魔朝圣 - 最强妖孽

第1145章:万魔朝圣

“我还不至于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徐阳逸扫了它一眼:“你要的东西,我做到了最好。如果带不回来我要的东西,安德丽娜,我不需要没用的合作伙伴。” 一句话,让安德丽娜从忐忑中醒来,心脏狂跳。 它是因为费勒斯家族嫡女的身份,这才可以和对方平等对话,从这句话中,它明白了,一旦拿不到,作为唯一见过徐阳逸踪迹的人,或许不需要等它的兄弟姐妹,对方亲手就会收拾了自己。 不,不是或许。 是一定。 它忽然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尊圣手段,翻手为云覆手雨,自己自以为的平等对话,在对方发现它毫无用处的那一刻起,就不存在了。 到底谁才是恶魔? “我……知道了……”安德丽娜咬了咬嘴唇,却不肯放弃作为费勒斯家族嫡女的尊严,勉强直视徐阳逸:“我会尽力,不过,您最好先期待我能完整地回来吧。” 拿出一颗晶莹的头盖骨,它小心翼翼,如同对待世界上最完美的珍宝,将丹药放进了其中,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马上动身。我离开的这段时间,费勒斯家族在这里的大管事会和你进行交接。”它紧紧抿着因为激动而发干的嘴唇,沙哑道:“等着我的好结果吧……你的功法,玛门印记,在副议长一句话下,都会成为现实。” “走!” “呜呜呜……”恢宏的号角声响彻整个骨堡,从巨大的骨头裂隙中,数千的仪仗恶魔站起,拿着粗大的号角,拼命吹响。 这一刻,黑街听到这个声音的恶魔,全部停止了行动。 费勒斯家族公主出行,闲杂回避。 徐阳逸站在骨堡最高处,不动声色看着这一切,本来一片死寂,毫无生气的黑街,这一刻好像活了过来,无数恶魔从低矮的房屋中潮水一样涌出,他看到了骨瘦如柴,甚至有头发的仆魔,看到了角落里偷偷窥视的劣魔,看到了刚进化出恶魔角,尾巴都没有长出来的恶魔……千奇百怪,真实的异界生物谱。 “轰!”骨堡大门轰然打开,紧接着,一辆墟昆仑甲级灵宝吞炎石打造的车辇,拉着十丈长的帷幕,由八匹浑身漆黑,布满鳞甲,足足三人高的独角马拉着,从正门口行驶出来。 排场比上次出行更大……无数的魔婴飞舞左右,两侧数百禁军开道,车辇所过,一片滚滚烈焰。就在车辇前方,一面巨大的盾牌,足足十几米高,被六名浑身深绿色的强壮恶魔抬着,有些破败,但是上面咆哮的骸骨公羊,让整个黑街区域,整整亿万人,齐齐匍匐于地。 “咔咔……”这只是开始,下一秒,车辇后出现了一片长长的身影,那是一种长相稀奇的恶魔,背上三个驼峰一样的东西,体如青蛙,整整齐齐随着号角声移动。 无数的宝光,从这些恶魔的肌肤中喷涌出来,它们肚子里不知道带了多少宝物,甚至周围的魔气都在震颤,而这些恶魔仿佛也撑到了最大的极限,走一步都困难。 代表费勒斯家族的王女旗帜渐渐远去,整只和手队伍蔓延数百米,形成一条长长的黑线,通向黑街的尽头。 费勒斯家族副议长肯德拉莫,八千寿诞,王女安德丽娜.费勒斯,出动! 没有人知道,就在同一天,整个十二层地狱,欺骗之间,完全轰动了。 欺骗之间首都,虚伪之城,最中央,一片占地一万多平方千米,相当于地球一个省会的巨大宫殿群匍匐于此。 深黑色是它的基调,欺骗是它的面纱,罪孽是它的灵魂,无数的高塔高耸入云,代表欺骗的银灰色火焰,从城中每一个角落冲天而起,形成罕见的烈焰光柱。 无数的欺骗恶魔腾空而起,在天空中用噪音表达它们内心的欢愉,主宰欺骗之间的十位副议长,第四席,肯德拉莫八千寿诞就在不日。 围绕着中央最高的一座高塔,欺骗王座墨菲斯托,四面八方上千只队伍,在庞大无比的城市群中迤逦前行。仿佛一条条黑龙,群魔汇海。 “深渊火结晶一枚。苍穹翡翠一箱,毒龙之眼两枚,水晶龙盔甲一副……”在一辆远超安德丽娜的队伍之中,正中央,一具巨大的骨骸恶魔之上,挂满了无数房屋,其中的一间,一位头上两只短角,浑身燃烧火焰的恶魔再一次审核着清单。 “皇子,您的贺礼,一定是最贵重的。”身边,一位女性恶魔微笑道:“恕我直言,所有皇子皇女中,没有人手中拥有翠绿森林这样丰富的资源位面。您当时没有灭绝那些令恶魔厌恶的精灵族,实在是太明智了。” 皇子没有回话,数秒后,才深吸一口气,看向外面银灰色的天空。 “八千寿诞……肯德拉莫离死不远了,它应该也知道。但是,这至少是三百年后的事情,这三百年,如果能争取到它的支持,我必定能在所有皇子皇女中更进一步。” “为了这份清单,我甚至将整个翠绿之森搜刮一空,就连保护巨龙都没有放过……我相信,没有什么能比得过我的礼物!我一定要在下次的圆桌会议上,争取到它的一票!” 另一边,天穹之上,一只巨大的蝙蝠状恶魔飞行其上,展翅千米,身体就有数百米大小。在背上的两百米范围,居然有一片深深植入其中的小型建筑。 一名肥胖的恶魔,浑身都是燃烧的角,背后两只巴掌大的恶魔翼,端着手中雕金砌玉的骨质酒杯,胸口急剧起伏着,贪婪地看着下方流过的一切画面。 “主人。”两名仆魔,恭敬地跪在地面:“还有十分钟,抵达欺骗孽宫。” “很好!!”恶魔一手捏碎了手中的骨器,猛然站起,手中出现一个骨质的匣子,巴掌大,眼睛放出赤红的光芒,迷醉地看着它:“地狱之孽……本皇子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才找到的至宝,副议长一定会侧目的……不管其他人带了什么来。我相信……下一次圆桌会议它老人家的票,会在我的头上!” “千年吸收,千年凝聚,千年升华,罪孽中的极致……数千万生灵的滔天大罪,才能凝结一颗地狱之孽,我不用带其他,这一枚,已经足够。” 东方,地面上一道千米长的队伍,缓缓前进。两侧,数千铠甲护卫军,踩着震天的步伐,前往欺骗孽宫。 不是没有储物戒,而是要这种声势。一枚储物戒哪里有千米队伍倾倒下宝物的长河来的震撼? 最中央,一尊银色的王座,足足二十米高,由上百人抬起。上面罕见地坐了一位银色恶魔。 丹洛华.费勒斯。 最强大的费勒斯子女之一,它,也是不多能见到墨菲斯托费勒斯的子女之一。 此刻,它看着身后迤逦的队伍,抚摸着手中的储物戒,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想和我抢?” “你们没戏,能和我抢的,永远只有三个恶魔。”它舔了舔嘴唇,目光炽热地抚摸戒指:“在常春藤的魔力面前……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笑话。” “肯德拉莫副议长大人,现在绝对不会需要大把的财富,它需要的只是生命,生命,以及生命!任由你搜刮了多少天材地宝,在一个要死的老头眼里,和粪土有什么区别?” “常春藤……为了它我足足毁灭了一个位面!能延寿一百年,任何种族都可以,我想,副议长大人绝不会无动于衷!” 南方,同样辉煌的队伍,同样漫长的军队,同样数不尽的宝光蔓延,算不清的负重恶魔。只不过,这次最中央的血红车辇上,坐着一位女子。 “安德丽娜那个贱人也来了,我在宾客名单上看到了它的名字……”它仿佛对其他人说,不过这里面并没有一个人影。 “那个废物,居然也有胆子来副议长大人的寿诞,看样子,我们几个给它的教训还不够?” 话音刚落,虚空中传出一片平静的声音:“就它?” “寒酸的黑街,走投无路请外来人援手。陷在这个粪坑里一千年,它打算用黑街廉价的土特产进贡副议长阁下?谁给它的脸?位面也太过有勇气。” 女性恶魔冷哼:“我们不求最好,但是只要比它好就行!副议长阁下可是出手帮过它一次,它还真敢厚着脸皮过来……简直太过不知廉耻!” 声音淡淡道:“它请来的人,调查清楚了吗?” “没有。”女性恶魔有些不耐烦:“为了这次大寿,我可是亲自去狩猎了一只翡翠龙的心脏。它请来的只是个人类,听清楚,卓安东,他只是一个人类!一个孱弱,渺小的种族!如果这个人类能让安德丽娜拿出超越我们的贡品,我就把自己的心脏吃进去!你太小题大做了!” 卓安东没有再开口,仿佛默认了这个说法。 女性恶魔站了起来,目光所及,赤红的天幕下,银白的火焰跳动,漆黑色的队伍夹杂其中,数百上千宝光熠熠的队伍,照亮了欺骗之间半个天际。 数不清的族徽,算不完的权贵,旌旗猎猎,宝马雕车,那些听说过的,不曾听过的,但凡欺骗地狱中有名有姓的家族,今日,无一人遗漏。无一人敢不到场。 而中央高耸的欺骗孽宫,就像吞吐宝物的漩涡,牵引着周围从各个位面汇聚过来的奇珍异宝,没入这无底的胃囊。 黑龙盘踞,万魔朝圣。 “看吧……这熙来攘往上千只上贡队伍,无数的家族,无数的皇子王女,掌权人士,上下议员参加的盛会,那个又穷又丑的婊子能拿出的贡品,只不过是在所有人面前让它们认清,它只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而已。” “所以,黑街这种烂泥潭,非常适合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