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暴怒 - 最强妖孽

第1147章:暴怒

黑眼呆滞了。 是自己没表达清楚? 还是对方没听懂大管事这个特殊职务的重要性? 安德丽娜公主请大管事过来,显然是想让两人多多交好,现在弄成这样,恐怕大管事并不想给一位落魄公主的面子,他……他不打算低头? 数次紧要的谈话,黑眼都被摒弃在外,它根本不知道徐阳逸已经突破了炼金术师。更没有想到,那枚牵动人心的丹药,已经奔走在欺骗地狱的路上。 “没听懂?”徐阳逸的声音冰冷传来。黑眼浑身一抖,立刻躬身道:“明白了!老奴立刻去!” ……………………………………………… “该死……该死!!”一座规模不逊于安德丽娜的城堡中,一片骨器被一只大手猛然掀翻在地上,血红色的液体流了一地。 暴怒的许德拉正坐在一张庞大的骨床上,浑身的火焰都在跳动。 这个该死的人类……就连安德丽娜都不会这么对它说话!整条黑街,可以说它罩着的!要不然凭安德丽娜每年的亏损数字,它就早该被召回了!自己看在它皇女的份上,为它左支右挡,现在一个门下小小的人类,就敢对自己这样说话! 它面前,无数的仆魔瑟瑟发抖地半跪于地,根本不敢触动暴怒中的主人。 “主人……”终于,一位仆魔战战兢兢地拿起一叠羊皮纸,高举头顶:“这是最新的审批单,您要不要看看。” 许德拉手一挥,一叠羊皮纸就飞了过去,它慢慢看了起来,当看到其中一份的时候,猛然怒火万丈,羊皮纸瞬间化为飞灰。 “逸.费勒斯?!这股令人恶心的灵力味道……” “冠以费勒斯之姓……公主居然将以雅契约给了他?!给了一个区区人类!” 它浑身都气的发抖:“难怪……难怪这个下等种族胆敢对我如此挑衅!对我一位堂堂大管事如此不敬!公主太昏聩了!一个劣等种族能给它带来什么?以雅契约……等于他进入了费勒斯家族的主脉!它太欠缺考虑了!!” “狗仗人势……现在还敢问我要人!问我审批?!”哗啦啦……羊皮纸在它的咆哮中无风自燃,化为飞灰,它丑陋的表情都扭曲了:“去……去带人……送过去。” “啊?”下方的恶魔愣了,不是刚才还暴怒吗? “给他找最低劣的恶魔送过去!告诉他这就是我,大管事许德拉的态度!就算他摇尾乞怜,也只能在我这里得到碎末!” “就连安德丽娜都要好好对我说话!何况一个人类!” 仆魔犹豫许久,才低声回答:“可是,主人,我听说……这个人是公主殿下请回来的大师……” “那是公主殿下走投无路!懂吗!蠢货!!”许德拉怒道:“你知不知道,距离肯德拉莫魔王的诞辰还有仅仅两天!作为王女,它敢不去?!它就像饿极了的劣魔,只要面前有血肉,哪怕是掺了最剧烈的毒药,它也无法拒绝!” “每一次大聚会,都是决定王子王女排序的前奏!它有什么?一个破烂的我都看不上眼的黑街!它根本拿不出像样的寿礼!大师?可笑!一个大师会依附于山穷水尽的安德丽娜?就算是大师,什么等级的大师?你们这些废物根本不知道……费勒斯家族的大聚会,会出现多少真正的宝物!” “诸天万界,穷极心思,恶魔能掌控的位面中,那些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全部都会随着这次大寿滚滚流入欺骗孽宫!王子王女,各大古老家族,还有其他副议长……而这所有一切,谁好谁坏,都是副议长阁下说了才算!” “安德丽娜一个自己位面都没有的穷光蛋,置办任何珍贵礼物的资格都没有!你现在告诉我,一个所谓的‘大师,’能在这种超高规格,万界汇聚的地方脱颖而出?得到肯德拉莫魔王的青睐?” 咆哮的声音终于随着胸膛的平息低了下去,它死死握着扶手,磨牙道:“公主只不过垂死挣扎而已,它的礼物一定会受到耻笑和唾骂。随后跟着它的人也会倒大霉。不过这不是我的报复方式。一个区区人类,敢对尊贵的我动武……等着吧……等两年后位面大清算开始,亏了一块魔晶,我会立刻弹劾它!让议员剥夺它身为费勒斯家族的权利!” “一个低劣的种族,也想混进高贵的恶魔?这是痴心妄想!” 它的滔天怒火,徐阳逸并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骸骨城堡中,他轻轻敲着扶手,浑身笼罩在一片斗篷之中,吞噬符箓运转外表,遮挡一切灵识,而斗篷完全挡住了他的脸。 要和恶魔打交道,能不用人形态就不要用。 他的面前,已经跪着十位畏畏缩缩的恶魔。头都不敢抬,最高的只有筑基中期,低的炼气初期都有。 没有人敢开口,虽然不知道徐阳逸是谁,但是对方身上高山一样的灵压,足以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徐阳逸也没有开口,招了招手,黑眼立刻过来,他这才缓缓问道:“为什么公主的生意,人手需要许德拉安排?” “这是为了防止王子王女成为诸侯,一方独大。所以很早之前,议院就从魔晶上做文章。”黑眼恭敬道:“大人,这就是许德拉阁下给我们的人了。”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扫过,每一只恶魔,都明显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有的还缺胳膊少腿,甚至有两个带着先天缺陷。 这就是许德拉的态度? 有趣。 他忽然没头没脑地问道:“距离肯德拉莫魔王的八千寿诞,还有几天?” “最后两天,大人。”黑眼立刻躬身道:“现在……应该所有的王子王女,都汇聚到欺骗孽宫了。” 徐阳逸没有再开口,示意黑眼随意处理这些人,就离开了。 “有把握?”鱼肠在神识中问道。 “我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好。”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回答:“这两天,欺骗之间必定奇珍异宝堆积成山。能不能脱颖而出,就看安德丽娜的造化了。” “如果有更强大的宝物呢?”鱼肠问。 “跑。” “跑?”鱼肠一噎:“我还以为你的性格要做无谓的抗争。” “一旦真的时运不济,出现了更加逆天的延寿宝物,我留下来就等于找死。”徐阳逸脸色平静,声音冰寒,仿佛说着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且不说玛门的信徒,许德拉,就是安德丽娜,在彻底失去魔王的庇护后,要想发展,只能寻求下一个靠山。” “我就是它寻找靠山的筹码。而一个人类,被太多恶魔见过,代表的就是灾难。” “而且别忘了,我是东方系谱的大宗师,东西方都不会容许我的存在。” ………………………………………………… 十六地狱,欺骗之间,首都虚伪之城,核心欺骗孽宫。 这片占地一个省会的巨大城市,已经完全打开了它的嘴,容纳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朝圣队伍,现在已经是寿诞当日,从早上开始,当从第二地狱过来的艾俄洛斯家族到达以后,这座上万平方公里的巨城终于落下了整整一百四十万道大门。 轰轰轰……沉重的黑曜石拱门高达两百米,缓缓合拢。合拢的同时,四面八方,一个个虚幻的魔灵升上半空,化为礼花炸开。 欺骗孽宫,一座偏殿,偏到不能再偏,甚至那些地狱的特产树木都没有修葺,杂乱无章。 魔灵炸开的声音传入殿中,安德丽娜猛然站了起来。深深看着外面的天空。 它穿着一身最好的公主礼服,虽然整洁如新,但是它很清楚,这是五百年前流行的式样。就连手中的折扇,金漆都有些暗淡。 如海的光华炸裂在欺骗孽宫上空,它不知道自己的领地如何了,许德拉和逸到底有没有接触。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晚宴还有一个小时开始。那主宰欺骗之间数个超级位面的其中一位实权派,已经在王座上等待他们的觐见。 “呼……”它深吸了一口气,咬牙朝着殿外走去。 没有奴仆,没有欢迎,这种侮辱它已经习惯了,没钱,没实力,除了一个费勒斯家族的名声,它什么都不剩。 足足走了十几分钟,前面人流终于多了起来。那些耳熟能详,欺骗之间一个个庞然大物的家族,它们的核心人士,全都带着笑容,和各位王子王女攀谈。 “那么,苏乐斯特公主殿下,您的位面出现了一只游荡的星界兽?而且是大恶魔等级?这可是个不好的消息,不过,您看能否能接受我们虚灵投资所的帮助呢?或者……后续用它身上的材料抵账也可以。” “哈哈,亲爱的高罗王子,许久不见,我们共同开发的天王金矿脉今年挖出了两个富矿,来,为我们的共同胜利干杯。”“索罗斯高阶议员?真是没想到啊,您还是这样的精神。难道是因为今年您手下新征服的那个人类位面?”“呵呵,这不是西凡尔公主吗?不知道您对我上次的计划有什么想法?” 和小地方的恶魔不同,这里的恶魔,几乎都懂的了压抑自己本能的欲望,才能走上实力的巅峰,与其说是恶魔,不如说是长相和人类完全不同的贵族聚会。 安德丽娜死死咬着牙穿行在人群中,没有人对它敬酒,反而有许多探寻的目光从它身上扫过。毕竟它太罕见了,千年没有踏足主城。见过也记不得了。 它只觉得周围的一切是如此刺目,谈论的和它无关,交流和它无关,一切一切都和它无关! 该死! 它握得血红的拳头,无声抹过手上的储物戒。 笑吧……看不起我吧…… 等大觐见的时候,我要让你们血都吐出来!

下一篇   第1148章: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