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斗宝大会(一) - 最强妖孽

第1149章:斗宝大会(一)

/p> 呜呜呜……嘹亮的号角声响彻整个大厅,大厅之上,一个接一个的恶魔面孔缓缓亮起,一共七个。代表着地狱子民对于七君主的永恒敬畏。 当然,这是仪式。所谓仪式,就是不得不走的过场。 黑暗中,一盏盏血红的眼睛亮起,一位位穿着高级服侍,长相清奇的仆魔缓缓走出,铺出一条雪白的地毯,从尾部一直蔓延到肯德拉莫魔王的脚下。 觐见,献礼,接受魔王的祝福。 无数的魔婴在王子和王女之间穿梭,一个个小巧的木牌发了下去,安德丽娜看了一眼,第二百八十位…… 它脸上泛起一抹苦笑,这种场合,前几十个上台的,有莫大的好处,所有人的目光,魔王的瞩目,但后面的呢? 只能获得不耐烦。以及更多的不耐烦。 “该死的……”它扫视了一圈左右,看到了乔安娜和卓安东轻蔑的眼光,暗中握紧了拳头。 “第一位,首席王子,高尔克王子觐见。” 一位银灰色的恶魔出列,缓缓对着所有人微微鞠躬,随即轻轻打了个响指。忽然之间,整个大厅左右,整整十个魔气漩涡缓缓凝结,数秒后,出现十张紧闭目光的魅魔面孔,五米大小,全都是由一种赤红色的材质雕刻而成,栩栩如生。 紧接着,所有魅魔的面孔齐齐打开,十道流光溢彩的长河,从魅魔口中倾泻而下! 哗啦啦……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数不尽的奇珍异宝,那是用储物戒永远无法做到的华丽场面,从魅魔的嘴里喷涌出来,大多数都不是地狱的特产,而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搜刮来,形成五彩的银河。 下方魔气沸腾,那些宝物的河流,全部没入魔力深渊,转换到肯德拉莫的私人储藏室。 高尔克一丝都没有放过副议长的魔气波动,它赫然发现…… 没有任何波动? 这里每一件都是珍贵的宝物,对方现在都看不上眼? “果然啊……”它目光微微闪烁:“不拿出‘那个东西’来,大人处于这种情况下,仍然看不上眼。” 又是一个轻轻的响指。整个会场的光芒瞬间熄灭,它敏锐地捕捉到,副议长大人微微抬了抬眼皮。 所有人都安静了,就在这时,其中的一张魅魔面孔居然停止了宝物之河的喷涌,紧接着,万道赤红的光芒从口中喷出,将这里染做一片红霞。 “这股灵力波动……”一位贵族微微皱了皱眉,喃喃道:“这是……灵魂?属于灵魂的波动?” 刷……黑潮与红芒共舞,在这片光芒之下,周围的宝物长河都为之暗淡,众目睽睽中,一个完全没有规则形体的,仿佛黑石的东西,足足半米大小,正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在魅魔嘴里若隐若现。 “这是……”一位虚灵抬起了头,愕然看着周围,有些意外的说:“难道是那个东西?” 话音未落,石块上闪耀出无穷符箓,这一下,全场寂静,数秒后议论声悄然响起,随后迅速弥漫为一片低沉的海潮。 “真的是黑灵魂石!”一位女性恶魔打开折扇,轻轻挡住自己的嘴:“这东西虽然是提拉冈底斯的原产物,但是早已经绝迹数万年。只有不知道多少光年外才偶然能看到惊鸿一眼,大王子居然能找到它的存在?” 数千道目光都钉在那块黑色石头上,大王子脸上终于浮现出自信的微笑。 黑灵魂石,可以储存恶魔的灵魂,让它能回到恶魔洪炉转世重来。对于任何人,特别是肯德拉莫这种行将就木的实权派,绝对是无上的诱惑! 第三次响指,灯光再亮起,所有人如梦初醒。一位女性侯爵恶魔深深看了它一眼,低声道:“以副议长阁下现在的状态,它需要的就是寿命,黑灵魂石……等于给了它另外一种生命,给了从头再来的可能……” “有趣……”身边,一位肥胖的恶魔微笑道:“第一场就出现了黑灵魂石,我也是八千年前才见过一次,这次大觐见,不简单啊。” 谁都明白了。 大王子是要绝了对手的后路! 刚刚出手,就布满了火药味,这次副议长临终之前的大觐见,暗潮汹涌远比这些贵族想得更厉害! “真不知道……后面还会出现什么,真是让人期待啊……” “咔!”安德丽娜身边,乔安娜死死合上了扇子,紧紧抿着嘴唇不说一句话。 它身边,卓安东也是脸色铁青,大王子手笔太大,大到根本超出一个王子的范围! 这杂种到底走了谁的路子?! 安德丽娜脸色微微扭曲,黑灵魂石……转世重来,对于一位垂垂老矣的恶魔,而且是手掌重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恶魔,有多大的诱惑,谁都清楚。 自己的延寿丹药,真的能首拔头筹?在这次奇珍异宝的斗宝大会上大放异彩? 这一瞬间,对于自己判断无比自信的它,心中波涛反复。 “不错。”就在此刻,一个宏伟的声音从前方飘出,最前方的几个巍峨人影中,终于有一个人开了口。 十位副议长之一的亲口赞誉! 高尔克目光一闪,立刻看向了肯德拉莫,这份礼物耗费了它太多心力,虽然有一位副议长已经亲口赞许,但是它要听到肯德拉莫魔王亲自开口,才能定下心来。 魔气没有丝毫波动,许久,才听到对方淡淡道:“有心了,下一个。” “怎么会?!”“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宾客们还没有开口,王子王女已经猛然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看向肯德拉莫。 黑灵魂石啊……现在只有偶尔能看到有流通,基本上只是听过名字,能让恶魔重新活一次的宝物,居然只是有心了? 它老人家到底要什么? 高尔克完全愣了,这是它根本没有想到的局面。 “下去吧。”肯德拉莫随意地挥了挥手,高尔克这才发现,它已经呆立原地太久。 “是……”带着极度遗憾的心情,它死死咬着牙,穿过后方一众兄弟姐妹,铁青着脸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没有人嘲笑,更多的是不安,包括安德丽娜,刚刚压下的忐忑,野草一样疯涨。 什么样的宝物,才能让肯德拉莫副议长点头? 司仪恶魔看到大王子坐上了座位,立刻高喊道:“二王子,马莫汗殿下觐见。” 一片沉默中,一位浑身青色的恶魔站了起来,面目狰狞,朝着王座上深深一鞠躬,同样一弹指,紧接着,同样的宝物之河从天而降。 这一次的宝物之河,是寂静的。没有之前那些微的议论,毕竟在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恶魔,对于这种排场,第一次可以略微夸奖,第二次就见怪不怪。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 高尔克汗毛倒竖地发现,它的宝物之河倾倒干净之后,仍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反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它。它从这些恶魔的目光中,读出了两个字。 催促。 它的心脏狂跳,自己的宝物之河足足比大王子长了一分钟。然而……怎么会收获这种眼神? 场中,魔气轻微震动了一下,谁都感觉到了,这是不耐烦。 任何宝物,平时值得副议长把玩许久的珍藏,如今引不起它的半分兴趣。 “就这样?”王座之上,肯德拉莫的声音缓缓道。 “是……”二王子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一定有哪里错了……自己遗漏了什么?如此豪华的礼单,各大位面的奇珍异宝,居然换不来对方一笑? “下去。”如果说对大王子,肯德拉莫还带着遗憾,对于二王子,根本就没有耐心。 高尔克死死咬着牙齿下去了,它不明白,自己精心筹备的礼物,为什么没有半分引动对方的心? 肯德拉莫站了起来,恢宏的魔气潮水一样淹没全场,一字一句说道:“我有些厌倦这个游戏了。” “我希望,各位孩子,你们是真诚的为我祝贺,祝贺我能活过这一次诞辰,我厌恶欺骗,对我的欺骗。也厌恶不真心。” 它的声音带着浓烈的不耐,和一种压抑的急切:“来……孩子们……让我看看,费勒斯家族有没有养出废物!” “本王讨厌规则,所以我打破规则。让该死的寿诞规则给我去见鬼!我告诉你们,谁能在这里,给我想要的,我就能给你想要的!” “来……呈上你们的珍宝,只要自以为能打动我的,都可以。忘记那个该死的号码!” 它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而所有王子王女,这一刻忽然明白了一点。 肯德拉莫已经老了,快死了,对费勒斯家族的大功,让它无所畏惧。征战过不知道多少位面,所谓珍宝已经见太多了。这是明显告诉所有人,今天,如果是拿出这些东西,比谁的宝物多,而没有真正直击它心灵的宝物,那就滚。 普通的宝物,在这里根本没有存活的余地! 什么东西能直击一个明知将死的死人冰冷的心脏? 寿命! 安德丽娜感觉浑身都在通电,一种战栗的感觉,从脚底蔓延头皮。 (本章完)

上一篇   第1148章: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