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斗宝大会(二) - 最强妖孽

第1150章:斗宝大会(二)

这一刻,安德丽娜死死握紧了手中的储物戒,手心已经满是冷汗。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它差点立刻就要站出来,高喊觐见,但是事到临头,才觉得迈出这一步,说出一句话是如此艰难。浑身仿佛被一根名为忐忑和恐惧的无形锁链绑住,动弹不得。 现场一片寂静,迎接着肯德拉莫如电一般犀利的目光。数秒后,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那,本王子就献丑了。” 一位绿色枯瘦的恶魔站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它的身上,这是第一个先行者,握有重宝的先行者,无法不让人铭记。 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宝物的长河,它双手合拢,拉开之时,一个四方形,散发着火焰光华的盒子,拳头大小,在他双手之间翻涌不定。 它小心翼翼地打出数个印诀,盒子徐徐打开,如同虚空绽放出一朵血红的莲花,无穷精粹的魔气,好似打开地狱的深渊,疯狂从这一个小小的盒子中喷涌而出。 魔气之浓郁,让现场所有贵族的目光都闪了闪,仅仅这一件,就超过了之前大王子所有宝物的总和。 大王子在下方死死咬着牙,握着拳头看着它,十六王子……还以为自己已经费尽心力,原来啊……真正咬人的狗从来不叫! 针落可闻,血红的莲花越开越大,随着一片璀璨的红芒,所有人眼睛都眯了眯,紧接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心脏,跳动在它双手之间,一股股魔气如同海浪,拍打着周围的墙壁。 “深渊契约之石。”十六王子深深看了一眼悬浮空中的石头,闪过一抹剧烈的心痛,这东西是留给自己以后自己用的。但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可能各位听说过它的名字,它常年处在地狱最难寻得的几百件宝物之中。却名声不显。因为,它只有一个功效……” 它目光中包含激动,火热地看向众人,最后直勾勾落在肯德拉莫的身上:“那就是让恶魔冲击魔君境界的几率提高一层!” “呵……”这句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齐齐看向肯德拉莫。 重宝! 这是真正的重宝! 肯德拉莫快死了……但是它还有两条路,可以活下去。 一条路,就是延续寿元。但是寿命天定,所有增加寿命的宝物,都堪称至宝二字,人之将死,才能意识到寿命二字的珍贵,别说一百年,就算八十年,五十年的增寿至宝,都值得肯德拉莫拿出它珍藏的大半身家! 这是价值观的转变。 第二条路,崎岖无比,那就是闯过太虚,晋级独步,成为墨菲斯托费勒斯那样君临一方地狱的真正魔君。 恶魔大君! 从此,除了飘渺的七君主,兵主,厄运三姐妹,魔佛,万魔之主……这个地狱没有它不能去的地方。 深渊契约之石,之所以名声不显,就是因为达到太虚大圆满的恶魔太少了,这种东西是仙人关心的,不该由凡人听到名字,但是……肯德拉莫,正好是太虚大圆满! “真正的杀招展开了……”一位高瘦的恶魔勋贵,深深看了十六王子一眼:“从现在开始,拿出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整个地狱难得一见的至宝。就算我们,家中有没有都是问题。” “深渊契约之石……多久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了……”另一位容貌枯松的老年恶魔,睁开昏黄的老眼,默然看着这一幕潜藏刀与火的战场,平时兄友弟恭的面纱瞬间就被撕得粉碎。王族的争夺,在这个肯德拉莫丧心病狂布置的沙场上,远比明刀明枪更为血腥。 现场沉默地可怕,十六王子强压心脏剧烈的跳动,直视肯德拉莫的眼睛,对方仿佛在考虑什么,许久,笼罩整个房间的恢宏魔气轻微震动了一下,一道声音仿佛天籁落入十六王子耳中。 “不错。” “我很满意。” 无数呵气的声音,情不自禁从四面八方响起,刚才那种无声的对峙,就像紧绷的弓弦,如今,副议长阁下射出了那只名为青睐的箭。也明确了标杆,大家这才感觉轻松了一丝。 十六王子拳头都在微微颤抖,心中狂喜如潮,猛然躬身道:“能得到副议长阁下的青睐,我也算没有白努力!” “来,过来,费勒斯家族的英杰。”肯德拉莫微微招了招手,声音无比和蔼,刚才瞬间爆发的暴虐仿佛从未出现过,十六王子身形已经毫无阻拦地飞了过去。 没有拒绝,它脸上带着渴望的神色,飞到肯德拉莫面前,浓郁的魔气之中,一根指头,已经点在它的眉心。 “我说过,谁给我想要的,我就给它想要的。现在,迎接你的礼物吧。” “魔王的加护。” 一串古怪之极的咒语从它口中念出,紧接着,十六王子全身笼罩在一片黑色光幕之中,里面的魔气迅速增强,万道黑光直冲天际。不知道过了多久,魔气才完全溃散,而其中,走出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恶魔。 仍然是绿色,但是现在全身包裹鳞甲,无数的绿色火焰从鳞甲下冒出来。浑身甚至长出了一根根骨刺的倒刺。 “这是……”乔安娜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手中折扇都差点被扭断,眼中冒出汹涌的火焰,一字一句地说道:“唤醒血脉!!” 没有一个人说话,都用一种炽热的眼光看向狂喜的十六王子,谁都没想到,它的礼物大手笔,副议长的回礼同样大手笔!所有费勒斯的子女,身上都留着魔君的血脉,但是多寡不定,血脉越浓郁,接近那个继承人之位的可能性就越高! “血脉……关系着我们能领悟的神通,能接触的境界……能统御的恶魔数量……等级……越高的血脉,对低等血脉压制越严重……”大王子目呲欲裂,座位的扶手都被握得卡卡响,谁都没想到,副议长的回礼竟然这么舍得! “往常,唤醒血脉的机会非大功不可获得----是对整个恶魔种族的大功,如今,副议长阁下居然定义为对它自己的大功……而且其他副议长没有反对!”数百位皇子皇女看着现场齐齐沉默的人群,心中的欲望简直要爆炸! 千载难寻的机会! 安德丽娜嘴唇发干,心脏狂跳,好几次悄然迈出了一步,但又无数次缩回来。四面八方的兄弟姐妹,只剩下一片粗重的呼吸声。 没人是傻子,谁都看出来了,这是再一次,又一次重申,没有至宝,就别上来献丑! 奖励令人血液沸腾,同样,代表惩罚让人不堪回首。 它心中的忐忑已经化为一片汹涌的海潮,在副议长接二连三的无声警告下,压抑住所有自信,吞没一次次颤巍巍想迈出去的步伐。 “既然没有其他兄弟上来,那么本王子就不客气了。”终于,有第二个声音响起,一位浑身赤红,矮小的恶魔,穿着白金盔甲,劈开人群,缓缓走到了中央。 没有废话,它全身急剧鼓起,眼睛都露出了血丝,不断变大,最终,化为足足十米大,张口一喷,万道青霞惊涛拍岸,一朵纯白的莲花,竟然从它口中喷出。 这一口,仿佛耗尽了它全身的魔力,肉身迅速萎靡下来。 “灵气?”一位大公爵眯起了眼睛,恶魔是高傲的,看不起任何种族,在这种地方拿出其他种族修炼的东西来,只会让人耻笑。 “且看看吧,应该没这么简单,毕竟珠玉在前,它难道不怕副议长震怒?” 没人开口,满室芬芳,青色如同潮水,一朵白莲摇曳,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大,数秒之后,白莲徐徐打开,里面出现一只蝉一样的东西,身上散发着浓郁的太虚之力。但是,是纯粹的灵体。 “这是……”刚才沉吟的大公,看到这一幕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差点豁然站起,最终压制住了,但声音已经带上了惊讶:“它居然弄到了这种东西!?” 它没有站起来,但是很多被长辈带来见世面的晚辈恶魔,已经全都忍不住站起,一片片压抑的惊呼声,从座位上齐齐响起。 “箜冥族!”“这是箜冥族元神!”“这……这世上还有残存的箜冥族?”“这东西……真的是几万年都没有看到过了……” 别说这些小辈,就在这个东西刚刚出现的时候,肯德拉莫第一次率先波动了灵气。 无尽黑潮之中,两只血红的眼睛徐徐睁开,魔王临世,带着一丝炽热,甚至能听到它略微急促了一分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