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斗宝大会(四) - 最强妖孽

第1152章:斗宝大会(四)

今天更4章,明天更1章~~今天发完这个章节 ¥¥¥¥¥¥¥¥¥¥¥¥¥¥¥¥¥¥¥¥¥¥¥¥¥¥¥ 没有任何人阻挡,谁都能感觉到肯德拉莫副议长迫不及待的心情。 所有王子王女,大王子,十六王子,全都吃人一样看着丹洛华。 到底有人切中了副议长的心……它们这才明白,副议长要的不是“身后事,”而是“活在当下。” 它要活下去,对于生的执念,无比的坚固,它不需要任何死去才能用的东西,黑灵魂石,箜冥族尸体,这些“身后物,”对骄傲的魔王毫无用处! 它,只要永存。 刷拉!触手拉着常春藤没入黑雾,黑雾疯狂翻涌,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喟然叹息才从海潮魔气中缓缓响起:“我感觉到了……” “属于生的力量,在我血脉中蔓延……” “那种让我恢复青春的感觉……真的……太棒了……” 黑雾之中,它惬意地靠在椅子上,皮肤上布满的黑斑,已经开始渐渐消去,一种强大的自信,瞬间取代了暴虐和反复,它睁开眼睛,忽然觉得,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 “我非常,相当的满意。” 雷霆般的声音,满布整个大厅,丹洛华大喜过望,嘶哑躬身:“能得到您的赞许,我总算没有白费力!” “我说过,我满意,就给你相对的奖励,来……让我给你最丰厚的赠与,这份礼物,连我都只准备了一份。” 安德丽娜猛然抬起头,现场中,恐怕没有谁能比现在的它心思更加细腻。 它听出来了……副议长已经失去了耐心,增寿千年的至宝连魔君都会大打出手,它的目标从开始就是一两百年的寿元。 现在,有人已经喂饱了这位贪婪的魔王。填满了它对于生的无度胃口。 所以,了无兴趣。 这怎么可以!! 它几乎要尖叫出来,尤其是听到“最丰厚的赠与,它都只准备的了一份”的时候,脚步终于颤抖着迈了出去。 毫无意识,只存本能。 “是!!”丹洛华终于无法掩饰内心的狂喜,一千年的计划,只为了取一根嫩枝的一小部分,现在……完全值得! 一位魔王的厚赠……它全身的毛孔都因为过度激动完全打开,身体激动地发颤中,身体悬浮了起来,它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牵引它如同黑洞一样的魔力,微笑着,笔直飞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个无比忐忑的声音响起:“请……请副议长阁下等一等。” 谁!! 丹洛华眼睛骤然睁开,杀人一样看着现场,然后他发现,现场所有人,全部呆滞地看着王子王女的座位。 一个不算高大的女性恶魔身影,从人群中站了出来,身边的卓安东嘴巴都张大了,眼睛都直了。 不只是他,另外所有人,所有王子王女,现场每一位勋贵,全都见鬼了一样看着它的身影。 “安德丽娜?”卓安东呆滞之后,嘴角牵起一个讽刺的笑容:“好啊……很好,你要找死,没人拦着你。” “这是安德丽娜?”另一位王子愕然问身边的人:“那个不知道排名几百位的王女?” “它是疯了吗?”“呵呵……这个杂碎已经被流放到了十二地狱暴虐之间,深居于黑街,那种蛆虫和渣滓共舞的地方,现在,想吸引副议长大人的目光?”“就凭它?黑街?黑街能有什么贡品?” 不仅仅是王子王女,那些顶级贵族,同样对墨菲斯托费勒斯的子女们记得一清二楚,虽然很眼生,不过仔细看一看,立刻就想了起来。 “这是在开玩笑?”一位大公爵皱眉道:“黑街能有什么贡品?它不会拿出增寿一两年的东西吧?” “我觉得差不多就是这样。增寿五年以内,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旁边一位侯爵冷笑道:“它应该是看到增寿的东西被副议长阁下重视,然后就想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谁叫我都快忘记它了呢?” “被放逐到黑街……没有家族的底子,想死想疯了?”“母亲也早死了,没有任何后盾,它可别拿出什么几个月,一年的‘增寿’宝物吧?这也太丢人了。”“黑街还有贡品?简直是贻笑大方。” 无穷的议论声中,安德丽娜置若罔闻,死死咬着牙,提了提款式过时却整洁的裙摆,沉声道:“副议长阁下,我……这里也有一件宝物,也想请您品鉴一下。” 很奇怪,事到临头,反而镇定了下来,没有了退缩。 “是安德丽娜啊……”肯德拉莫的声音带着一些回忆:“你确定?” 短短三个字,带着无穷压力。安德丽娜感觉到那种磅礴如山的魔气,全身汗出如浆,颤声道:“我……很确定!” “你既然站在了这里,我就不会把你当不懂事的公主,明白吗?”肯德拉莫淡淡说道,不少王子王女的银牙咬碎,这是明显的偏袒!早听说副议长和这个贱人的母亲不清不楚,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居然三番五次地提点! “该死的……”卓安东嘴里喷吐着烈焰,拳头都握得咯咯响:“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穷困潦倒的婊子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一旦有一点不对,我发誓……现场如此多王子王女,满场勋贵,会让你后悔站出来!你会被流放到星际最遥远的冰原!!” “我……明白。”安德丽娜喉头动了动,深呼吸了好几口,在储物戒上一抹,一个玉盒悄然飞了出去。 不知死活…… 肯德拉莫无限感慨地看了一眼对方,依稀能看到故人的影子,它已经提醒过了,对于恶魔来说,这很难得了,这是它生的希望,亵渎了这份希望,别说它,就算它母亲在,自己都绝不会饶恕。 只是扫了一眼,它就对玉盒没有多余的想法。 普通。 太过普通,就是普通的玉盒,没有禁制,没有封禁,没有魔咒,更没有它梦寐以求的生命力。 刚才的常春藤,生命力宏大到需要用魔咒封印,现在……它真的很想一巴掌拍下来,这种地摊货一样的东西,居然也敢拿到自己面前?是自己曾经兴之所至帮了它一把,所以这个愚蠢的恶魔就自以为是? “就这个东西?”不少人眼中都带着嘲弄,表面上期待无比地看向肯德拉莫的王座。 魔气毫无波动,平静如湖。 近了,更近了……飞到王座面前,万籁俱寂,一只魔气大手抓住了玉盒,随意地打开。 没有光华,没有异象。众目睽睽,肯德拉莫不可能给安德丽娜留半分脸面,只是扫了一眼,就随意地丢开:“安德丽娜,你辜负了……” 来了…… 果然如此! 所有人都用看死人的目光看向安德丽娜,期待着副议长的发飙,但就在此刻,玉盒还没有落地之时,全场平静的魔气轰然倒卷,平地惊雷!一只满是魔气的手,疯狂地伸了出去,间不容发之间接住了玉盒。 还是肯德拉莫! 怎么回事? 所有人面面相觑,扔是它扔的,拿是它拿的,这……到底怎么了? 然而,它们没有功夫去想了,因为……肯德拉莫副议长,已经颤抖的站了起来。 就在丢出去的刹那,它忽然想起了一个东西! 一个……曾经兵主霸占一届,让七大魔神都动心的故事。 刷!安德丽娜还没有反应,已经被一股巨力牵引,飞到了王座之旁,所有人都呆滞了。 “这是怎么回事!?”卓安东瞠目结舌地看着王座,为什么……为什么安德丽娜忽然飞过去了? 第一次……这一场寿诞发生了无数第一次!第一次效果都还没有出现,觐见者直接被喊上台! 不只是它呆了,其他人更呆了,面面相觑中,谁都感觉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预感。 “难道……”一位大公爵缓缓站起,目光直勾勾看着王座:“它……真的从黑街拿出了超越常春藤的东西?” “告诉我……”如果说,之前丹洛华的常春藤,让副议长不淡定了,而现在,它已经是失态了,声音都带着剧烈的颤抖:“这……是不是那个东西?” “没错。”安德丽娜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胸腔,声音同样嘶哑:“就是它……您只要将魔气输入那个树叶标志,它就可以展现封禁的生命力。” 没有人开口,下方的人心都被吊起来了,肯德拉莫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忽然之间一招手,四面八方所有大门,窗户,一些低等贵族和带来的小辈,全部都被吹出大厅! 九位副议长对视了一下,到底什么东西?居然能让肯德拉莫如此失态? 粗重的呼吸声中,一道魔气输入盒子里,紧接着,一道青色光华,冲天而起! 绚烂! 璀璨! 清霞满天,带着说不出的浓郁生命力!这种感觉……只是刚刚弥漫,就感觉到是刚才常春藤的数倍! 青光之下,肯德拉莫巨大的眼睛倏然睁大,眼眶都在微微抽筋,死死盯着一片青霞。 “这到底……”一位公爵猛然站起,不敢相信地看着四周:“这到底什么东西!!” “怎么可能有如此浓郁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