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斗宝大会(五) - 最强妖孽

第1153章:斗宝大会(五)

话音未落,漫天青光之中,一株灵光构成的树,从盒子中缓缓生长,然后舒展枝叶,居然再一片魔气森森中,长出了一株生意盎然的大树! 漫天代表生命的绿色光点摇曳,居然压下了现场滚滚魔气,所有人都看着这一株十几米高的灵光之树。而肯德拉莫的眼光中,已经透露出了无比的火热。 好干…… 舌头,喉咙,嘴唇……都好干……一种来自于生命的呼唤,让它立刻就想一口吃掉对方。 魔气翻涌中,寂静无声,一只微微发抖的手,布满黑斑,从魔气中缓缓伸出,仿佛要抓向碧树,但最终,它压制住了,猛然将盒子转了过来,面对众人。 “丹药?!”刚刚转过来,最前排的一位副议长立刻站了起来:“东方系谱的炼金术师?不!不对!有这种技法的,是大炼金术士!” “真的是丹药?!”“还有从东方系谱杀手中残留下来的大炼金术士,流落到了十八地狱!?”“呵……难以置信……几千年没有看到活着的东方系谱炼金术师了?”“七千五百年前……东方系谱饕餮魔王本体降临,跨界斩杀本族炼金术师……我们拼命赶到,只看到了尸体!这群该死的蛆虫!” 无数的顶级勋贵,欺骗地狱的恶魔直系,目光无比复杂,炽热地站起,刷刷刷……不多时,整个大厅人影绰绰,那恢宏的生命力冲刷着每一个恶魔的细胞,久违的感受……让它们几乎要张开双臂呻吟。 “好恐怖的生命力……”一位将军眼睛闪烁,胸口起伏,猛地身形一闪就想冲上去,但是刚刚一动,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面前无穷魔气排山倒海一样炸起!形成一片恐怖的魔气之墙! 无数呼号的生物面孔中,带着肯德拉莫的森然杀意。将军满身冷汗,它感觉到了,只要再往前半米,不管它是谁,肯德拉莫都敢当场击杀他! 杀意如实质! 这里是它的寿诞。 谁敢抢这个东西,就是和它过不去! 第一次……这次寿诞已经出现了无数的第一次,又是一个第一次,就连常春藤都没有出现,副议长为了一件宝物悍然出手! “呼……”肯德拉莫恐怖的魔气重压下,刚才全场差点没有压抑住的混乱终于平息。一位侯爵强压心中的渴望,深吸了一口气,刹那之间,只感觉数万个毛孔齐齐打开,心胸都为之舒畅。比之前枯萎的常春藤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足以让人心胸开阔! 无法形容的浓郁! 令人颤抖的生机! 东方系谱的魔力! 刷……仿佛感觉到众人的目光,西风吹碧树,一朵朵代表重生的花朵缓缓开放,一叶叶翠绿的树叶慢慢舒展,构成它们的灵气,盘旋在整个大厅之中,蔓延千米。普照所有恶魔贪婪的面孔。 谁不希望自己的寿命更长? 谁不想要自己与天同寿?与地同春? “太美了……”一位女性恶魔,用扇子挡住自己的嘴:“我们家族,一共只有过三枚丹药,缔造出三位尊圣大恶魔,魔力难以言述……真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这个东西……” 身旁,另一位恶魔也无比的感慨:“深渊灵魂石,箜冥族尸体,黑灵魂石……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东西,大家都只是仰望,但是,毕竟只是传说,而丹药……是完全针对性地炼制!时时刻刻挂在我们眼前,却永远吃不到……” “或许它比不上箜冥族尸体,黑灵魂石这样的珍贵,但绝对是最适合的!”“而对于副议长,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论珍贵,谁有它的珍藏珍贵?” 一个钉子一个眼,换了颗纯金的钉子来,就钉不进这个眼。 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人再觉得那个圆滚滚黑得丑陋,黑得难看,反而只感觉,它黑的深邃而富有无穷魅力。简直令人心神荡漾。 这一幕太过华丽,华丽到让众人都忘记了说话。沉迷在那片碧树招展的美景之中,直到肯德拉莫轻轻合上了盒子,“咔”的一声,所有人才齐齐抖了抖,恍然回神。 紧接着,就是低沉的议论,马上,变为了如潮的轰鸣。 无数的声音在安德丽娜耳边炸开,它保持着恭敬地姿势如同石雕,心脏却随着这些声音拼命起伏,每一个毛孔都在吹响战斗的号角。 冲锋!陷阵!这是属于王女的胜利! 它听不到忽然嘈杂的现场在说着什么,但是它能听到,“大炼金术士”“东方系谱”“黑街”“安德丽娜”这些关键性字眼无时无刻不在贯穿于所有顶级贵族口中。 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忽然冲了上来,肯德拉莫目光一凛,根本不带考虑。魔气巨掌轰然打出,下一秒,一圈恐怖的波纹横贯整个大厅! 即便是欺骗之间的最中枢,也被这次的震荡冲击得震颤不已。数位副议长立刻出手,将两人交手的魔气掩盖下来,否则,现场绝对尸横遍野。 因为……刚才肯德拉莫是全力出手!没有一丝犹豫! 护食的老虎,谁敢抢,它杀谁! “你要做什么!罗纳德副议长?”肯德拉莫全身的魔气沸腾如海,一触即发,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另一片魔气之中的人影:“难道……你想要我的命?!” 这就是它的命。 它的续命。 谁动了,就是生死之敌! 罗纳德的魔气微微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完全做的不合时宜,肯德拉莫现在要和他决生死都没什么好说的。 夺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枚丹药能延寿多久。这是夺人性命!还不允许多方生死相搏? “你误会了。”罗纳德沉默了数秒,才磨牙道:“本王只是想看一看。” “一枚延寿丹药,出自一位大炼金术士手中,本王也是炼金术师!钻研东方系谱的数千年之久!只是想看一看,真正的大师作品!仅此而已!我没有任何异心!” 这句话说出来,前方数道副议长人影,都尴尬异常。 数千年都还是自称的炼金术师……恶魔没有旁门天赋难道你不知道?控火都做不到还觉得自己是炼金术师? 不过……这种钻研精神……很值得我们佩服……嗯,很佩服。 “做梦!!”肯德拉莫差点没有一口淬在对方脸上,冷声道:“我不和你计较,你想看,可以,问问我的侄女,还有没有剩下的。” 侄,侄女? 大王子,丹洛华,十六王子……以及其他所有王子王女,此刻脸色骤然苍白。 魔王无戏言。 说是侄女,安德丽娜从现在开始,就挂着侄女的头衔。魔君不会管他们死活,但是掌权派的肯德拉莫会!而且……这枚丹药不知道能延寿多少年!这起码几百年里,安德丽娜会过的无比惬意! “这个……该死的杂碎!!”卓安东眼睛都红了。乔安娜被盛怒的魔王一掌击飞不见踪影,现场只有它,只有它是距离安德丽娜名次最近的。 它们早就想好,这次不求最高,只求比下安德丽娜,但是……现在安德丽娜就在自己眼前一人得道,这种剧烈的落差,几乎让它无法接受! “怎么会这样……”丹洛华嘴唇都有些发白,明明自己才是最好的……自己才是最顶级的那个!自己才是今晚月亮之外最璀璨的星辰! 为什么……为什么一只放逐到黑街出来的老鼠,能抢占自己已经占据的桥头堡!一脚把自己踢下去?! 它没有心情问丹药的效用,它不是傻逼,无论是散发的生机,刚才两位议长的失态,再质疑,就是质疑太虚的目光。 找死不成? 所有王子王女心中,五味杂陈,恨不得将安德丽娜这个婊子一脚踢死,却谁都不敢动,偏偏要装出一脸笑意,恭喜肯德拉莫副议长寿诞圆满。 肯德拉莫压制着心中的激动,它此刻很不得立刻回到房间,吞服下去。不过还是压了压手,亲自走到安德丽娜面前,亲手扶起了对方,在所有王子王女眼红的目光中,微笑开口:“公主,感谢你的礼物,我很满意,非常满意,满意极了,从未有过这样的满意!” “你很好,非常好,相当好。我承认,这是我一生中接到过最棒的礼物,现在,我给你我的赠与。” 魔气中,竖起三根手指:“三次。” “你有三次提出要求的机会,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必定满足你的请求。” “从此,肯德拉莫分支的狮头旗,和你的旗帜,共同闪耀。” “滋……”刚刚平静的王子王女,还有大多数贵族,脸色真的变了。 新势力崛起! 说起来很可笑,只是因为一枚丹药,这枚丹药不如箜冥族尸体贵重,也不如黑灵魂石,更不如深渊契约之石,但是,它用对了地方,拿对了场合,送对了人。 不是因为珍贵,只是因为契合,百分之百地契合。 肯德拉莫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以后,谁敢给安德丽娜过不去,就是和它过不去,并且还有三次机会!这是何等厚赐! 没错,它之前恩赐了别人血脉的提升,不过,恩赐结束,也代表钱礼两清,而安德丽娜……是源远流长,并没有想立刻结束这份情谊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