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条件(一) - 最强妖孽

第1155章:条件(一)

十大副议长化为滚滚魔气消失,安德丽娜同样不见,只留下鸦雀无声的现场。 现场所有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离开,它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拉拢这位新贵。 就在同时,起码数百恶魔特使,已经冲向了它们平时绝对不会去的黑街。 大公爵冯森德家族总管……亲王缪拉家族总管……大公爵索莱恩第七子……灰熊元帅虚妄大军高级参谋…… 什么?侯爵? 不好意思,一个大炼金术士,侯爵家族还没有争夺的资格。在东方系谱不遗余力的追杀下,整个欺骗之间残存下来的炼金术师顶多不超过五百位。 但欺骗之间有多大? 至于大炼金术师…… 那必须放在自己强大势力的保护下啊! 盛宴狂欢,顷刻散尽,往常那种盛宴之后留下来交流感情的氛围完全没有出现,一位位顶级贵族,一个走得比一个急。十几分钟后,偌大欺骗孽宫中央大厅,只剩下所有王子王女,全都坐在自己座位上,如同泥塑木雕,一个不动。 猜中了开头,没人猜到结局,而这枚苦果,太过苦涩,它们一时间难以消化。 “看来……这次圆桌会议,会多出一个名字啊……”许久,十六王子才磨着牙道:“虽然它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提名,但是只要出现,那就是极大的威胁。” “是啊,平时只有我们四个,没想到……会斜里杀出一个卑微的,早就被忘记,被流放的杂碎。”四王子舔着因为过度愤怒而干裂的嘴唇说道:“你们能忍?” 没人回答。 因为聪明的人,信使同样飞奔在去黑街的路上。 气氛非常尴尬,卓安东局促地绞着手,别人的话一句没听下去,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怎么办! 要不要去认错?这个头该不该低?安德丽娜那个心胸狭隘的婊子会不会相信? 这里的一切,已经通报了家族……恐怕……等待自己的,就是替罪羔羊这一条路了吧…… 该死……想了太久,它愤然起身,这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 大厅的情况,无人可知,十位副议长,已经汇聚到肯德拉莫的城堡之中。一件神兵可以造出一个绝代强者,但是一个大炼金术士,却能造出一个强悍的家族。星河征伐的时代,种族的力量早已凌驾个人力量之上。 这是战略资源。 肯德拉莫的城堡,是一座漆黑色巨兽骨骸为基础搭建的堡垒,这是恶魔世界的审美观,崇尚这种原始而粗狂的风格。只有最底层的平民,才会喜欢黑街那种仿其他位面的建筑。 安德丽娜早已经被送到了城堡深处。肯德拉莫没有仆人,十道身影缓缓走在盘根错节的城堡之中,显得孤寂而阴森。 外面可见无数的红色星球漂浮提拉冈底斯的周围,一路沉默,走到一座凌空骨桥上,科特忽然开口:“肯德拉莫,既然你的心愿已经了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着手正事了?” 肯德拉莫顿了顿,叹了口气:“六芒星圆桌议会啊……我还以为我没有机会参加了……不过,稍微等几天吧。” 其他副议长微微点头,它们很理解,现在的对方,必定要先吞服这枚丹药。 “不能再拖了。”科特缓缓道:“三天,最多三天后,会议必须召开。十八地狱的深渊角斗场遗址已经出现异动,各大家族都开始统计它们的人数了。” “我知道。”肯德拉莫点了点头,消失在虚空中。 沉默。数秒后,罗纳德已经收起了之前的模样,喃喃道:“这个时间,有些微妙啊……” “还有百年,恶魔洪炉即将迎来数万年后的首次喷发,深渊角斗场已经出现雏形……这次的圆桌会议就是讨论名额分配,偏偏这时候来了个大炼金术士……”另一位副议长沉吟道:“太巧了,巧到真是难以置信……你说,他会不会也是冲着深渊角斗场来的?” “让人值得玩味。”科特摇了摇头说道:“肯德拉莫一旦获得了寿命,就不会心性再扭曲。走到我们这一步,距离魔王也就是一推门的事情。它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等着吧,三天后,它一定会将这位大炼金术士的资料完全挖出来。‘灭绝的肯德拉莫’这个名头可不是白叫的,任何对于费勒斯家族有威胁的生物,它都绝不会放过。” 堡垒中,一个漆黑的房间,肯德拉莫悬浮于虚空,再一次拿出了那枚丹药,微微颤抖的手一丝一缕地抚摸过去,不遗漏一点。 随后,将它包裹在手中,只有这样,它才能感觉把握住了整个生命。 “大炼金术士?”它并没有立刻吞服,太虚的神识扫过,它已经清楚知道,这枚丹药没有任何问题,但只是深深看着它,若有所思:“这可是能引起东西方小规模冲突的麻烦人士,它是一把双刃剑,为什么现在,在这种时候来到提拉冈底斯?” “东方系谱又知不知道?” “不过……这比起我的寿命,已经不重要了……”它叹了口气,这个大厅足足有数百米大小,随着这一声,周围的魔气尽数往下一落,显露出四周挂满的巨大星界兽骸骨,以及中央一尊矮小的恶魔来。 它和人类差不多,满头白发,浑身漆黑,两只角如同羚羊,恶魔翼已经残破不堪,尾巴却是一条毒蛇,身上布满雪白的破损纹身。悬挂着数件雕刻地无比精细的装饰品。 丹药飞到它的面前,它目光微动,徐阳逸设下的封禁表面的禁制仿佛不存在一般,直接看到了最里面。 它看到了一个个灵气节点,在恢宏如海的药力中盘旋,看到了一条条灵线,桥梁一样构架在灵气节点之间。 “无论看多少次……都可以堪称艺术品,可惜啊……恶魔天生无法掌握其他火焰,提拉冈底斯给予了我们战无不胜的体质,却断绝了我们触碰其他的大门……” 话音落下,再无犹豫,它一口吞下。 …………………………………………………… 两天。 这两天,是安德丽娜出生以来过的最舒畅的两天。 这是整个古堡最高点,它从未像现在这样,从温暖的地狱火焰上苏醒过来,推开窗户就能从这里俯瞰整个欺骗孽宫----欺骗之间的最中枢。能有此殊荣的,不过目光所及的其他十几座高塔,还有最中央的七君主之塔。 它真正恢复到了公主的地位,无数的请帖通过肯德拉莫的管家送到了它手中,只要一个眼色,马上就有仆魔端着雕金砌玉的器具送上几百年都没品尝过的美食。只要轻轻吭一声,立刻就有人推着时下最新颖的服侍,奢侈品,从诸天万界运来各种天材地宝,不要钱地放在它面前。 它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宝物论珍贵程度,是绝对比不过一位魔王万年的私藏的,看现在放在它面前的东西就知道,但是,自己赢在恰逢其会。 就在这时,脑海内忽然一道神识响起,它微微愣了愣,立刻朝着古堡中飞去。 速度很快,沿途的仆魔看到它的魔光,全都恭敬地半跪于地。它一路来到了最中央的堡垒之中,面前十几道二十米高的黑曜石拱门已经层层打开,露出中央巍峨的古堡最中心。如同骷髅羊头的标志性建筑。 “拜见副议长阁下。”飞入宫殿之中,里面只有一个人,端坐王座之上,安德丽娜立刻躬身拜见。同时不动声色地用灵力扫了一下。 浑厚。 这是它的第一个感觉,虽然肯德拉莫已经完全收敛它的魔气,只放到元婴境界,但安德丽娜还是感觉到了无比的浑厚。 那是富有生机,如同春日降临的土地,无数植物的根基布满大地,让这片魔气凝固如海,雄浑如潮,根本没有之前垂垂老矣的迹象。 丹药起作用了…… 但是它心里狂喜之后,剩下的只有忐忑。 是它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它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远在黑街那个看不透的男子带给它的,如果自己无法解决徐阳逸对它提出的要求,后果不堪设想。 “你来了。”肯德拉莫的声音在没有日暮的趋势,浑厚无比,一只魔气大手轻轻托住了它:“起来吧,本王说过,你是我的侄女,一家人,不需要这么拘束。” 安德丽娜仍然恭敬地站了起来,坐在旁边一把椅子上,偌大的大厅中,只有两人的身影,谁都没有开口。 “说说。”还是肯德拉莫率先开了口:“他是个怎样的生物……大炼金术士,根源在兵主一脉的位面,他……是人类?” “是的。”安德丽娜微笑着回答:“一个……很可怕的人类。” “可怕?”肯德拉莫魔气微微一动:“让你觉得可怕?” 安德丽娜轻轻抿了抿嘴唇,深吸了一口气:“没错……让我觉得可怕,他……唯我独尊,不敬神佛,心硬如铁,我曾经派过两位议员去威胁他,想用最低的进价笼络到他,但是被他反手击杀。根本没有放走的意思,他并不惧怕提拉冈底斯。” 肯德拉莫的声音若有所思:“有趣……有人报告我,马歇尔和西里安的神识消失了,是它们?” “没错……”安德丽娜仿佛想起了什么,身体微微抖了抖:“西里安……在对方手下只坚持了二十秒,马歇尔……也不过七分钟。而这位大炼金术士的境界,是尊圣初期,甚至经脉都在初始化状态。” 肯德拉莫目光豁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