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一) - 最强妖孽

第1159章: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一)

安德丽娜的城堡之外,一人七魔,谁都在打量着彼此。 “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数秒后,终于有一道身影缓缓踏出,沉声问道。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发现自己真的是人憎鬼嫌,明明是自己遭到暗杀,现在自己还很不方便说什么。 怎么说? 说东方系谱的恶魔暗杀自己?为什么? 只有一个理由,东方系谱会冒这么大的风险进入安德丽娜的城堡,那就是出现了流落的炼金术师。 “等安德丽娜回来之后,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他沉吟道,说完,就朝着残破的骨堡走去。 就在刚转身的时候,数道魔气汹涌而下,在他面前形成一片森然的魔气屏障。徐阳逸目光渐冷,缓缓转身:“这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又一道身影踏出,冷笑道:“人类啊……在万族汇聚的地狱真是少见。不过我记得,兵主一脉的位面,好像有许多人类。” 果然如此…… “你是学习了嘲讽技能吗?”鱼肠愕然:“修行界闯祸精,你已经可以获得这个成就了吧?” “你也学坏了。”徐阳逸摇头苦笑,随后收敛笑容,抬眉道:“关我何事?” “谁知道有没有关系呢……”一位大恶魔沙哑开口:“费勒斯家族嫡系的城堡出现了一个人类……公主正好不在,现场正好什么都没有,又正好发生了大恶魔级别的魔气碰撞,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徐阳逸的笑容已经冰冷:“哦?” “让你回答,不是让你哦。摆清楚自己的位置,规规矩矩地和我们说话,卑微的种族。”又一位执政官踏出,七位恶魔呈圆形将他围在中央,魔气熏天,毫不掩饰的凶历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沙哑开口:“你的表情让我非常厌恶,让我想起了你们孱弱种族中那种所谓的傲气。不过,这在暴虐之间毫无用处。”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这里可是安东尼家族的地盘,整个暴虐之间,都在安东尼家族的笼罩之下。” “如果你不想意外在地狱蒸发,就最好清清楚楚,老老实实,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懂了吗?凡人。” 徐阳逸笑容很平和,心中的杀意已经从封禁的裂隙中蔓延出一丝,足以让空气都变冷。 “现在,我问,你答。”一位执政官淡淡道:“你的命运,取决于你的态度,以及答案能否让我们满意。明白了吗?” 轻轻舒了一口气,徐阳逸微笑着从身后拿出了手,缓缓舒展着,骨节都因为按捺的杀意而卡卡作响。 七位尊圣……不过七位尊圣。 硬拼,他不是对手,但是……要灭杀其中的一两个,并不太困难。 只要它们敢动手,他也敢保证,没人能完整回去。 至于以雅契约? 不,他不屑说这个,用势压人,那是迫不得已,哪有有仇当面报来的舒坦。 快意恩仇,从不需要君子十年。 “大人!大人!!”就在此刻,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地面响起,黑眼满身是血,拼命磕头:“我知道他是谁!” “哦?”一位执政官扫了一眼,魔气微微震荡,柔和了太多:“原来是安德丽娜公主的管家,说来听听?” 一个元婴,一个尊圣,对待恶魔的元婴,无比的温柔,对待一位人类的阳圣,却根本没有半分面子。 这是**裸的种族歧视。 “他……”黑眼独眼中掩盖过一抹极度怨毒的光芒,都是他……都是这个人!自己费尽心力辅佐安德丽娜千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居然将以雅契约给了这个人!这个人类!这种孱弱的种族! 这个念头毒蛇一样盘踞他的心中,安德丽娜在时,它不敢爆发,但是安德丽娜一走,又在听到欺骗孽宫丹药轰动的情况下,它终于坐不住了。 杀了他…… 杀了这个卑微的种族!到时候以雅契约就是无主之物!安德丽娜回来木已成舟!它照样有希望! “他……曾经在狼酋位面,阻拦了我们恶魔的大军!”它死死咬着牙,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看着地面,手都抠进了土地,嘶声道:“让我们无法进入那个位面,安德丽娜大人不得已才将他请了回来。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我敢发誓,刚才我绝对没有看到任何大恶魔进入这里!” “我同样不知道为什么在安德丽娜大人的城堡,会出现其他恶魔!” 刷刷刷……七道目光火焰一样燃烧在徐阳逸身上,徐阳逸仰天一笑,紧接着,无数灵光汇聚为一只巨手,朝着黑眼当头拍下! “就凭你,也敢妄论尊圣是非?” “大胆!!下等种族!这可是安东尼家族的暴虐之间!你一个区区人族,也敢挑衅尊贵的恶魔?!就算它只是元婴,也远超你一个卑微种族的尊圣!在我们面前击杀一位地狱恶魔,谁给你的胆?孱弱的人类!” 轰轰轰!七道魔气瞬间暴涨,带着震天怒吼,海潮一样冲向灵光巨手。只是轻轻闪耀一下,灵光巨手瞬间被湮灭。 毕竟是七位尊圣,还有半步太虚,经脉初始化状态下的徐阳逸,并非他们的对手。 魔气贯空,周围安德丽娜家族的护卫都呆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在费勒斯家族的领地动手?恶魔之间可有潜规则,同为原初家族,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周围青黑色灵气和黑色魔气翻滚,黑眼完全被包裹其中,仿佛处在宇宙的中心,混沌一片,它激动地身体都在颤抖。 死吧…… 去死吧!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拿到那张直接的晋升卡!才能一步登天,踏入费勒斯家族的主脉! 所以……为了我,你这个卑微的人类!走了狗屎运的大炼金术士,就安心躺在这里吧……七位执政官,你绝非它们的对手!饕餮魔王的三位杀手第一次招揽你不接受,就再也没有机会! “是在回首过去,展望未来么?”就在此刻,一个平静的声音出现在它身后,沉浸在自己梦想中的黑眼浑身抖了抖,紧接着,头部机械一样,卡卡卡转过去,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后。 什么都没有。 但是那个令他心胆皆寒的声音,就是从身后发出来的! 它下意识的看向周围,滚滚魔气,夹杂着七道朦胧的身影,对方磅礴的神识如同巨网笼罩周围。它想不通……这个人是怎么来到它身后的!七位尊圣都没有发现? 吞噬自身,就连空间神则都发现不了,遑论其他。 它想喊救命,但是脖子都仿佛被无形巨手死死捏住,干涸的嘴唇张开了几次,眼中满是血丝,却一个字喊不出来。 它想喊饶命,但身后的灵气如同战神展翼,将它完全包裹其中。生死刹那,它忽然感觉到,自己图谋一位尊圣有多么可笑。 或者是,图谋这个人有多么可笑。 “饶……”它颤抖地跪了下来,语不成声地开口,身形因为过度的恐惧极速极速衰老,肌肉开始松弛,但一个字没有说完,头顶已经微微一沉,什么东西摁在了天灵盖之上。 冷汗淋漓,磅礴的灵气如同神灵触碰,它抖得如同筛糠,一言不敢发。 那是一只手。 一只人类的手。 “轰!!”下一秒,无穷的灵气冲入它的骨骸,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万道灵光从他全身所有毛孔中倾泻而出,瞬间成为一道冲天光柱,带着它凄惨的嚎叫,回荡整个骨堡上空。 恢宏的灵气,顷刻将所有魔气驱散,层层魔气环绕周围如同海浪,七位执政官愣了愣,猛然回过头来,愕然看着下方的一切。 那里,徐阳逸的身影淡漠地抓着黑眼的身躯,灵光如同火焰,将黑眼寸寸焚烧成灰。 怎么做到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顿住了,在七位执政官的神识封锁下,对方竟然能做到这一点!鬼魅一样穿过它们的封锁网,当着他们的面击杀了黑眼! “蝼蚁……”一位执政官呆呆地看着,紧接着一声怒极的咆哮:“你这个蝼蚁!!” 不给七位大恶魔面子! 刚刚说过,卑微的人族,就算尊圣也比不过元婴的恶魔,下一秒,对方这个耳光就打在它们脸上。黑眼的死活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它们的面子,它们七位执政官面对一位人族尊圣,一个恶魔都保不下来,眼睁睁看着对方将黑眼击杀。 “你……不会死的很愉快!!”另一位执政官的身体也急速碰撞,怒吼道:“在暴虐地狱挑衅,你将会受到安东尼家族最恐怖的折磨!” “你的灵魂会被撕成碎片!**会被碾为粉末!你的骨骸将永远丢在火焰之河中,焚烧万年!你的头颅,会被悬挂在我的宫殿上,警示那些敢于挑衅恶魔权威的异族!认命吧,渺小的异族!在这里,恶魔才是王!你们只能匍匐前进!卑躬屈膝!” 天穹震动,七位执政官含怒出手,威力可想而知,七只魔气凝结的举爪遮天蔽日,朝着徐阳逸疯狂抓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 刷……一片银灰色的火焰,在徐阳逸头顶展开,形成一个巨大的家徽,完全将徐阳逸笼罩其中。 “你们找死!!!”一个震怒至极的声音,由远及近,紧接着……天边裂开了一道裂缝,一排十几位恶魔,穿着远比执政官华贵,带着无穷的暴怒从天边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