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二) - 最强妖孽

第1160章: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二)

/p> 尊圣! 还是尊圣等级的大恶魔!一共三位! 境界,初期,中期,不如执政官。但是,所有的执政官全部倒抽了一口凉气。 作为恶魔,对于顶级贵族的名字必须清楚,这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此刻,就在它们眼下,徐阳逸头顶,银灰色的火焰缓缓燃烧,形成了一只暴怒的巨熊。 太熟悉了…… 七位执政官全都呆滞地看着这个徽记,这个徽记太熟悉了。 费勒斯家族,灰熊亲王! “这!!”一位执政官针刺了一样缩回手来,震撼地看向天边。不仅是它,其他六位执政官同样如此。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费勒斯家族的亲王出面,保一个人类? 一个渺小,孱弱,卑微的人族? 轰轰轰……天边裂缝缓缓打开,成为一条黑线,三只纯种的地狱火战马,套着繁杂无比的战铠,足足十米高大,出现在天边。 战马没有什么,但是,它后方拉着一辆车,一辆普通的马车。前方,一个全身裹着黑袍的无头恶魔,正提着一盏骨头灯笼,端坐车辕。 “这是……”一位执政官看了一眼,浑身都抖了抖,失声惊呼道:“这,这是灰熊亲王的迎宾车!!只有亲王亲自点头才会出动!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亲王! 这两个字,对它们来说太过沉重,别提什么安东尼家族,这可是欺骗恶魔最顶层的勋贵!雄霸欺骗之间的一方雄主!就算今日安东尼家族的亲王在这里,都必须大礼迎接! 任何一位亲王,至少太虚期! 更不要提它们麾下恐怖的势力,数千的尊圣,百万元婴,各种丰饶至极的位面,矿产……不夸张地说,对于一位执政官,亲王只要愿意,安东尼家族必须交出它们。 咚咚咚!地狱火战马速度奇快无比,不到十秒,已经闪电一样冲到黑街范围内,还不等七位执政官开口,一点黑色光芒,携带滚滚魔气,从马车中飞了出来。闪耀整片天际上空。 灰熊族徽! 百米大的咆哮灰熊,让七位执政官脸色都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亲王连族徽都出动了?不是重要人士绝不会出动族徽,什么样的重要人士值得灰熊亲王跨越数个地狱来到暴虐之间?并且亲自出动族徽? 没人敢动,但是作为修行到尊圣的人,它们心中同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马车沉稳地停在残破的城堡前方,车门无声打开,一位清瘦的老年恶魔缓缓走了下来。七位执政官齐齐倒抽了一口气,因为……这个人,它们认识。 灰熊家族三管家,马苏斯,尊圣后期。 “三管家……”七位执政官已经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此刻只能本能地迎接,但是马苏斯根本没有看他们一眼,风一样从它们身边冲了过去,并且伴随着一声暴怒的“让开!!” 这……到底怎么了? 它们的疑虑马上得到了解答,并且从困惑化为了震撼,从震撼化为了惊恐,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尊贵的逸.费勒斯先生。”马苏斯此刻脸上哪里还有一丝冰冷的模样,不过短短数秒,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亲切地握住徐阳逸的手:“来晚了,我来晚了,真的是不好意思,让您受到了这种惊吓。” 惊,惊吓?! 执政官群体呆滞,什么叫做惊吓?一个孱弱的人类居然当着七位执政官斩杀了一位尊贵的恶魔人证!惊吓的是他们! “道友是?”徐阳逸微笑着握了握手,心中猜了个七八分,仍然拿捏着问道。 鱼肠撇嘴,贱人就是矫情。 “初次见面,不过我想,我们以后见面的时候多的是。请允许我自我介绍,灰熊亲王三管事,马苏斯。特意前来黑街,亲王说了,这个东西,必须亲自交给您。” 话音未落,在执政官群体惨白的脸色中,一张魔气翻滚,上面写着恶魔文“穆罗.费勒斯”的请帖,刻绘着精妙的魔纹,已经递到了徐阳逸手上。 “这不可能!!”一位执政官终于难以忍受地尖叫了出来,亲王请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它们兢兢业业守在这片区域,从未接到过哪怕大公的请帖!顶多是公爵宴请!凭什么一个人类能得到亲王的青睐! “他刚刚击杀了一位重要的,尊贵的恶魔人证!马苏斯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 马苏斯的目光骤然冰冷,浑身翻涌的魔气冒起,哪里还有半分老态,赤红的身体上道道魔纹奔走,寒声道:“先生们,你们是在质问一位亲王的代表?” 所有执政官心头一寒,同时本能地摇头。 “刚才发生了什么?”马苏斯仿佛询问,但不等它们回答,就淡淡道:“亲王没看见。” 什么?! 执政官们面面相觑,它们终于认识到,自己……可能惹到了不得了的人物。 亲王没看见。 不是它没看见! 这是亲王亲自开口,无论什么事,它都看不见,它只要这个人! “啊……你们在后怕?什么都没弄清楚就赶过来了?没关系,你们还无法接触到这一层。我可以代表亲王饶恕你们。”马苏斯幽然道:“不过,它们恐怕没有这么好说话。毕竟,像灰熊亲王这样宽容的王族,已经非常少见了……” 它们? 这两个字让执政官们愣了愣,随即,它们仿佛想起了什么,头颅机械地转过去,就看到了让它们绝望的一幕。 天的尽头,刚刚合上的裂缝再次打开,而这次……不是一道,而是整整三十道! 一道道浑厚的魔气升上半空,苍凉,古老,带着岁月的悠长意味,无一不是在彰显它们的悠久历史。更让执政官心寒的,是这些魔气中央,全部升起了一个族徽。 那是它们从未想过的族徽,有人形骷髅,有业火蝙蝠,有腐烂的麋鹿……多看一眼,它们的身体就多抖一分,因为……这些族徽,全部代表着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 打开提拉冈底斯的地图,手指划到欺骗之间,可以看到这些恐怖的,不知道历史多么悠长的家族,团团围绕在咆哮公羊费勒斯周围,侵吞了整个数光年的欺骗之间! 呆滞。 执政官们脑海中此刻一片空白,它们不傻,它们立刻意识到,所有人,都是朝着这个人类来的! 怎么会这样……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几乎全部出动!都派来了代表,来到这个不知道多远的暴虐之间,仅仅为了一个人类? “轰隆隆……”磅礴的魔气划过天空,徐阳逸负手站立,前方魔气浩瀚如海,数十辆堪称奢华无比的马车,被数百纯血魔兽牵引,缓缓踏出虚空的裂缝。 属于费勒斯家族顶级贵族的魔力,立刻充盈黑街上空,那恐怖的血脉压制,让黑街中无数的恶魔从房屋中探出头,随后尖叫着缩了回去。 天边,已经形成黑色的浪潮,足足数万米,银灰色的族徽闪耀天际,互不干涉,仿佛齐头并进的海潮。安东尼家族必定发现了异状,但是执政官们绝望地发现…… 没有一个人出来! 自己到底惹到了什么? 即便以徐阳逸的品味,完全否定恶魔的美学,也不得不承认,这几十辆马车是艺术品。因为无论哪一辆,都是从一整块起码甲上等级的天材地宝中雕刻出来,美轮美奂,巧夺天工。华贵无比的材质,已经完全遮挡了审美的不同。 “咚……”一位执政官满头冷汗地跪下了,紧接着,是它们的同伴,今天之前,它们从未想到,同为尊圣待遇如此不同。而现在,车辇未到,已经有起码几十道神识钉在了它们身上,从里到外,监视地一清二楚。 具有强大的敌对意味。 横布天际的高阶魔气,压迫得他们头都不敢抬。不是跪这份威势,而是跪这些家族的名字。 费勒斯家族亲王,潘恩,千喉之王……费勒斯家族亲王,安迪尔菲洛,邪眼之王……费勒斯家族大公爵,三比克,咆哮大公,费勒斯家族王族,罗森,欺诈者…… 一个个响彻十八地狱的名字,家徽降临,如王亲临! 不敢不跪,不能不跪! 没有一辆马车停在它们周围,仿佛没有看到它,地狱火战马昂首挺胸,越过七位尊圣,直达徐阳逸面前,这才齐齐停下。 “发生了什么?”一位女性恶魔推开车门走了出来,刚看了周围一眼,立刻飞奔到徐阳逸面前,狰狞的面孔居然组合出担心的神色,握着他的手问道:“您怎么样了?没事吧?” 前方的执政官身体颤抖,咆哮大公的二管家……如今……如今居然亲切地拉着一个人类的手问长问短! 不问可知,把他“怎么样了”的自己,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好下场! 流放星河边疆,可能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但是……还是那个问题,还是那个让它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