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气海位移 - 最强妖孽

第117章:气海位移

天道明水省分舵,沉默数分钟后,终于活跃了起来。 “舵主这是去哪里啊?”“不知道,看样子是出了大事!”“猜不透,不过……真的好牛啊!”“废话,如果你哪天到了筑基,你也可以这么牛!” 一个小时后,风火轮降落在京都府一栋法院模样的建筑之旁。 它就静静地坐落在紫禁城之旁,然而,周围的人仿佛根本看不到这里一般。足足数千平的土地,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无论是象征性的铁栅围栏,还是正中那一个剑盾徽章,或者后方漫长绿化带中修葺地整整齐齐的,象征公平公正的白菊丛,抑或还是那一片巍峨的西式法院建筑,没有一个普通人眼睛朝这里看一眼。 “缩地成寸……”千刃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带着火热的羡慕目光看了一眼,拉了拉外衣,快步朝着内部走去。 “凭什么!明明是他出的手!现在你们叛他无罪!?”漫长的白色条石路面上,四名青少年模样的男子举着“昏官!”“天理何在!”“还我王法!”等字样,和十几名穿着西装革履的修士,红着眼睛争执着。 青少年虽然是人类模样,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的深仇大恨,脸上已经有的长出了毛,有的泛出了丝丝黑气。声音大的响彻这片区域。 “一个人族练气中期!来我们市执法,我们妖修宋家也算在那里呆了三十多年了!一直奉公守法!准时纳税!他仗着修为高抢了我们的传家宝就走!修行法院不管了?!” “告市里没反应!告省里没反应!现在来最高法院还不让我们进去!有没有王法了!还讲不律!” “你要说现在仍然拳头大为王,我他妈转身就走!回去就大开杀戒!靠!你们不讲道理,别怪我们也不讲道理!” 一群菜鸡……千刃的目光淡淡扫过,脚步根本不停地朝着前方走去。 或许是因为他身上自带的气场太过强大,距离几人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争吵,神色不定地静静站到一旁,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见过前辈!”千刃路过之时,所有人齐齐低声一躬到底。 刚才喧闹的过道,瞬间无声,只剩千刃的皮鞋声,不徐不疾地踩过。 千刃看都没看一眼。 “前辈,您是来有事的?”几位西装修士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位立刻轻轻跟了上来,小声却无比恭敬地问道。 甚至他问话的时候,即便他在千刃后方,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 “立刻,带我去见天载真人分身行宫。本座有要事禀报。”千刃脚步不停,沉声道。 “阁下……”身后的修士面露为难之色:“院长大人分身……并不在院内……” 千刃倏然转过头看着对方,修士吓了一跳,倒退了好几步,才谨慎地说:“如果需要,在,在下可以为阁下预约……不过最快,恐怕都要三个月后……” “本座等。就在这里等!”千刃寒着脸冷冷道:“给我准备一间修炼室,同时,马上,去给我预约!” “是。” 两个半月的时间,就这样缓缓过去。 这一切,徐阳逸根本不知道,此刻的他,正醉心于万古丹经王的修炼中。 一枚不停变动的半胶状物体,正在他面前的炉鼎中上下起伏,一条灵气牵引的五芳子就在旁边,他却并未投入。 一个多月,针对这一项的最后练习,虽然都没有最后成功,但是,他却知道,距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 他的面前,放着一张白纸,一只钢笔。要什么时候放药,他不知道,那么……就自己一秒钟一秒钟地去堆! 完成最后一手之后,他划出了十分钟,一分钟六十秒。一共需要做六百次实验,就能证明接下来十分钟里到底那一秒是放药的契机。 他尝试过,超过十分钟,三种天才地宝混合的半胶状物质就会变黑,最终成为一块焦炭一般的东西,再没有一丝灵力震荡。这说明,投放五芳子的时间,就在这十分钟之中。 纸上,已经写了一百多个正字,一天的时间有限,他最多一天试炼了十几次,现在,他已经做了五百多次尝试,仿佛已经成为了他的日常。 “五百八十二……五百八十三……”他心中轻轻数着,忽然睁开了眼睛:“就是现在。” 心中,经过这一个月的针对性练习,已经无悲无喜。手轻轻一挥,最后一味天才地宝倏然飞出,刹那间就融入了炉鼎之中。 “兹拉……”随着熟悉的声音,五芳子迅速化为一滩黑色液体。他深深吸了口气,凝神看着炉鼎中的一切。 之前,每一次都是在这里炸炉,但是……这一次,他的目光迅速收缩了一下,这一次,这一滩黑色液体,没有和以往一样散开,而是仿佛忽然间有了生命,和紫阳花,朝天木,丹朱果形成的胶状物,紧紧咬合在了一起! 徐阳逸的目光一颤,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变化。 成了?! 五百八十四! 他的目光,骤然闪亮,这个次数,猛然闪亮在他的心底! 成功,来的如此突然,又如此理所当然。 当一样东西已经成为习惯,带来的是麻木。但是,这种麻木并不是说不兴奋,而是麻木于失败,习惯于失败。成功的渴望,已经被深深压制在了心底。 这一刻,他如同回到了几个月前刚进修炼室的时候,那种渴望成功的心情,仿佛春日的幼苗,毫无预兆地,猛然冲上他的心底! 这种感觉,来的如此突然,如此迅猛,如此不可理喻。他甚至能听到心脏在耳边跳动的声音,一个月中不停地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一刻,他都没有发觉,自己竟然站了起来。 “轰!”就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刹那,他的脑海中,如同被闪电照耀,世界,仿佛被抹消了了零点零一秒,这一秒,世界,只有他。 他气海中,所有灵气,如同受到了什么牵引,他的灵识都没发动,竟然全部沸腾了起来! 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徐阳逸犹豫了三秒,狠狠咬了咬牙:“内视!” “刷!”体内变得一片通明,他赫然发现,那些奔腾的灵气,根本不受控制,而是……开始在他体内构筑什么东西! 无数的灵气交织着,缠绕着,沿着一条条经脉攀爬着,如同一棵树生长的快进影片。而他身体中,赫然以经脉为主勾勒着某种神秘的图案。 不到一分钟,他的气海已经被抽的空空如也。就在这时,他眼睛猛然一闪。 “这是!” 他的气海中,潜藏在灵气之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根本没有让他有反应的时间,下一秒,全身的灵气,赫然交织出了最后的图案!顿时,他立刻感觉到,皮肤下面,一股汹涌的灵气正在鼓胀他的身体! 他目光闪烁,却并没有惊惶。因为,这种鼓胀,不是让他感觉难受,爆体,而是……一种诡异的,很舒服的感觉。 他的体内,所有灵气,冲入一些他从未用过,或者用过的经脉,搭出一具……人体等大的丹炉! “轰……”现在已经空无一物的气海中,忽然,一点红光,仿佛破裂黑夜的曙光,悄然亮起。 就在这一瞬间,徐阳逸身体中的“丹炉”仿佛听到了号令,终于,开始缓慢地,但确实地,无声运行。 他的身体,没有运转任何法诀,却开始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开始自动吸收灵气! “丹液火……”徐阳逸目光微微闪动。心中,一股期待,一股兴奋,一股忐忑,同时涌了上来。 万古丹经王的作用,即便他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现在的情况,也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他知道,要以人体为丹,天地为炉,却绝对没想到,是在他体内搭建丹炉! 更重要的是,他能清晰感受到……身体中的灵力,就在丹液火点燃的那一刹那,猛然剧烈震动!仿佛正在经历什么锤炼一般! 就好像……身体中有一把火,正在燃烧他灵力中的杂质一样! “炼精化气、百日筑基、长养圣丹、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练气期,就是炼精化气的时刻,之后,便是百日筑基。而我曾听天道说过。百日筑基之前,必须精炼灵气……” 灵气,关乎着神通的强度,越精纯的灵气,用出的神通威力越大,筑基修士百分之百精炼过自身灵气,只不过是看精炼多少而已。灵气精炼过50%,便有了冲击筑基的资格。同样,这也是筑基之间,同阶强弱甚至比练气期还大的原因。 而现在……他还没有达到练气后期精炼灵气的基准线,万古丹经王却已经在自动为他精纯灵力! “如果我有一日功至后期,那么必须去了解一下筑基的相关知识了。”他沉吟着想到,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手。随后,死死握了握:“不,不是如果……是必须。” 而初步踏入万古丹经王的殿堂,精炼灵气,只是小事。 “气海移位……”他深深吸了口气,看向自己的气海。期待,忐忑,兴奋三种情绪,刹那间弥漫了上来。 期待,来源于末法时代最后一位炼丹师。兴奋,来源于传承数千年的大能秘法。忐忑……来自于他要走的路,和任何人都不同! 他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气海中,不再有灵气,反而在体内通过经脉自动运行,丹液火仿佛为这个人体丹炉提供了无穷的能源,换句话说…… 修士视若生命的气海,即便被破,对他,根本无足轻重! 除非把他全身碾碎,他的修为根本破不了。

上一篇   第116章:突变

下一篇   第118章:凝丹与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