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地狱的秘密(一) - 最强妖孽

第1163章:地狱的秘密(一)

两人缓缓走进了城堡,虽然残破,但是气势却完全不同,曾经的骨堡完整,威严,然而安德丽娜住在其中只是一只丑小鸭。而现在,虽然骨堡残损,破败。安德丽娜行走之前,却带着从未有过的自信,就连脚步都轻快起来。 主人的精神面貌,太容易影响到其他恶魔了。当日那些看到突袭瞬间掉头就跑的护卫队,此刻标枪一样站立在四处漏风的城堡之中,没有一个恶魔敢大声喧哗。对走来的两人,齐齐躬身行礼。 安德丽娜微微点头,高傲无比,一切的自信都回到了它的身上,回来大厅----这里已经被徐阳逸打出一个大洞,它却置若罔闻,拉着徐阳逸的手坐了下来。 “你不问问黑眼?”刚坐下,安德丽娜亲自给他倒了一杯酒,徐阳逸轻轻晃着问道。 “有什么好问?”安德丽娜仿佛很惊讶:“你说它背叛了,它就背叛了,至于过程和真相重要么?反正它已经死了,而且它的重要程度和你完全不在一个世界。” 徐阳逸笑了,恶魔也有自己的聪明之处。 安德丽娜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提着款式新颖的裙摆,毫不犹豫地行了一礼。 “谢谢。”它无声闭上了眼睛,身体微微颤抖:“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尝到了权力的滋味,这种味道……让我足以流连忘返。” 它很清楚,现在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这个人身上。 “互惠互利而已。”徐阳逸坦然受了它一礼,有些急切地说到:“东西呢?” 他受够了没有神通的日子。 如果有,之前的三位阳圣逃不出去。神通是通过语言,手势,内外波动将灵力振幅,共振到一个极高的波段爆发,比单纯使用灵力强大了太多。虽然现在魂狩无物不刷,但对方一旦破除了它,自己还真没有其他底牌。 在恶魔世界,这种感觉让他没有安全感。 安德丽娜抿着嘴说道:“东西自然带来了,不过……” 它深深看着徐阳逸:“我承认,之前我有所隐瞒。不过……真相往往很残酷,你真的想知道你因为这个真相而付出的代价。” 徐阳逸没有回答,只是平静且坚定地抬了抬下巴。 “好……”安德丽娜闭上眼睛,斟酌了许久,才缓缓道:“所有的恶魔,都是来自于恶魔洪炉,它产生于不知道几亿,或者几十亿年前。每隔数万年,最长纪录十几万年,它就会喷发一次,时间不定。除了魔君,没有恶魔具有生育功能。恶魔洪炉是唯一可以增加恶魔数目的方法,不过如今,也只不过保证了诞生和死亡的相对平衡而已。” 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从猫八二那里知道,恶魔从喷发出来的一瞬间,都是劣魔,这些劣魔在数百年的吞噬中,相互残杀中,终于开启灵智,更幸运的就是正好遇到其它位面召唤。 这才能走上仆魔的道路,每一次恶魔洪炉不知道会喷出多少恶魔,但最终能活下来的,绝对不多。 这也是恶魔虽然寿命远比其他生物长,却在占据太多位面之后直接选择停手的原因----没有兵员补充了。魔君出面,就算扫荡下位面,谁去管理?谁去发掘位面的其他价值?单靠魔君的一句话?那些土人就抛头颅洒热血?可能么? 安德丽娜很有眼色地等待着他思索完毕,看到对方目光重新亮起,才继续说道:“每一次喷发,会吸收上一次化为残渣,进化失败的恶魔,转为下一次喷发的原材料。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徐阳逸微微皱了皱眉,他讨厌这种说话方式,但正要开口,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灼灼地看向安德丽娜:“创世?” “没错……”安德丽娜显然说出这些东西,同样冒着极大的危险,凝重地开口道:“创世……每一次喷发,都是一次创世的过程。” “诞生与毁灭,任何法宝,都不可能达到这个平衡。根据所有魔君的记载,它们去过的无穷位面中,只有恶魔洪炉,可以达到这一步。” “只有诞生,没有毁灭,那就是永恒,违反了宇宙法则。只有毁灭,没有诞生,整个宇宙都会孤寂而死,这同样是宇宙法则。而能身具两者的东西,被称为神器。” “恶魔洪炉,就是神器,就连我们如此强大的提拉冈底斯,也只发现了这一件神器。雅威未曾消失之前,围绕着这件宇宙神器修筑了提拉冈底斯,数万年一次的诞生与毁灭,你应该能想到,这是一场怎样华丽的盛会。” 徐阳逸轻轻颔首,可以想象,这是一个种族延续的过程,绝对比地球上的春节要盛大的多。是真正的诸天万界,所有恶魔麾下的位面,本位面,共同的庆典。 安德丽娜端起一杯酒,獠牙动了动,没有再说这个话题:“恶魔中,魔君无疑是最强大的,它们已经存活了几十万年,甚至百万年。见证了提拉冈底斯的诞生,它们的血脉,被称为最强的血脉。” “而恶魔洪炉的喷发,所有恶魔都是这十八血脉之一,只不过稀薄无比。恶魔的进阶,除了修为,就是血脉,谁能觉醒更多的血脉,谁就能更靠近魔君的地位。而恶魔洪炉……只要是在它关闭之前一个小时,站立于原初之间最顶峰的人,都可以去除身体的所有杂质,回到最纯净的血脉状态。” 徐阳逸眼睛微微眯起:“去除身体所有杂质?” 安德丽娜微微举杯:“所有,包括玛门印记。” “这,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条可以消除玛门印记的方法。” 徐阳逸沉声道:“恶魔洪炉应该是恶魔一族最至关重要的宝物,怎样才能去原初之间的巅峰。” 安德丽娜抿了一口酒,声音无比凝重:“只有一个办法。” “我刚才说过,恶魔洪炉可以去除所有的杂质,你应该可以想到,这对于恶魔是一个多么强大的诱惑。无数年来,为了争取这个权利,不知道多少强大的恶魔死在相互的争斗之中。它们造成的破坏难以想象。最终,十八位魔君共同出手,定下了一个规则。” 它站了起来,走到被徐阳逸打出的巨大破洞前方,眯着眼说道:“深渊角斗场。” 它伸出手,感受着空间中的炽热:“我去过人类的位面,那里的天是蓝色的,而你,大概以为地狱的天是火红色的吧?地狱是无时无刻不在喷涌着烈焰吧?” “难道不是?”徐阳逸抬眉。 “当然不是。”安德丽娜看向遥远的,吞吐火焰的天穹:“这就是恶魔洪炉爆发的前兆。周围数百万光年的火元素,全部汇聚到这里,如果不是提拉冈底斯,换了其他位面,会被这些天火烧成灰烬。” “呵……”徐阳逸有些难以置信地站起来,看着外面火红的天穹:“你是说,点燃恶魔洪炉的火焰,导致提拉冈底斯在喷发之前,就会变成真正的地狱----就像现在这样?” “没错。”安德丽娜平静道:“整个提拉冈底斯,数百光年的星空王座,此刻都因为恶魔洪炉的点燃,而化为一片火海。这只是前奏,当再过几十年,恶魔洪炉吸收完毕之后,就会出现第二次变故。” “极光,火焰的极光。无数赤红色的帷幕从空中拉下,海市蜃楼一样辉映着被洪炉吸收的火焰经过的位面,就像在提拉冈底斯上空拉起一面巨大的幕布,十八地狱,以兆为单位记载的生灵,全都会看到。” “这是酝酿,最后,当恶魔洪炉吞噬完数百万光年的火元素时……” 徐阳逸目光闪烁地接了过去:“爆发?” “没错。”安德丽娜仿佛憧憬地说:“到时候,你将会看到从未想象的奇观,堪比创世,恶魔洪炉会形成一个数光年大小的太阳,燃烧的恒星,无数的恶魔,黑点密布,苍蝇一样从里面喷发出来,十八地狱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 “这次爆发,将会持续一个月到几个月不等,数不尽的新生恶魔进入成长,毁灭的过程,地狱下层势力迎来一次小洗牌。而同时……”它转过头,深深看着徐阳逸:“恐怖的爆发,将在提拉冈底斯上空撕裂出十八道裂缝,形成数万年一见的宇宙深渊。” “十八位魔君共同出手,将这十八个深渊打造成了十八座恐怖的角斗场,进入其中的,只有家族推荐的真正天才,分为元婴,尊圣,太虚,三大战场,全部采取1v1的战斗,不论生死,只论输赢,只有每个境界的前三名,才有资格站在恶魔洪炉之前。” “你现在如果想去,我可以带你去。但是,恶魔洪炉没有喷发之前,那里只是十八座悬空城,只有开始这场盛典之后,才会成为血肉的战场。数不尽的望族,名门,都会云集于此,为他们看好的恶魔呐喊,赞助,助威。就连魔君都会投影前来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