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地狱的秘密(二) - 最强妖孽

第1164章:地狱的秘密(二)

/p> 徐阳逸目光波动,真的没想到,恶魔位面居然还造出了这种东西,一个地狱的名门望族汇聚在一起,为了他们的角斗士呼喊,那声音已经可以撕裂天际了吧……还有那种站在万众瞩目的中心,挑战一个个对手的感觉……居然让他觉得有些兴奋。 这是最好的试炼场。 虽然残酷,但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认可。 “也就是说,我如果想要抹消玛门印记,就必须前往深渊角斗场?”他轻轻敲着扶手问道。 “没错,我说过,这是一次盛典,数万年一次的盛典,你的身上,会有无数名门望族的下注,你的周围,会围拢无数的仆魔,甚至当你受到重视以后,会有专门的分析团队为你分析对手。” “一掷千金毫不可怕,恶魔位面积累了无数年的财富,那些行走诸天万界的真正豪阀,绝不会吝啬在你身上下注数以千万,上亿的魔晶,而你只需要胜利,胜利,以及胜利。” “历史上,最大的赌资,最后盘点为一千二百三十一亿兆,不仅仅是恶魔本族,更有无数外族的豪门,巨商,前来参加这次盛典,可以说,当进入百强之后,每个选手身上都有几十亿的赌资。而每赢一次,你们可以从中抽取两层。一旦你成为冠军,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在地狱混吃等死几万年。” 徐阳逸并不陌生这种操作方式。但是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 “一千二百三十一亿兆?”他仿佛淡然开口:“怎么不用更高级别的计量单位?” 这种数目,用上京,垓,都不稀奇。 “那是什么?”没想到,安德丽娜疑惑开口:“地狱最大的计量单位就是兆,并没有其他。” 连地狱都不知道么……徐阳逸微微垂下眼睛,这到底是谁弄出来的计量法? “你现在还确定要参加么?”安德丽娜直视他的眼睛:“一旦进入,生死不论。而且,只有经过议会的推荐,才有资格进入深渊角斗场。如果你真的决定,肯德拉莫阁下还有一份丹药,他已经说过,如果你炼不出来,他不可能将这个珍贵的机会给你。” 徐阳逸伸出手,一方羊皮纸立刻飞了过来,他只扫了一眼就皱起眉头。 大宗师级别的丹药…… 君主垂怜。 延寿丹药,但是这一枚比撒旦的怜悯更加可怕,延寿足足达到了八百岁! “一百份练手材料,早就准备好了,副议长说了,不够再拿。” 徐阳逸默默将这份羊皮纸收入储物戒,沉吟了许久才说道:“传送门呢?还有戴斯卡德里波谷的下落?” “这是第二件事。”安德丽娜缓缓道:“传送门,对于提拉冈底斯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我们入侵过太多位面,抵抗恶魔统治的联盟数不胜数,任何一扇传送门,都有极其重大的战略意义。每一次传送门的打开,都会在空间中留下痕迹,我们不能让任何敌人发现提拉冈底斯的具体坐标。所以……只有真正被认可的人,才能进入传送门。” 徐阳逸眼睛眯了起来:“比如……从深渊角斗场出来,迎接过恶魔洪炉喷射的人?” 安德丽娜微微点头:“正是如此。你的所有要求,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 “那就是从万魔汇聚的深渊角斗场出来,逸,相信我,放弃这个想法。那里太过血腥,这是一场毁灭的盛宴。只要你的名字出现在积分榜上,你们就只有一个代号。” 它身体靠上王座,沉声道:“猎物。” “彼此的猎物。没有人会在意你身后是什么家族,没有人会在意你是否自不量力。同样,也没有在意你是生是死,是否化为宇宙尘埃。从诸天万界汇聚来的无尽恶魔勋贵,它们只想看到血腥的厮杀,只想看到最后是谁站到了恶魔洪炉面前。” “任何异族,一旦站在这里,就是发光的灯塔,从恶魔洪炉第一次爆发到现在,没有一个异族能进入前十。而恶魔在认输之后屠杀异族也绝不会被判刑,反而会被认为是种族的英雄。” “这是最血腥的舞台,最原始的欲望。你将看到传说中的魔鬼,行刑者,空间魔,吞噬魔,屠戮者,米诺陶斯,美杜莎……一个个你根本想不到的种族会在上面出现。这,也是他们鱼跃龙门的机会,它们根本不可能给你施展的空间。” 徐阳逸沉默不语,从安德丽娜的对话中,他已经完全感受到了这片血潮的压力,但是……他从未想过退缩。 能和如此强大的提拉冈底斯各大位面的恶魔争锋,这绝对是一件令人血脉偾张的事情。 对于他接下来要走的大争之世,只有裨益。 而且,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东方恶魔呢?”他问道。 “它们当然会去,东方恶魔从来不会缺席这种盛典。它们的实力很强大,否则怎么可能在十八地狱附近安居一隅?而你……作为它们眼中东方系谱的叛逃者,一旦遇到它们的真正精锐,对方不可能有一丝留情。说不定……现在已经有死命令下达,一旦遇到你,杀无赦!” 他表示知道了,看到他没有反应,安德丽娜有些焦急,自己已经将他可能会遇到的危险说的如此清楚,对方怎么纹丝不动? 他难道还看不清,一旦要走这条路,一旦他的名字出现在欺骗之间的角斗场上,会迎来怎样的腥风血雨吗? 到时候,没有恶魔会顾忌他大炼金术士的身份,恶魔洪炉的巅峰才是所有恶魔最深的期待,他再没有费勒斯这面护符,他哪里来的自信? 没错,他是强,但是……无数的恶魔超级精锐汇合,他能保证自己进入前十?完成从未有异族达到的壮举? 这根本不现实! “你大概还不清楚恶魔超级精锐的真正实力吧……”它深吸了一口气:“没关系,时间还有一百多年,你好好考虑,我会尽量收集一些对方的精锐强者,和欺骗之间深渊角斗场报名的强者资料给你。希望……你能做出理智的选择。” “呵……”徐阳逸微微一笑,换了话题:“那么,你最好现在就把功法给我,别想用它耽误我的时间。只有一百多年了,我还要炼制肯德拉莫副议长的丹药,我时间很紧。” 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 安德丽娜狠狠咬了咬牙,也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一抹储物戒,一本一尺见方的书就出现在虚空之中。 出现的瞬间,整片虚空都波动不已,一股难以形容的精粹魔气,从未感受过的浩瀚,弥漫在这片大厅之中。 独步功法! 徐阳逸眼中闪过一抹炽热,但仔细看去,就深深皱起眉头:“半本?” “只有半本。尊敬的大炼金术士,你把魔君的魔法看得太简单了,就算副议长,也没有完整的魔君功法。这是它亲手交给我的,你现在的功绩,是对它的功绩,并非对家族。能拿出这半本,已经是它倾其所有了。” 徐阳逸缓缓道:“难道不是胃口太大,吃了五百年想要八百年?” 安德丽娜微笑着没有开口,这是阳谋,徐阳逸并没有选择的余地。而且,根据肯德拉莫说,这是货真价实的魔君物品,可能带着功法,前提是,他要能打开。 它并不觉得魔王都打不开的东西,一个大恶魔级别的阳圣可以打开。 “给我一片宫殿,从今天开始,我要闭关。等我出关之后,再开始炼丹。”徐阳逸已经没心思和安德丽娜废话了,站起身说道。 安德丽娜脸色不太好看:“你闭关了……那么我们的生意怎么办?” 徐阳逸淡淡道:“放心,在休息的时候,我会为你开几炉丹。足够让你倾销出去。” 所以我讨厌人类!安德丽娜咬牙切齿地想到,脸上却不露出一丝一毫。 很快,一位绿色皮肤的仆魔就带着徐阳逸来到了黑街的另一个地方,在骨堡中徐阳逸曾经看到过这里,是黑街第二高的建筑,当然,这个高是相对的,对比起远处安东尼家族高耸入云的宫殿群,真是寒酸得可以。 一路上,他终于彻底见识了一下黑街。 无数他叫不出来名字的种族,有软体动物,甚至有些类似史莱姆的东西,还有许多类人生命体,全都蜗居在黑街之中,恶魔反而并不占多数。 两旁的各种萧条店铺,全都是这些其他位面的生物所开,不过并没有多少人,整条黑街看起来死气沉沉。就连旅馆都找不到几家,反而一些卖杂物的魔法商店,低端的铠甲商店,雇佣兵兵营,倒满地都是。还有一些没有挂招牌的高大建筑,不问可知,进行着一些纯黑色的生意。 “比贫民窟稍微好一点吧。”鱼肠叹了口气,和徐阳逸一起进入了安德丽娜的第二个老巢。 空间地面上不大,但是地下却足足有千米之大,布置不算奢华,不过非常小心地布满了各种符文。形成一种诡异的警示,防御阵法。 徐阳逸赶出了仆魔,调息数十分钟后,一抹储物戒,一本漆黑色的书飞了出来。 “独步功法……”他深呼吸了好几口,外人面前压抑的炽热再也不用伪装,立刻一道灵气打了上去。但是…… “打不开?”他和鱼肠都愣了愣。 整本书,如同浑然一体,根本毫无动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