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鸿蒙计量法 - 最强妖孽

第1165章:鸿蒙计量法

“它欺骗你?”鱼肠目光一闪,沉声道。 徐阳逸没有开口,就在刚才接触的时候,书本上传来一片波动。但很快消失,仿佛是被书本吞噬了一样。 “估计是灵力不够……独步等级的魔君,连开启都需要这么多的灵力?”他站了起来,全身的灵力再无保留,海潮一样涌向手中,全力朝着书本摁去。 刷……刹那之间,一圈纯白的光华荡漾在整个空间中,四面八方嗡鸣作响,白色的海潮击打在周围黑色的墙壁上,化作一片灵光点。而书本上,终于闪耀起无穷白光。 刚刚出现,立刻化为巨大的银白漩涡,根本不等他反应,如同无尽海洞一样,拼命汲取着他的灵气。 “这么大胃口?”徐阳逸愣了愣,随后笑道:“那就让你吃个够!” 轰!!灵气如潮,奔涌如龙,一泻万里,银白漩涡越来越大,白光越来越炙热。五分钟后,一圈耀目的白色光华呼啸而出,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静,白色光圈划过,世界都仿佛回归原始的寂静,听不到一切声音。 当他再次睁开的时候,目光微微一愣,鱼肠也飞了出来,愕然看着四周:“这是……宇宙?” 他们已经不在地下大厅了。 在他面前,是无数星辰组成的宇宙,浩瀚无边,恢宏无疆,苍茫难以计数,在他脚下组成一个银河的漩涡。 一颗颗星辰在左右缓缓飞行,无数的陨石带组成瑰丽的链条。人在它面前,只能感觉无比的渺小。 但最引人瞩目的,不是星河,而是在星河的最中央,有一张巨大的桌子。 石质的桌子。 它很庞大,如同位面,周围布满无数的陨石带,一朵朵星云璀璨漂浮左右,映衬着这张星河石桌的雄伟。 它很沧桑,就算远在这里,那种无限的苍凉,古朴,就算恒久的宇宙,也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在这张桌子上用餐的,可是雅威? 不知道何人,不知道何年,在这片不知名的星空,雕刻了这张巨大的石桌。在它下方,无数的生物石雕匍匐其下,栩栩如生,如同膜拜。好像一层一层,数千层的浪花,最终拱起恢宏的桌面。 每一层都是一个类别的生物。有人类,有恶魔,有天使,好似万族的浮屠,雄奇而绚烂,巍峨地让人膜拜。 “真是……不可思议。”两人沉默了许久,鱼肠才深吸了一口气道。同时红线也飞了出来,确认这并非幻境。 “并非幻境……也就是说,这是世界,真实存在的世界?”徐阳逸沉吟道:“书中的世界?” 不等鱼肠考虑,他的身形猛然上升,如此大的星空石桌,自然要在最高的地方才能尽收眼底。 不知道飞了多久,终于越过石桌表面,他继续往上,数十分钟后,终于看清了整个石桌的全貌。 这个桌面,是三个环。 最外面一圈,刻着二十三个符号,而这些符号,没人不认识! “o,1,2,3,4,5,6,7 ……xx,l,c,m……”鱼肠倒抽了一口凉气:“古代数字,罗马文字……” 没有人开口,莫名其妙的魔君功法,打不开的古书,庞大无比的星空石桌……刻着地球的线索…… 太诡异了。 “xx是二十,l是五十,c是一百,m是一千。”徐阳逸目光继续往里走,里面的两组圆环,同样有文字。 中文。 “十、百、千、万、亿、兆……京、垓(gai)、穰(rang)、沟、正、载、极……恒河沙,无量……”他沉吟道:“最里面一环,是近古,中古,远古,上古,鸿蒙,混沌……” “鸿蒙计量法!”两人几乎同时开口,眼中都燃烧着灼灼的火焰。 苏星瑶曾经对他说过,要想了解十万年前的秘密,遇到完全看不懂的东西,就用鸿蒙计量法去看。 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什么意思。 只有苏星瑶知道这个计量法,刚才费勒斯家族的嫡系,安德丽娜都不知道。而用这个计量法计算的东西,很可能……和地球十万年前的绝大秘密有关! 为什么这本书在这里?这是什么书?无声的沉默中,这个问题翻涌数次,徐阳逸沉声道“摩比斯轮盘。” “很简单,很古老,将所有正确的数字排成一条线,应该就能打开这个桌面。“ 鱼肠点了点头:“看似简单,但是不了解鸿蒙计量法的人,根本无从下手。而且,这上面居然有地球文字……地球存在了一百四十多亿年,不知道有多少秘密,这些还并非现代文,地球还毁灭新生过,如今被七界封印,能知道这些文字的人少之又少。” 徐阳逸点了点头,飞了下去,手指轻轻抚摸着中央一个巨大的垓字,这些字不知道距离现代的华夏文相隔了多少个世纪,勾勾绕绕,面前能看出原形。 “这是夏朝文字。”鱼肠非常肯定。 “夏?”徐阳逸沉吟,这是华夏最古老的一个王朝,所有王朝的起始点,华夏的夏,就来自于这里。 他缓缓飞行在上面,脑海中计算着这个轮盘的组合顺序,不难,但是需要庞大的计算量。 “距今五万年前,被称作近古时代。五十万年,被称为远古时代。百万年,被成为上古。千万年以上,被称为太古。” “而一亿年,被称为鸿蒙。” “鸿蒙之后,乃是混沌。” 苏星瑶的话再次响起,最终,他落在了京字旁边。 狂风吹起黄沙烈烈,人还不如这道沟壑的十分之一大小,站在这个无比古老的京字之上,竟然有一种回肠荡气之感。 “起!!”深吸一口气,灵气疯狂冲入京字,瞬间,这个硕大的字爆发出万道白光,照亮周围所有黑夜。就在同时,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仿佛带着宇宙原初的尘埃,回荡在他耳边。 “一次。” “一次机会。” “本来……我想抹消这段历史,但是最后,我留下了它。” “它不该被抹消,它是星河抗争,发展的历史,任何雅威都不希望它存在,而我,悄悄地留了下来。” “它是一切的开始,所有的起源,它……引动了仙界之战,摧毁了无穷位面……我们做了太多,看着位面中的生灵欣欣向荣,却不觉得是错……” “总会有生物挖掘它,总会有人注意到,在遥远的星河之中,两大仙界发动了这场堪称史诗的变革……这是真正的史诗,生物的史诗,宇宙的蓝图,它不应该被埋没……” “不知道你是怎样来到这里,不知道你是恶魔,人类,抑或天使,或者龙族,精灵……但是,你很幸运,你有机会知道连雅威都藏在心中的秘密。所以,你应该具有这次机会。” “一旦你灵力输入,就没有回头路,如果这次无法解开,它将带着我的记录离开,去到下一个位面……” 果然是雅威…… 徐阳逸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看到这张恐怖石桌的时候,他就猜测独步有可能做不到这一步,果然…… 心静如水,周围的白光充斥天际,声音已经消失了,他并没有立刻解开,而是再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第十几次,反复检查着自己的漏洞。 整整六个小时,他终于睁开了目光。 “谢了。”毫无诚意地朝某个方向拱了拱手----就当这是七界的方向,谢过已死的苏星瑶,随后左手缓缓抬起,青黑色的灵气倏然爆发,一掌拍下。 轰!!!白光冲天而起,比之前更加剧烈,从桌面下,响起了一片卡卡卡的石头转动之声,这枚占地起码千万平方米的京字,缓缓启动。 星河圆桌,一个人类手摁桌面,徜徉于宇宙的环保,整张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桌子如同活了过来,一道道白光从缝隙中亮起,轮盘一般旋转起来。 数分钟,十分钟,星球一样大的桌面终于响起一声剧烈的轰鸣,京字停下,正对上方的1。 十兆为一京,后面还有几十个o,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个体力活。 “没关系……”他感慨地看着一望无际的轮盘:“我的时间……还多的很。” 宇宙中没有岁月,而且这根本不是真实的宇宙。他负责启动,鱼肠在上方报数,红线帮助调整方位。在经过数个小时之后。随着一声巨响,四面八方的白光轰然熄灭。 一个硕大的i后面,无数的零,第二个轮盘是京,第三个轮盘应对混沌。 “成功了吗?”鱼肠紧张地看着下方,徐阳逸抿着嘴唇摇了摇头:“不知道,但这是我们唯一知道的解开方法。” 死寂。如同审判前的刑场。 过了数秒,当……一声恢宏的钟声,从虚空中响起,一圈柔和的白色光华,包裹着整个一格,三环成为一体,再也无法撼动! 果然如此。 两人无声舒了一口气,但见周围白光越来越浓烈,越来越璀璨,刹那之间,整张桌面都被包围其中,吞没所有身影。 “刷!”徐阳逸猛然睁开了眼睛。 大厅还是大厅,地面还是地面,仿佛刚才的奇幻旅程从未发生过。 他仍然在安德丽娜的城堡之下。 但就在他面前,那本深黑色的书不知何时已经打开,而第一页,六个血红的大字,第一排是夏朝文字,下面是无数的其他语言,赫然映入眼帘。 鸿蒙契约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