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雅威之真名 - 最强妖孽

第1166章:雅威之真名

“鸿蒙契约之书?”徐阳逸目光顿时锐利了起来,一段深刻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 狼酋位面,不自知的神引者,那位不知名的雅威……最终,对方说出了鸿蒙契约之书这几个字。 但谁也没想到,这本书的残章,居然流落地狱位面。 “就让我来看看,这本能被雅威记住,提起的书,到底说了什么吧……”他压住狂跳的心脏,手轻轻抚摸了上去。 一种苍凉恒久的味道,瞬间充斥脑海,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仿佛触碰到了宇宙。 纸质不知道是什么,手指竟然能在上面划出涟漪,整本书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灵气或者魔气,却感觉根本无法摧毁。 鸿蒙契约之书下面,是无数其他文字的翻译,他都不认识。 第一页没有任何东西,他翻过第二页,瞳孔立刻缩了缩。 文字…… 无数的文字,出现在第二页上,不分先后,就像横七竖八的盖章,凌乱无比。每一段文字都不长,但只要看一眼,一股难以形容的恢宏之力就突兀出现。 笼罩于身,静默凝望。 明明这里是地底,却给人一种被不知名的恢宏存在看到的感觉,无法对任何一段文字生出亵渎。 “这到底是……”他擦去额头的冷汗,深吸了一口气,满篇凌乱,不知道从何下手,不过就在这时,几百年的习惯,让他发现了最熟悉的文字。 中文! “姜赐启?”眉头越皱越深,这是谁? 文字,是甚至比夏朝还早的文字,带着一些甲骨文的风格,差点就没有认出来。 “姜赐启?”鱼肠也愣了,但立刻沉吟起来,徐阳逸抬眉道:“你听说过?” “听说过!”鱼肠非常地肯定:“这个名字……我听说过一次……很早……非常早的时候,我曾听太公望说过一次。” “太公望?”徐阳逸打断了对方,目光深沉:“太公望……可也姓姜啊……” 鱼肠眉头锁死,有些烦躁地走了起来:“哪里听过呢?这个名字非常重要……但是只是偶然几千年前听过一次,而且太公望说过,这个名字必须忘记……姜……姜姓……” 猛然,它顿了住了,随后立刻冲了上来,灵体的手颤抖着,一笔一划地抚摸着那个名字,眼睛都因为过度的震动睁大了。 “这……这是……”它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满篇寻找起来,足足半个小时,它全身的灵气波动地异常厉害,一言不发,颤抖地转过身,深深看向徐阳逸:“这是名册……” “而这本名册上……所有的名字,应该都是……雅威……” 雅威名册?! 徐阳逸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你肯定?” “我很肯定。”鱼肠闭上眼睛,胸口急剧起伏:“姜赐启……姜赐启……它的另一个名字,你一定听说过。” “蚩尤!” “姜赐启是蚩尤?”就算是徐阳逸,此刻都瞪圆了眼睛,不由自主地说道:“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我怎么可能在这种事上骗你!”鱼肠一点都没笑,咬牙道:“蚩尤这个名称,是汉字译音的他称。它本来的称呼,是phua yau,或者yeuf chik,还有qend yul。” “phau----倍、chik----赐,qend----启。phaw、yeuf、yul,这些名字的意思,只有一个……” “始祖,开初,最早,最原始的魔,也是华夏有史以来记录的唯一一个真正的魔王。蚩尤一词,来自于汉族史册,‘蚩’字音和之前的三个音相近,是形容痴呆、丑陋。才有了蚩尤这个词。而蚩尤的本名,早已经被淹没,目前地球的考证,只知道它姓姜,蚩尤只是一个称呼。” “这就是它的真名,如果不是我曾听过一次,绝对不会记得!这是一位雅威的真名!” 徐阳逸感觉信息量有些爆炸,蚩尤的真名叫做姜赐启?真的? “极大概率是,而且,你看。”鱼肠指向了第二个名字。 x?o?。 “如果说蚩尤我会认错,但这个名字,我绝对不会认错!万界大战期间,东西合璧,专诸去过帕特农神庙,你找到一根最残破的柱子,每天日落时分,就会看到阳光照射出这个极其不显眼的名字。” 它闭上了眼睛:“x?o?……古希腊语,意思是……混沌之父。” “混沌之父?”徐阳逸微微皱眉,随后深吸一口气:“卡俄斯?!” “还有这个。”鱼肠手指抖得如同中风,指向了另一个。 yhvh 。 和yhwh一字之差。 “主……它的意思,就是主,而被称作主的神明,只有一个。” “耶和华。” “如果这你还不认为是名字,那么这个……北辰,你以为是什么?”“这是昊天,西汉毛诗传,‘元气昊大,则称昊天。远视苍苍,则称苍天。此则天以苍昊为体,不入星辰之列。’说的就是华夏的雅威,昊天。” “所有地球的雅威,都在这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记。那些本认为是传说中的生物,神明,都能找到!包括地狱七君主!这上面……大概有几百个印记,地球的雅威占据了十分之一!” 没有人开口了。 这个事实太震撼了,那些雅威……那些神明,那些高高在上的怪物,俯瞰苍生的主宰,它们的名字居然全都记录在鸿蒙契约之书上! 什么契约? 为什么这么多雅威都要签订契约?而且记录下自己的神之真名?为什么地球的雅威也参与了? 不问可知,这上面一定有真武仙界的雅威,但是,他们已经不认识了。 历史的尘埃,十万年前的迷雾,被一点一点解开,这种沉重感,恐怖感,即便是文字,也有将人碾压为齑粉的力量。 “呵……”徐阳逸闭上眼睛,胸口起伏了许久,再次睁开之时,一片清明,一把准备掀开这一页。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先看看,能被雅威提起的鸿蒙契约之书到底记录了什么了。 就在他掀开的刹那,随着一阵轻轻的沙沙声,无穷无尽的金光汇聚过来,几个他从未见过的字出现书页之上,但是,这些字却直接让人认识,进入脑海。 “第一恒河沙纪元,我于混沌中苏醒……”徐阳逸轻轻读到,不过紧接着,眉头就深深皱起。 “怎么了?”鱼肠焦灼地问道,书本上的字迹出现变慢了,而且越来越不清晰。 “灵力。”徐阳逸言简意赅,一片青黑色的灵气疯狂凝聚指尖,猛然冲了下去。 鱼肠目光一紧,每一个字迹,都在吞噬徐阳逸的灵力,而且速度极快! 这是“代价。” 它忽然明白了,这是观看这本书的代价。 这本不知名的雅威偷偷记录下来,辗转于诸天万界之中的鸿蒙契约之书,记载了难以言说的秘密,很可能和十万年前的两大仙界之战有关,但观看它的代价,就是起码要和雅威相去不远。 “能撑得住?”它立刻问道,无论是谁,对于这种忽然来到的机遇,一窥历史尘埃,打开十万年前那道门的契机,谁都不可能放过。 徐阳逸没有开口,这本书已经成为了一个漏斗,疯狂吞噬着他的灵气,他甚至没有开口的时间。 撑不住! 只不过一分钟,他就立刻明白了,强行输入,会被吸成凡人。现在他都开始感觉筋肉生痛,仿佛骨髓都要被吸出来。 但是,他的目光从未放弃,这是真实,他追求的真实,绝无放弃的可能。 第二行字,缓缓出现“吾名玄虚,我一直以为,这个宇宙中和我一样强大的生物,数目为零。我缓缓行走宇宙,见证一个个位面的成长兴衰……” 该死! 刷!徐阳逸的头发都飘舞了起来,他恨不得一口气就让玄虚说完,但是,对方不急不躁,从头开始,这种站在门前,等待历史的大门缓缓打开的感觉,几乎要把人折磨疯! “撑不住就算了!”鱼肠当机立断,对于这个东西,徐阳逸的安全更加重要,书在自己手中,以后有机会再说。 “不……”徐阳逸狠狠咬了咬牙,不过一两分钟,全身灵力十室九空!只剩最后一成,心中一横,三份玉瓶飘落四周。 洗星海,以及……蒋老给他的所有丹药。 一点星光飞散,洗星海毫不犹豫吞入口中,紧接着,丹药全部吞入,刹那之间,从丹田里冲出一片恢宏灵力,顷刻间游走四肢百骸,就连骨骼都被撑地咯咯作响。 然而……这还是跟不上吸收的速度! “终于有一天,我来到了一个位面,它很大,很强,我有预感,在这里会遇到我的同类,和我一样强的同类……” 再坚持一会儿! 徐阳逸目光通红,此刻,多一个字都是好的,历史的正文,渐渐开启,他几乎是贪婪的品味着每一个字。 “是的,确实存在,我遇到了第一个和我一样强的生物,它属于一个叫做人类的种族,夏朝的国家,它的名字叫做昊天……” 刷!!一片刺耳的声音响起,所有金光飞散,这一声,如同没有后续的抽水机,嘎然而止,而书页上所有文字,瞬间不见。灵气波动带来的狂风吹动鸿蒙契约之书一页一页开始缓缓翻动,只是,全是空白。 “该死!!!”徐阳逸仰天怒吼,猛然站了起来,胸口急剧起伏,磨着牙看着那本书。 华夏的雅威!很可能是华夏第一位雅威!他敢肯定,这就是十万年前的历史正文!那段从未有人提起过的历史!那第一个修行纪元!这扇大门刚刚打开一条缝,紧接着就毫不留情地关上。 心中的惋惜,遗憾,岂是一声怒吼可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