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饥饿(一) - 最强妖孽

第1170章:饥饿(一)

,,! 暴虐之间,黑街。 “他闭关了?”安德丽娜愕然站起,手中的酒杯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脸色有些发青。 它正坐在一间大厅之中,这间大厅风格秉承恶魔粗狂蛮荒的风格,可惜任何一件东西,哪怕是最小的饰品,也千金难求。 在这间奢华的大厅之中,周围还坐着十几位恶魔,身上都带着堪比费勒斯家族的家徽,听到这个消息,眉头微微一皱。 安德丽娜很头痛。 非常头痛。 每个人,都是一方勋贵代表,手中起码带着数十万以上魔晶的订单。这数目不大不小,一旦敲定,接着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的巨额订单!但是,大家族做事哪有这么草率?它们还不完全确定这枚丹药确实出自徐阳逸的手中,这几十万,只不过是投石问路而已。 天知道,安德丽娜是几百年没有在平时见到几十万了?每次黑街清算收支,才能让它露出苦涩的笑容。但现在…… 现场起码已经堆了几百万了! 这种紧要关头,你告诉我闭关? 这些代表会怎么想? “原来大炼金术士闭关了啊……可以理解,毕竟刚刚从肯德拉莫副议长那里得到功法。”灰熊亲王的代表惋惜地微笑着,不动声色将手中的金色盒子顺其自然地收了起来。 安德丽娜眼睛都红了,可以理解……那你倒是把这些魔晶券留下来啊!一边说着可以理解,一边不过河就拆桥什么意思! 那里面自己刚看过,可是装着三十万的魔晶券啊! “太遗憾了……是啊……运气不好,不过,我们时间很多。可以等。是啊,等待一位大炼金术士,是我们的荣幸。谁让家族说不带回去成品就不让离开呢?” 一个个盒子都收了起来,安德丽娜心都在滴血,这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畜生! “是啊……太不巧了。”它笑的很干涩,眼巴巴地看着这些代表财富的盒子没入代表体内,干巴巴地说到:“本公主马上去看一看,问一问到底还有多久,各位,那就先这样吧,带我向各位大公,亲王问好。” 众人微笑离去,等这些身影消失以后,安德丽娜提着裙子马不停蹄冲向了徐阳逸所在的城堡。 “该死……该死!!”它急的喉咙都发干,一点招呼都不和自己打,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玩失踪!你这样真的大丈夫? 十几分钟后,地下室门口,穆萨维斯跪在地上,恭迎这位公主的大驾。 看着紧闭的门,安德丽娜心中痛并快乐着,嘶哑开口:“他……多久出来?” “不知道。”穆萨维斯恭敬说道:“主人说,他闭关结束马上开炉……” 安德丽娜焦躁无比地在门口转圈,数秒后还是忍耐不住:“你觉得要多久?” 我怎么说得准? 穆萨维斯心中一阵快意闪过,这可是一位魔君的公主啊……曾几何时,自己狗一样跪在地上,祈求它仆人的原谅,而现在对方仆人已经不见了,自己却可以几乎平等地和公主对话。 都是因为跟对了主人! 只要主人在,它穆萨维斯就永远是各大豪族的贵客!特别是主人还要回到他的世界的……到时候……就算不回去,地狱如此之大,作为一位大炼金术士的代表,自己还愁不能高人一等? 这一瞬间,它给自己定下了基调,忠诚,忠诚,再忠诚。 “我……我也不知道。” 安德丽娜在门口焦躁地踱步,数十秒后,却诡异地平静了下来。目光无比复杂地看着门,嘴唇张开了几次,最终什么都没说。 它很清楚,它们头上有一把剑。 这把剑名为玛门,名为魔神印记。 当初的它,只想着如何赢得肯德拉莫的欢心,根本想不到这些,现在,狂喜之后,就是退潮的清醒。 没签订之前,这件它隐瞒最深的事情,就像一根刺一样,死死钉在心中。让它夜不能寐。 谁都不敢说,提都不敢提。甚至梦话中都死死闭着嘴。 “让他尽快,越快越好……”安德丽娜盯着大门,磨牙道:“你原话告诉他,他应该明白。” 这句话它没说,它死死拽着裙子离开了。 一门之隔,徐阳逸吞吐之间,无数魔气浮现。这些魔气凝固成一条条的漆黑触手,以他丹田为基准,仿佛漩涡一样,缓缓旋转。 一种难言的感觉涌入血脉,身体中有什么东西在躁动,他知道,那是基因,属于人类的基因,构成他这个人最基本的所在。 这些触手仿佛要分解,却又舍不得,仿佛语言,又仿佛钥匙,正在轻轻地,缓缓的,却随着他每一次吐纳无法抗拒地改变着最基本的构建。 “呼……”许久以后,他睁开眼睛,吐出一口魔气,瞳孔中些微红色一闪而过。悬浮在身侧为他护法的鱼肠立刻问道:“感觉如何?” “仿佛有些头绪,又仿佛毫无头绪。”徐阳逸不急不躁地回答:“这部功法,最重要的就是内视术,它的内视术和其他功法都不相同,不看筋骨皮肉,不看五脏六腑,只看基因符箓。” “这要将灵力凝聚到每一块血肉之中,按照功法所说,当能看到第一层符箓之时,就是功法达到了筑基期的水平。之后,金丹期能看到这层符箓的下一层,元婴期能看到筑基符箓的更下一层。” “按照我的境界,可以看到五层符箓,这代表越来越逼近组成生命的最初奥秘。看到的越多,以后构筑自己的发展路线越针对,相对的,计算量也越来越可怕。” 他没有避讳鱼肠,鱼肠同样在研究这本独步功法,它沉吟道:“物理?” 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徐阳逸站了起来,剩了个懒腰,骨骼卡卡作响,周围混沌如海的魔气微微一沉,笑道:“没错,单从字面意思不好理解,不过换到物理角度,很好理解。” “比如原子。”他掰了掰有些发酸的指节说道:“打个比方,这就是基因,是血肉中存在的第一层符箓。这部功法修到炼气期,我就看到了它,而筑基期,我看到了构成原子的原子核和运动电子。” “金丹期,我能看到亚原子粒子,电子云,元婴期,我又能看到组成这两个东西的更小一层……以此类推,恐怕,真正到了独步,真的可以看到生命的最基本形态。” 原子不是组成物质的最基本单位,那是因为地球的科学目前无法达到再分解的地步。 但这部功法可以。 它不仅能看到,还教导修士修改,强化,强化最基本的单位,修改每一个细节,最终量变引起质变,真正让自己达到完美生命的程度。 一切,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无论对方是人,是龙,是魔,只有最基本的基因,符箓,永不变更。 舒展了一下筋骨,他再次盘膝打坐,这才刚刚修炼一个周天而已,一个大周天为一日,只是第一重功法的突破,他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五天转瞬即逝,安德丽娜已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地下大厅,徐阳逸紧闭的双目终于动了动。 周围的魔气,在这一瞬间齐齐一震,紧接着,化为无数符箓,漫天散开。 本来是如同触手,现在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方圆数十米的符箓漩涡,黑暗之中,还有无数的符箓悄然降临,融入这个漩涡。 成了? 鱼肠目光一闪,灵气护卫四周,一道道剑雨林立方圆数百米,此刻只要任何人敢闯入,都将遭到它无情的斩杀。 然而,就在剑雨刚刚飞出去的时候,它目光豁然一闪,一种从头凉到脚底的感觉倏然升起。 苍茫黑暗,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自己。 看不到,摸不着,却确实存在,无形无相,让它有一种从内到外被看透的感觉。 “这是……”还不等它疑惑,端坐漩涡最中心的徐阳逸微微睁开了眼睛,瞳孔一黑一白,下一秒,白色如同浸染!顷刻间吞没他整个身体! 魔化! 几乎是本能,四面八方的剑雨立刻对准了徐阳逸,但它马上就停止了下来。 是魔化……但是没有暴走? 徐阳逸脸色平静,魔临虚空,吞吐苍茫,此刻竟然有一种无魔无佛的感觉,紧接着,轻轻吸了一口气。 “刷拉拉……”所有魔气如同海洋,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到了最后,已经让大厅周围的墙壁地面都开始嗡鸣作响,形成一道恐怖的漆黑龙卷,随即,朝着他的口中轰然冲去! 轰!!!整个地下大厅,震荡不已,万道魔气沸腾而起,遮云蔽日,黑色海潮之中,恶魔的身影巍峨挺立,没有罪孽,只有挺拔。 足足过去十几分钟,浓黑如墨的魔气终于缓缓消散,一个雪白的人影从其中走出。 咔……轻轻踏下,周围地面寸寸崩溃,黑雾之中,徐阳逸的魔体比之前瘦削了一些,但每一块肌肉都带着爆发的力量,好似随时准备捕杀的猎豹。两只恶魔角向后弯曲。惨白的身体上,黑色纹路从最初的一丝丝,变得稍微繁杂了一丝,而背部,两块背阔肌明显增大,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冒出来一样。 “你……完全去除了人的基因?”鱼肠看着凝神看着自己血红色,数厘米长指甲的徐阳逸,凝重问道。 “没有。”徐阳逸微微皱了皱眉:“我能感觉到,人的基因还在我体内,却处于一种沉眠状态。” “我本尊圣,功法现在突破筑基期太简单不过,五天都觉得长了,我……” 话音未落,他脸色忽然变了变。 饿! 好饿!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饥饿感,猛然冲上他的胃囊,从来没有这么饥饿过,就像大战之后的流民,为了一时饱腹可以吃观音土那样!

上一篇   第1169章: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