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凝丹与蚕 - 最强妖孽

第118章:凝丹与蚕

同时,丹液火作为动力源,正在精炼着他全身的灵气。 这种情况,带来的有欣喜,但更多的是忐忑。 “这还仅仅是初步构筑起万古丹经王的轮廓,理论上的‘炼人,’还差得远……一旦完成,我的身体……将发生何种变化……”他的目光,复杂地看着满屋幽兰的符箓:“我未来的路,又在何方……” 不过,这种感觉,过了数秒,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心情。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自己,已经算有天大的机缘,身守宝山,却枯坐百年,这种事,他根本无法忍受。 前方,即便是一片荆棘,他也愿意披荆斩棘,去闯一闯,看一看。 岂能因未知而放弃万古丹经王? “若这样做了,就不是我了。”他深呼吸了几口,平静了下来,淡笑着点了一根烟:“大胆假设,更大胆地求证,这才是我的作风。” 同时,他的心中,涌起另一个想法。 这……还仅仅是自己灵气凝聚出的丹液火。 如果……换成那朵传说中的火焰呢? 青蓝色的烟雾,在房间里散开。当烟头“哒”地一声闷响被扔到脚下的时候。他强自截断一些让他心潮澎湃的想法,目光,终于谨慎地落到了气海上。 “最后……就是你了……” 气海原来的位置,灵气散尽,本该空无一物,现在,却有一只蚕。 白色的蚕。 大约只有拇指大小。非常的幼小,看起来软软糯糯,根本不像有害的样子。 徐阳逸的灵识毫不犹豫地踢了对方一脚,那只肥硕的身躯,却只是颤抖着退到了另一边。 再踢,再退。 最后,退到了一个角落,蚕宝宝嘴里发出一声仿佛求饶一般的“丝丝”叫声,徐阳逸搓着下巴,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好像……自己的气海从来都有租客啊…… 从开始的小盒子,到后面的石头一样的东西,到…… “等等……”他的目光陡然一凛,因为,他看到了另外几个东西。 在蚕周围,散落着一些东西。一些非常微小的东西。不认真看根本看不清楚。 那是……一些石头一般的皮,但是,这些“石头”他认识。 这就是当初那块石头的外壳! 他忽然想了起来,在四大连池血战的时候,身体中,的确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传来。之后他详细检查过身体,石头消失了,然而却不知道这只蚕有什么特殊之处,竟然藏在了气海最底部!数次内视根本无法察觉! 如果不是万古丹经王忽然抽干气海,重新搭建他的灵气“电路板,”恐怕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气海底部藏了这种东西。 这,是那块“石头”孵出来的东西。 它,靠着吃自己的“蛋壳”活了下来,一直呆在他的气海中。 徐阳逸没有开口,他不确定这到底是从何而来。帝器带来?功法带来? “如果是这样还好,但万一是碧波留下的什么后手……”他目光闪烁:“或者是古怪的明家后手……不可不防。” “既然你喜欢呆着,那就在这里呆着吧。”沉吟中,他转身离开,随后,数千条最精纯的灵气,将那只蚕重重围困到了一片灵气牢笼之中。 没搞清楚它是什么之前,徐阳逸绝不可能放任对方出来。 尤其,蚕这种东西……可是会进化的。 现在,它看着无害,谁又知道,它如果,可能,进化之后,又是个什么怪物? “还不保险。”灵识从气海中抽离出来,他的手轻轻敲着什么,发出“铛铛”的沉闷声,喃喃道:“我必须尽快踏入练气后期,可以使用法器之后,得用一把上好的法器‘镇’住它。” 手指传来一抹灼热,他深呼吸了一口,目光灼灼地看向丹炉。 “兹兹……”那团黑色,仿佛磁铁,三种天才地宝结合的胶状物,如同铁块。就在此刻,发生了精妙的化学变化,开始相互靠拢。 房间里,没有风,没有人说话,只有略微急促的,带着一丝压抑的低沉呼吸。在徐阳逸期待的目光中,足足一分钟之中,一颗表面凹凸不平,甚至在融合中形状都被庞大的药力拉扯成不规则的形状。但是…… 它,安静了。 即便是徐阳逸,都能感觉到它其中蕴含的灵力。四股完全不同的药力,此刻安静地蜷缩在四个角落,相互安稳。泾渭分明。 “成了……?”他轻轻抿着嘴,目光灼灼地看着那颗完全不规则,丑到不能言说的物体。只感觉它是如此美妙,不可方物。 从他再次闭关,已经过去近乎一年之久。终于……他仰天长长舒了口气,心中的烦闷,不平,焦躁,随着这一口气,尽皆化为飞灰。 没有大声尖叫,更没有激动地到处乱跳,他只是深深地看着那一颗丑陋的丹药胚胎,心中五味杂陈。 任何先驱者,都是孤独地行走在暗夜中,不可说,不能说。自己加上控火诀,已经在万古丹经王上投入了两年的时间。终于有了这一颗雏形。 也许,在古修看来,这是可笑的,一颗四种配方,无火焰变化的丹药,竟然能耗费一年,而且才仅仅走到第二步。然而,他很满意。 这,是末法时代唯一一颗丹药雏形! 接下来……就是凝丹的时刻。 “等着吧……浮云真人。”他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冷笑着舔了舔嘴唇:“到时候,我会送你们一份大礼……一份你们根本想不到的礼物……” 压下心头激动,他的心神,再次投入万古丹经王的观摩之中。 一周以后,他徐徐睁开了眼睛。 “最后两步……”他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竟然如此简单。” “凝丹,是用灵识将这枚丹药,归为最初的形状,也是最完美的形状----圆形。需要的是细水长流的雕琢。”他回忆着最后的两步:“成丹,却稍微麻烦一些……” 经历过控火和放药两步,整整一年的“折磨,”他的耐心,信心,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成丹,万古丹经王上,记载了十五种门派手法。都是不传之秘,可以说,之前已经做了99%,但是没有这1%,就不叫丹。” “这两步,都有详细的说明,对比起前两步,实在是方便了太多。” 没有多的废话,自己已经在这上面投入了一年,他急切地希望看到结果。 时间,再一次如同流水一般奔腾,仿佛这个修炼室,和世界隔绝了一般。 …………………… 白石路上,人来人往,一行低眉顺眼的练气修士,正紧紧围绕在一名披着大衣,脸色阴沉的老者,踩着清脆的皮鞋声走在路上。 千刃的脸色绝对算不上好看。他万万没想到,法院院长天载真人分身出门一趟,竟然超出了三个月,直到三个半月才回来。 一路上,有低声讨论着什么事情的青年修士,有神色匆匆的执法人员。谈话声,行走声,这些低若不闻的声音,反而更加将这里衬托得威严而静谧。 一路无话,当千刃走到那栋足足二十米高的法院大门前方时,三位西装革履的男子已经堆起诚挚的笑容,深深鞠躬:“恭迎前辈,晚辈奉真人之命,前来迎……” 话音未落,千刃的身体已经越过了他们。三人愣了愣,却没有一丝不满,亦步亦趋地跟在后方,指点着路径。 巨大的法院中,透光性非常好。安静地如同一片空旷的墓地,只有清脆的皮鞋“磕磕”声在大厅中回荡。千刃根本没有一丝打量的心情,就在他正要拐角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千刃道友?” “陈道友。”千刃第一次停住了脚步,练气修士他压根不在乎,但是筑基道友之间,人情往来他还是必须注意的。 “果真是千刃道友。”随着一阵清脆的皮鞋声,一位胖胖的修士,两鬓斑白,身后跟着十几位练气初期的秘书助理,朝着千刃拱了拱手:“三十年未见,道友赫然进阶中期,可喜可贺。” “恭贺前辈。”如同约好了一般,陈姓修士身后十几位秘书助理齐齐躬身,朗声道:“祝前辈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千刃身后的助理,自然不敢怠慢。立刻还礼。 筑基修士见面,他们必须做好陪衬的工作。多说一句话,说错一句话,若是在古代,当场击杀他们,对方可能还会怪血溅到了对方身上。 “道友何事来最高法院?”陈姓修士笑着和千刃握了握手:“闲暇时间,不若来我们陈家一叙?三十一年前我等七位修士共闯长白山仙人洞秘境,如今仍然历历在目……哦,对了,不语道友也是在明水省羽林卫吧?道友麾下?” 千刃微微有些出神,随后长叹了一声:“不语道友,陨落了。” “什么?”陈姓修士呆了呆,脸上露出一抹不敢相信的神色,立刻追问道:“怎会?不语道友三十年前便逼近后期,三十年后……”

上一篇   第117章:气海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