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死神来了 - 最强妖孽

第1173章:死神来了

月夜之下,杀意无限,画面却是一片宁静。 美餐就在眼前,徐阳逸却仿佛停止了饥饿,尽管血脉都在尖叫,却饶有兴趣地打量起周围来。 这是一片城堡之中。 大约因为不敢建造地比安德丽娜的骨堡还高,这片城堡并不高,却非常庞大。 他如今正站在一片千米大的广场之中,地面上血迹斑斑,刻满图腾,周围一片森严的黑色城堡,一把把弓弩已经齐齐对准了他。 “死神?”烈焰燃烧中,四面八方泛着寒光的弓弩让中央一尊三米高大的恶魔终于感到了安心,从地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徐阳逸:“就凭你?” 三米的身躯,走在地面上,都轰轰作响,对比徐阳逸不到两米的躯体,实在是对比明显。 “你也是恶魔。”它全身披挂着黑色铠甲,手中带倒刺的鞭子沙沙舞动如蛇,沙哑笑道:“但是你以为一个恶魔就可以挑衅索恩家族?在暴虐之间,男爵索恩……” 话音未落,恶魔金色的眼睛倏然睁大,它愕然发现,天,不见了。 只有一只手,恢宏无比,占据它所有视线,取代了天幕,在手掌之中,一个紫色的符箓闪耀,它忽然感觉…… 全身的精气神,魔气,血肉,都在脱体而出? “这,这是什么?”愣了一秒后,它陡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尖叫:“杀死它!杀死它!!立刻汇报大管事!有外敌……” 根本没有说完,它全身立刻升腾起滚滚魔气,轰的一声冲入紫色符箓之中。 刷拉拉……它的骨骸还保持着叫喊的姿态站在原地,半秒后,一片零落之声,在所有恶魔震撼的眼光中跌落在地,形成白骨的墓碑。 “爽。”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满足感,从四肢百骸蔓延,如同极度饥饿的人吞下了第一口面包。 就是这种感觉……这种魔气充盈全身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目光血红地扫视全场。 待宰羔羊。 “滋……”数秒后,四面八方,瞬间响起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恶魔护卫,监工,终于从极度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大张着嘴看向中心。 督军呢? 怎么忽然消失了? 一句话都没说完就消失了?难道……难道真的被吃了? 真的是吞噬的死神? 锁链套在奴隶脚上,因为拖动而发出的哗啦声骤然停住了,本来神色呆滞的奴隶,这一刻全都机械地转过头来,随后,已经一潭死水的眼中,居然爆发了无比浓烈的生的色彩。 “大人!!”一位鸟头人身的奴隶,猛然冲了出来,不顾手上,脚上还带着镣铐,拉着周围的人齐齐颠簸,却根本不管,拼命一个头顿在原地,嘶哑着开口道:“求求您!救救我们!” “我是来自于乌蒙坦位面的少族长!只要您愿意伸出高贵的援手!我,我必定为您奉献出无上至宝!” 所有奴隶都愣了愣,随后全都明白了过来,不需要任何人智慧,齐齐跪地,声嘶力竭的尖叫,撕心裂肺的祈求顿时响了起来。 “大人!救命啊!!”“大人!求求您!救救我!!”“求您了,大人!我,我不想给恶魔做奴隶啊!” 听得懂的,听不懂的求助声回荡周围,突兀而起,如同平地波澜,这些祈求终于唤醒了所有恶魔的神智,随着一声尖叫的“杀!!”四面八方,数不尽的银色光点,江河倒倾一样朝着徐阳逸奔涌而来。 箭落如雨,刺破夜风,但是毫无用处,一圈银灰色的光圈倏然膨胀,所有箭雨触碰到瞬间化为飞灰。 这一刻,所有奴隶的祈求更加疯狂了,哭泣的,尖叫的,什么样的都有。徐阳逸淡漠开口:“给本圣君闭嘴。” 瞬间,一片安静,只剩下那些奴隶眼中闪烁着激动难耐的光华,颤抖的身体无比恭敬地匍匐地面,以额触地,无一例外。 这是强者。 至强者。 没有遇到恶魔之前,它们不知道恶魔的强大,那一个督军,就可以震慑它们的小半个位面,但如今这位督军只是被这只恶魔抬手就消灭,它们能否活下去就掌握在这个人手中! 奴隶的兴奋激动,而整个恶魔城堡,除了震撼,只有震撼! “这,这到底是什么境界!”一栋最高的碉楼上,一位紫色的恶魔瞠目结舌地看着广场中心,那站在督军尸骨之前的白色恶魔闲庭信步,血红的月光洒在身上,真的如同死神降临。 “元婴!起码是元婴!”“应该是元婴大圆满!”“无限接近中三境的怪物!” 徐阳逸根本没有理会祈求的奴隶,如果不是自己饿了,他怎么会来管这种闲事?他只是轻轻动着嘴唇,神识已经将这方广场周围的恶魔扫了个干干净净。 “五百七十二个恶魔……最高金丹中期,大部分筑基……聊胜于无吧……” 手轻轻抬起,随后,用力一捏。 阳圣出手,皆为神通。 所有恶魔的瞳孔倏然尖锐,青黑色的魔气汹涌而出,海潮一样吞没整个城堡周围,黑色无间地狱月夜蔓延,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笼罩四野。 “老天……”数位恶魔队长,同样看到了这一幕,这一瞬间,箭雨齐齐平静,因为它们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在面对怎样的存在。 “阳圣……”一位恶魔队长瑟缩地退了几步,然后疯了一样扭头就跑,声嘶力竭地尖叫道:“阳圣!阳圣!欺骗恶魔氏族的阳圣!是原初家族!!” 这个乌鸦一样的声音,因为太过惊恐传遍广场。听到这句话,所有恶魔再无战意。 十八大原初世家,一个小小的男爵,动动指头就能让它们灰飞烟灭。 阳圣手下,逃无可逃。 “阳圣!”“天啊……居然是一位阳圣!”“逃!快逃!!离开这里!索恩家族绝非原初世家的对手!!”“我们一起上都不够对方吹口气的!”“快逃啊!” 恶魔惊恐至极的惨叫此起彼伏,徐阳逸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已经看到了面前的丰盛大餐。 “恶魔不是屈服于力量么?” “那么……就将自己奉献给力量吧。” 恶魔绝望的尖叫刹那间充斥整个广场。 “不!!求求您……大人饶命!”“我愿意屈服于您!做您做忠诚的奴仆!”“饶命啊!大人!我……” 回答他们的,是轻轻一个响指。 顿时,求饶声化为惨声响起,看不见的死神穿行迷雾,更多的,是惨叫都没有的恶魔,瞬息之间化为枯骨。 他就这样平静站在广场之中,那些奴隶头都不敢抬,磕头如捣蒜,在这种杀神面前,他们一句话都不敢说。 足足几分钟,徐阳逸的眉头从紧皱到舒展,终于,黑雾如潮,完全汇聚体内,带来无数精粹的魔气,而整片广场,已经一片安静。 哗啦啦! 两秒后,无数硬质物体和地面碰撞的声音响起,所有奴隶抖得如同筛糠,它们知道,这是这里全部恶魔,已经被眼前的死神吞噬殆尽,只剩下骨头跌落地面的声音。 魔鬼……死神! “感觉不错?”徐阳逸握了握拳头,身体中,一种更加强大的感觉涌现,他清晰看到,属于人的基因被悄然驱逐了一部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黑色的符箓。 恶魔符箓。 这些符箓非常玄妙,明明他吞入的是魔气,然而随着他每一次呼吸,居然正在朝着灵气转化,而他的灵气,已经在这次吞噬之中增长了百分之一的样子。饥饿感差不多完全消失。按照饱腹度来说,大约有六分饱。 根本没有理那些奴隶,他目光看向了最里面的城堡,此刻,城堡已经完全混乱了起来,无数的恶魔尖叫着关上大门,一群群穿着铠甲的护卫军,已经走上城头,用颤抖的弩形法宝对准了他,整个城堡一片火焰通明。 “还不出来吗?”他缓缓朝着前方走出:“你以为一点开胃菜就可以让我满意?” 随着他的前进,地面上无数磕头的奴隶无声让出一条路,让他像摩西的分水杖那样,缓缓走向最内部的城堡。 “你的护卫都吓得魂不附体了,居然还想着抵抗,不是有人逼迫着我都不相信。你的灵气隐藏的非常好,但没用。” 这才是主菜。 这道灵气隐晦非常,如果不是护卫的动作有异,就连他都不敢肯定。 试想,一位阳圣在此,瞬杀数百恶魔,其他恶魔居然还敢抵抗? 除非身后有一把同样锋利的刀,否则谁有那么大的胆子?不跪在地上抖得如同风中风铃就算好的了。 等等…… 徐阳逸目光忽然亮了亮。 灵气? 这城堡里居然是灵气?并非魔气? 难怪自己刚才没发觉! 自己刚才要找的是食物,关注点在魔气,这里突兀出现一道灵气,藏得又隐晦,难怪自己没有察觉到。 他仔细感受了一下,尊圣初期,阴尊。 “不出来?”深夜的广场杀一凛冽,狂风如刀,吹动火焰跳动,没有恶魔敢说话,只有他仿佛独白的声音,不徐不疾。 “也无关紧要,反正你也逃不掉。” “对于产生灵气的恶魔,我也好奇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