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似是故人来 - 最强妖孽

第1175章:似是故人来

卡卡!斧头紧紧握在手中,紧接着修罗地狱开,六斧开混沌,无穷无尽的恶魔虚影,从斧头斩出的虚空之中飞逝,瞬间笼罩方圆万米! “魔舞三千!!” 轰隆隆……整个黑街震动,此刻的刑天再也无法精细操控自己的灵气,徐阳逸的领域控制范围太大了!红线的幻境,黑暗中隐藏的杀手,崩溃之后真正的绝望来到……它的神识全部放到不触碰领域一丝一毫上,根本不敢分神。 刷……六道地狱打开,魔气恢宏,所有金色剑雨瞬间崩溃,然而,下一秒,这些剑雨再次凝聚,居然在崩溃之后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万,再次朝着它蜂拥而来! 无穷无尽,无量劫,恒河沙。 如果说,之前是剑的海洋。现在,就是剑之群星!万剑苍穹! “该死……”它咬牙看着头顶,正要提起双斧,忽然,一种乏力感从心底弥漫上来。 “灵气用尽?”它深吸了一口气,还不等它恨,拼尽最后的灵力,斧头爆发出漫天黑光,形成一把巨斧,舞做一圈月华。 干戚之舞! 它的杀手锏,干戚所过,无尽的恶魔咆哮响起,带起数万米的波纹,整条黑街,这方区域目光所及的建筑层层崩溃,算不清的地面随着这道波纹土崩瓦解。 就在之前,它感觉到了一股刺骨杀意。 很轻。 但绝对致命! 如同最精致的杀手,在街上遇到了目标,然后用绸布裹着匕首,刺进了对方肋下三寸。 无声无息,却杀意无限。 它知道,那是那个黑暗中的杀手终于动了。 飘若柳絮,却力逾万钧,仓促用出的干戚之舞没有阻拦对方分毫,对方就像这片灵气海中的鲨鱼,直奔自己咽喉而来。 当! 千钧一发之际,所有斧头齐齐堆叠在一起。紧接着一声如同钟鸣的闷响,一圈青黑色的光芒虚空绽放,它的身影倒直坠数百米。地面泥土翻飞,被拖出长长的沟壑,最后轰然巨响中,撞在一片断瓦残桓之上。 “该死……”刑天没有咆哮,只是深深看着自己的斧头,所有斧头中央,都有一个空洞。 一指点化。 六把斧头重叠,被对方一指洞穿!若不是自己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对方同样没有杀意只有战意,那苍白的手指,洞穿的恐怕不是咽喉就是元神。 心中,一股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觉油然而起,真正面对这个恶心至极的领域,它才感觉那种束手束脚,身在囚笼的感觉。神识必须用在控制自己的神通上,否则一旦摧毁太多对方的领域,接下来就是瞬间反杀。但是,如果用在神通上,根本查不到对方鬼魅的踪迹! “我认输。”面对无尽黑潮,它干脆丢下斧头道。 随着这句话结束,面前黑雾轰然散开,它眼睛再次一闪。 就在它面前,一片方圆百米的金色长河蜿蜒流淌,然而,它却从上面感受到了一种虚无混沌的感觉。 那不是长河…… 而是一片金色的,伪装地极好的,吞噬一切的恶魔之胃。 明明只有百米,却让它看到这东西的一刹那,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小子……身上的宝物层出不穷,任何一件都堪称重宝! 黑云消散,徐阳逸的身影出现当中,计算了一下时间,五分钟。 “刚才……是欺骗恶魔?”刑天磨牙道:“欺骗恶魔的魔力……没错,只有它们才能达到这种地步……我早该想到……” “但是你没想到,所以输了。”徐阳逸淡淡道:“你觉得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 “本圣君难道只是你的磨刀石?”刑天嘿然冷笑,不自觉地握紧了斧头。 徐阳逸平静开口:“如果你能恢复本身实力,而不是借用猫八二的身体和我一战,你应该是个对手。” 他顿了顿,诚恳地说道:“本圣君金丹以后,同境界几乎没有敌手,唯一一个苏星瑶,同样败于我手中。到了中三境更加明显。尊圣中期,后期的对手,不是没杀过。” “我能感觉到,你的斧头行走之间晦涩颇多,魔气贯通也有不畅,神识不符你的名头。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我不相信你仅此而已。” 刑天没有再开口。 从对方的话语里,它感觉到了强大的自信,面对自己这种战神,都怡然不惧的如山自信。 道心圆融,坚不可摧。 就像……就像年轻时代,没有遇到黄帝时的兵主大人那样。 它复杂地看了徐阳逸一眼:“若本圣君有朝一日能恢复自己的身躯……会让你看看战神的实力。” 徐阳逸笑了笑:“刚才的问题如何?还有什么需要改进?” 刑天沉默了下来,将刚才所有过程推断了一番,越推断越心惊,数秒后,已经惊讶地看着徐阳逸,倒抽一口凉气:“组合型领域……你怎么想出来的?” “红线的幻境,一旦带上了杀伤力,或许初期就发动,携雷霆万钧之势一击斩杀。或如同毒蛇一样突然发动,只要一口,就入骨三分……而对方不知道你领域根底的,一定会拼命摧毁你幻化出的东西,但我知道,那是狼毒的根系,一旦摧毁……弑神之毒可以斩杀任何太虚以下的生物!到了太虚……甚至太虚都难逃!” “不摧毁,就陷入无限担惊受怕的怪圈,还有你这种怪物随时盯着自己。我觉得,你比恶魔更像恶魔,这个领域已经趋近于完美,起码我看不出它的漏洞来。” “还有……最后那道金色的长河,我感觉到非常可怕,它当时只要一合,我不死都重伤,你的领域已经算得上变态了,恶魔没有领域,但在有领域的人中,本圣君见过的,你堪进前三。有望问鼎第一!” 它深深看着徐阳逸:“从领域,可以推断出修士的心智,你能将这些东西总和起来,还没有大的破绽,只缺熟练,你……很强,虽然我不愿承认,你有资格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 徐阳逸点了点头,刚才他也是底牌尽出,看似数分钟的战斗,实际上凝聚了他修行到现在的精华。刑天在这种状态下,输的不冤。 而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杀了刑天,就像刑天不可能对他动手那样,对方是寄居在猫八二身上,虽然时时刻刻都想把这条狗人道毁灭,不过只不过是嘴炮而已。 所以,刚才的战斗,就如同刑天所说,它无法忍受别人作为身体的主人,虽然意志分开,身体却是一个。所以,它想用手中斧头试试徐阳逸的斤两。如果对方不行,它会立刻更改主次关系。 可惜,这块铁板太硬,没有实体的它根本踢不动。 这就够了。 刑天还想说什么,但是刚张嘴,说出的却是一串狗语。 “汪!汪汪汪!汪汪!” 徐阳逸沉静的脸色瞬间被打破,一只浑身缭绕黑气,金色符箓缠绕,张开恶魔翼的狗,威风凛凛,万兽之王都不为过。却忽然…… 忍得很辛苦啊…… 刑天脸色非常不善,徐阳逸很替它担心,另外在考虑要不要把猫八二怎么夺得它的经过告诉对方。 比如……从当初得到魔化的界灵内丹开始,如何被猫八二一屎逼退苏星瑶,然后总结:你是一坨狗屎。 老子是刑天! 你是狗屎。 老子是刑天! 你不仅被狗拉出来,而且还被某条狗吃了。 老子……不想活了! 真是一副让人老怀大慰的画面啊…… 看着徐阳逸强忍笑容,不用想就知道他现在满脑袋坏水,刑天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金色恶魔纹和恶魔翼化为魔气滚滚消散,下一秒,肥硕的狗头晃了晃,舌头很自然地伸了出来。 不用看,那个熟悉的妖艳贱货回来了。 “咦?小天天呢?”猫八二看了看四周:“说好的自攻自受,怎么转眼看不到人了?” 徐阳逸觉得这个话题太重口,他并不想接,还没开口,猫八二见了鬼一样跳了起来,看着他:“别过来!” “我知道,你觊觎我的美色!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我心中已经有了别人!种族不同怎能相恋!” 徐阳逸这才想起,自己还是恶魔形态。 深吸一口气,能把拒绝说的这么妖娆多姿的,也只有它了……他淡淡道:“跟我走,这里恐怕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拐卖?还是色诱?”猫八二嫌弃地看着他:“你真丑。” 我……勒个大草! 被狗说丑! 徐阳逸不是花样美男,但是是那种野性味十足的男人,怎么都和丑字不沾边,而且……而且是被一条哈士奇说丑! 看到恶魔开始变换的脸色,猫八二咳了一声:“你这个脸色我很熟悉,徐老黑,还真是你……你……越来越性感了。” 不行了…… 不能忍了…… 忍了几百年,是时候算一下总账了。徐阳逸阴测测地转过头,看火锅一样看着猫八二,就在这时,猫八二全身的毛忽然竖了起来,人立而起,鼻孔里发出低沉的呜咽,警惕无比地看着左右。 这一瞬间,徐阳逸立刻回过神来。神识轰然扫出,然而周围一切如故。 虽然如故,他也马上感觉到了不对。 静。 非常安静。 这里是黑街,是这片区域所有罪恶的集中之地。恶魔没有睡眠,在徐阳逸动手的刹那,周围所有恶魔全都躲进了自己的屋子,只剩下惊恐而羡慕的目光看着这一幕远超它们境界的斗法。 但现在,所有窗户都关了起来。 就像感觉到了地震的动物,全都开始寻找最适合自己躲避的地方。头都不敢冒。 火焰燃烧的声音消失了,风声安静了,一切的一切,仿佛寂静的囚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