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虚伪 - 最强妖孽

第1177章:虚伪

“扑!”刹那之间,徐阳逸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四面八方,都是恐怖的死白,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断裂声,苍白的皮肤下一片嫣红,肌肉都在这极致的爆炸中撕裂。 是的,没有魔气侵入魂狩。但是魂狩承受了三位杀戮使魔临死打开的爆炸领域,能量守恒定律,这是真理,也是唯一能伤到吞噬符箓持有者的方法,此刻,那一浪接一浪的冲击力透过魂狩狂暴地吞噬着徐阳逸的身体。 猫八二一句话都没说,毫不犹豫用爪子摁在徐阳逸背心,将自己的魔气传导过去。它太清楚如果没有魂狩,现在自己会是怎么样的了,被撕成碎片都是轻的! 这小子到底惹了谁!竟然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死他?甚至这种怪物都派了出来! 刷刷刷!吞噬符箓蔓延的魂狩无物不刷,处在爆炸的中心,冲天冲击波好似层峦叠嶂的海啸,正要颠覆这一片海中孤舟。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身体都好像要从内部撕裂开,全身都在翻江倒海,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血几乎是顺着他七窍流了出来。却根本不敢放松一丝,拼命催动魂狩。 轰隆隆……剧烈的爆炸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这才平静下去。 零碎的魔气飘荡半空,整整十二万米,全部笼罩在滚滚黑气之中,空气中夹杂着暴躁的火焰元素。又过了数分钟,魔气散尽,徐阳逸四周,竟然已经是一片白地。 如同镜子,完整的石头都没有留下。只剩下安德丽娜的骨堡孤城一样矗立在那里。无比刺目。 然而就在中心,魂狩形成的长河坚不可摧,在吞噬符箓的加持下,抵挡住了无穷海啸的冲击。 哗啦!就在此刻,魂狩完全粉碎,一道身影石头一样坠落地面,一声惊恐的狗叫,一条狗陡然展开恶魔翼,将那个身影叼了起来,不至于摔死。 “怎么样?”猫八二吓得狗毛倒竖,将徐阳逸放在地面上,着急地问道。 对方情况很差。 灵力完全紊乱,骨骼都在颤动,身上的肌肉抽筋一样乱抖,几乎听不见呼吸。 “死……不了……”徐阳逸从牙缝中用尽全力说出一句话:“储物戒里……还有师尊……的丹药……给我一颗……保准……生龙活虎……” 猫八二照做了,一枚丹药飞入徐阳逸口中,他闭上眼睛,用尽全力调息起来。 戴斯卡德里波谷…… 很好…… 这份大礼,我收下了。 真没想到,身为魔神化身的你们,在魔神消失的几万年后,仍然敢挑衅原初家族的威严……你还只是尊圣而已!面对魔王,魔君,都如此大胆,对方还只是不让爆炸扩散出去! “等死吧……” ………………………………………………………… 一个巨大的火山口中,下方一片蔓延的城镇,随着一声怒吼,一个满身火焰的巨人从熔岩中冲起,恼怒地看向远方。 “没死……没死?!” “戴斯卡德里波谷那个蠢货……动用了杀戮使魔,而且还没杀死对方!!” “恶魔洪炉喷发在即!在一个原初家族的位面动手,它就没用猪脑子想一想会带来多大的后果!?” “尤其……这都没有杀死那个天资卓绝的人类……蠢货……你真的要让我们这些化身一个个被对方找出来杀死么?!这样的怪物……一次杀不死,几百年后,就等着别人钢刀加身吧!!” 它咆哮的声音回荡整个火山谷底,许久才平静下来,一咬牙,打开了一片火焰漩涡。 “你在玩火。”它看着对方无尽的魔气,里面亮起一只只绿色的眼睛,咬牙切齿道:“他才修行了四百多年,就走到了尊圣,而且是实力如此强大的尊圣!你……” “你给我闭嘴!”戴斯卡德里波谷冷声道:“废物,懦夫!亏我们还是魔神化身,现在一个人类都不敢动!玛门大人在他身上莫名其妙留下印记,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或许是哪一个化身留下的……” 沙沙之声,巨大的身影仿佛站了起来,磨牙道:“但是,这是主人的印记,只要留下了,对方只有死路一条!他一定在某些地方触碰了玛门大人的禁区!” “这次不行,就下次!下次不行,还有下下次!挑衅魔神威严的生物,诸天万界,只有死路一条!!” “我手下还有一名杀戮使魔,炎魔领主,我知道你也有!只要你将你的四名杀戮使魔借给我,我就不参加这次深渊角斗场!” “戴斯卡德里波谷。”它还没有说完,炎魔领主已经打断了它,声音冰冷下来:“你知道……为什么这次只有你出手吗?” 对方没有回答,炎魔领主的声音冷得如同冰,寒声道:“魔神创造了我们,但是我们是独立的个体,有单独思维的个体,我们不是傀儡。” “魔神消失了!不存在了!你明白吗!它们已经不在提拉冈底斯!它们甚至不知道存活着没有!” “我们需要为它的一道目光负责?我们需要为它一个暗示去和这样具有可怕潜力的对手为敌?” “他是尊圣!不是你在那个位面一只手可以捏死的元婴!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他的实力很可能已经凌驾于你我之上……” “够了!!”话音未落,一片器具破碎的声音响起,一张丑陋无比的面孔,如同肌肉附在骷髅上,披挂鳞甲,三只绿色的眼睛冒着火焰,已经贴近了火焰漩涡,咆哮道:“叛徒。” “你们这些背弃了主人的叛徒!!” “魔神永存!魔神不朽!我等着……等着主人回来的时候,你们卑躬屈膝的卑微模样!” 炎魔领主可怜地看着这个愚忠分子:“该说的我都说了,主人回来?那是几万年后?十几万年后?” “那时候,本王早已化为飞灰,而你,也在恶魔洪炉中重新轮回。呵呵……既然你愿意等,那就慢慢等吧。我的杀戮使魔,是不会借给你的。另外,你的保命底牌之一用了,你有没有想过安东尼家族,费勒斯家族的怒火?” “别人可是原初世家,十八只王族……再考虑考虑你周围看着你的地盘蠢蠢欲动的其他领主吧,还有,你最好闭紧你的嘴,魔神化身的身份不能诉诸于众,你拿捏清楚一点分寸……” “滚!!” 随着一阵怒吼,通话被单方面掐断。炎魔领主深深看着光幕,许久才喃喃自语:“人族……身为七大宇宙最强大的种族之一,最可怕的是潜力,你惹了一个大麻烦,蠢货……” 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遥远的黑街,骨堡顶层,安德丽娜天人交战,它知道,此刻所有原初世家都明白了它隐藏的东西。但现在它更关心徐阳逸的情况。 它非常清楚,离了他,它活不了。这也是它敢于替徐阳逸隐瞒魔神印记的真正原因。 一条船上的旅客,谁也不敢先下船。 数秒后,它咬牙正要离开,刚推开房门,脸色就无比苍白。 所有勋贵,还有数位原初家族的代表,正在门口淡漠地看着他。 三十七位代表,不少一人。 “公主殿下。”一位仿佛熔岩流淌的流质恶魔沙哑开口:“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我不是以代表的身份向你提问,而是以同为原初世家的格日勒家族向你提问。” “所以,请务必不要隐瞒。” 安德丽娜脸色发青,嘴唇颤动了好几次,目光情不自禁地看向已经被夷为平地的黑街。 逸……你真是……该死! 就在目光尽头,徐阳逸已经从地面上坐了起来。蒋老的丹药在打开鸿蒙契约之书时特地留下了最后一瓶,就为了预防这种事情。 身体中,冲击波的余波还没有消失。丹药已经发挥了完全的效果,机能恢复了正常,但全身的灵气都在疯狂乱串,如同一万把刀在体内割。 “呼……”缓缓睁开眼睛,满含杀意的目光看向夜空。他感觉最近自己有些松懈了,也没有料到对方如此胆大,这种事情他应该有所防范才对。 如果不是拥有吞噬符箓,今日必定重伤,错过了这次的恶魔洪炉喷发,玛门印记就如同跗骨之蛆,下一次喷发……不知道他还存不存在于世上。 “魔神印记……”眼中闪过一抹坚决,这个核武器已经发动了,他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该死的东西弄出去。 否则,日无宁日,钢刀加身。 强压着体内的剧痛站了起来,他已经恢复到了人形,放眼望去,周围只剩下安德丽娜的城堡,其他光滑如镜。三位尊圣的自爆,相当于上百颗超级氢、弹炸裂,若不是吞噬符箓,后果难以想象。 刚刚站起,天边已经一片魔气,一辆青色的马车呼啸而来,雄壮的地狱战马停在徐阳逸面前不远,紧接着,还不等侍从打开门,安德丽娜已经疯了一样冲了出来。 “你怎么样?”火红的长发风中舞动,还没下车就尖叫了起来。 徐阳逸的眼神非常淡漠,尽管他和安德丽娜有些相敬如宾的味道,和猫八二有些水火不容。但是,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安德丽娜的紧张,是品尝过权利滋味后的不舍,是把他当作筹码看待----他也是这样看待安德丽娜的。而猫八二,关键时刻却能为他两肋插刀,当然,刀是插在别人身上。 所以,他没有丝毫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