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印记的真面目 - 最强妖孽

第1178章:印记的真面目

“还行。”徐阳逸舒了口气,很奇怪,自己这一晚吞噬了近千恶魔,魔气初期翻涌,此刻居然归于平静,竟然有和自己灵气合而为一的迹象。难道是无限之真的功能? “太好了……”安德丽娜长长松了口气,如果徐阳逸出事,它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随后正色道:“从现在开始,你和我住在一座城堡中,能出动杀戮使魔的绝非普通家族。我不想知道是谁,不过,和我住在一起就没有危险。” 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它,忽然开口:“是魔神印记。” “该死!该死!!”话音刚落,安德丽娜已经尖叫了起来,胸口急剧起伏:“我明明已经暗示你了!我不想听到是谁!!你为什么非要说!” 徐阳逸嗤笑了一声:“从你半个多小时才出来之后。” 安德丽娜死死看着他,冷笑道:“我为什么半个多小时才出来……为什么……你就没有一点猜测?” 徐阳逸深深看着它,收敛了笑容,沉声道:“暴露了?” 同样,都在一条船上,他一样知道这艘平稳的船水下藏着致命的危险。 “你以为还能藏得下去?!这可是魔神印记!地狱七君主的印记!!”安德丽娜痛苦地抱着头尖叫起来,数秒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赤红眼睛看着他:“跟我来吧……” 骨堡中一片寂静,谁都没有出来,仿佛前几天对于大炼金术士的狂热忽然冷却了一样,两人视若未见,直接走到了安德丽娜的密室。 它什么都没说,一页金色的羊皮纸飞了出来----甚至两人还没来得及坐下。 徐阳逸仔细看了看。 丹药:别西卜的胃袋。 准圣炼金术师级别。 “这就是他们的代价?”徐阳逸平静道。 安德丽娜已经平静了下来,和暴躁易怒的其他恶魔相比,欺骗恶魔更像一个特立独行的种族,它强迫自己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摇晃着酒杯,咬牙道:“大势变了。” “你看过今晚的天空么?”它指了指窗外,徐阳逸仔细一看,这才感觉外面已经赤红一片,如同火海。 “恶魔洪炉的凝聚,在百年内将达到巅峰,届时,你将看到数万年一遇的超级盛况。这就是这些家族不顾一切讨好你的理由。” “一个大炼金术士,能让他们的种子选手增加胜率,哪怕是一分,都值得他们投入。而你显然不止一分。然而……”酒杯在它手中被握得奥卡卡响,它深深看着徐阳逸道:“如果这件事扯上魔神印记,就完全不同!” “天平的两端不平等,它们看重深渊角斗场的胜利,谁都想站在恶魔洪炉的巅峰,而这并不值得他们联手为你对抗魔神!” 徐阳逸点了点头,还不等他开口,安德丽娜咬牙道:“不……你不明白,你还不够清楚!你刚来到地狱,对地狱的势力交缠,明争暗斗不了解,你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处境!” “你真的清楚什么是魔神吗?你以为我和你说这些是毫无意义?”它凑近了徐阳逸,站在座位上从上方凝视他,火焰的头发和翅膀扬起,仿佛要包围徐阳逸一般。 它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想不想知道……在我眼中,我看到了什么?” 徐阳逸眯了眯眼,安德丽娜不等他回答,轻轻挥了挥手,四面八方无数的禁制涌现。大厅中一个个光亮亮起,整个大厅映照在黑与白之中。最后,大厅的顶部居然荡起无数波纹,化为一面镜子。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知道我压不住你。但是我会让你清楚,我背后的家族有多大的能量。也会让你明白,你的处境有多么不妙。” “看看吧……地狱的真面目,玛门的真相。” 一串古怪的恶魔语从安德丽娜口中念出,紧接着,整个大厅顶部泛起无穷黑光,镜子周围七个恶魔头部缓缓亮起,水波扩散,徐阳逸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站了起来。 恶魔虚影。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恶魔。 浑身苍白,如同死人,但是它的每一分肌理,每一根角,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找不出一丝瑕疵。 明明还是恶魔,看起来却仿佛进化到了极致的生物,完美无瑕,仅仅是一个虚影,就给人一种面对着最完美生物的感觉。远比太初自定义的完美生命体更加完美,堪称进化的巅峰。 而且,这只恶魔就在他身上,虚影漂浮在他头顶,垂下苍白的羽翼,一时之间分不清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将他缓缓包裹其中。 它的下半身看不清晰,然而,心脏位置正是徐阳逸的额头,那里,腾格巴尔的森罗道标畏畏缩缩,而一串清晰的英文字母,金光闪现,如同心脏。 残月,逆十字,mammon。 神明从未离开,就在身边。 安德丽娜瞳孔中出现了两个六芒星标志,就算早就看到了,此刻也忍不住身体发抖,颤抖着后退:“你死定了……你触碰了不该触碰的禁忌,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是‘魔伐’的徽记,非罪孽深重者不可赐予。” “捕捉,毁灭,永暗,魔伐,任何高阶恶魔的印记,都分为四个层次,你被标记了最严重的一层。每一次看到你……我的血脉都自动能看到这个恐怖的虚影……它应该就是玛门……玛门的真身……不知道身处宇宙的哪一个角落,或者说在它的神国,或者早已死去,但……它的意志从降临的一刻,一直背负在你身后。” “杀戮使魔出现了,下面再来的,就是神孽,如果这都杀不死你,最后……来的或许会达到堕天使的地步,这些都是书中记录最可怕的生物,别说你,就连太虚魔王都避之不及!你还以为这个印记仅仅就是在你身上盖了个戳而已?!” 徐阳逸深深看着头顶的镜子,玛门的印记居然随着他的呼吸,一点一点在成长,非常缓慢,却从未停止。 “发现了么?一旦它成长完毕,对于它信徒,化身的召唤力将会达到巅峰。”安德丽娜深吸了一口气:“你以为我容忍这些代表过来是为什么?我们是一条船上的旅客!你死了,我也好不了!我们只有和这些顶级勋贵,甚至是原初世家联手,才能抗衡魔神的意志!” “利用你的身份,编织一张大网,挺过去!无论如何也要挺过去!在到达恶魔洪炉之前!” 徐阳逸沉吟着品了口酒,看到玛门印记的完整形态,他心中也无比震撼。 被发现了…… 被关注了…… 最初,或许只是戴斯卡德里波谷投射的印记,玛门并未关注,但是……他一次次地,悄悄地打开十万年前的大门,这只警惕的雄鹰,终于迎来了第一位雅威关注的目光。某些“存在”认为他已经开始触碰凡人不能触碰的禁忌。 沉默,两人都各有心思。许久,徐阳逸才平静道:“所以,你们的相互妥协之下,给出了这份考卷?” “没错。”安德丽娜第一次没有躲避徐阳逸的目光,平静道:“你现在清楚自己的处境了吗?” “如果原初家族不出手,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 嗤…… 话音未落,一声嗤笑打断了安德丽娜,它怒不可遏,看过去的时候,却愣住了。 徐阳逸在笑。 并不是陷入绝境的疯狂笑容,而是一种……仿佛看到了机遇,鲨鱼闻到了血的滋味一样。 那是野心家的微笑。 “你……疯了?”安德丽娜倒抽了一口凉气站起:“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徐阳逸深深舔了舔嘴唇,平静的目光下藏着一片野火,沉声道:“安德丽娜,你没有遗传到你家族的睿智。不过这样很好,我不喜欢聪明的合作伙伴。” 安德丽娜咬牙摇着头倒退数步,疯了……真的疯了!这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笑得出来?还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它不知道,它对于危险和机遇的嗅觉比徐阳逸迟钝了不知道几十倍。 哗啦……晶莹的红色液体化为一条细线,倒入杯中,徐阳逸缓缓举起晃了晃:“你看,我欺骗了它们,按照原初家族的恐怖势力,我是不是应该被丢进火焰之河化为灰烬?” 安德丽娜点了点头,徐阳逸的声音继续响起:“但是没有,为什么?它们犯贱?” “你……” “闭嘴听我说。”徐阳逸挥了挥手,声音带着一抹压抑的兴奋:“因为,恶魔洪炉爆发在即,深渊角斗场即将打开,无数恶魔这一代的超新星即将登场,去角逐那个数万年一度的至高荣誉。这是大势,无可逆转,诸天万界所有恶魔都在为自己的超新星做准备,它们怎么可能舍得放过一个大炼金术士?哪怕这个人已经不声不响地耍了它们一通。” 安德丽娜再次点头,它还是不懂对方为什么要说这些。 徐阳逸微笑着看着酒杯,一切的一切,在这里终于完全拉通,无数杂乱的线头,无数的噩耗中,居然诡异地透出了一道金色的曙光。

上一篇   第1177章:虚伪

下一篇   第1179章:主动权